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你讓我們離婚   
  
你讓我們離婚

趙得三看著不斷過往的行人,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管你們以前有過什麼,也不管是因為什麼,但我現在必須要對妮妮和你負責,必須給你們母女一個穩定的環境,所以你是應該離開他的時候了."趙得三也是出于無奈,才想到了這個辦法,要是建材公司賺來的錢全部給趙大拿去賭博輸掉,那自己的小算盤不就是失算了,還用毛去打通關系呀!

"你的意思是想讓我跟他離婚?"鄭潔敏gan的問道.

"哦,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趙得三趕緊說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鄭潔不解的問道,但想了想又補充著說道:"但嫂子也沒有想賴上你的意思."

趙得三呵呵的笑道:"潔兒,你就是太敏gan了,要是像你這麼好的女人賴上我,那還真不錯呢,這正是我想要的,但趙大現在最需要的是心理上的關愛,所以,我想……"

趙得三說到這兒,看了看鄭潔,見她正眨著眼睛聚精會神的看著自己,于是就接著說道:"既然他有這種不liang癖好,那麼和咱們的生意混在一起還真是有點不方便了,為了他,也為了你跟孩子,當然也算是為了我,我想該是給嫂子你和孩子找一個新的避風港的時候了."

"你是說我跟妮妮搬出去住?"鄭潔疑惑的問道.

"具體說是你們搬出去做生意,為了你們母女,也為了這個家."趙得三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趙大怎麼辦?誰來照顧他?"鄭潔的問題另趙得三感到一陣無措,他雖然也是為了趙大著想,但聽到鄭潔這樣的心聲,心里還是覺得很不是滋味.

"就讓栓柱來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吧,而且你也可以經常回來看看的,又不是讓你去監獄服刑."趙得三盡量用輕松地語氣說道.

"哼,你恐怕是巴不得把我送進監獄吧!"看得出,鄭潔心里很是願意趙得三這個想法的.

趙得三心里明白,礙于自己的身份,時常不能關愛鄭潔,她心里肯定會有些埋怨,所以,並不介意她的埋怨,接著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去著手找房子,一旦找到了,就馬上搬進去,趙大那邊的工作還是由嫂子你來做吧."

"趙大那邊倒不是問題,在上次賭博輸了錢以後,他就將咱兩的關系跟我挑明了,所以,搬出去要是為了生意著想,他不會有什麼意見的,再說了,還有栓柱來照顧著他呢."鄭潔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對了,栓柱正好也有地方住了,也有事情做了,他可以一邊照顧著趙哥,可以一邊幫你生意上的事兒,這可謂是一舉兩得啊!"趙得三特意將栓柱的事情再描了一遍,他怕鄭潔誤會成栓柱只是照顧趙大.

"這是肯定的,要麼多了張白吃飯的嘴,我怎麼能養活得了啊!"鄭潔終于有了笑容.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現在就回去找房源."趙得三興致勃勃的說道.

"可,可找房子也需要錢呀,我,我現在手上連進貨的錢都沒有了……"鄭潔剛剛展開的笑容,一下子又收了回去.

趙得三被鄭潔的話說的也是一愣,他光顧著說出自己的想法了,卻忽略了目前已經沒有運作的資金了,這可怎麼辦?趙得三眼見公司剛剛開始運作又要因為運作資金短缺而擱淺,心有不甘,于是便說道:"這個你別管了,我自有辦法解決."其實,他的心里是一點底數也沒有.

"那好吧,我一切都聽你的."鄭潔也是很想脫離眼前這個環境,他就算是部位自己著想,也想為妮妮著想,現在有了栓柱在家里,有些事情很不方便的.

趙得三跟鄭潔分手後,心里是既激動,又沮喪,激動的是鄭潔很順利答應了自己的想法,沮喪的是好不容易弄來的錢,而且還指望著這些錢來讓自己的仕途更順利一些,卻被趙大在麻將桌上將那些錢化為烏有了,這真是讓他哭笑不得.

趙得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無精打采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抬眼一看,辦公室里面卻坐著一個人,直把他嚇了一跳,仔細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夏劍大模大樣的坐在了他的辦公桌前.

"你怎麼在這兒?"趙得三其實心里早已經猜出了八九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我在這兒等你呀!"夏劍的臉色極其難看,接著又陰陽怪氣的說道:"姓趙的,我夏劍自認為這一段時間一來也沒有什麼對不住你的地方,而且昨天還特意讓你到家里,你卻在背後嚇我的黑手,你……你他媽的還是男人嘛?"雖然夏劍是惱怒,但是在罵趙得三'你他媽’的時候還是沒有底氣.

"我他媽的是不是男人用你管呀!"趙得三被夏劍的開場白徹底激怒了,他一點也不留情面的回敬了一句'你他媽的’!

夏劍沒想到趙得三竟然這麼凶巴巴的,原本想象的是趙得三由于對自己做了虧心的事兒,肯定會被自己給震住,沒想到趙得三卻是比他還凶,加之趙得三在倉庫里撞見了他和辦公用品的女老板的奸情,夏劍心里有畏懼,一時間愣在了當場,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起來!那是你坐的地方嗎?"趙得三一點也不給夏劍面子,口氣生硬的說道.

夏劍看著趙得三那滿不在乎的樣子,心里原本八丈高的火焰,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微弱的星星之火.他被趙得三這麼一吼之下,本能的站了起來,嘴里嚷嚷著:"起來就起來,你凶什麼凶啊!"

趙得三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然後指了指對面的椅子說道:"那地方才是你的位置,這里是我的辦公室,你要來找我,懂點規矩好不好!"

夏劍聽話的坐到了趙得三對面的椅子上,一臉委屈的剛想開口說話,卻被趙得三攔住說道:"你這個人也太不明白事理了,就算是你跟主任的關系不錯,但是該走的程序也是必須要走的,我昨天之所以去你家里一趟,那也是替主任去的,知道不知道,那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趙得三可不是笨蛋,得到了何麗萍的點撥和提醒後,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老禿驢看來還真是有點狡猾,想把這個得罪人的權力交給自己,讓他玩火上身的去得罪人,他也是時候給他身上點一把火了.

"什,什麼最後一次機會?"夏劍被趙得三給說蒙住了,他一時間不知道趙得三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就算是鄭潔的事情,我也不跟你計較了,但畢竟主任那邊也要通融一下嘛!"趙得三的話說的不硬不軟,既提醒了夏劍欠自己的帳,也將責任轉移到了鄭禿驢那里,他心里有數,向夏劍這樣欺軟怕硬的小人物,打死他也不敢親自找鄭禿驢對質去.

夏劍的臉一下子紅了,他吭哧得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沒有給鄭主任表示一下?"他故意裝著沒聽見趙得三說鄭潔的事.

"呵呵,我可什麼也沒說呀,這個事情不可能隨便亂說的,自己揣摩去吧!"趙得三一口否決了夏劍的詢問.

"哎,我本來以為鄭主任跟你嫂子干過那……"說到這兒,夏劍突然停住,馬上意識到自己有些失口了,便忙著掩著說道:"就是說我和你嫂子以前都請主人吃過飯什麼的,完全應該沒有問題的,可沒想到……"說到這兒,夏劍突然有些哽咽了.

趙得三看到夏劍那個樣子,真想扇他一個耳刮子,但他還是強忍著沒讓自己發作,便打著官腔說道:"那就別怪人家鄭主任嘍,我看你還是等下次機會吧!"

"這麼說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嗎?"夏劍不死心的問道.

"這……"趙得三故意將聲調拉得老長,等著夏劍接下茬.

"這麼說還是有希望的對嗎?"夏劍果然在趙得三的引導下,聰明了一把,接著站起身來,上前一步,拉著趙得三的手問道:"你說吧,讓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只要,只要能夠評上優秀."

趙得三看著眼前夏劍那猥瑣的樣子,心里真是爽極了,他不冷不熱的說道:"我的話只能說到這里了,後面的事兒,你自己看著辦吧."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已經對夏劍那可愛的小媳婦阿芳死了半條心的他,竟然一下子又燃起了極為濃厚的興趣.

昨天晚飯中,久未見面的阿芳脫胎換骨一樣表現出的那種小嫂子的既淑女又迷人的一姿一態,令趙得三有些望塵莫及的感覺,可現在,趙得三似乎又有了信心.

夏劍看著趙得三那種不冷不熱的樣子,雖然心里面恨得咬牙切齒,可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只能忍著說道:"我明白了,那我就先走了."說完,就掉頭走出了趙得三的辦公室.

上篇:扶不起的阿斗    下篇:人走運馬走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