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含著金鑰匙出生   
  
含著金鑰匙出生

一路上猜測著趙冰冰的來頭,不知不覺車就到了繁華的大街上,街邊的高樓大廈從車窗外後退遠去,禁止將車開進了一個秘密地點.

趙得三的腦子里是一篇空白,幾乎知道車是怎麼被趙冰冰開進了一片有仿古建築,古色古香的大院里來,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他才恢複了意識,才感覺自己是冒了一身冷汗,全身汗毛幾乎都倒立了起來.

看著身邊的趙冰冰,依舊開車朝前走著,一臉淡定,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在這一刻,趙得三真的是快嚇尿了,因為他突然明白了趙冰冰在露天咖啡廳的時候為什麼會問他那麼莫名奇妙的問題,原來他真的會害怕的.

也是在這一刻,趙得三明白身邊這個年輕的美女有著不一般的身份地位.

雖然是恢複了意識,但在這個時候,趙得三還沒有完全從那種受到驚嚇的恐慌中回過頭來.

一直到趙冰冰將車開到了一個停車場來緩緩停下來.看著這片古色古香的地方,看看四周森嚴的戒備,趙得三感覺自己仿佛是置身夢境一樣,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意外來到自己想曾都不敢想的神秘之地.

為了確定自己不是做夢,趙得三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一股鑽心的疼立刻順著皮鑽進了肉里,疼得他'哎呦喂’的叫了起來.

他意外的舉動引得駕駛座上的趙冰冰扭過頭來,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問道:"怎麼了?"

"沒……沒怎麼."趙得三強作鎮定的說道,但神色明顯看上去很慌張.

"那你哎呦喂什麼啊?"趙冰冰知道帶他來這麼肅穆威嚴的地方,他肯定會驚詫,但不知道他為什麼叫.

趙得三雖然心里非常緊張,甚至如同揣了七八只兔子一樣普通亂跳,但還是故作鎮定,甚至是佯裝出一幅很輕松的樣子,嘿嘿的笑著說道:"我還以為自己是做夢呢,掐了一下自己."

"發現沒做夢吧."趙冰冰輕蔑一笑,補充了他接下來的話.

趙得三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明白趙冰冰為什麼干做出闖紅燈的舉動了,也明白了她一定是個身份很不一般的美女,心里對她的真實身份更加充滿了好奇,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沒有膽子去打探她了,只是嘿嘿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要下車去見個人,你是在車里等我還是跟我一起去?"趙冰冰一本正經的問道.

"我……我還是在車里等你吧."雖然趙得三是異常想去見一見她要見的人,像他這樣的小人物哪有那種資格呢,再說他現在還有點暈,剛才差點尿褲子了,還哪里有那個膽量下車去呢.

趙冰冰輕輕一笑,說道:"那你就乖乖坐在車里等我,我一會就好."說完,趙冰冰就下了車.

看著她朝一棟建築走去的背影,趙得三還是感覺好像活在幻覺當中一樣.

這個趙小姐,真不是一般人呀!

靠!難不成老子認識的竟然是一個……?那老子豈不是攀上高枝啦?

趙得三突然有一種喜出望外的感覺,但是接著突然又冷靜了下來,因為他害怕,以他這樣沒身份沒背景沒地位的小人物,憑什麼能玩得轉這樣的大人物?

萬一哪天一不小心惹得大小姐生氣了,自己是怎麼死的恐怕都不知道吧?

這樣想著,趙得三的心情感覺矛盾極了,興奮與害怕交織,但更多的是害怕,他是在無法平息自己這種膽怯的心情,曾經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真正遇上了這種一手遮天的人物時,他才感覺到了恐懼.

就連他一直以來的靠山蘇晴,恐怕都難以望其項背.

雖然還不知道趙冰冰的具體身份,但是他終于明白了她為什麼會在咖啡廳的時候問那句莫名其妙的話,明白了她是一個神秘人物,懷著極為不安的心情,趙得三的腦袋開始快速的轉動著,回想與她認識以來的這些日子里,有沒有不經意間得罪了她,仔細的想了一遍,趙得三才松了一口氣,心想還好沒得罪過她.

趙得三的腦袋里感覺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自己都在胡思亂想一些什麼,一直到趙冰冰辦完事情,打開車門突然坐在了他身邊的時候,趙得三才回過了神來.

"想什麼呢?"趙冰冰倒是顯得很親切的問道.

"沒……沒想殺啊!"趙得三有點緊張的否認道.

趙冰冰一邊笑著,一邊朝前面看了一眼,然後在趙得三的胳膊上捅了捅,趙得三轉過頭來愣愣的看著她,不知所措的問道:"怎……怎麼啦?"

趙冰冰朝前揚揚下巴,示意他朝前面看,趙得三懷著疑惑朝車前一看.

我靠!趙得三不禁驚了一跳,他……他看見了,他真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突然又是有一種沒有睡醒的幻覺,為了確定自己不是看走眼,他抬起手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才發現一切都是真的,頓時雙目瞪得大如銅鈴,嘴巴張得大大的,半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還沒看夠啊?"趙冰冰見趙得三完全被他看到的一幕所所嚇到了,就顯得極為嚴肅的看著他開了一句玩笑話.

所以這句玩笑話就被趙得三當了真,嚇得他身子不由一顫,連忙將目光移到了別處,臉色有點煞白的對趙冰冰說道:"咱……咱們還是走吧?"

"怎麼?你怕了嗎?"趙冰冰故意逗著他問道.

"怕……怕什麼?"趙得三分明是剛才差點怕的尿了褲子,但還是故作鎮定的仰起頭,顯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來反問趙冰冰道.

"跟我來這里不怕?"趙冰冰看著他虛張聲勢的樣子問道,因為她早已經看出來趙得三都嚇得臉色煞白了.

"有什麼好怕的."趙得三顯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說道,然後接著說道:"你辦完事咱們走吧."說到底他還是怕逗留在這里時間太長,到時候趙冰冰沒事,而自己脫不了干系了.

趙冰冰哼笑了一聲,白了他一眼,然後發動車子,調轉車後朝外開去.在車開出去的時候,趙得三還從倒車鏡中看著逐漸遠離的地方,他要仔細的記下這些東西,好回去了向其他人炫耀一下自己還有這番經曆.

一直到車出大門,駛上街以後,趙得三那種緊張害怕的心情才稍微平息了一些,然後就轉過臉一直仔細的注視著趙冰冰,看著她這麼輪廓迷人的漂亮臉蛋,這麼年輕,就有這種通天的本事,趙得三一時間心里突然有一種極為不平衡的感覺,覺得眼下這個社會怎麼這麼不平等呢?

有些人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要受苦一輩子.

趙得三雖然不屬于後者,但是現在舉目無親的他,時常也有一種淒涼落寞的孤獨感,他時常還會想起他老爸在死去時告訴他的秘密,他是撿來的.趙得三一直想查明自己的身份,但是他明白現在還不是時候,也沒那個能力,這一系列的影響,讓他才下定決心,一定要在仕途上干出一番大事.

他認真的看著在專心開車的趙冰冰,在感覺自己有著別人無與倫比的絕佳運氣的同時,同時也為認識了趙冰冰這樣的xx黨而有點擔驚受怕,不過好在自己好歹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只要他不怎麼去得罪她,想必一旦自己能力范圍內實在處理不了的事情了,只要有求于她,她也肯定會出手相助的吧?

不知不覺,趙冰冰就將車開到了一家京城很著名的炸醬面館門前的停車場上,趙得三才回過了神,問道:"冰冰,來這里干什麼?"

"吃午飯呀,帶你來嘗嘗京城最有名的炸醬面,看看和你們西京市的油潑面相比,哪個更好吃一點."趙冰冰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沖趙得三綻開迷人的微笑說道.

趙得三哦了一聲,也沖她笑了笑,跟著下了車,走進了面館里,找了一個偏僻的靠窗角落坐下來.

這天上午,蘇晴一直見李長平沒有出現在省委組織部,幾乎懷著一種極為興奮的心情度過了一個上午.

或許是由于太開心,想著自己最有力的競爭對手被趙得三設計陷害後肯定是沒有翻身的機會了,所以這天中午,蘇晴叫了組織部里幾個自己的死忠部下外出去吃飯,飯間喝了點小酒,面色紅潤的和幾個部下敞開心扉的談論著.

組織部里私底下大家也都知道蘇晴與李長平之間正在暗中博弈,為了楊永平即將騰出來的副書記位子明爭暗斗著,看見蘇晴今天的心情非常高興,幾個部下就連番說著恭維的話向她敬酒,這樣一來,蘇晴這天中午就喝的有點多,一直到後來,酒量不錯的蘇晴搖搖晃晃的連路都走不了了,是被幾個部下攙扶著回到了單位.

誰知剛走到省委院子里的時候,剛好碰見了從樓里下來的金書記,因為昨晚上的事,金書記今天的心情依舊很差,看見蘇晴喝的面紅耳赤一臉醉態被幾個部下攙扶著走進了省委來,金書記就走上前去板著臉很嚴肅的質問道:"干嘛去了?工作時間喝的這麼醉醺醺的成何體統啊!"

上篇:趙小姐有請    下篇:鐵面無私包青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