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天真的拴柱   
  
天真的拴柱

"鄭大姐,俺知道你喜歡趙大哥,但是……但是趙大哥那件事做的太不厚道了,他怎麼能讓你去勾yin那個大領導哩?俺替你說話你還不讓俺說!"栓柱有點沒好氣的說道.

鄭潔擦著眼淚,振作了精神,說道:"小趙那也是為了我好,為了我能留在建委里面工作,你看看你趙哥,現在生活都不能自理,我還有那麼小的女兒,你說要是得三不幫助我,我哪里能養活得了那個家啊,要不是得三用他攢的錢來幫我開這個小公司,別說我了,栓柱你現在恐怕也得流落街頭討飯吃了."

"誰說的?就算現在不干活,我還有幾……"栓柱情急之下准備說'我還有幾十萬元存款’,但是突然想到趙得三曾特意交代過,那天讓他們去偷鄭禿驢家的事情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所以話到嘴邊,栓柱又咽了下去.

鄭潔見栓柱突然這麼一激動,說了半句話又欲言又止了,便微微皺著秀美,疑惑的問道:"還有什麼?"

"還……還有一雙手呢,我可以干體力活養活自己嘛."栓柱也學著騙起了人.

鄭潔看見栓柱這滑稽的樣子,不僅破涕為笑,說道:"我還以為你說你有什麼呢."

栓柱跟著嘿嘿的笑著,撓著腦袋說道:"我還能有什麼呀,我這條命是鄭大姐和劉大哥給的,只要跟著鄭大姐干,能有口飯吃就行啦."

看栓柱憨厚的樣子,想起來那晚被栓柱襲擊的事情,感覺還ting有緣分的,自打趙得三讓栓柱過來幫她這個小公司做事後,他就一直勤勤懇懇,幫了不少忙,看來干什麼事,身邊有個男人總比一個人要強得多,鄭潔這樣想著,看見栓柱穿的趙得三退下來的襯衫袖口上已經磨出了破洞,便想給他那點錢讓他去買件衣服,于是彎下腰,雙手扶著膝蓋起身的時候,頭習慣性的一低,領口一拉,突然看到這樣的一幕,栓柱的心不僅咯噔了一下,作為一個年輕氣盛的男人,甭提栓柱心里有多躁動了,更別說鄭潔是這樣一個美女了,目光直勾勾的看著鄭潔,隨著她站起來而上移著,直到鄭潔站起來要對他說話的時候才看見栓柱的目光死死盯著自己,臉上隨機一陣燥熱,但是她既是栓柱的老板,又是他大姐一樣的女人,所以就'咳咳’干咳了兩聲,提醒栓柱注意一下.

在鄭潔有意的提醒之下,栓柱立即將目光從鄭潔身上移開,不敢去看鄭潔的眼睛,一邊起身一邊慌張的說道:"俺把東西往整齊擺放一下."

"栓柱,你等等!"鄭潔並沒有太過怪罪他的意思,而是想拿點錢給他,讓他去買衣服.

但是栓柱誤以為是鄭潔要批評她,就頭也不回,神色驚慌的支支吾吾說道:"俺……俺去整理一下建材……"

鄭潔已經從褲兜里掏出了二百元,拿在手里,然後伸手去拽了拽栓柱的衣袖,心里驚慌不已的栓柱,感覺鄭潔在身後拽自己的衣袖,誤以為是鄭潔向自己傳達一種什麼信號,心里慌亂不已,加快了速度撲通撲通直跳著,臉色都發白了,神色顯得極為驚慌,一種很奇妙的躁動在心里滋生,那種躁動是好幾年前當他第一次和他們山溝里那個最美的新媳婦曾金蘭在炕上打滾之前的那種感覺.

不行,不能,俺不能這樣,她是俺的救命恩人,俺不能對她有非分之想,就算她願意,俺也不能答應,栓柱在心里對自己告誡道,然後背對著鄭潔慌張不安的說道:"鄭大姐,別……俺沒……沒那個意思."

"沒什麼意思?你轉過來啊!"鄭潔明白栓柱一定是誤會了自己,雖然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再次拽了拽他的衣袖,語氣平靜的說道.

"鄭大姐,俺……俺對你沒意思."栓柱轉過了一張極為尷尬不安的臉沖著鄭潔說道.

"我也對你沒什麼意思,這兩百元你拿上,抽空去給你買件衣服穿,你看你的衣服都磨破了."鄭潔故作平靜的將兩百塊錢伸到栓柱面前,平靜的說道.

看到鄭潔拿在手里遞給自己的二百塊錢,再聽她這樣說,栓柱立即意識到自己真是有點孔雀開屏自作多情,誤會了人家鄭大姐的意思,臉刷一下子變得通紅,然後扭頭就趕緊走了.

"錢拿上,去給你買衣服去啊,栓柱,栓柱……"看著栓柱害羞得無地自容的跑開了,鄭潔揮舞著手里的二百元,叫喊著他,但栓柱太害羞了,頭也不回的就跑回了自己出租屋去了.

看著栓柱跑遠了,鄭潔不僅被他逗得心情也開朗了起來,笑著在建材門市部門前的小方桌旁坐下來,拿起賬簿算了算,理清了帳,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水之後,神色突然就黯淡了下來,眸子一轉不轉,看著某處,看上去心思沉沉的.

因為她想到了剛才在鄭禿驢的車里迫于他的淫威,為了自己的家人,無奈之下出賣了趙得三,那可是她的大恩人,在她遇到最大的困難時對她慷慨出手,傾囊相助的,可是她卻出賣了他,想到這個,鄭潔的心里感覺糾結極了.

仔細算來,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和趙得三聯系過了,一來是因為門市部的事情有點多,二來是每天還要照顧老公趙大和女兒妮妮,三來是知道趙得三去燕京培訓學習,怕影響他,所以就沒敢主動去打電話給他,而這半個多月來,趙得三因為認識了趙冰冰,在燕京的生活也不再那麼孤單,一時間也忽略了鄭潔的存在.

自從趙得三去燕京培訓後,差不多已經快兩個半月時間了,這兩個半月時間里,由于老公趙大腿殘疾,根本不便行動,所以鄭潔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這個時候想起了趙得三,與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便仿佛電影一樣從眼前緩緩流過,腦海中更是浮現起了在趙得三為了她而租來的房間度過的二人世界的時光,隔三差五,趙得三就會找機會來和她住一晚上,每一晚,她都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有一個有本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人愛著自己,她很心滿意足.

鄭潔不敢多想了,為了轉移心思,為了減弱心里的內疚,她看了看手腕的表,見已經六點左右了,心想趙得三這一天的培訓應該已經結束了,便鼓足勇氣,拿起手機,給趙得三掛了電話過去.

這時候的趙得三正躺在培訓所在酒店的房間chuang上,靠著chuang頭吸著煙,房間門微微開著一道縫隙,他一邊抽著煙,一邊兩眼直直盯著門口等待趙冰冰來.就在半個小時前,趙冰冰打過電話給他,約他一起吃晚飯,他正在房間等著.

"主人,您孫子來電話啦……"放在腿旁邊的手機響起了搞笑鈴聲.

趙得三歪著腦袋看了一眼,見是鄭潔的電話,突然才想到自己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和鄭潔聯系了,于是連忙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小趙,沒打擾到你吧?"電話一接通,鄭潔就關心的問道.

"沒有,嫂子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我還以為潔兒你把小趙子我給忘掉了呢!"趙得三俏皮的說道.

"怎麼會呢,你對我那麼好,幫了我那麼多的忙,我就是忘了誰,也不會忘了你的."鄭潔微笑著說道.

"喲,潔兒,你這句話說的我心里熱乎乎的."趙得三開著玩笑說道.

電話里鄭潔輕輕笑了笑,然後聽起來心思沉沉的說道:"小趙,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說了以後你會不會責備我."

趙得三感覺鄭潔這話說的有點莫名其妙,便好奇不解的問道:"潔兒,什麼事啊,你說唄!"

"是這樣的,今天下午我……我在門市部門口怕碰上了……碰上了……"鄭潔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碰上誰了?"趙得三被磨磨蹭蹭的鄭潔搞得急切的問道.

"碰上……碰上姓鄭的了."鄭潔支支吾吾答道.

"鄭禿驢?"趙得三立即就猜測著問道.

"恩."鄭潔肯定了他的猜測.

趙得三便心急的追問道:"然後呢?"

鄭潔支支吾吾的說道:"然後……然後他把我……把我叫到了他的車里……"

一聽到鄭潔這麼說,趙得三的第一反應就是那老家伙會不會又把鄭潔給上了?這可不行,上一次已經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讓那老家伙白白占了鄭潔的便宜,怎麼還能讓他繼續呢!于是趙得三連忙焦急萬分的刨根問底問道:"叫到車里怎麼了?是不是他他又欺負你了?"趙得三的思維順著推理小說進行著.

"不是,他沒有欺負我我."聽見趙得三的思維走進了胡同,鄭潔情急之下否認著他的猜測說道.

"那他叫你到車里干什麼?你倒是快說呀!"趙得三極為焦躁的追問道.

"他問那天在你安排我去賓館勾yin他上……上chuang的事了."鄭潔有點害羞的說道.

"然後呢?"趙得三焦躁的追問道.

上篇:威逼利誘    下篇:童心未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