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

"但是就算是蘇晴想要把你搞臭,是為了爭取那個副書記的名額,這還說得過去,但是昨晚不光你,還有其他幾個省委領導班子成員,她有那個膽一下子把省委領導班子全部給放倒嗎?如果就算真的咱們全部都出事了,恐怕事情一旦鬧得太大,她蘇晴也乾淨不到那里去,到時候省里的高層領導全部被查,對她有什麼好處?這不是引火燒身嗎?"金書記善于抓住人的心態和想法進行推理,所以他對蘇晴是整件事的幕後黑手還是持有懷疑態度的.

"金書記,不是她有沒有這個膽量,而是她一心想把我放倒,昨晚不知道也有金書記您在場,所以她的如意算盤打得太早了,加上我一上午沒去組織部露臉,可能她就覺得我出事了,所以中午她因為高興去喝酒也解釋的通了,金書記您覺得呢?"李長平一步一步推理出了真正的幕後黑手,對蘇晴確定無疑.

聽著李長平的推理,金書記逐漸的相信了他,直勾勾的看著他,問道:"長平,如果說蘇晴真的是幕後黑手的話,那你說該怎麼辦?"

李長平看著金書記,拍著馬屁說道:"金書記,我倒是沒什麼,我就是替您咽不下這口氣,她一直覺得我和金書記您的關系走的近,心里鉚著勁兒,不過她的如意算盤打錯了,也幸虧是金書記您昨晚在場,要是您不在,我今天肯定都被紀委調查了,我真得感謝金書記您的賞識啊."

"那你說,該怎麼辦呢?"金書記反問道.

李長平嘿嘿的笑了笑,說道:"金書記,這要看您想怎麼辦,我沒蘇部長的權力大,我肯定是不能把她怎麼樣的."

金書記直言不諱的指了指他說道:"你這個家伙,很會說話啊,雖然就算現在確定了是蘇部長從中做鬼,但是你能把她怎麼辦?我也不能把她怎麼樣的,她在組織部的工作一直都很出色,抓不到什麼把柄,也沒辦法給她顏色看看."金書記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可不願意去和省委其他領導撕破了臉皮,他這個人是左右逢源八面玲瓏,各方面的關系處理的都極其圓滑.

"金書記您真會開玩笑,您是咱們河西省的一把手,如果真的想給蘇晴點顏色看看,那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嘛."李長平拍著馬屁說了一句大實話.

"那你也得有把柄才行啊,你沒有抓到她的把柄,這些話可就輕易不要說出來!"金書記認真的看著李長平,顯得有點嚴肅的說道.

見金書記的神情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李長平立即訕笑著點頭說道:"是,是,金書記您說的也是,當下還真的找不到什麼蘇晴的短處."

"對了,我一直跟著你的思維走了,有個問題我還沒搞明白."金書記突然說道.

"什麼問題?金書記您說."李長平問道.

"你說那個舉報電話是從燕京打來的,你怎麼就能和蘇晴聯系在一起呢?"金書記拋出了自己最解不開的這個問題給李長平,等他的解答.

"對了,金書記您不問我還忘了給你說了,我突然想起來了,蘇部長有一個表弟,叫趙得三,最近正在燕京參加培訓著,會不會電話是他打的?"李長平突然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

聽見李長平的話,金書記認真的思索了片刻,對李長平的推斷開始深信不疑了,點了點頭說道:"極有可能."

"金書記,你是不知道,那個趙得三可不是一個簡單角色,他在省建委工作之前,一直是在榆陽市煤資局干著的,在榆陽市煤資局的時候他就沒少耍花樣,搞得好幾個領導都是對他避而遠之,這個家伙可不是個簡單角色,或許這種鬼把戲就是蘇晴告訴他,他幫蘇晴出的主意."

李長平不虧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很快就識破了在趙得三看來非常完美的反擊計劃,並且帶著私心在金書記面前給趙得三落井下石.

"趙得三."金書記默念了一遍趙得三的名字,然後說道:"照你這麼說,我等哪天有機會了還得見見這個趙得三,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連我都敢不放在眼里!"

"他在燕京培訓呢,要不是有蘇部長給他撐腰,他年紀輕輕怎麼可能當上副處長呢."李長平在金書記面前再次給蘇晴和趙得三一起落井下石,戳弄他們.

"副處長?省建委的副處長嗎?"金書記問道.

"對,省建委規劃處的副處長."李長平說道,"當時省建委的鄭主任是一心想提自己的女兒上去,但後來不知道怎麼被人給捅到網上了,弄的沸沸揚揚的,後來迫于無奈,再加上蘇晴在後面給建委的鄭主任施加了些壓力,這個趙得三就被提拔上去當規劃處的副處長了,專門負責光明開發區的規劃工作,我現在還懷疑當初把老鄭女兒的事公布到網上的人是不是那個家伙呢,如果真是那家伙,看來那家伙的手段真不少!"李長平好像對趙得三有著深仇大恨一樣,恨不得在金書記面前將所有事情的責任全部推到趙得三這個小人物身上,讓他永世不得翻身一樣.

"專門負責光明開發區的規劃工作?"金書記突然顯得有點驚訝的問道,腦子里突然想到了不久前市委報上來的重新修改後的光明開發區的規劃稿的事情,當時好像聽誰說過趙得三的名字,不過由于每天接觸的人太多,處理的事情也多,這些具體的有關城市發展和經濟建設的事情基本上全是省政府在辦,他只是作了批示,當時好像還因為聽說趙得三年紀不大,就能把規劃稿統籌修改一遍,規劃的更加合理而在省建委鄭禿驢面前贊美了兩句趙得三.

"對,我琢磨著他之所以要當那個副處長,肯定是覺得光明開發區還沒開始成型,有很多建設工程要搞,想從中弄一筆油水吧."李長平完全偏離了主題,全奔著對趙得三的詆毀而去了.

雖然李長平這樣在金書記面前不知疲倦的戳弄趙得三的是非,但金書記身為河西省一把手,在一些大是大非上還是有自己的主見,只是這次之所以要決定提拔李長平,也是想穩固一下自己的地位,要是蘇晴是個男人,副書記的機會根本輪不到李長平的.

對于李長平一邊倒的詆毀趙得三的這些話,金書記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笑而不語,但心里卻記下了趙得三這個名字,准備好好關注一下他,看這個家伙到底是有真本事還是假本事,如果光明開發區的發展能按照他的規劃方案如願開發,在短時間內做出一定成績,得到國家認可,到時候受益得惠的人不光是西京市委市政府,作為省里一把手,他也可以跟著受惠.

李長平在金書記的辦公室里坐了一下午,幾乎是滔滔不絕的將趙得三說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奸詐小人,什麼壞事都往他身上推,他越是這麼用心良苦,金書記反而卻越不相信他的話,只是心里記牢了趙得三的名字,等著看他的表現.

由于當晚在燕京後海的一家慢搖吧里陪著趙冰冰喝了太多的酒,趙得三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次日上午十點左右了,他只覺得頭暈腦脹,吃力的睜開酸澀惺忪的睡眼,窗外一股強烈刺眼的陽光刺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好一陣子,才適應了這強烈的光線,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邊揉著有點頭暈腦脹的鬢角,一邊掀開被子的時候就立即瞪大了眼睛.

因為趙得三看見了霧化玻璃後有一具身材高挑,曲線曼妙的美妙身體正隨著嘩嘩的水聲不時的扭著.

不……不會吧?

趙得三的第一反應就是和趙小姐發生了那種超越正常男女關系的親密接觸,他驚慌無比的將堆在chuang上的女性衣物拿起來一看,這熟悉的衣服,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推斷,但是這一瞬間,他卻想不起來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當那天他坐著她的寶馬去了一個地方後,趙得三就已經徹底打消了對她那種心懷不軌的念頭,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他趙得三是得罪不起的,萬一因為什麼小事得罪了她,惹得人家不高興了,他到時候會死的很慘的.

可是擺在面前的實際情況是自己躺在chuang上,而這個神秘身份的美女也是站在衛生間里洗著身子,這不正是替他解答了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的疑惑嗎?

在這個時候,趙得三還懷有一絲幻想,心想或許昨晚因為喝多了什麼都沒發生呢,但是這個天真的想法在當他一不留神看到chuang邊的垃圾簍里一看,只見幾團衛生紙中夾雜著幾個那玩意兒,這足以證明昨晚他們之間發生了一場不為人知的事情.

想到這一切,趙德三的心里,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

上篇:每個人都很虛偽    下篇:這是夢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