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人走運馬走膘   
  
人走運馬走膘

夏劍走後,趙得三開始為自己的行為後悔了起來,他剛才也是一時之氣,想好好的整治一下這小子,另外,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里總是對夏劍的小媳婦阿芳留戀不舍,所以,他才有了剛才的舉動,但畢竟是有關優秀職工考核評定的大事兒,他可不敢草率行事,搞不好連自己也會給搭進去的.

想到這兒,趙得三又多了一個心眼,老家伙不是要給自己嫁接矛盾嗎?他正好可以將這些矛盾轉移到老東西頭上去,想到這兒,就趕緊給鄭禿驢掛去了電話:"喂,鄭主任嗎?"

"是我,有什麼事情嗎?"電話那端傳來了鄭禿驢很溫和的聲音.

"哦,沒什麼大事兒,我就是想跟您彙報一下最後評定出來的名單的情況."趙得三試探著說道,畢竟最後到底要刷下誰,他還是得讓老東西權衡一下才行,要不然老東西肯定在心里要給他加上一個越俎代庖的罪名.

"呵呵,你不用說了,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沒看錯你,干的還算不錯嘛."鄭禿驢誇獎著說道.

"哦,謝謝主人誇獎啊,不過……不過……"趙得三心里先是一驚,但畢竟老家伙是建委的一把手,能夠這麼快知道結果,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小趙,有什麼話你盡管說,不要總是吞吞吐吐的嘛."鄭禿驢攔住了趙得三的話說道.

"倒沒什麼大事兒,就是,就是夏劍這小子有點不平衡,而且以我跟他交往來看,他好像是要吆喝出去的意思,像是要弄個魚死網破的樣子."趙得三又一次對老家伙采取了忽悠的技巧.

"什麼?你是說評定名單的事情?他小子敢,他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吧?"鄭禿驢很不高興的說道,心里卻在暗自偷笑,看來還真是把夏劍和趙得三那臭小子的關系給挑撥了.

"是,是,我也是覺得這小子有點自不量力了,可是……"趙得三又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主任,我看還是應該息事甯人,他跟我說的什麼他老婆和主任您什麼的,我看對主人您極其不利,一旦鬧出來的話,影響他算不了什麼,可因為這點小事兒,影響到了主人您的事業和聲譽,那可就不值了."

"……"電話那端死一般的沉靜.

"鄭主任?"趙得三催促著喊道.

"奶奶個孫子的,我早就看出來這個小子不是個好東西,敢揭老子的底,走著瞧,這次先便宜了他,就算是他評上了優秀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鄭禿驢終于氣氛的在電話那端喊道.

"哦,是的,我明白主任你的意思了,那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主任,沒別的事情,我就先掛了."趙得三悟出了鄭禿驢的意思,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那就沒必要再扯淡了.

哼哼……想讓老子和所有人都搞壞關系,老子先給你往臉上潑一盆屎!

由于緊張,趙得三放下電話,莫了莫額頭,都滲出了汗水,畢竟他這次忽悠老家伙可是冒了極有可能被識破的風險,他也知道,老家伙雖然貴為建委一把手,但平時在單位可是誰也不願意得罪的,基本上屬于八面玲瓏的人物,搞不好就會被他查清楚自己的這種行為的真實目的.

是不是該給夏劍那小子打個電話呢?

趙得三坐在辦公桌前思量著下一步的打算,是不是今晚讓他將他的小媳婦阿芳帶上來見自己呢?

可又有什麼理由讓他把他的媳婦帶來見自己呢?

趙得三正在辦公室里做著春秋大夢,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推開了,又把他嚇了一跳.

進來的不是別人,還是夏劍,趙得三不高興的說道:"怎麼也不先敲個門,就直接進來了,嚇了我一跳."

"哦,對不對,對不起,我也是一時著急,忘了,忘了!"夏劍點著頭,陪著不是說道.

"你怎麼又來了?"趙得三雖然知道夏劍肯定是還要回來的,但還是明知故問的說道.

"承蒙兄弟你的指點,我想明白了,也想開了,為了自己的前途,就要付出代價的,所以,所以我來找你商量一下,是不是……"夏劍說到這里,顯得很神秘的將頭湊到了趙得三的耳邊……

趙得三見夏劍神秘兮兮的樣子,心里琢磨著一准是跟他的媳婦有關系了,不由得心中亂跳,既想聽又不想聽,但不管他想不想聽,夏劍已經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我把自己這些年一點私房錢的積蓄都拿出來了,主任那邊你就看著替兄弟我打點一下吧,不知道這點夠不夠."

說著話,夏劍從衣袋里掏出個信封來,放到了趙得三的辦公桌上.

聽了夏劍的話,看了他的舉動,趙得三真是既失望又難過,他看著夏劍放在辦公桌上的信封,愣著半天沒說話,夏劍還以為是他嫌少,就馬上說道:"要是這些還不夠的話,我馬上回家找你嫂子再要點,你看怎麼樣?"

一瞬間的失望讓趙得三有點走神,但他馬上緩過神來,看著夏劍說道:"其實什麼多啊,少的,只要你有這份心,我想主任就會高興的."他一邊跟夏劍說著,一邊想到,這不是正好在自己最缺錢的時候,有人雪中送炭嗎,哈哈,天無絕人之路啊!

趙得三略微帶著少許的興奮,抬頭看了夏劍一眼,見他那種跟哈巴狗一樣可憐巴巴的樣子,心里不由得產生了一種趁人之危的感覺,這種在人家危難之時,再擠兌人家,是不是有點不仗義啊!

想到這兒,他將手伸向了辦公桌上的信封,想把錢讓夏劍帶回去算了,畢竟已經算是治了他一回了,殺人不過頭點地嘛.

可是,他的手剛一接觸到信封,心里又馬上想到:既然他這是私房錢,估計也不是好來的,沒准是工作之便弄到的,我現在正好趕上急用錢,不如就算是借他的應急吧,以後有機會再還他就是了.不然的話,鄭潔那里的問題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呀?也許還沒等到解決問題,她的家里就會鬧出事來了.

但趙得三這個時候已經不自然的將信封拿了起來,而且已經做出了要遞給夏劍的動作,再收回來可就不妥了,于是,他笑呵呵的一邊將信封遞給夏劍,一邊說道:"我看還是你自己親自去給主任送去吧,你們又不是不熟."

夏劍見趙得三將信封又遞了回來,便緊張的推辭著說道:"別,別,還是老弟你幫幫忙吧,所有的事情我就都拜托給你了,至于你怎麼運作,我沒意見的,就讓你費心了."說完,將信封再次往辦公桌上一放,轉身就逃出了辦公室.

看著夏劍那狼狽的背影,趙得三不由得覺得他很可憐很可憐,這真是應了那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既然有了本錢,鄭禿驢那里也被擺平了,趙得三立即行動,開始尋找比較合適的房屋,有了錢房子都是現成的,沒有一個下午的時間,趙得三就選好了一處環境比較好的小區,並且約鄭潔出來,帶著她去看了房子,鄭潔對房子很是滿意,但就是擔心房租太貴了.

一周之後,趙得三如願以償的將房子租下來,並且已經將鄭潔母女接到了這個條件和環境都遠遠好于她原來住處的房子,就這樣,兩人就像是'夫妻’一樣的過期了小日子,趙得三每隔幾天就來住一次.

一般來講,男人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什麼都能做出來,趙得三真的豁出去了,他不惜冒著被鄭禿驢免職的危險,從夏劍那里搞到了一筆錢.不過老家伙也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效果,那就是讓他負責了優秀職工考核評定工作的事情之後,趙得三就無意中得罪了很多單位的同僚.

趙得三近來可以說是混的順風順水,除了工作上老家伙因為一些原因和顧慮將他視為自己的心腹重用意外,租來的屋子里有自己心愛的美貌人qi能夠作陪,真是爽的讓趙得三連做夢都能笑出聲來.而且,鄭潔像是也很理解趙得三的心,完全將他當做丈夫一樣對待,知冷知熱還不算,chuang上的百般溫柔令趙得三樂此不彼.

他甚至已經把其他幾個美女給忘掉了一樣,深深的沉寂在了鄭潔的溫柔之鄉里……

俗話說'人走時運,馬走鏢!’趙得三可能是時來運轉了,及在他春風得意之際,又迎來了一個特大的好事兒,鄭禿驢破格讓他到燕京去培訓,好好的學習建委的相關工作知識,鄭禿驢之所以是要派他去燕京,當然也是有自己的考慮之處,因為優秀職工考核評定工作的事兒給趙得三放了大權,導致現在單位的職工對趙得三都會敬畏三分,老家伙自然不想看到趙得三一天一天的得意忘形起來,為了穩固自己的統治地位,才想到了派他去外地學習培訓,對他的權力進行抽絲剝繭一樣的剝奪.

而趙得三顯然是沒有看出來這其中的眉目,自以為從此得到了老家伙的重用和器重,對此感到很高興,也是,當他到了燕京之後,才會發現這的確是一次令他收獲頗豐的培訓,這個肥差即將要成為趙得三的囊中之物了……

上篇:你讓我們離婚    下篇:進軍新產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