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威逼利誘   
  
威逼利誘

這樣想著,鄭禿驢就開始對鄭潔套話,他直直的看著鄭潔的眼睛,看的她一雙美目躲閃著他的目光,然後沖鄭潔說道:"對了,我有件事剛好對你說一下."

"主任,什……什麼事?"鄭潔見鄭禿驢這樣說,才將有些膽怯的目光看向他問道.

鄭禿驢朝左後看了看,然後佯裝很神秘的說道:"這人有點多,不太方便,你跟我來."說著一本正經的瞥了鄭潔一眼,然後放下水杯,起身朝馬路對面自己的專車走了過去,直接打開車門坐了上去,然後沖鄭潔那邊看著,果然,就看見鄭潔猶豫了片刻,沖這邊走了過來.

不一會,身材豐腴曼妙的鄭潔便穿過了馬路,來到了鄭禿驢的車前,在他的示意下,打開副駕駛座的門坐了上來,然後不解的問道:"主任,您……您有什麼事要給我說?"

"你還記得那天我們在那家賓館的事嗎?"鄭禿驢直接切入了正題問道.

果然,鄭潔被他這麼一問,臉上刷一下子就緋紅一片,一臉嬌態,很尷尬的點了點頭.

鄭禿驢忽悠著她說道:"鄭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一定不能告訴別人,知道嗎?"

鄭潔一時間有點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被這老家伙忽悠的一頭霧水,人本能里的好奇讓她點了點頭,然後一臉惑然的看著鄭禿驢.

鄭禿驢朝四下看了看,演技很逼真的將鄭潔的思維帶入了一種惶惑不安之中,然後湊近嘴在鄭潔白嫩的耳根小聲耳語道:"那天咱們兩個在賓館里辦事的過程全部都被趙得三用攝像機拍到了!"

果然,鄭禿驢這麼一忽悠鄭潔,她就連忙搖著頭否定道:"不可能,沒有的,小趙他說沒有拍到的."就這麼簡單,鄭潔被鄭禿驢這麼一忽悠,情急之下就說漏了嘴,然後看見鄭禿驢用那雙散發著淫威的目光直勾勾盯著自己,立即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連忙補充著說道:"我……我是說他不可能拍到的,他……他怎麼可能拍到呢,他肯定是嚇唬主任您的."

鄭潔的反應立即印證了鄭禿驢長久以來的猜想,果不其然啊,看來那天的事情還真是趙得三設下的一個圈套,于是,鄭禿驢的態度就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狠狠的盯著鄭潔,然後咄咄逼人的問道:"鄭潔,那天是不是趙得三指示你那麼做!讓你勾yin我去賓館和你開方的?"

事情真相被識破了,鄭潔的神色便顯得極為慌張不安,搖著頭支支吾吾否認道:"

不是,不是他……不是他指示我的,是我自己……我自己想留在建委工作,我才……我才勾yin你的,不是趙得三,不是他幫我出的主意."

鄭潔這種閃爍其詞支支吾吾的反應,讓任何人都知道肯定是在說假話,肯何況是在鄭禿驢這樣的老江湖面前,他一眼就看出來她是說假話了,神情嚴肅的盯著她,語氣咄咄逼人的說道:"這種鬼主意恐怕只有趙得三才能想出來,你鄭潔的智商還沒有那麼高!說,是不是他指示你這麼做的?"

鄭潔還是神色慌張的搖著頭否認說道:"真的不是,不是他指示我這麼做的,我就是想繼續在建委工作,我才想去勾yin主任你的,和趙得三一點關系都沒有!"

鄭禿驢'哼哼’笑了兩聲,然後看著馬路對面鄭潔開的建材門市部,威逼利誘的說道:"鄭潔,你要是不老實交代,憑我的關系,隨便給哪幾個部門打個招呼,讓他們天天上門來差你,查完執照查質量,查完質量查稅務,讓你這個小公司開不成!讓你老公趙大沒錢繼續治療!看你老實不老實交代!你要是老實交代,我就讓你這個小生意安安穩穩的做下去,你自己選擇!"

在鄭禿驢的威逼利誘下,鄭潔意識到這個老色gui真的是惹不得,實在迫不得已,才勉強的點了點頭,然後又替趙得三'開脫罪名’說道:"小趙他也是為了我,為了我那個支離破碎的家,我那時候要是不能在建委工作,家里就沒有經濟來源了,我還有個女兒,趙大成了殘廢了,我不能沒有工作啊,小趙他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想出來的那個主意,主任,您一定得理解一下我啊,也理解一下小趙,他是個好人啊……"

鄭潔說著說著,就聲淚俱下,感覺自己的生活淒慘極了,要不是趙得三的慷慨解囊,又幫她開了這家建材公司,僅僅依靠自己的雙手,根本將那個支離破碎的家庭維持下去.

看著鄭潔哭哭啼啼的樣子,鄭禿驢對她本身是沒有什麼過節,不但沒有過節,而且還那次因禍得福的占了大便宜,而且鄭潔家里的生活的確很艱苦,老家伙也不想怎麼為難她,于是就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他依舊很嚴肅的問道:"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老實給我回答,我就讓你的小日子安安穩穩的過下去,否則,你知道我的權力有多大!"

在問問題之前,鄭禿驢先從心理上瓦解著鄭潔的防線.

眼看在趙得三的傾力幫助下,好不容易才開起了這麼一家小公司,生活稍微有了一些起色,要是再被鄭禿驢這麼一報複,鄭潔覺得自己真就沒有勇氣再活下去了.在老家伙的威逼利誘之下,鄭潔的心理防線崩潰了,勉強的點了點頭,語氣顫抖著說道:"你……你問吧,只要……只要我知道的,我就告訴你."

見鄭潔放棄了心理抵抗,鄭禿驢的嘴角閃過一絲冷笑,狠狠的盯著他,語氣極為嚴厲的問道:"勾yin我上chuang是假,趙得三想趁機偷pai我們為正,對不對?"

"……"鄭潔沒有表態,心里在做著複雜的思想斗爭,她沒想到一切都被這個老家伙猜測到了,心想如果一旦承認,那豈不是出賣了趙得三,讓他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了?如果不承認,老家伙能這麼問,分明說明心里已經有底了,到時候憑借手里的權力報複自己,關掉自己這個小公司豈不是易如反掌,那到時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公趙大怎麼辦?才五六歲的女兒妮妮怎麼辦?

"對不對?"鄭禿驢再次狠狠的重複了一句.

迫于無奈,鄭潔點了點頭,心里卻無比的愧疚,因為這樣以來,就出賣了對自己最好的人.

"好你個趙得三,奶奶滴,和老子想的一模一樣,原來還真是下誘餌讓老子上鉤,想捏住老子的把柄,不過如意算盤打錯了!"鄭禿驢狠狠地自言自語道.

"我……我下去了,我店里面還忙著."鄭潔聽他這麼說,內疚的不敢再呆下去,就打開了車門下車,低著頭心慌意亂的朝馬路對面自己的門市部走了過去.

"臭小子,想跟我斗!你還太嫩了!你不但沒有抓住老子的把柄,反而還讓老子因禍得福,上了鄭潔,哈哈……"想著自己因禍得福上了鄭潔這麼個成熟嬌豔的女人,鄭禿驢不禁忘乎所以的哈哈大笑了起來,終于是搞清楚了真相,知道趙得三前段時間原來是借著他對那件事掌握著細節來忽悠自己.哈哈大笑完之後,鄭禿驢板著臉,在心里狠狠的說道:好你個趙得三,等你回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而遠在燕京的趙得三依舊過著快活逍遙的生活,在他還剩一個半月離開燕京的時候,意外的與有著特權身份的趙冰冰發生了那種關系,本是一直處于忐忑不安當中,但趙冰冰告訴他,讓他不要害怕自己,他對自己有救命之恩,即便是趙得三對她什麼意思也沒有,她也不會怪罪他的,這讓趙得三才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在燕京放心的和趙冰冰交往,在她隔三差五的陪伴下,度過著最後半個月的培訓生活.

從鄭禿驢的車上下來之後,鄭潔心里就對趙得三充滿了內疚,回到門市部門口坐下來後,就一直顯得失魂落魄,心思沉沉,一言不發.直到栓柱將建材裝車完畢後,見她失神的坐在那里,便一邊擦著臉上的汗水,一邊走上前去坐下來問道:"鄭大姐,你在想什麼呢?怎麼看上去和平常不一樣呀?"

在趙得三走後的這幾個月里,沒人訴說心腸的鄭潔就一直將生性憨厚的栓柱當做自己的兄弟一樣看待,抬起頭來,心思沉沉的說道:"栓柱,姐出賣了小趙."

栓柱聽見鄭潔這麼說,一時間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迷惑的看著鄭潔,問道:"什麼,什麼出賣了劉大哥?鄭大姐,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鄭潔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微微的訴說了一遍,聽完事情的整個過程之中,栓柱就顯得義憤填膺的說道:"什麼?鄭大姐,你怎麼就白白被那個老頭給……那個了啊!"

"我……我和小趙都沒想到姓鄭的原來會那麼狡猾,哎,我……我被占便宜都……都無所謂,關鍵是我出賣了小趙,我這心里很……很不是滋味啊……"說著,鄭潔內疚的低頭擦起了眼淚.

栓柱看著鄭潔流眼淚,就開始替她打抱不平,語氣埋怨的說道:"鄭大姐,你是劉大哥的女人啊,他……他怎麼能讓你干這種事呢!要是俺……俺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去和別的男人睡覺的!這件事是劉大哥不對!"栓柱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著問題.

"栓柱,別說了,得三他……他也是為了我好,為了我的家里好!"鄭潔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維護著趙得三.

上篇:欲哭無淚啊    下篇:天真的拴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