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為什麼背叛我   
  
為什麼背叛我

當電梯快要到十層的時候,趙得三貓下腰准備將妮妮抱起來,然而,就在他貓腰的瞬間,卻從眼睛的余光中隱約的看到了那個姓郭的手飛快的從鄭潔的屁股後面收了回去,由于只是瞬間的一晃,趙得三也沒看的太清楚,不敢保證那一幕是不是真的,他疑惑的將頭轉向了身後的鄭潔,卻發現鄭潔的臉有些微微發紅,眼神里透著一絲慌亂的神情.

沒等趙得三緩過神來,鄭潔就趕緊拉著妮妮的手走出了電梯,同時嘴里說道:"這天兒可真是快熱死人了,咱們還是快點回家,洗個澡吧."趙得三也跟著出了電梯,就在電梯門即將合攏的時候,趙得三回頭向里面望了一眼,從即將合攏的縫隙中可以看到姓郭的那張臉,可看上去他卻泰然自若,像是一點什麼也沒發生過的樣子.

整整的一個晚上,趙得三的心神不得甯靜,腦子里總是像放電影一樣的不斷回放著下午電梯里面的情景,就在那個瞬間,趙得三真的看到了,但會不會是自己看錯了呢?

趙得三不敢肯定,的確,那個姓郭的手確實是從鄭潔的身後收回去的,但畢竟在趙得三的心里,覺得鄭潔應該不會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來的,那麼,第二種可能性就是那個姓郭的在電梯里有意騷擾了鄭潔,這種可能性極大,因為,按照趙得三了解到的鄭潔的性格,即便是那個姓郭的有了過分之舉,她也不會選擇當場鬧出來的,她是那種什麼事情都願意息事甯人的女人,絕不會因為一點點的小事情而不顧臉面的,這個可以從電梯中她的臉色和表情看得出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過.

趙得三很想向鄭潔開口問個明白,但又覺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畢竟兩人是有'有份無名’,即便是夫妻間,也有些禁忌的事情不能隨便亂問的,趙得三並不想讓這個剛剛給他帶了歡樂和溫暖的'家’,因為一點瑣事而毀于一旦.

可是,趙得三的心理卻怎麼總感到有一絲的不舒服,他怎麼也不能容忍自己心愛的女人有一絲一毫的閃失,哪怕是有人在心里覬覦鄭潔都不行……

趙得三休假的這三天,哪兒也沒去,因為他怕走出這個溫馨小窩會在街上遇見了一些不能看見自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人,所以就一直呆在這個'家’里,鄭潔倒也顯得很喜歡,放下了門市部里的兩個生意,整整的在家里陪了趙得三三天.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最後一天的下午,鄭潔說是家里沒菜了,問趙得三跟不跟她一起去買菜,趙得三實在是懶得動了,就推辭著說道:"我還是在家里歇會吧,就辛苦一下你吧!"

鄭潔出去的時間還真不短,趙得三在屋里呆著是實在沒勁,就溜達到陽台上,透一透氣,看著小區下面一片綠油油的草坪,趙得三不由得感慨萬千,正當他想好好的欣賞一下的時候,無意間,看見了鄭潔從小區的大門外進來,油綠的草坪,麗人的身影,真是一幅太美麗的畫面了.

正當趙得三美不勝收的看著鄭潔那美麗得身影時,卻發現她身後還跟著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十五層姓郭的男人,趙得三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湖底,電梯中的情形一下子又浮現在了他的眼前,心里不由得亂想到:這個家伙不會是趁機再次騷擾鄭潔吧!

好在趙得三的這種擔心很快就被消除額,鄭潔沒有多一會兒就到了家里,房門一響,趙得三的心也跟著落地了.

鄭潔一進門,什麼也沒說,放下買來的菜,就一股腦的鑽進了衛生間,隨之,'嘩嘩……’的水聲從衛生間里面傳了出來……

洗過了澡以後,鄭潔也沒跟趙得三說上幾句話,就獨自一人進到了廚房之中,開始准備晚餐了.趙得三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竟然是鬼使神差的悄悄地溜進了衛生間里,現已開始是一種潛意識的驅使,到了衛生間里,趙得三甚至不知道自己要進來干些什麼,看著一片濕漉漉的衛生間,趙得三一個勁兒的發愣,就在想轉身出來的時候,他看見了放在洗漱盆旁邊鄭潔換下來的衣服,他不由得渾身一緊……

趙得三覺得自己就像是做賊一樣,渾身有些顫抖,他悄悄的朝衛生間外瞄了一眼,見鄭潔還在廚房里面忙活著做飯,于是,顫顫巍巍的拿起了那條熟悉的衣服,一觸一下,手指尖立即感到了一陣溫濕,仔細一看,差點氣暈過去,而且,那種趙得三非常熟悉的味道立即撲面而來,這種味道趙得三再熟悉不過了,這可是鄭潔身上一種固有的味道,可……可他剛才是去買菜的啊!

趙得三木然了,他呆呆的站在衛生間里,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了他的心頭,他的心在猛然的下沉,下沉……

或許……或許這也是一種巧合?或許……或許……趙得三在心里極力的勸慰著自己,可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這樣的勸慰是那樣的蒼白無力.

趙得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里猶如一團亂麻,嗓子眼就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的發干,這個時候,妮妮正好放學回來了,趙得三就像是看到了一絲蛛絲馬跡,立即沖著妮妮揮手示意她到自己這里來.

妮妮來到了趙得三跟前,笑嘻嘻的問道:"叔叔,你今天還沒有上班去呀?"

"呵呵,叔叔在家不好嗎?"趙得三像是感覺這個話題很敏gan,機械的回答著.

"哦,不是的,不是的."妮妮趕緊說道.

"嗯……這個……那個……"趙得三將妮妮拉到自己身邊坐下,開口想問點什麼,可一時間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叔叔,你怎麼啦?"妮妮天真的問道.

"哦,沒,沒怎麼,叔叔就是有點口干."趙得三說著話,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妮妮起身就要給他倒水去,趙得三一把拉住了她,開口問道:"妮妮,你告訴叔叔,這些天叔叔不在家,有什麼人來過家里嗎?"

"沒……沒有."妮妮回答的還算是干脆,但童真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難為情的表情.

"哦……"趙得三的心猛然顫動了一下,既有些失望,又有些渴望,他真的渴望能從妮妮的臉上看到那真誠的'沒有’二字.

但不管怎麼說,妮妮畢竟還是說了'沒有’兩個字,這多多少少讓趙得三心里有一絲的快慰,他不住的勸慰著自己想道:不會的,不會的,鄭潔怎麼能跟那個禿驢搞上呢?別的不說,就看他那猥瑣的樣子,鄭潔也不會看上他的啊.再說了,鄭潔也不是那種一點品味也沒有的女人,而且,她也絕不會是那種愛財的女人,這一點趙得三是深信不疑的.

可畢竟趙得三是成年人了,也是有著這方面經驗的男人了,雖然他極力的想讓自己說服自己,可現實卻擺在了眼前,妮妮的那句'沒有’顯然可以從表情上看得出,孩子實在很為難的情形下,說出來的兩個字,木已成舟,看來是無法挽回了.

趙得三再次無聲的來到了陽台上,他感到從未有過的怨氣,心里悶得發慌,也不知道在陽台上站了多久,就聽見客廳里傳來了鄭潔的聲音:"得三,你在那干什麼呢,快點過來吃飯吧."

她的聲音依然是那麼的溫柔清雅,跟往常一樣的親和婉轉,絲毫聽不出有半點不一樣的感覺,可趙得三現在聽起來,就好像是有一把尖刀刺在了自己的心窩上,是那樣的痛,那樣的難受.

趙得三木然的走回了客廳,鄭潔正在忙活著往飯桌上端菜,不經意間,抬頭看了一眼趙得三,發現他站在那里發呆,就奇怪的問道:"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是不是不舒服了?"

幾句關心體貼的話語,令趙得三心里立刻湧上了一股暖意,他還是那麼的體貼人,還是那麼的善解人意,可是趙得三卻對這個以往聽起來那麼爽神的話語,感覺上有了一絲的變化,總覺得現在聽起來多多少少的有了些水分,不敢確定他的話中能有多少誠意.

但不知道為什麼,趙得三現在聽著這話卻有點感動的滋味,一時間眼睛竟有些模糊起來,他馬上用手搓了搓臉,掩飾著說道:"沒什麼事兒,吃飯吧!"

這頓晚餐,雖然鄭潔花了很大的功夫,做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但是,趙得三卻吃的是食不知味,這麼好的飯菜,在他嘴里,就像是老牛吃草一樣,在嘴里打著轉轉,就是咽不下去,幾次想張口質問鄭潔:"你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要背著我偷人?"可最終哪句也沒說得出口來.

趙得三突然發現自己是那麼的脆弱,那麼的不堪一擊,那麼的軟弱無能.趙得三很了解鄭潔,那是那種從骨子里面就透著一種倔強的女人,即便是跟她挑明了,可能她絕不會隱諱,最他的可能她會義無反顧的將錯就錯.

趙得三表情上的微妙變化,沒能逃過鄭潔的眼睛,她顯然察覺到了他的反常和變化.

上篇:奇怪的吻痕    下篇:你也抽煙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