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調查賭博事件   
  
調查賭博事件

惴惴不安的睡了一晚上,這天上午到了省委,在自己辦公室坐定後不久,金書記就讓秘書給蘇晴掛了一個電話,讓她去一趟自己的辦公室一趟,金書記准備套問一下蘇晴,看那天晚上賭博被舉報的事情到底與蘇晴有沒有關系.

接到金書記秘書掛來的電話,得知是金書記讓她過去一趟,蘇晴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事讓她過去,但她心里還是莫名其妙的有點緊張,惴惴不安的起身去了金書記那邊.

秘書帶著她在會客廳坐定之後,幫她倒了一杯茶水,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蘇晴感覺心里十分忐忑不安,連坐在沙發上都感覺有一種如坐針氈的感覺,微微抖著腿,將茶杯抱在手上,不時的抿一口茶水來平撫這種莫名其妙的緊張心情.

不一會兒,金書記辦公室的門打開了,金書記腆著大肚子從里面大搖大擺的走出來,看見蘇晴已經坐在會客廳里了,依舊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呵呵的溫笑著說道:"蘇部長過來啦."

蘇晴連忙站起來,神色不安的微笑著問道:"金書記,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金書記一邊走過來一邊擺擺手說道:"坐,坐下來慢慢說."

蘇晴便重新坐下來,金書記腆著肚子走到了她對面的說法上坐下來,輕輕拍著沙發扶手溫和的笑著說道:"蘇部長,最近這兩天都在忙什麼呢?"

"還不是工作上那些事嗎."蘇晴輕輕笑著回答道.

金書記用一種令她琢磨不透的眼神看著她,臉上蒙著一層假笑,呵呵的說道:"昨天上午李長平沒去上班,蘇部長你知道不?"

"我……知……知道."蘇晴有點不知所措的笑了笑說道,心里不明白金書記為什麼會問這個.

金書記依舊用那種眼神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有點忐忑不安的蘇晴,不緊不慢的問道:"那蘇部長可曾知道李副部長是因為什麼事而耽誤了上午去工作?"

蘇晴看了一眼金書記的眼神,腦海里再品味著他這些讓人琢磨不透的話,愈發迷糊了起來,不知道這個老頭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藥,難道是已經察覺出了些什麼,想套話?蘇晴畢竟也是官場老江湖,金書記的想法她還是猜了出來,于是她佯裝一無所知的搖搖頭,輕笑著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單位里的工作太忙,李副部長累壞了吧."

雖然蘇晴故作鎮定的揣著明白裝糊塗,但是表情上還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其是眼神,有一種膽怯的情緒從中流露出來,被金書記這老狐狸一下子就逮住了,見蘇晴表情的微妙變化,老狐狸心里就有了底,徹底相信了李長平昨天在這里的判斷,看來這個匿名舉報的幕後黑手就是蘇晴沒錯了.

搞清楚了這件事,金書記就准備好好收拾一下蘇晴了,但是他畢竟是省書記,在一些事情的處理上還是有自己那一套技巧的,即便是棋逢對手,他也不會表面上就和別人殺的不可開交,從來不願意與人起正面沖突,即便是要弄某個人,也都是采取一些冠冕堂皇的手段,將對手殺的是沒有還手之力.

"哈哈……"突然金書記有點忘乎所以的仰頭大笑了起來.

這意外的舉動搞得蘇晴心里更是沒有了底,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不知所措的看著他,直到金書記笑完之後,將目光移向她,平視著她呵呵說道:"蘇部長還真深明大義的嘛,很體恤部下們的身體嘛."

蘇晴微微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最近工作確實也多,大家肯定都累壞了,偶爾休息一下只要不影響工作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蘇部長你說錯了,李副部長他並不是因為工作累沒有來上班,而是因為別的事情."說到這里,金書記暫停了一下,用那種笑面虎一樣的眼神盯著她,接著說道:"蘇部長還記不記得李副部長上午沒來單位那前一天晚上啊?"

前一天晚上?那不就是趙得三打電話讓抓賭的那天晚上嗎?蘇晴心里想到,愣了一下,故作鎮定的微笑著說道:"記得,那天下班ting早的呀."

金書記嘴角閃過一抹異樣的笑容,接著說道:"那天晚上李副部長好像給蘇部長打過電話,讓蘇部長一起吃飯吧?"

"對,對,是有這麼回事."蘇晴愣了一下,不置可否的點著頭有點尷尬的笑著說道,心想金書記既然對那天的事情那麼一清二楚,那麼說那天和李長平一起喝酒的人里面有金書記?于是接著說道:"這麼說金書記那天也和李副部長一起吃飯了吧?"

既然話都說白了,金書記也就不遮遮掩掩了,點頭呵呵說道:"對,那天我也在場,那天李副部長說請省委幾個領導一起吃飯,我想著最近省里的工作壓力大,大家一起聚一聚,喝點小酒,放松放松,于是就讓李副部長給蘇部長打個電話,想著把蘇部長也叫過來一起聚一聚,可是不巧蘇部長沒有來……"說到這里,金書記有意停頓下來,等著蘇晴接下來的話茬.

果然,蘇晴就微笑著解釋著說道:"還真不巧,我那天剛好有點私事要處理,也真不知道金書記您也在場,要是知道金書記您在,我肯定說什麼都要去的."

金書記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不過蘇部長你沒來還真是走運了,你不知道,那天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我們幾個人吃完飯去房間里准備打牌娛樂一下,你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兒了?"

蘇晴心里咯噔一響,暗自有點震驚,臉色明顯有些發白,但依舊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搖搖頭說道:"我還真不知道,李副部長也沒有告訴我."

"九點多的時候市公安局的賀隊長竟然帶隊來抓賭了,說是有人匿名舉報了,你說這事弄得,真是太掃興了!"金書記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蘇晴不緊不慢的說道.

蘇晴做賊心虛,看著金書記那種眼神,就微微一笑,將目光移開,明顯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真是太騷金書記您的興了,不過有金書記您在場,應該沒什麼事吧?"蘇晴一邊說著,一邊心里徹底明白了,就說李長平沒什麼事呢,原來當時還有金書記在場,而且看金書記的眼神,好像分明已經查出來是誰在背後搞鬼一樣,這樣想著,蘇晴就知道自己這下是完蛋了,不僅沒有將李長平給弄倒,反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想著這些,心里更加惴惴不安了起來.

"還別說,那個賀隊長還真是六親不認,竟然連我的面子都不給,居然要把我們幾個人帶走,不過後來市委趙書記出面才解決了這件事,你說這事要是傳出去,這得多丟人啊!蘇部長,說句實在話,你說我這個省書記平時對待大家怎麼樣?"金書記咄咄逼人的問道.

蘇晴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金書記您對下面的人都很不錯的."

"就是啊!"金書記接道,"那我就不明白了,到底是誰在後面搞鬼,好不容易省委幾個領導想娛樂一下,放松一下,居然會被人給你匿名舉報了,這有多大的仇啊?"

"可能……可能那人不是針對金書記您的吧."蘇晴連忙以旁觀者的口吻替'那個人’開拓著說道.

"也許吧."金書記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他心里也明白,就算借蘇晴一個膽,她絕對也不敢和自己過不去的,不過這事情一發生,金老頭心里對蘇晴的看法就很大了,在提拔副書記的問題上就更偏向于李長平了.

在金書記的引誘下,話題逐漸扯到了那晚的事情上,從金書記的字里行間蘇晴明白他肯定是已經察覺到了些什麼,極有可能懷疑到了自己,真是沒想到原本會是完美的絕地反擊,卻得到了適得其反的效果,反而把李長平和金書記推到了一條賊船上,這下自己更加出于劣勢一方了,恐怕自己想要再兼任那個副書記的職位,無疑等于白日做夢了.

"金書記今天找我不會是專門給我說這個事情吧?"蘇晴之所以這樣問,是不想繼續糾纏在這個話題上了,再這樣下去,自己根本沒法在這里坐了.

官場如同戰場,唯一不同的是此戰場沒有滾滾硝煙,沒有刀光劍影,沒有血流成河,但卻處處暗藏殺機,暗潮洶湧,每走一步必須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把握不好,便是一步走錯全盤皆輸.蘇晴明白自己已經走錯了一步,會不會全盤皆輸,就看接下來的造化了,如果一旦金書記鐵了心要整她,恐怕自己現在這個組織部部長的位子都坐不安穩了.

"哦,當然不是了,剛好你來了,就隨口說了."金書記呵呵笑著,否認自己找蘇晴來是專門說這件事的.

"那金書記是有其他事情要吩咐?"蘇晴極為不安的淡淡笑著問道.

上篇:畜生不如    下篇:蘇晴機會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