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暴發戶的嘴臉   
  
暴發戶的嘴臉

因為昨晚的事情,現在張慧和公公林大發單獨呆在書房里,讓她感覺氣氛很尷尬,很局促不安,便說道:"沒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說著就要往出走.

其實剛才的問題只是個開場白,見兒媳要走,林大發清急之下連忙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說道:"等等."

張慧的手腕被林大發急忙一抓住,她那顆小心肝就如鹿亂撞撲通撲通直跳,紅著臉小聲說道:"別……"

林大發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冒失,連忙嗖一下松開了她的手腕,縮回了手,尷尬的有點不知所措,張慧卻站在了原地不再急著要出去了.

稍微平複了一下自己尷尬不安的心情,林大發深吸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慧慧,昨晚……昨晚我喝醉了……我……我對不住你……"

"別說了……"張慧連忙驚慌的止住說道.

林大發停頓了片刻,又接著沉重的說道:"慧慧,昨晚的事,要是被……被被人知道了,會笑掉大牙的,更不能讓她知道的,所以……所以以後咱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千萬不能再像剛才那樣太緊張了,要是被人看出來了就不好了."

張慧紅著臉點著頭支支吾吾說道:"我……我知道,我……我也是因為太久沒有和建陽見面了……才……才一時有點……有點點反應太大了……"

林大發尷尬的點著頭,表示理解,支支吾吾說道:"我知道,你是個結婚的女人,男人不在身邊肯定……心里肯定很不舒服,我盡量想辦法把建陽調到西京來吧……昨晚的事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好不好?"

"嗯."張慧點著頭.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書房的門一下子被林大發的老婆推開了,看見老婆站在門口,還不等她開口說話,林大發就氣呼呼的質問道:"不是說了我和慧慧在談公司的事情,不讓你打擾嗎!"

老婆一邊揮舞著手里林大發的手機,一邊解釋道:"電話,有人打電話找你!"

林大發這才看了一眼她,從她手里接過了手機,一看,見上面顯示著鄭禿驢的名字.

原來鄭禿驢在早上醒來,洗漱完畢,吃了早餐准備去上班的時候,突然看見茶幾上放著一只牛皮紙袋子,有點好奇的走上前去打開一看,只見里面是一遝一遝的'百元大鈔’,便沖著收拾餐桌的老婆馬麗問道:"是不是我沒在家你又收人家的東西了?"

"我……我沒有啊."馬麗麗一頭霧水的搖著頭否認道.

"那這是誰拿來的?"鄭禿驢板著臉,將牛皮紙袋子拿起來沖著馬麗麗問道.

"噢,這是昨晚你喝多了,人家北辰地產的老板老張派司機送你回來的時候,順便拿進來的,說是林總給你的,我也沒看,是什麼東西啊?"馬麗麗說著走上前來打開一看,就看見一紮一紮的'百元大鈔’便心知肚明的問道:"是不是又想找你辦什麼事?"

鄭禿驢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說道:"給你說也你也不明白,趕緊放進保險櫃里吧,我去上班了."說著就打開家門走了出去.

來到單位後,鄭禿驢先是去了何麗萍的辦公室,她也是剛剛到,正倒了一杯水坐下來,就看見鄭禿驢走了進來,便沖他溫柔的問道:"老鄭,昨晚喝了那麼多,今天沒事吧?"

"麗萍,你有沒有收到一只牛皮紙袋子?"鄭禿驢所答非所問的問道,他將話說的很委婉,是怕萬一何麗萍沒有收到好處,而自己收到了,讓她知道了不太好.

聽鄭禿驢這麼一問,何麗萍就明白鄭禿驢肯定也是收到了,便點點頭說道:"收到了."

"這一拿下老林的好處,咱們不給他辦事還有點說不過去了,這事還真不好辦了."鄭禿驢的腦袋有點迷糊了,他現在是任蘭和林大發的好處都收下了,但是據說政府這次放出用于合作開發的地皮面積並不大,而且一般合作,只會選擇一家開發商,這事搞得鄭禿驢有點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了.

何麗萍'忍痛割愛’,說道:"老鄭,要不咱們把任蘭還是林大發的不管誰給的好處退回去,只收一個人的,你看這樣怎麼樣?"

"任蘭的肯定是不能退回去了,那是咱們在酒桌上自己收下來的,再說也是市委劉主任引薦的人,要是再退回去,就太不給劉主任面子了."鄭禿驢不假思索的說道,當然,幫助任蘭,老家伙還是存有一絲私心的.

"那就把林大發的退回去算了?"何麗萍征求他的意見問道.

鄭禿驢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終還是搖著頭反對道:"都已經拿到咱們手里了,再說老林和咱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要是退回去的話,不光會得罪老林,也會得罪老張."

"那兩個人的都收下來了,那老鄭你說怎麼辦吧?"何麗萍有些不解的問道.

鄭禿驢說:"我現在也是腦袋大了,看政府出台的文件到時候具體看吧,誰的忙好幫,就幫誰吧."說著,鄭禿驢走出了何麗萍的辦公室,回到自己辦公室,放下公文包,拉開老板椅坐下來,想了一會,然後拿起手機給林大發撥去了電話,心想既然他費了那麼大的心思把好處送到了手里,出于人情,好歹也該打聲招呼的.

電話一接通,里面就傳來了林大發訕笑的聲音,他一邊訕笑,一邊畢恭畢敬的說道:"鄭主任,這麼早啊."

"你老林又不用上班,當然早啦,但是我就不早了,都上班了."鄭禿驢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林大發呵呵的笑著說道:"鄭主任打電話有什麼吩咐嗎?"雖然是這樣問著,但是林大發心里差不多明白幾分鄭禿驢打電話過來的用意.

"老林,我昨晚喝多了,早上醒來發現家里多了點東西,你說你怎麼搞著一套呢?"鄭禿驢語氣輕松的直截了當說道.

"鄭主任你別誤會,沒什麼意思,就是好長時間沒見你了,就算是我孝敬你的一點心意吧,沒其他意思的."林大發訕笑著解釋道.

鄭禿驢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俗話說無功不受祿,你說你這麼厚重的心意,我現在退給你吧,你面子上也過不去,可是我收下呢,我怕萬一幫不了你,我這心里面過不去啊!"

林大發明白鄭禿驢的言外之意,不就是怕答應了自己幫不到,到時候他沒面子嘛,于是林大發嘿嘿的笑著說道:"鄭主任,兄弟有什麼事你要是能幫上就幫一下,實在幫不了那也沒什麼,反正咱們又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嘛,這個交情得維持下去嘛."林大發給了鄭禿驢一個開放式的回應,話說的很圓潤.

"老林你真是這樣想的?"鄭禿驢問道.

"真的,真的,只要能把和鄭主任這個交情維持下去,至于其他的事情都不太重要,要是鄭主任認我這個交情,覺得兄弟幫助,在你方便的時候拉一把就行啦."林大發的話依舊將的很中聽.

"老林,那我可就提前給你打個預防針,這次政府准備拋光明開發區地皮搞開發的事,可不是你一個人在競爭啊,西京市搞房地產的大老板都們都在走後門找關系想搞到這個機會,情況比較複雜,所以我昨天晚上在酒桌上也沒敢給你表態,這個你應該明白吧?我該出手的時候還是會出手幫你的."鄭禿驢也玩了一個小心眼,這樣一說,就算拿了錢不辦事,林大發他也不會有太大怨言的.

"知道,知道,鄭主任,這些我都知道,其他方面的關系我再試著走動一下,建委這邊的手續到時候就靠鄭主任你啦."林大發訕笑著說道.

"那可以,只要老林你把政府里面的關系走通了,建委還不得聽政府的意思嗎,我這里就很好辦事了."鄭禿驢將皮球踢給了政府.

"我知道,鄭主任,那建委這邊可就麻煩你了啊."林大發訕笑著說道,然後看了一眼紅著臉的兒媳張慧,見兒媳正用那種魅惑的目光看著自己,林大發就立即將目光移開了.

"嗯,那行,也沒什麼事,那老林,就這樣吧,我先忙一會."搞清楚了林大發的心思,鄭禿驢就找著借口要掛電話.

"那行,鄭主任,那我就不耽誤你工作了,那有機會再一起喝酒吧."林大發以這種讓人充滿聯想的話收了尾.

掛了電話之後,林大發故作鎮定的看著兒媳張慧,說道:"慧慧,昨晚的事情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別多想了,這要是別人知道了,我們兩都沒臉見人了."

張慧紅著臉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那我去公司了."

"嗯,你去忙你的吧."林大發有點尷尬的看著張慧,直到張慧背上包走出了客廳門,林大發才回過了神來.

張慧是懷著一種極其複雜的心情走出了家門,開著自己那輛雷克薩斯駛向公司.一路上,張慧的腦海中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昨晚的情形,羞愧難當.

上篇:心理負擔    下篇:否定了提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