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鐵面無私包青天   
  
鐵面無私包青天

蘇晴喝的有點多,一雙美目此時眯成了一條線,注視著金書記,視線中只看見一個肥頭大耳的家伙站在自己面前板著臉說著什麼,蘇晴醉醺醺的傻笑著問道:"你……你是哪位啊?"

"蘇部長!你看看你,喝的成什麼樣子了!你這像是一個領導的樣子嗎!"心情不佳的金書記被蘇晴這麼一問,就極為震怒的吼道.

身邊的人小聲向蘇晴說道:"蘇部長,是金書記."

"金……金書記?"蘇晴迷迷糊糊的想著,突然明白了過來,酒勁一下子就恢複了大半,然後神色有些驚慌的連忙賠笑說道:"金……金書記,您……您好."

"好什麼好!你看看你身為一個領導,上班時間喝成這樣,這……這成何體統!"金書記氣得訓斥道.

酒醒了一大半的蘇晴一臉粗紅,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還是因為羞愧的影響,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金書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什麼話都沒說,就直接朝自己的專車走去,見金書記走了過來,司機連忙小跑著打開車門,扶著門框,小心翼翼的將金書記送上了車,自己才小跑著回到車里,開車朝省委大院外而去.

蘇晴在院子里站了片刻,才讓人將她扶到了辦公室去,坐下來後,趴在辦公桌上就睡著了.

本來領導之間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過節,根本不會撕破了臉當場甩臉色的,金書記之所以向蘇晴發火,並不完全是因為昨晚的事情,而是因為他想到昨晚的事情感覺有點奇怪,為什麼賀玉平會知道他們在建國飯店5888房間聚眾賭博呢?

為了考清楚這個問題,有礙于自己的身份,不方便親自出馬,准備將這個問題交給李長平去從趙書記那邊查,畢竟賀玉平是趙書記的人,至于賀玉平怎麼會捕捉到這個消息而前來抓賭,或許只有趙書記才能問清楚,但是打了一上午他的電話,都沒人接,這才讓金書記心里很是生氣.

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趙書記自然是不敢怠慢,一直銘記著金書記的話,一大早到了市委,就派人傳話給了市局刑警隊長賀玉平,讓他來自己辦公室一趟.賀玉平自然明白平時一兩個月單獨見不了趙書記一面,今天突然召他過去,肯定是與昨晚的事情有關,賀玉平一直因為單位事情多而委婉推遲,一直到下午的時候,趙書記實在生氣了,自己親自將電話打給了賀玉平.

正在辦公室里坐著聽幾名刑警在介紹一個殺人案詳情的賀玉平,見手機在辦公桌上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見識趙書記的電話,居然一氣之下給拒接了.這一下可不得了,被拒接了電話的趙書記簡直是被氣壞了,狠狠的在辦公桌上拍了一把,氣的罵道:"這個賀玉平太不識抬舉了!老子的電話他都敢掛!"

趙書記喘了幾口粗氣,一氣之下直接將電話打給了市局局長,直接點名讓他拍賀玉平來一趟市委.接到趙書記電話後,局長便走出了辦公室,前去推開了一群人正在里面討論案情的賀玉平的辦公室門,沖賀玉平勾了勾手,點了點頭示意他出來一下.

賀玉平還以為局長找他有什麼事,對其他人說先自由討論一下案情,自己出去一下,隨即起身走出了辦公室,局長在走廊里等到了他出來,轉身說道:"賀隊長,省委趙書記讓你去一趟,你趕緊過去吧."

"趙書記?"賀玉平愣了一下,看上去極為的不樂意.

"嗯,怎麼了?"局長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他,接著問道:"你不會是不想去吧?"

"肯定還是昨晚上的事."賀玉平無奈的說道.

局長也聽到了一些風聲,但是一直沒問賀玉平,聽他這麼說,于是就板著臉說道:"賀隊長,你的工作能力很突出,可以說在咱們單位是鶴立雞群的,昨晚是因為接到舉報跑去抓賭,但是你一看到是省委幾個領導,你就趕緊撤就好了,你怎麼還敢那麼犟呢,你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也給我找麻煩嗎!你趕緊去趙書記那,你是趙書記提拔上來的人,他肯定會替你想辦法解決這件事的,就看省委幾個領導會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趕緊去吧."

局長說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顯得很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同時心里也鼓勵重重,要是這件事不能圓滿的解決,不說賀玉平了,自己這個局長恐怕也要受到影響,逃脫不了干系的.

賀玉平看了看局長那充滿擔心的眼神,自己其實也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打不了被撤職唄,但是他不想因為這件事影響了趙書記和局長的前途,畢竟從寶平市調上來後,趙書記和局長對他的工作一直很照顧和支持."那行吧,我這就過去."賀玉平看了一會局長那種顧慮的眼神,然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局長凝重的神色這才稍微緩和了一些,點點頭說道:"去吧,去了趙書記那盡量說點好話,讓趙書記從中圓合一下,相信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賀玉平再次有點不情願的看了一眼局長,然後就朝樓下走去了.

看著賀玉平走下樓的背影,局長站在樓梯口搖著頭連連的歎息.

自從賀玉平被調到西京市總局來後,的確辦案效率和做工效率要比前任隊長高出不少,工作能力非常出色,對維護西京市的治安穩定工作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作為領導,誰不想有一個工作能力很出色,什麼事都能幫自己搞定的下手輔佐自己呢,所以盡管賀玉平因為那種秉公執法六親不認的態度而得罪了金書記他們,但是作為局長,他私底下還是站在賀玉平這一邊的.

但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賀玉平昨晚得罪的是堂堂河西省的書記及領導班子成員呢,趙書記能找他,說明也在替他擔心這件事,就看造化了.

賀玉平開著警車直接來到省委,在樓下停下車,就風風火火的走進了辦公樓,找到了趙書記的辦公室,敲了敲門.

趙書記的秘書走上前來打開門,問道:"你是哪位?和趙書記約了嗎?"

"我是西京市公安局刑警隊長賀玉平,趙書記找過我的."賀玉平一臉嚴肅的回答道.

秘書立即露出了笑容說道:"你進來吧."

賀玉平便跟著秘書走了進去,被帶到了沙發前,招呼道:"你先坐,我去給書記說一聲."

賀玉平點點頭在沙發上坐下來,打量起了趙書記辦公室外的這間會客廳,他還是第一次來趙書記工作的地方,難免有些好奇.

片刻,就看見趙書記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賀玉平連忙站了起來,趙書記的表情卻與自己想的有點截然相反,並不是那種陰森著臉,怒氣沖沖的樣子,反而顯得很溫和,面帶微笑,指指沙發說道:"坐,坐下來吧!"

賀玉平這才坐下來,趙書記也走上前來在他對面坐了下來,拿起一支煙點上,吸了一口,沒說話,而是用那種深邃的目光看著賀玉平.

秘書倒了兩杯茶水端過來放在了趙書記和賀玉平的面前.

"趙書記,你找我什麼事?"賀玉平明知故問道.

趙書記呵呵一笑,說道:"賀隊長,你覺得我找你還能有什麼事啊?"

"這個我不知道."賀玉平裝糊塗的說道.

趙書記吸了一口煙,淡淡一笑,說道:"還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你真的是太魯莽了,你說你就算去抓賭,看到是金書記他們,你怎麼還不走,還有那麼大的膽子要帶金書記他們回單位?你不知道他們是省委領導班子的嗎?"

"趙書記,我是接到了舉報才去的,我一開始也沒發現就是他們,後來是您打電話來了,我才知道是金書記他們,但是就算是他們,賭局那麼大,他們身為國家干部,公然去賭博,這也是違法的事情,我是秉公執法,我沒有做錯."賀玉平還是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自從穿上這身警服以來,賀玉平就一直是秉公執法,一根腦筋,只要是違法的事情,他就要辦到底.

"是……從職責上來講你是沒有做錯,但是從情理上來講,你做的太不合情理了,他們可是省委領導班子的,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明知道有金書記在,你還敢堅持抓人,你說你這不是讓金書記下不了台面嗎?他臉上怎麼能掛得住呢!"趙書記的語氣稍微有些嚴厲了起來.

"趙書記,那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是不是以後接到這種舉報都要坐視不理?"賀玉平據理反問.

趙書記見賀玉平鬧起了牛性子,皺著眉頭,緩和了語氣,苦口婆心的說道:"也不是讓你坐視不理,要視情況看,你想昨天晚上,那些都是一幫大人物,你說你敢惹嗎?你惹得起嗎?就算你抓了,你們局長會同意嗎?立馬放人不說,說不定今天我這個書記也要被撤,你這個隊長也當不成了!任何事情都要看情況,再說金書記他們也不是經常去干那種事,是因為最近省里面的煩心事太多,幾個領導吃了飯之後想消遣消遣,娛樂一下,緩解一下工作壓力,說到底也是為了省里的工作,打打麻將娛樂娛樂也是在情理之中啊."

上篇:含著金鑰匙出生    下篇:不開竅的腦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