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調查的深入   
  
調查的深入

雖然私底下大家都明白楊副書記的仕途基本上已經走到了頭,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在人面前說這件談虎色變的事,處于權力中心的那些人物,對此更是諱莫如深,一方面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另一方面卻在暗地里展開一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競爭.到底誰會是這場博弈的勝者,在省紀委還沒有公布楊永平的調查結果之前,根本無法確定.官場之中的較量,暗潮洶湧,變幻莫測,猶如下象棋,或許眼看成敗勝負已定,但或許會因為一部子走錯,而導致滿盤皆輸.

隨著省紀委調查的逐步深ru,一直以清官形象深ru人心的副書記楊永平越來越多的丑聞被爆了出來,媒體更是極為熱心,更是開始刨人墳墓,揭其從政以來的老底.雖然省紀委出于楊永平作為河西省委副書記的身份影響太大,並沒有對調查結果予以公布,但種種跡象已經表明楊永平的仕途已經走到了盡頭.又一個'因表獲罪’的省級領導干部即將倒下.

一直盼望著楊永平下馬的李長平在這些種種跡象下越來越得意忘形,並且在這一天上午被省金書記招去辦公室'聊天’.

接到了金書記的秘書打來的電話召喚後,正在辦公室里幻想著自己會在不久的將來就被提拔為省委副書記的時候甭提有多興奮了,雖然這個副書記在所有副書記的中排名最後一位,但和他目前這個組織部副部長的身份相比,那也是三級跳了,一旦進省委常委級別,那將是一次質的飛躍.

陪著笑接完了省委金書記安排秘書打來的電話後,李長平更是有一種欣喜若狂的感覺,內心的狂喜全都寫在了臉上,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甚至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吹起了口哨.剛好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的時候就與正要進辦公室的蘇晴撞見了.

蘇晴用異樣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顯得無比興奮的李長平,然後深藏不露的輕笑著問道:"老李,什麼事這麼高興啊?一點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沒……沒什麼事,金書記讓我去他那一趟."李長平或許是由于太過興奮金書記會找他談話,還是沒能忍住,在蘇晴跟前炫耀了一把.

"噢,是嗎?金書記找你,那你就快去吧."蘇晴愣了一下,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輕笑著說道.

"那行,蘇部長,我先去金書記那一趟啊."李長平輕笑著說道,然後就轉身朝電梯口走去了.

看著李長平走遠的背影,蘇晴臉上的神色極為不悅,同時顯得有些凝重,因為她明白,在這場博弈中,她雖然准備的很充分,但由于自己性別上的劣勢,無法和其他常委將關系搞得太好,所以在這場博弈中,她已經處于了劣勢一方,自己再不采取措施的話,極有可能會讓李長平這個一直在組織部當她副手的卑鄙小人在不久的將來會騎在自己的頭上拉屎,拉屎就不說了,蘇晴最怕的是李長平一旦當上了副書記,那自己肯定是沒有好日子過了.蘇晴一邊心思沉沉的想著,一邊回到了辦公室坐下來,開始絞盡腦汁的想接下來的對策,該怎樣來扳回一局.

李長平懷著極為興奮的心情來到了省委金書記的辦公室,金書記正在低頭看材料,李長平沒有敢做聲,就靜悄悄的坐在了金書記辦公室里的會客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看著金書記,懷著很是期待的心情等待金書記與自己搭話.這樣差不多等了將近二十分鍾,秘書端來的一杯茶水都已經擱涼了,等得迫不及待的李長平才看見金書記合上了手里的文件,然後抬起了頭,看見他在會客沙發上坐著,就溫和的'呵呵’笑道:"長平過來怎麼不說一聲呢,等了很長時間了吧?"

"剛來,剛來."李長平立即陪著笑臉否認自己等了很久.

"我在看前段時間那起發生在咱們河西省境內的特大交通事故的處理結果,看有沒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沒注意到你來了."金書記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溫和的說道.

李長平呵呵的笑了笑,懷著極為期待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問道:"金書記,您找我有什麼吩咐嗎?"

"長平,最近組織部的工作一切還算正常吧?"金書記溫和的笑著問道,作為河西省黨政一把手,金書記這樣說其中自有一番含義.

"正常著."李長平陪笑著回答道,同時心里開始有點犯迷糊,金書記為什麼會這樣問呢?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金書記就微笑著解開了答案,他溫和的說道:"你和蘇部長的配合一直還算ting合適的,不過你們兩個人不可能一直都呆在現在的位子上干下去嘛,肯定都會想著往上再干一點的嘛."

金書記的言外之意讓李長平很快明白過來,原來金書記對他和蘇晴之間為了即將空出來的一個省委副書記的位子而進行的這場暗中博弈了如指掌啊,真不愧是省委一把手啊!李長平愣著神想了片刻,立即呵呵的笑了笑.

金書記也呵呵的笑了笑,然後就開門見山的說道:"宋副省長在我面前總是誇長平你工作干得好,有能力,希望省里能夠重視你,重用你,這個省里肯定是會考慮的,不過最近因為楊副書記的事影響很壞,在這個危急關頭,你們其他領導更應該搞好自己的工作,不能給省里添亂子,明白嗎?"

金書記的話讓李長平翻起了迷糊,這言外之意好像是在告訴自己,不要去刻意競爭副書記的位子嗎?想到這里,李長平那種興奮過頭的心情就像是被潑上了一盆無情的冷水,降下了溫,略微失落的心情便溢于言表,雖然還是笑著點頭說道:"金書記我知道的.",但是那種笑容顯得有些勉強.

金書記也並不是想打擊李長平,雖然宋建國在他面前幾次美言李長平,但是當前河西省正處在風口浪尖上,作為省里一把手,金書記還是不希望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再傳出來什麼內部權斗的丑聞,那不僅會影響到河西省委省政府的名譽,更會影響到自己的個人仕途.但他個人對李長平和蘇晴之間,因為有宋建國的建議,還是偏向于李長平一些,所以,在給李長平降了降溫,讓他頭腦清醒一些後,又溫和的笑著說道:"如果省里面有人員變動的話,還是男同志更適合一點的."

金書記的這句話又給感覺到失望的李長平一種意外的希望,聽到這句話,李長平失落的表情立即又恢複了那種滿懷希望的笑容,陪著笑臉呵呵的說道:"金書記您說的是."

"李副部長,我說的這些話你能明白吧?"金書記抿了一口茶水,認真的看著李長平問道.

李長平連忙滿臉堆笑的點著頭說道:"明白,明白,金書記我明白的."

金書記面帶著溫和的微笑,點了點頭說道:"明白就好,最近咱們河西省發生的事兒比較多,省紀委委托燕京的要求,正在對楊副書記進行調查,已經查出了一些違規違紀的問題,情況很不樂觀,我希望你們這些省級的領導干部在最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和個人作風問題,不要再給省里添亂子,要不然有的事情就不好辦了."

在金書記委婉的解釋下,李長平很快反應過來,金書記並不是不想讓自己去競爭那個副書記的位子,而是怕因為省里高層內部之間的權斗會給省委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看來他必須得低調一點才行啊.于是,李長平主動認錯,說道:"金書記,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下去以後一定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絕對不給您添亂子."

"明白就好."金書記依舊是一副很溫和的樣子.

"那金書記您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李長平試探著問道.

金書記溫和的笑著,沒有作答,而是問道:"長平你還有什麼事嗎?"

"沒,沒,書記,我沒事的."李長平陪著笑臉搖著頭回答道.

"那沒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忙你的去吧,切記我囑咐你的話,安心干好工作,其他事情不要多想,最近是非常時期,一定不能給省委和政府添亂子,知道嗎?"金書記再次囑咐了一遍李長平要注意的問題.

"知道,知道,金書記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李長平點著頭說道.

金書記看了看李長平,一只手端起茶杯,一只手搖了搖說道:"好了,那你回去忙吧."

"那金書記,我先走啦."李長平滿面堆笑的起身一點一點退出了金書記的市委書記辦公室.

從金書記辦公室里出來後,李長平一邊走一邊細細品味與金書記短暫交談的內容,他雖然沒有很直接的說明白自己極有可能會被推薦上去,但是從字里行間能感覺到宋建國在金書記耳邊對自己的美言也是起了極大的作用.

上篇:趙孟頫真跡    下篇:人人自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