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吹毛求疵   
  
吹毛求疵

"我在外面辦點事……好的好的……我這就回去……好的……好的……陳書記再見."劉建國一直陪笑著,顯得低三下四的結完了電話,見任蘭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就嘿嘿的笑著解釋道:"是市委陳書記,讓我去一趟市委,我必須得趕緊走了,小蘭你要不休息一會再走吧?"市委書記的召喚作為市委辦公室主任的劉建國自然是不敢怠慢,一邊說著就站起身穿衣服.

任蘭微笑著說道:"沒事,老劉你有事你就去忙你的吧,別忘了我的事就行."說著起身幫他將襯衫穿上了.

劉建國一邊快速的系扣子一邊扭過頭沖任蘭壞壞的笑著說道:"我忘了誰也不會忘了小蘭你的."

任蘭也是千嬌百媚的說道:"那就好."

穿戴整齊後,劉建國說道:"那我就先走了."

"嗯,老劉你忙你的去吧,別耽誤了市委的事了."任蘭顯得很是通情達理的說道,將劉建國送出了酒店房門,看著他走進了電梯,才翻身回到房間,關上門,坐在沙發上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沉思了一會,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立即起身從chuang頭櫃上拿起古奇牌的手提袋打開,掏出了最低人民幣十萬一部的諾基亞威圖手機,給財務總監兼自己的助理劉芬打了電話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里面傳來劉芬的聲音:"蘭姐,您有什麼吩咐嗎?"

任蘭一邊接著電話坐下來,一邊溫和的說道:"小趙,你給你交代的事情,你趕快去辦理一下."

"嗯,蘭姐,什麼事,你說吧."

任蘭說道:"是這樣,我一會給你發一個賬戶,你往里面轉上二十萬,今天時間可能有點晚,最好明天就辦了,知道嗎?"

"那……那蘭姐你把賬戶還有戶名給我發一下吧?"劉芬答應道.

任蘭說道:"好的,那你稍微等一下,我一會就發給你."

掛了電話,任蘭就給劉建國發了信息過去,詢問劉建國在澳洲留學的兒子的賬戶,劉建國幾番推諉之後,將兒子的賬戶以短信的形勢發給了任蘭,任蘭就將這條短信轉發給了劉芬.

收到任蘭轉發過來的短信後,為了確認一下,劉芬還是打了電話過來給任蘭,問道:"蘭姐,是不是就是你發給我的這個賬戶?"

任蘭對著手機說道:"嗯,就是這個賬戶,明天抓緊時間按照我說的彙款過去."

"蘭姐,我……我想問一下,這個財務轉賬是以公司名義走,還是你私人的事情?"作為公司財務總監,劉芬出于職業習慣,還是支支吾吾的問到了這個問題上.

聽見劉芬的這個問題,任蘭不但沒有感到有半點的不耐煩,反而是覺得劉芬的責任心很強,雖然自己就是老板,但她還是要問一下財務支配,這讓任蘭覺得自己是沒有看錯這個姑娘,于是就輕笑著,極有耐心的溫和的說道:"小趙,這筆錢既可以說是為了我個人,也可以說是為了公司,這是彙給一個西京市領導在澳洲留學的孩子的錢,至于是干什麼用,你肯定明白的,我就不多說了."

聽見任蘭的話,劉芬算是明白了,微笑著說道:"蘭姐,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抓緊時間去辦理,你放心好了."

"嗯,那行,小趙,你明天去抓緊時間辦就好了."任蘭說道.

"嗯,蘭姐你放心,我明天一早就去銀行辦理."劉芬說道.

交代好了這件事,將手機在茶幾上放下來,任蘭就靠在沙發上,表情再一次若有所思了起來.有時候任蘭會覺得自己特別孤獨,特別是在這個時候,這麼大的豪華房間中,看了一眼與劉建國滾過傳單後凌亂的chuang鋪,這樣的場景讓任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從商十幾年,她從一個機關單位的小文員一直到現在旗下擁有幾口大煤礦的礦企女老板,身價無數,住豪宅,開好車,吃山珍海味,與政府領導打交道,不知道令多少人羨慕.但是沒人知道她作為一個有一個女兒的單身女人,在達到現在的成就時付出了多少辛酸淚水,有時候為了一件小事,就要花錢托關系,求爺爺告奶奶,並且委身于那些有權力的人手里.一直到現在,任蘭真的都不敢想象自己到底和多少政府官員發生過關系了,小到科員,大到副市長這樣的級別,而現在加上劉建國這樣的西京市委辦公室主任,任蘭一方面在感覺到自己魅力依舊不減當年而微微有些自豪的同時,另一方面卻感到了一種無盡的屈辱.她有時候會幻想,假如自己沒有現在這樣的身材和容貌,不去刻意的將自己的年齡保持在三十歲的不老年紀,還會有那麼多男人對她趨之若鹜嗎?她的企業還會發展到現在的規模和產業嗎?假如了很多種條件,任蘭覺得如果自己長得難看一點,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成功了.這樣想著,她突然感覺到非常悲哀,一種淒涼的感覺莫名其妙從心底油然而生,在這種悲涼的情緒下,她從頭到尾將自己所接觸的男人仔細的想了一遍,唯一能想到的不是貪圖自己的美色和錢財而心甘情願幫助自己的人就是趙得三了.想當初他們的關系多好啊,他們甚至產生了一種只有在小說和電視劇中才能出現的姐弟戀的真實情感,和他在一起讓任蘭徹徹底底的感覺到了一個女人該有的幸福,不論是身,還是心,都能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躺在他結實寬厚的兄膛中的自己才會有一種小女人小鳥依人的幸福感覺.而他對于自己的那種感情也是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並不是像其他男人那樣有目的的接近她.為了自己的煤礦能在榆陽市煤企三足鼎立的場面中脫穎而出,趙得三付出了太多太多心血,幫她報仇,將高虎虎送ru監獄,將林家的黑河煤礦關閉,才使得她的煤礦企業能夠在榆陽市與林家的林氏礦業形成平起平坐並且在這兩年已經逐步超過的場面,可在自己從趙得三的努力中受惠的結果卻是他得罪了煤資局與市里的領導,最終在榆陽市煤資局干不下去,主動辭職走人了.

任蘭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再看到趙得三了,現在突然想起了他,心里一種酸楚的感覺就湧了上來,烏黑發亮的眼眸里突然溢滿了晶瑩剔透的淚珠,她真的很想很想再見見趙得三,很想和他能夠回到像從前一樣的關系,一想到趙得三是因為自己的'放蕩’才離開自己,任蘭就太恨自己了,可是有什麼辦法?為了自己也無法說清的商業野心,她就好像無法控制一樣,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美貌和錢財來打通與政府領導之間的關系,為自己公司的發展鋪下平坦道路.

想著想著,任蘭覺得很心累,天色不知不覺也晚了,房間里黑暗了下來,從窗外開去,是西京市的萬家燈火,這城市那麼大,這夜色這麼美,可是任蘭缺覺到的卻是無盡的孤獨和寂寞.

在任蘭此時的心里,河西省的省會城市西京,如同一座空城,沒有可以訴說心扉的人.

次日,劉芬上午就辦理了跨國彙款,辦好這件事後,任蘭將電話打給了劉建國,電話一直打了很長時間才接通,還沒等任蘭開口說話,電話里的劉建國就顯得有些緊張的問道:"打我電話有什麼事啊?"

任蘭愣了一下,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微笑著問道:"老劉,你怎麼了?"

"哎,小蘭,你不知道,昨天在西京市境內發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現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正在處理這件事,昨天省委楊副書記一張在事故現場微笑的照片又被網友放到了網上吹毛求疵,現在省里和市里的事情很多,你要是沒什麼事,最近咱們就先不要聯系,估計地皮的事情要稍微往後推一推了."劉建國說道.

任蘭這才明白了,就說他怎麼聽起來那麼緊張,于是就說道:"那行,老劉,我就不耽誤你工作了,等你忙完了咱們再聊."她本來是想告訴劉建國,錢已經彙給他兒子了,但現在發生了這種事,她也不便說什麼了.

原來昨天劉建國在接到了西京市委書記的電話,趕回市委後才得知,就在兩個小時前,在西延高速上發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在包茂高速陝西西延安塞段的雙層臥鋪客車跟裝在甲醇的罐車追尾起火事故,目前確認36人死亡,3人受傷,在得知事故發生後,西京市委市政府及河西省委省政府立即著手組建臨時工作組趕往事故現場調查.

次日,在河西省召開了第一次事故調查全體會議.

就在這起特大事故的調查和處理結果剛剛公布以後,網上一張事故現場的圖片卻將河西省省委副書記楊永平推到了風口浪尖上,照片中的河西省委副書記楊永平站在事故現場燒毀的罐車旁面帶笑容,這樣面對如此特大交通事故現場遇難的36命無辜生命的態度讓全國網友無比憤怒.

上篇:我想買輛車    下篇:突發事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