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童心未泯   
  
童心未泯

"然後他……他從我嘴里套出了話,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說實話,他就找人天天來店里面查,讓我這個店開不下去,我實在沒有辦法,就……就老實交代了."鄭潔支支吾吾將事情說清楚了.

"潔兒,你不會是說那是我一手策劃的,想偷pai他,抓住他的把柄吧?"趙得三推測著問道.

"他……他逼我說出來了."鄭潔極為內疚的說道.

趙得三聽見鄭潔的回答果然是自己最怕聽見的答案,聽到她的話,腦袋哩咯噔一聲,心想這下完了,本來是嚇唬了一下鄭禿驢,捏住了他的七寸,這下讓他知道了自己其實並沒有拍到什麼,那等他從燕京回去,哪還有好日子過啊!趙得三感覺頭都大了,拿著手機半天沒吱聲.

鄭潔意識到趙得三肯定是很生氣,自己也是萬分內疚,心里一酸,兩行熱淚湧出了美目之中,內疚又委屈的說道:"得三,我……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怕他……怕他會讓這個門市部開不下去,那樣我就沒辦法支撐那個支離破碎的家了,我才……才……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你別……別怪我好嗎?"

趙得三能想象得出當時的情形,他知道鄭潔膽小,肯定不經嚇,怪她也沒什麼用,又聽見她在電話里哭的這麼委屈,反而安慰起了鄭潔:"潔兒,你別哭了,我不怪你,只能怪那老東西太狡猾了,紙是包不住火的,既然被那老狐狸識破了,那也好,反正我和他的過節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倒要看看,看看他能把我怎麼著!"有了趙冰冰這個關系,趙得三的心態發生了巨da的變化,也有了底氣."嫂子這樣害了你,你回來了他肯定要找你算賬的,嫂子怕他會公報私仇,會在工作上找你茬."鄭潔吸著鼻子聲音哽塞的說道.

"你不用擔心,別人害怕他,但是我趙得三不是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說完,又補上了一句狠話:"他想辦我!小心我反過來辦他!"

鄭潔聽見趙得三不僅沒有半點害怕的意思,反而還說了這麼一句狠話,就沙啞著聲音說道:"小趙,你真的不生我的氣嗎?"

趙得三肯定的回答道:"潔兒,你見過我生你的氣嗎?那都是鄭禿驢那個老東西威逼你的,不怪你."

鄭潔聽見趙得三很理解自己當時迫于無奈的心情,心里突然就湧起了一股暖流,很是感動,含淚帶笑,對著電話里說道:"只要你不生我的氣就好,那你什麼時候培訓完回來?到時候來門市部里看一看帳吧."

"差不多半個月吧."正說著,趙得三突然看見門口出現了一個高挑婀娜的身影,知道是趙冰冰來了,立即沖著電話小聲說道:"潔兒,我還有點事,我先掛了,等回去再說吧."說著,在趙冰冰推開門進來的時候,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掛斷了,有點慌慌張張的看著趙冰冰.

"趙得三,你這麼慌慌張張干嗎?"趙冰冰見趙得三的神色有點鬼鬼祟祟的,一邊走過來一邊問道.

"打了個電話."趙得三這才故作平靜的微笑著說道.

"打個電話還這麼慌慌張張的!"趙冰冰用異樣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走上前來在chuang邊坐下來,拍了拍他的腿,說道:"走唄,去吃飯!"

"走唄."趙得三笑著從chuang上下來,與趙冰冰一起走出了房間.

趙冰冰開車帶他來到東直門一家在京城很有名的湘菜館,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來,點了幾道菜,兩人邊一邊吃一邊聊.

聊著聊著,趙得三想到了蘇晴的事,從趙冰冰上次答應他幫這個忙一個禮拜時間了,到現在還沒消息,于是就問她:"冰冰,上次你答應我的事情怎麼沒消息了?我那個親戚那邊也沒什麼動靜."

趙得三突然問到了這個事情,趙冰冰就一下子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樣,興沖沖的說道:"你不說我還給忘了,這兩天還專門又問了一下這事,估計這兩天就結果,你再等一等,既然我答應了你,這事就跑不了,一個干部而已!"

一個副省級干部,還是而已?趙得三簡直不敢相信趙冰冰甚至連副省級干部都不放在眼里,那足以想象她的能量了.

這個趙小姐,真是牛逼呀!

有了趙冰冰今晚上這句話,趙得三再次放心了一些,美滋滋的陪著趙冰冰吃了一頓晚飯,晚飯後,兩人一同從湘菜館里走出來,在去停車場的時候,路過了一家賣小吃的小攤時趙冰冰聞著空氣中撲鼻而來的香味,說道:"好香啊!"

趙得三這個時候又發揮出了自己的幽默天分,然後一本正經的看著趙冰冰,非常紳士的說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可以他跟前再走一次."

趙冰冰真是又氣又笑,白了他一眼說道:"我還以為你說要給我買點嘗嘗呢."

趙得三得意洋洋的沖她笑了笑,然後走上前去給她買了幾塊臭豆腐過來,趙冰冰從他手里拿過來,高興的吃了起來.

來到停車場上了車,趙冰冰開車將他送回酒店,意外也下了車,跟著他一起走進了酒店,回到了房間里,說要坐一坐再走,但是這一坐,一直到了十二點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用那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趙得三,看樣子好像是想發生點什麼事情才肯罷休.

那完美的身形,高貴的氣質,俊美的臉龐,以及精致的五官,這樣一個美女坐在chuang邊,怎麼能不讓趙得三這個熱血男兒為之心動呢,只是顧及到她的特權身份,趙得三可是不敢主動去動手動腳的,只是試探著問道:"冰冰,時間不早了,你還不准備回去啊?"

"你就不想讓我留下來陪陪你嗎?"趙冰冰用魅惑的眼神看著他說道.

"想是想,但是有點害怕你."趙得三說了一句老實話.

"怕什麼?怕我折磨的你明天走路扶牆根啊?"趙冰冰居然冒出了這麼一句挑逗性的話來.

對于自己男人的本領,那可是趙得三引以為傲的資本,哪里經得住她這麼諷刺挖苦呢,經不住她的刺激,揚著下巴說道:"我走路扶牆根?我還怕你明天早上屁股疼的坐不下去呢!"

這種話一說出口,兩人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拉近,趙冰冰朝他跟前靠了靠,湊上臉來,一雙魅惑的眼睛近在咫尺的盯著趙得三的眼睛,語氣溫柔的問道:"那你還怕什麼呢?咱們比試比試不就知道了嗎?"

"我是怕你哪天突然反悔了找我麻煩啊,我能不害怕嘛."趙得三說著笑,講出了自己的顧慮.

趙冰冰魅惑的看著他,給了一個讓他大可以施展手腳的回答,她溫柔繾綣的說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不會粘著你的,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呢,你記得不?"

"當然記得."趙得三點點頭說道.對于趙冰冰幫了蘇晴,趙得三答應在趙冰冰有需要的時候幫助她.

"那你今晚就履行你的職責吧."趙冰冰溫柔如水的說著,整個人爬上了趙得三的身體.

"你是說?"趙得三借用趙冰冰的詞語嘿嘿的壞笑著問道,只要她日後不追究今晚的責任,那麼趙得三就甘願為她赴湯蹈火,流血流汗.

"對,比試比試,切磋切磋."與趙得三相處了半個多月,趙冰冰也被他的幽默所感染,說話也有點風趣了起來.

"那就來吧,第一招,鯉魚翻身!"趙得三說著抱住趙冰冰,來了一個鯉魚翻身,反客為主,將她壓在了自己.

一時間,兩個人嘰嘰喳喳的嬉鬧著,調笑著,不可開交.兩人像一對最親密最童真的戀人,天真燦爛的童心暴露無遺,在這個過程中,兩個人也是難分仲伯,不比高下,你上我下,使出了渾身解數,充分發揮了彼此的優勢,取長補短.

果然如同趙冰冰所說,兩天之後,河西省委接到了燕京下發的關于任命蘇晴為河西省委副書記的文件.

當徐秘書長看到這個文件之後,立即十萬火急的前去找金書記彙報.

當金書記從徐秘書長手里拿到這份傳真文件看了之後,臉色大變,詫異萬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原本認為最沒有機會當任這個機會的蘇晴,竟然被燕京決定任命為河西省委副書記,並且保留河西省委組織部部長職務.

看過這份文件之後,金書記先是感到震驚,最後是一股無名的火氣就沖上了腦袋,只見他將文件狠狠朝辦公桌上一拍,發出了'啪’的一聲,然後破口罵道:"這事胡鬧!報上去的人不批,不報的人就批!"

徐秘書長見金書記鐵青著臉,火冒三丈的樣子,便小心翼翼的勸慰著說道:"金書記,既然這是燕京的決定,省里肯定是沒辦法改變了,只能接受了,那您看……是不是要把這個任命結果馬上公式一下呢?"

上篇:天真的拴柱    下篇:機關算盡不如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