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高一級壓死人   
  
高一級壓死人

官大一級壓死人,雖然趙書記是一心為民,但是身在官場這個錯綜複雜暗潮洶湧的特殊環境中,他有時候不得不偽裝出一副與他人同流合汙的樣子,特別是面對上級領導安排下來的一些他不情願去做的事情,還是必須要努力迎合著領導的意思.

李長平的這個安排,讓趙書記不得不低聲下氣的陪著笑說道:"李副部長您放心,我這就去幫你問一下,我問了就給您答複."

李長平見趙書記還算是抬舉,呵呵的笑了笑,說道:"那行,我就等趙書記你的好消息了."

"好的,好的,李副部長,那……那您沒其他什麼事的話我就先掛了,幫您去問一下."趙書記陪笑說道.

"嗯,那就先這樣,我等你的好消息啊!"李長平說完呵呵笑了兩聲,掛掉了電話.

聽見電話里傳來了嘟嘟聲,趙書記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緊皺起了眉頭,神色顯得極為凝重,緩緩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裝進了腰里的皮套里,然後轉過身,打開門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來到了會客廳.

在等著趙書記的賀玉平見他接完電話出來了,就連忙站了起來,趙書記擺擺手說道:"坐吧,坐下來,別這麼拘謹!"

賀玉平坐下來後,趙書記重新在他對面坐下來,賀玉平就發現趙書記的神色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好像很是心思沉沉的猶如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于是賀玉平試探著開玩笑的問道:"趙書記,怎麼接了個電話看上去就有點不愉快了?是不是和嫂子鬧別扭了啊?呵呵……"

趙書記認真的打量著賀玉平好一陣子,才說道:"玉平,剛才的電話是李副部長打來的,他讓我查一下,昨晚是誰給你打的舉報電話?"

"給我打電話的是一個燕京的座機號碼,我也不知道是誰啊."賀玉平說道.

"從燕京打來的?"趙書記有點驚訝的問道.

"對,是一個燕京的座機號碼,我本來不怎麼相信的,但是後來想了想,還是覺得去看一下才知道,誰知道去了建國飯店以後,才知道原來是金書記他們在打麻將."賀玉平想起來那個電話,也覺得有些奇怪了.

"燕京誰怎麼會知道金書記他們的動靜呢?"趙書記滿腹疑惑的想著說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賀玉平說道,看見趙書記凝重的神色,接著問道:"是不是李副部長非得查出來這個人是誰?"

"嗯,是金書記的意思,我就知道金書記不會這麼輕易就咽下這口氣."趙書記說道,然後看向賀玉平,見他聽到這句話後就微微有些擔心,接著說道:"不過玉平你別太擔心,金書記他們應該不會怪到你頭上,他是想找出這個幕後舉報他們的黑手,我也覺得奇怪,金書記他們打麻將,怎麼會有人舉報?這個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的."

賀玉平也是個聰明人,有點恍然大悟的看著趙書記,接著說道:"趙書記,你是說有人想……"

"玉平,這個事不要往外說,我也只是猜測的,知道嗎?"趙書記打斷了賀玉平的推斷說道.

賀玉平心領神會的點點頭說道:"趙書記,我明白了."

趙書記一邊起身一邊說道:"好了,玉平,你先回去忙你的事情吧."

看著趙書記心思沉沉的樣子,賀玉平也跟著起身,點點頭說道:"那行,趙書記,我就不耽誤您的工作了,我就先走了."

趙書記點了點頭,目送著賀玉平走出了會客廳後,獨自回到了辦公室里坐下來,然後將電話打給了李長平.

李長平的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擺著官腔問道:"趙書記,這麼快就有好消息給我了?"

趙書記陪著笑說道:"李副部長,我找賀玉平談了一下話,那個舉報電話是誰他的他具體也不清楚,因為是一個座機匿名舉報的,不過據他說,那個座機號碼是010開頭的."

"燕京的號碼?"果然李長平的反應很疑惑,接著問道:"還有沒有其他線索呢?"

"不好意思,李副部長,現在就只有這個線索,電話是燕京的座機,其他的賀玉平也不知道了."趙書記陪著笑說道.

"那行,我知道了,要是賀玉平那邊還想起什麼事的話你就立刻通知我,明白嗎?"李長平語氣嚴肅的命令道.

"明白,明白,李副部長您放心,我也會關注著這件事的."趙書記連連賠笑說道,接著替賀玉平開脫'罪名’說道:"李副部長,剛才我和賀玉平也談了談,他意識到自己昨晚的行為有些魯莽,也向我做了深刻的檢討,還望李副部長大人不計小心過,就不要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了,有機會的話……向……向書記美言幾句賀玉平,以後有什麼事,賀玉平他會盡力為李副部長和金書記效勞的."

聽罷趙書記的話,李長平冷冰冰的笑道:"那個賀隊長昨晚還真是神氣不行,大有大義滅親的架勢啊,不過好在趙書記你解了圍,今天既然他能意識到錯誤那就是好事,金書記那麼大的領導,也不會去跟他一般見識的,你放心吧,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今天我給你說的話,你也不要再向外人講了,這里面的事情肯定很複雜,我想趙書記你也明白事情沒那麼簡單的,話不多說了,就先這樣吧."

"那行,李副部長,那……那我就不耽誤您的時間了,李副部長再見."趙書記陪笑說道.

掛了趙書記打來的電話後,李長平坐在老板椅上凝眉仔細的想了想,還是想不通怎麼自己河西省領導班子的動向,會被燕京的什麼人掌握的一清二楚?懷著這個無法解開的謎團,李長平一直等著金書記辦完事驅車回到了省委,就連忙起身走出了辦公室,准備去找金書記.

說來真是冤家路窄,就在李長平剛一走出辦公室轉過頭的時候,就看見蘇晴從一旁的衛生間里走了出來,臉上還掛著因為醉酒後還未散退的紅潤,兩人看到了對方,先是一愣,蘇晴的一愣是因為看到李長平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省委組織部,意識到自己上午的美好想法有變,看這家伙春風得意的樣子,好像並沒有因為昨晚被抓的事情受到了什麼影響,而李長平的發愣,完全是因為看到了蘇晴這種與往常判若兩人的樣子,面色紅潤,但看上去有些病懨懨的.

"蘇部長,您這是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怎麼臉色這麼紅啊?"還是李長平最開開口了,只見他面帶笑容,神情得意的沖蘇晴問道.

"病到是沒病,中午陪幾個部下喝了點酒,喝得有點多."蘇晴輕笑著說道,然後問道:"李副部長,你上午怎麼沒來單位?去哪里辦事了還是?"

"哦,我……我老婆從榆陽市過來開會,陪她辦了點事."李長平愣了一下,胡謅道.

看這李長平好像一點事情都沒有的樣子,蘇晴心里就更加納悶了,難道說昨晚抓賭的事情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蘇晴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李長平,然後皮笑肉不笑的問道:"那現在風風火火的又要干什麼去?"

"哦,金書記找我談點事,我過去一趟."李長平顯得洋洋得意的說道.

蘇晴輕蔑的笑了一聲,說道:"那你去唄!"然後轉身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里,看這李長平洋洋得意的朝她辦公室門口走了過去.

蘇晴坐在老板椅上,想了又想,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李長平會毫發無損的出現在組織部里?

而且還看上去有點得意呢?難道說昨晚趙得三讓她假高興了一場?蘇晴的腦袋里亂成了一團麻,對趙得三昨晚告訴她的好消息不免產生了懷疑.

但是為了不影響趙得三的培訓,一直到了下班後回到家里,蘇晴洗完了澡,換上淺粉色絲質吊帶睡衣坐在沙發上,才拿起了手機給趙得三撥了電話過去.

這個時候,趙得三正與趙冰冰在燕京後海的一家酒吧里坐著,吵雜喧鬧的環境中,根本沒聽到手機響.

蘇晴一直打,一直打,電話就是沒人接,一連打了十幾個電話,她就有點火冒三丈,直接將手機摔在沙發上,起身走到臥室,上了chuang關燈睡覺.

但是由于腦子里的事情太多,她是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特別是身邊空蕩蕩的,那種寂寞無助的感覺特別清晰,腦海中不經意間就回想起了趙得三去燕京培訓前與她這一年的日子,幾乎是每個夜晚,她都會在趙得三所給予的醉生夢死如夢如幻的快樂中睡去.

突然,她很懷念那種感覺,掐指一算,才發現原來趙得三與自己分離了兩個月時間了,而這兩個月以來,或許是由于自己把太多的心思用在了與李長平的暗中博弈上,幾乎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女人,忘記了一個女人該享有的快樂.

上篇:不開竅的腦袋    下篇:每個人都很虛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