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每個人都很虛偽   
  
每個人都很虛偽

雖然是腦子一片空白的睡去,但這並不代表她真的很快樂,事情的走向並沒有沿著自己的想法來,而是以一種完全出乎意料的結果發展著,下午在李長平與她在走廊里撞見之後,蘇晴就直到事情並不是如自己所願一樣.

事實也是那樣,蘇晴和趙得三的如意算盤打得太早,一個小小的市局級公安系統的刑警隊長怎能斗過省級領導,更何況昨晚的牌局有省委一把手金書記在場,即便是賀玉平誰的面子也不買,他也沒辦法把這些省里的大領導怎麼樣,相反自己會引火燒身,加之在趙書記的一番開導之下,賀玉平並沒有完全不識抬舉,最後還是無功而返了.

那天金書記一直想著抓賭那件事,令他大為疑惑不解的是誰會去主動匿名舉報他們?對于這個問題,他覺得必須弄清楚,轉讓李長平向市委趙書記施壓之後,李長平接到了趙書記的回應之後,就出門去找金書記彙報消息.

與蘇晴在辦公室外的走廊里撞見後,一番寒暄,李長平就徑直去了金書記的辦公室.

在秘書去請示了金書記後,帶著李長平推開了辦公室外會客廳的門,招呼著他坐下來,倒了杯水端上來放下,微笑著說道:"金書記馬上就出來,李副部長您稍微等一下."

"沒關系,我等一下就行,你忙你的吧,不管我."對金書記的秘書,李長平是顯得非常客氣.

秘書微笑著點點頭,轉身去忙自己的了.李長平剛端起茶杯送到嘴邊,金書記辦公室的門就從里面打開了,他連忙起身,金書記從里面就走了出來,見李長平來了,板著一張臉一邊走上前來一邊嚴肅的批評道:"你一上午干什麼!電話一直打不通!現在還有臉過來!"

李長平見金書記在生自己的氣,坐也不敢坐,站在沙發前微微貓著腰,陪著笑臉,有點尷尬的說道:"今天給……給睡過頭了……"

"你這個領導當的比我這個書記還架子大!想什麼時候上班就什麼時候上班,你架子太大了吧!"金書記瞪了他一眼,批評道.

李長平被說得臉上一陣紅一陣綠,尷尬的陪著笑說道:"金書記您批評的是,我知道錯了,以後絕對不會有第二次了."

"坐下吧!"金書記瞪了李長平一眼,緩和了語氣一邊說道一邊提了提褲子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李長平這才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

"現在過來找我什麼事?"金書記直截了當的問道.

李長平立即回答道:"是這樣,金書記,我過來向您回報點情況,我按照您的吩咐,向趙書記施加了一些壓力,趙書記調查了一下賀玉平,從他那里得知那個舉報的電話是從燕京打來的."

"從燕京打來的?"金書記立即顯得有點緊張起來.

"嗯,是010開頭的,就是從燕京打給賀玉平,匿名舉報的."李長平一臉疑惑的說著,看了一眼金書記有點驚慌的神色,不解的問道:"金書記,你覺得會是誰打電話舉報?"

"難道說是上面的人在莫底?"金書記這樣想著說道,瞬間心跳就加速了起來.

"金書記,你的意思是上頭在暗中調查咱們?"李長平按照推理小說的路子接著話茬往下說道,心里也開始噗通噗通亂跳了起來,要真是被上面調查了下來,甭說自己被提拔的事幾乎沒什麼戲了,就連金書記能不能坐穩省委一把手的位子都成問題了.

金書記看了一眼,懷著極為不安的心情,一邊想著,一邊眯著眼睛自言自語道:"不過應該不可能吧?上面怎麼會調查到我頭上來呢?我來河西省這幾年,雖說貢獻不怎麼大,但是也是有些政績的,至少對河西省的經濟發展做出了不少的貢獻,應該不可能吧?"

金書記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一邊開始仔細回憶自己在河西省這幾年的舉動.

看著金書記陷入了沉思,李長平就一直安靜的注視著他,嚇得大氣也不敢喘.

金書記一直回憶了好一陣子,將自己最近幾年所干的一些事情在心里琢磨了一番,一是沒有的罪過上頭的人物,二是對省委和省政府的領導們也都是和和氣氣,所有事情都做的是八面玲瓏,很圓潤,怎麼會有人去舉報他呢?而且還是燕京的座機號碼,這就令他很是不解.

想了想,金書記將目光移到了李長平臉上,直直的注視著他問道:"長平,你確定那個電話號碼是燕京的?"

"金書記,我確定,是個燕京的座機打的電話給賀玉平."李長平肯定的點點頭,心想趙書記也不敢耍自己的.

"座機?"金書記突然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瞪大了眼睛,兩眼冒出了光問道.

"嗯,燕京的座機."李長平點點頭回答道,看著金書記明顯變化的神色,接著問道:"金書記,你是不是有線索了?"

金書記指著李長平,一臉焦急的用命令的語氣吩咐道:"長平,你現在就打電話給趙書記,讓他把那個座機號碼問來,只要是座機,咱們就能查出來是從什麼地方打來的,是政府的,是私人家里的,還是其他什麼地方的."

"好的,好的,金書記,我現在就打給趙書記."李長平連連點頭,說著就掏出手機直接撥了趙書記的電話.

半個小時後,趙書記迫于壓力,從賀玉平那里軟磨硬泡的弄到了那個座機號碼,然後彙報給了李長平,弄清楚了匿名舉報的電話號碼.

金書記和李長平在電腦上查了一下,發現電話歸屬于燕京一家酒店,金書記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因為他覺得至少可以說明這個電話不是從中央部門打出去的.

"不過燕京誰怎麼對咱們的行蹤會對咱們的行蹤了如指掌呢?"金書記雖然放心了不少,但這個疑問一直還未打消,看著李長平問道.

李長平愣了一下,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金書記都想不明白,我肯定是想不明白了."

"說不定是有人要搞我!"金書記猜想著說道.

"金書記,您……您是不是想太多了?"李長平見金書記有點杯功蛇影,就委婉的否認了他的想法.

"雖然昨晚的事情因為有我在場,肯定是傳不出去,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是有人故意舉報,就說明其中有問題,一定得把這個幕後黑手揪出來才行!"金書記狠狠的說道.

"可是……可是這個怎麼查呢?"對于真正的舉報者,李長平覺得要查出來,簡直難如登天.

"這個問題不光只能朝我頭上考慮,我仔細的想了想,我最近幾年也沒有得罪什麼人,長平,你從你那方面想一想,看你有沒有得罪什麼人?"金書記不愧是老江湖,想問題想得很老道.

"從我這里想?"李長平看了一眼金書記,自言自語的眯起眼睛,仔細想了起來,很快,李長平的神色一變,湊了腦袋上去,小聲對金書記說道:"金書記,我想到了一個人,你覺得會不會是她?"

"哦,是誰?"金書記極為感興趣的問道.

"蘇晴,蘇部長."李長平直截了當的回答道.

"蘇晴?長平,你怎麼會懷疑到她頭上呢?"金書記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雖然他也想到了蘇晴,但是想聽聽李長平的想法.

"金書記,你看,因為副書記的位子,我和蘇部長之間表面上看起來很融洽,但私底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彼此都知道,她是不是覺得自己這次上去的機會不大,又想到金書記支持我,然後就逮著機會想來個一窩端呢?"李長平頭頭是道的分析著說道.

聽了李長平的分析,金書記揚了揚眼珠,疑惑道:"但是她怎麼會知道我們會打牌呢?"

"金書記您難道忘了,咱們喝酒的時候我可是在您的安排下給她打了電話過去的,她沒過來,畢竟在組織部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她對我的愛好可是了如指掌,知道我一般和領導們吃了飯喝過酒,會陪領導們打牌娛樂一下的."金書記的這個問題,李長平想都沒想就直接解答了.

"照你這麼說,還真有可能是蘇晴從中作祟了?"金書記看著李長平問道.

"除了她,我的確想不到一心要將我置于死地的人了."李長平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金書記有點迷惑的眯著眼睛,說道:"但是蘇晴她人在單位,又沒有去燕京啊."說完,想起了中午在省委見蘇晴喝得醉蒙蒙的樣子,就接著說道:"對了,我今天出去辦事的時候看見你們蘇部長喝得爛醉如泥,被幾個人攙扶著,她經常喝酒嗎?"

"沒有,她很少喝酒."李長平搖搖頭否認道,接著說道:"只有遇上開心事的時候才喜歡叫單位的人去喝兩杯的.金書記你說你見她喝多了?那說明她肯定是有什麼高興事,會不會是與昨天晚上的事有關?"

在李長平的思維引導下,金書記也將懷疑的目光聚焦在了蘇晴身上,因為金書記仔細的想過一遍,自己可是從來不得罪什麼人的,這個針對性的匿名舉報首先肯定不是沖著自己去的."長平,那找你這麼推斷,很有可能就是蘇晴在背後搞鬼了?"金書記順著李長平的思維朝下延伸著說道.

上篇:高一級壓死人    下篇:發生了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