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錢的力量   
  
錢的力量

蘇晴從金書記的辦公室走出來之後,才逐漸的感覺到老狐狸找她去談話是有預謀的,肯定是想安撫自己的情緒,不過後來聊到了趙得三,這就讓她有點想不明白了,他怎麼會突然對趙得三那樣的小人物感興趣?要說工作能力出色的年輕人,省委省政府里面也不是沒有,有多少年輕人想上去,就是因為被一幫迂腐不化安于現狀的老家伙壓在下面,也沒見他去提拔他們上去.

當蘇晴懷著滿腹疑惑走到組織部所在樓層,一邊想著事情一邊經過李長平的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李長平在里面鬼鬼祟祟的盯著從門前走過的蘇晴,知道常委會是開完了,自己被提拔為副書記基本上已經是板上釘釘跑不了的時了.于是故意陪著笑沖經過門口的蘇晴喊道:"蘇部長,開完會啦?"

李長平的聲音打破了蘇晴的沉思,她順著聲音扭過頭去,就看見李長平坐在老板椅上,雖然還是很低調的沖她陪笑著臉,但是眼神中卻流露出一種洋洋得意.看到李長平這種嘴臉,蘇晴是又惱又恨,是吃冰棍拉冰棍--沒化(沒話),只是不冷不熱的'嗯’了一聲,就朝自己辦公室走了過去.

李長平見蘇晴的臉色不好,就更加確信自己成功了,于是等蘇晴一走,李長平就從自己辦公室桌抽屜中拿出了一大包事先准備好的'禮物’揣進了懷里,然後鬼鬼祟祟的去了金書記那里.

秘書將李長平帶到會客廳後,由于懷里揣著一大包東西,李長平坐不安,就一直站在沙發旁邊等金書記出來.過了片刻,金書記走了出來,一看到李長平那種有點滑稽的樣子,就知道他的襯衣下藏著什麼東西,很快就明白了過來,直接對秘書說道:"小王,你先忙你的去,要是有人來找我,就說我現在會客著,不方便接見."

能當金書記的秘書,自然首先要會察言觀色,能明白他老人家心里的意思,只見秘書心領神會的點點頭,就帶上會客廳門出去了.

金書記看了一眼李長平,為了安全起見,不冷不熱的說道:"跟我來辦公室吧."說著轉身走進了屬于自己的私人空間.李長平連忙揣著懷里的東西,加快步子跟了進去.

進去後,金書記在辦公桌前坐下來,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將門關上,李長平理解笑呵呵的轉身去關門,誰知手剛一抬起來,揣在懷里的一包東西就從衣服里滑出來掉在了地上.

"長平,這麼一大包是什麼東西啊?"金書記看見掉在地上的用牛皮紙包成一大包的東西明知故問的問道.

李長平連忙關上門,一邊訕笑一邊迅速彎腰將東西撿起來,走上前去放在了金書記的辦公桌上說道:"金書記,這是我的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請您笑納?"

金書記看了一眼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大包'小意思’,板著臉說道:"長平,你這大白天上班時間,拿這麼大一包東西來,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你不知道因為楊副書記的事,省里面對這些行為處罰力度很重嗎?"

"那是對別人而言,金書記您是咱們河西省的一把手,誰還敢處罰您呀."李長平拍著馬屁說道,不想馬屁拍到了馬背上.

只見金書記板著臉瞪著他,在桌上拍了一把,生氣的說道:"簡直胡說八道!制度是對每個人訂的,不能因為我是書記就例外!你說你這大白天的人多眼雜,揣著這麼大一包東西來我這里,要是被別人看見了,私底下會怎麼說?你怎麼就這麼沒腦子呢!"

李長平見金書記有點勃然大怒的意思,嚇得臉色都白了,連忙又欠著身子伸過胳膊想去拿回那包東西,不想看見他這個舉動,金書記的眉頭狠狠的皺了一下,瞪著他冷語道:"你干什麼?!"

"既然書記怕不方便,那……那我改日再親自送到書記您家里去吧?"李長平嚇得將胳膊朝回一縮,有點不知所措的說道.

金書記板著臉瞪著他批評道:"我說長平,你怎麼就這麼不會考慮問題呢?你說你拿都拿來了,現在又揣著出去,還怕沒人看見啊!真是不長腦子!"金書記說著又瞪了他一眼,然後將放在桌上的那一大包東西拿起來塞進了自己辦公桌的抽屜里.

見金書記還是把自己心意隆重的'小意思’給收下了,李長平就陪著笑點連連點頭.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事沒有?"金書記收藏好李長平孝敬的一點'小意思’,然後板著的臉稍微緩和了一些神色,但語氣還是有點生硬.

李長平訕笑著說道:"金書記,我剛才看蘇部長一臉不悅的回組織部來了,是不是我的事有眉目啦?"

金書記沒好氣的瞪著他說道:"長平同志,你的消息倒是ting靈通的呀!我還什麼都沒告訴你呢!你就知道跑來打聽消息了啊?"

李長平立即有點膽怯的解釋道:"不是,不是,金書記,我只是順便問一下,沒有其他意思的."

金書記瞪了他一眼,從桌上的煙盒里取了一支煙,將煙頭朝下,在桌面上磕了磕,然後捏了捏過濾嘴,叼進了嘴里,見狀,李長平連忙眼疾手快的掏出打火機,欠著身子過去幫金書記點燃了香煙,然後一臉奴才樣的看著金書記,等他說話.

金書記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吐了一個大眼圈,然後不緊不慢的說道:"既然你都看見蘇部長她臉色不悅了,那你應該知道事情肯定沒有如她所願吧?"

"對,對,應該是這樣的."李長平在金書記的一番點撥下,立即明白了金書記的言外之意,便眉開眼笑的點頭說道.

"不是應該是這樣,是已經是這樣了,今天臨時開了一個小小的常委會議,你知道吧?"金書記神色溫和的吸著煙問道.

"我……聽說了吧."李長平又不好意思說自己專門打聽了,就顯得極為勉強的承認道.

金書記接著問道:"那關于這個臨時會議的內容你知道嗎?"

李長平趕緊搖搖頭嘿嘿的笑道:"這個我真……真不知道,所以才……才來找金書記您,想……想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具體情況啊,當然是如你所願了啊,我既然答應了幫你,就肯定不會食言的."金書記不溫不火的慢悠悠說道.

"那……那金書記您在會上直接提我,會不會讓蘇部長有看法啊?"李長平知道金書記是個八面玲瓏的人,怎麼會為了自己不惜去得罪蘇晴呢?他心里有點想不明白.

"你是在會上由常委們無記名投票選出來的人選,又不是我一個人說的,你說蘇晴還會有什麼看法啊!"金書記對自己這個一舉兩得的手段帶來的效果是非常滿意,一來拿了李長平的錢財,替他辦了事,二來也沒從表面上和蘇晴起正面沖突.

雖然金書記的話說的不是很直白,但李長平還是很快就領會了金書記的做法,一臉訕笑的沖著金書記豎起大拇指,拍馬屁說道:"高明,高明,還是金書記您高明啊!"

"不是我高明,是錢高明,是人民幣高明,你要是沒有提前打點其他領導們,還不一定選出來的人是誰呢,你說是不是?"金書記直直的看著李長平,說了一句大實話.

李長平嘿嘿的笑著,拍著馬屁說道:"那也多虧金書記這個想法了,只要在常委會上其他領導們選了我,雖說不是正式會議,但蘇晴她肯定也是沒話說了嘛."

金書記吸了一口煙,說道:"我剛才還和蘇晴聊了聊,她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面肯定是有一股怨氣的,不過她就算有怨氣,也沒話說,對了,長平,打電話舉報咱們賭博的人不出意外的話就是蘇晴那個表弟趙得三,我今天順便從蘇部長口里套了些話,那個趙得三最近一段時間正是在燕京參加培訓學習著."

李長平見金書記的調查結果和自己的推斷一致,便顯得有些洋洋得意的說道:"我就說嘛,我的競爭對手就只有蘇部長了,除了她沒有別人搞這種鬼把戲了,不過還好有金書記您為我做主,要不然被抓了,恐怕別說副書記了,就現在的位子都保不住了."

"這個趙得三看來還真是有點腦袋,等他從燕京培訓回來,我讓蘇晴帶他過來見見我,看這個家伙到底是真有本事還是假有本事."金書記對趙得三既是有一種仇恨,又有一種如果他真有本事,就想把他放在自己身邊的想法,畢竟他身邊缺的就是這種有點頭腦的年輕人.

"那家伙的確是有兩把刷子,不瞞金書記您說,那個趙得三之間是在榆陽市煤資局干了兩三年,在那邊得罪了單位的領導,然後就灰溜溜的走了,後來參加公務員考試,在蘇晴的幫助下把關系轉到了省建委來,要說本事,玩的也都是一些小伎倆."李長平將趙得三的'前世今生’在金書記面前講述了一遍.

上篇:蘇晴高升了    下篇:關系盤根錯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