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扶不起的阿斗   
  
扶不起的阿斗

趙得三愣了一下,問道:"嫂子是老師啊?"他之前還不知道.

"是呀,怎麼,夏劍沒跟你說過啊,我就是咱們西京建校的老實,哦,對了,是畢業就留校的."阿芳微笑著說道.

"哦,怪不得呢,一看氣質就不一樣!"趙得三這是說的心里話,他自打進門以後,不知道什麼緣故,就沒敢抬頭正視一眼曾經與自己瘋狂過的阿芳,總覺得她有一種騷的讓人不敢去正視的氣質,誰知這次見到,真是大變樣了,變成了屬于那種漂亮的有神韻,美麗的有氣質的女人,以至于她的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令你不敢直接接觸.

"好了,那你就先去忙你的吧,我們哥兩正好可以隨便了."夏劍打著岔說道.

趙得三心里就納悶了,他怎麼看,怎麼覺得夏劍根本就配不上阿芳,他們怎麼就能走到一起了呢?看來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好漢無好妻,懶漢娶花枝啊!’

沒有了心目中的目標,就等于沒有了動力,阿芳離席以後,趙得三只是隨便的應酬了一下夏劍,就起身告辭了,不過在臨出門的瞬間,趙得三像是想起來什麼似的又轉回身來,從口袋里掏出一遝錢來,笑嘻嘻的沖著夏劍說道:"初次登門造訪,又是嫂子剛生完孩子,本應該買些禮物來的,但時間緊迫,沒能來得及,所以,這點意思就當是我的心意了."說完,將錢往餐桌上一放,轉身就跟逃似的一溜煙的消失在了夏劍家門外.

出了下架的樓門洞,趙得三心里既糾結又痛快,他糾結的是沒能有機會與小嫂子阿芳又更多的接近機會,就這樣白跑了一趟.痛快的是,自己真是個天才,可以說是活學活用,把今天下午給他送禮那些人的辦法,用在了夏劍的身上,他之所以這麼說,一方面是為了讓夏劍今晚能明白後天公布名單的事情,做好心理准備,另一方面表示一下對小嫂子半截退席的不滿之情,這樣也算是給產後第一次見面的小嫂子阿芳一個小小的下馬威吧!

走在夜幕中的大道上,趙得三的心情不能平靜,他現在已經算是有了基本的運作資金,也應該是為鄭潔考慮一下的時候了,畢竟她現在的狀況最令他擔心了,不但後面的經營情況不敢輕視,而且現在的公司就在樓下的小單元房里,本來一家子還好說,現在加上了栓柱,一共四個人,這種狀況下,不但對鄭潔的身心有著極大的損害,而且,對于趙大,對于栓柱也有著一種無形的壓迫,特別是妮妮,這個讓趙得三一見面就喜歡上的小丫頭,受到的傷害恐怕是最大的了.

不行,不能讓這種狀況再繼續下去了,必須要想一個辦法來解決才是,想著想著,一個大膽的計劃逐漸在趙得三的腦海里形成了……

這一晚上,趙得三失眠了,在和蘇晴干完每晚的例行差事之後,他就沒能在睡著.他在為鄭潔母女今後的生活做著自己的打算,因為目前他有了一小筆錢財,所以他的想法就不同于以往了.

經過一晚的思考,趙得三基本上有了一個比較成熟的想法,他上班後,忙著將最後一次優秀職工考核評定的名單定下來之後,就跟賈婉麗說要出去辦點事,讓他臨時看著,趕緊向鄭潔家走去了.

到了鄭潔家里,正趕上鄭潔在發脾氣,而且是大發雷霆,趙得三還是第一次看見鄭潔如此的瘋狂,如此的歇斯底里,一進門,趙得三就愣在了當場.

屋內已是一片狼藉,所有的物品都是歪歪斜斜,東一個,西一片的,趙得三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進門就焦急的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兒啦?"

沒有回應,屋里的人個個黑虎著臉,一言不發.

趙得三接著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我問你們話了,聽見沒有?"

"你去問他吧!"鄭潔沉著那張俊秀的臉頰,用手指了指坐在chuang上的趙大,厲聲說道.

趙得三似乎明白了點事情的緣由,但畢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于是,趕緊上前幾步,走到趙大的chuang前,坐下後問道:"大哥,到底怎麼回事,你快告訴我!"

趙大見趙得三坐到了自己的chuang邊,只是抬著眼皮看了一眼趙得三,就將臉扭向了一邊,死活不肯再說話.

趙得三真是有點急了,他沖著蹲在門口的栓柱問道:"栓柱,你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俺……俺……俺也不知道."栓柱結結巴巴的說道.

趙得三沒有辦法,只能又將目光轉向鄭潔,勉強將面部表情調整到合適的分量問道:"潔兒,別這麼憋著我好不好,你就快點跟我說吧!"

鄭潔見趙得三真的有點著急了,便將手一抬,指著趙大,怒氣不減的喊道:"都是這個挨千刀的,怎麼就這麼敗家啊,他……他……他……"說到這兒,鄭潔竟然說不下去了.

趙大見鄭潔氣得已是臉色發白,雙手打顫,便趕緊接過話茬來解釋著說道:"小趙兄弟,都是我不好,我,我不是人!"

"別再打啞語好不好,能不能說點有用的,別淨掙那些你呀,我的!"趙得三由于著急,便沖著趙大不客氣的說道.

"我,我把你的錢都給輸光了!"趙大終于鼓起勇氣低聲說道.

"什麼?"趙得三像是沒聽明白,瞪著眼睛問道.

"小趙,你先別急,我鄭潔絕對不是那種賴賬的人,就算我砸鍋賣鐵也要把錢給你湊上,還給你."鄭潔見趙得三那種表情,趕緊接過話茬來說道.

趙得三愣了一會兒神,便笑了笑,搖著頭說道:"先別提還不還的,先說說到底是怎麼輸得吧?"

"哎!"鄭潔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稍微緩和了一些,看了看坐在chuang上有些沮喪的趙大,沖著趙得三說道:"也怪我不好,昨天你拿來那些錢以後,我就當著他的面放在了chuang頭櫃里面了,可就在今天,我跟栓柱去進貨的時候,他就犯神經病了,竟然拿著那些錢去賭博,結果就差點連他自己也輸進去了."

趙得三聽了鄭潔的講訴,心里不由得暗自發笑:"看來這來路不正的錢財還真是來得快,去得快啊!想到這兒,他心里反倒是舒坦了點.

于是便笑呵呵的說道:"嗨,我當什麼事情呢,不就是這麼點小事嘛,有什麼大不了的,這就叫做'錢是王八蛋,花了還能賺!’"

趙大瞪大了眼睛,抬起頭來看著趙得三,他沒有想到趙得三會這麼輕描淡寫的就將這件對于他們家來說天大的事情一筆帶過了,含著幾分激動和感激的眼淚,趙大拉住了趙得三的手說道:"都是大哥不好,大哥一定想辦法還給你."

"想辦法?你能想什麼辦法?鬼才相信你能改了你那臭毛病!"鄭潔怒氣未減的說道.

趙得三擺了擺手,站起身來說道:"行了,什麼也不說了,咱們還得做咱們的買賣了."說到這兒,看了看仍然蹲在門口栓柱,接著說道:"栓柱,你先把屋里收拾一下,我跟你嫂子有點事情要商量."說完,沖著趙大點了點頭,然後向屋外走去……

來到屋外,趙得三長長的出了一口惡氣,畢竟那是他辛辛苦苦弄來的錢啊,別的不說,自己剛剛想好的一點計劃也因此而泡湯了,怎麼能不心煩呢!

鄭潔不聲不響的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言不發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欠了趙得三很大的人情一樣,有些尷尬和窘迫.

趙得三慢慢的伸出雙手,放在了鄭潔的臉上,然後慢慢的將她的嘴角向上扳去,接著說道:"別總是這樣沉著臉,這樣會變老的."

鄭潔將他的手挪開,歎了口氣說道:"你是不知道,他的這個毛病恐怕是改不了了,他現在是什麼事都弄不了了,就知道泡在麻將桌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哦,你是說他殘疾了以後吧,但畢竟他心里有壓力,我想他肯定會通過這次的教訓,悔過自新的."趙得三雖然內心不好受,但他更不願意眼前這個美麗的女人心里不好過,他天生有一種憐香惜玉的同情心.

鄭潔看了看趙得三,然後又低下了頭,含著淚說道:"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我知道你這樣都是為了我,但是……但是他恐怕是改不了了,他前些日子就動了我的錢去賭博,只不過我沒有告訴你罷了."

"什麼?他怎麼能這樣!"趙得三由于動怒,聲音聽起來很大.

"他就是這樣,一個永遠扶不起來的男人."鄭潔的眼淚終于滾落而下了."

"那你……你怎麼……"趙得三本來想說'你為什麼還不離開他.’但話到嘴邊又欲言又止了.

"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不離開他?"聰明的鄭潔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本要說出來的話,就接著說道.

上篇:夏劍的小心思    下篇:你讓我們離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