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蘇晴被小混混調   
  
蘇晴被小混混調

金書記雖然是板著臉,但是這些話卻是說的李長平心里很熱乎,金書記的這些話在李長平看來是給他打了一劑強心針,用不著再擔心蘇晴那邊插一手或者是怎麼的了,只要河西省里沒競爭對手,一般情況下省里報上去的人,中央都會按照地方的意願去辦的.

"金書記,我知道了,這件事真的是麻煩您了,如果沒有金書記您,就沒有我李長平現在,改日我一定親自上門道謝."李長平拍著馬屁說道,他知道以自己那天晚上在牌局上送給金書記那點錢,遠遠不夠金書記這麼照顧他的代價,必須再找個機會給金書記送上一筆大的才行.

金書記倒也很領受他的話,歎了口氣說道:"哎呀!長平,說實在的,要不是你這隔三差五的朝我這里跑,我心里的人選里還真的沒有你的名字呢,畢竟你這個組織部副部長一下子提到副書記的位子上來,這個步子邁的是有一點大,我可是要擔風險的呀!"

"是,是,金書記我知道,我知道您為我這個事是費了心的,金書記您放心,我對您的幫助一定是感恩戴德,改日一定會好好登門拜謝的,只要我李長平能夠上去,我一定好好的輔佐在金書記您左右."李長平極為能言會道的拍著馬屁,連帶著也表忠心.

金書記溫和的笑了笑,說道:"好了,也用不著你給我表忠心了,這個事你用不著這麼心急,下去等就是了,就這兩天,我會把省委的決定上報到中央,你等著任命就是了."

李長平連連點著頭,一臉感激的訕笑著,興奮的抖著腿,有點坐不住了似的.

"那就這樣,沒其他什麼事了吧?"金書記歪著腦袋問道.

"沒,沒啦."李長平憨憨笑著搖頭說道.

金書記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說道:"那就這樣吧,這馬上就下班了,你先回去忙你的去吧,我這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

"好的,好的,金書記,那我就先告辭了."李長平一邊陪著笑,一邊起身,然後恭恭敬敬的退出了金書記的會客廳.

回到組織部那層樓的時候,真可謂是冤家路窄,李長平又在走廊里碰見了已經背著包鎖上辦公室門准備下班的蘇晴.

兩人愣愣的盯著對方看了一眼,李長平還是很低調的陪笑著打招呼問道:"蘇部長,您這是下班了啊?"

"有點事,早點下班,李副部長你這又是去哪里了啊?"蘇晴用輕佻的眼神打量著他明知故問道.

"哦,去了一趟金書記那兒,金書記找我談點事."李長平還是把持不住,又在蘇晴面前得瑟了起來.

蘇晴點著頭,拖出一聲長長的'噢’,然後輕蔑的笑了笑,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李長平的嘴角綻開了一絲得意的詭笑,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顯得洋洋得意極了.

這天晚上,蘇晴由于心情不好,回到家里換上了一身便裝,獨自一人開車到了西京市最大的酒吧,進去後找了一個卡座坐下來,點了一瓶皇家禮炮,關掉了手機,一個人坐在角落里喝悶酒.

酒吧里終歸是有很多閑人,特別是一些無業社會小青年很多,雖然蘇晴已經五十一歲了,但由于保養有方,加之底子很好,讓她看上去只有三十不到四十歲的樣子,再加上今晚上她經過一番精心打扮,就更顯得成熟迷人了,雖然是坐在酒吧的角落里,還是吸引了不少社會青年的目光.

不到一個鍾的功夫,已經有三個男青年靠過來和她搭訕,都被她給轟走了,雖然趙得三也就二十七八歲,而且有時候也是色mimi的,但是蘇晴就是對他有一種特被的感覺,感覺他身上有一種令她非常著迷的品質,要是換做趙得三那樣的男人過來,她肯定不會轟走她.

一直到她一個人了少半瓶皇家禮炮的時候,第四個小混混又湊准了已經喝得微微有些多的蘇晴,看見這個渾身散發著高貴氣質的成熟美女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喝悶酒,就誤以為這個身材容貌俱佳的女人是個富婆,便舔了舔嘴唇,壞壞的笑了笑,搓了搓雙手,然後不懷好意的走了過去.

蘇晴正端起一杯酒放到了嘴邊,就感覺到肩膀上有點異樣,歪過臉一看,就看見自己吊帶裙的香肩上搭著一條紋著一條龍紋身的胳膊,朝另一邊扭臉看去,就看見一個小青年向她獻殷勤的笑著說道:"美女,怎麼一個人在這喝悶酒呢?有什麼不開心的,我陪你喝,咱們邊喝邊聊."

"拿掉你的手!"蘇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厲聲說道.

"喲,美女看起來火氣不小嘛,要不要一會咱們去廁所里我幫你降降火呢?"小混混色mimi的看著蘇晴,沖她下流嘿嘿笑著說道.

"拿掉你的手!"蘇晴再次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為嚴厲了.

"美女火氣怎麼麼這麼大呢?有什麼事給哥說,是誰欺負你了還是?"小青年居然恬不知恥的以哥自居,搭在蘇晴香肩上的那條手臂順著她的背部滑到了腰間,然後輕輕的攔住了蘇晴的腰肢.

"滾開!"小青年的舉動徹底激怒了蘇晴,她隨手端起一杯倒滿的酒轉身就沖小青年的臉上潑了過去,當下將他潑了個洋酒淋頭.

蘇晴火辣的脾氣也一下子激怒了這個一條胳膊上紋著一條青龍的小青年,只見他抹了一把臉上的酒,然後原本殷勤的表情立即就緊繃起來,變得凶神惡煞的沖著蘇晴惡狠狠說道:"臭娘們,敢用酒潑浪子!我看你不想活了!跟老子去廁所!老子弄死你個騷huo!"說著居然趁著酒吧里的人混亂的環境,抓住了蘇晴的胳膊拽她起來.

"放開!松開我!"蘇晴也沒有意料到這個小青年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一邊大聲喊著,一邊掙脫著.

"跟我走!老子弄死你!走!"小青年顯然是經常混跡于酒吧里的老手,對酒吧里的環境很了解,知道即便自己當著眾人面這樣強拉硬拽一個陌生女人去廁所,也不會有人去理睬的.

"放開!滾開!"蘇晴一邊抵死掙紮著,一邊順手抓起了皮包狠狠的朝他頭上甩去,皮包上的鐵扣啪一聲直直擊中了小青年的額頭,只見他'啊’了一聲,立即松開了蘇晴的胳膊,一只手捂住了被擊中的無畏,哎呦了幾聲,莫了莫,見沒有流血,于是更加凶狠的朝蘇晴跟前走了過來.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蘇晴出于無奈,只有從包里掏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工作證,拿在手里站起來擋在自己面前,然後其實高亢的沖小青年厲聲道:"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今晚要是敢在動我一下,我讓你從這個地球上消失!"

小青年先是一愣,沒怎麼在意,突然當目光一看到工作證上省委兩字的時候就愣神了,再朝後面一看,就看到了一行完整的稱呼'省委組織部部長’.

小青年即便再有眼不識泰山,但九年義務教育的好處就是讓這些小混混多少認識幾個字,一看到蘇晴亮出了真實身份之後,立刻就知道眼前這個渾身散發出高貴氣場的女人身份不一般,輕易惹不起的,于是就指著蘇晴晃著指頭朝後退著,退著退著一腳踩空,來了個人仰馬翻,然後爬起來屁滾尿流一般的跑掉了.

看著剛才還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小青年以這種狼狽不堪的樣子逃走了,蘇晴不僅被這滑稽的一幕逗得抿嘴笑了起來,因為這件事的影響,微微有些醉態的腦袋也清醒了,看了看表,時間也不早了,怕再這樣呆下去真會遇上一些不識好歹的家伙了,于是就拿起包走出了酒吧.

晚風很涼,吹拂著蘇晴的長發和她的連衣裙,令她顯得無比的完美,酒醒後的蘇晴沒有那麼煩悶了,但一種相思卻泛上心頭.開車回家的路上,蘇晴的腦袋里滿是趙得三的身影,他那英俊的容顏,那笑時燦爛童真的臉龐,以及他摟著自己入睡時那繾綣的柔情,讓蘇晴是那麼的懷念.

為了自己仕途上的失意,這麼多年來,這是蘇晴第一次來酒吧里買醉,因為她知道,這場博弈的失敗注定著她一生的官路走到了頭,官場這門技術活如果玩的好,自己還會在組織部部長的位置上呆下去,玩不好,到頭來就是兩口空空,什麼也得不到.

對趙得三的思念,以及仕途的失意,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讓她心里五味陳雜,很不是滋味,一路上思緒萬千的回到了家里,連澡也沒洗,就有點頭暈暈的扶著牆根走到了臥室,東搖西擺的來到chuang邊,爬上chuang呼呼大睡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千里之外的燕京,趙得三正躺在chuang頭吸著煙看著電視,手機在床頭櫃上響了起來,此時也已經很深了,趙得三的第一反應就是蘇晴打來的電話,隨手拿起來一看,才發現居然是趙冰冰打來的,于是將煙蒂在煙灰缸瓷滅,按了接聽鍵,溫柔的'喂’了一聲.

上篇:貴人相助    下篇:牛叉的趙小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