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馬登峰送禮   
  
馬登峰送禮

折騰了半天,滿頭大汗的趙得三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重重的摔倒在chuang上,兩只眼睛發直的看著屋子的天花板,一種難以抑制的愧色之心湧上心頭,他覺得自己真是太沒用了,以至于沒用到連一個男人最基本的能力都沒有了,這怎麼能不使他沮喪萬千呢!想想他平時的那種樣子,明顯的反差讓他真是有愧于去看何麗萍那失望和不解的表情.

原本以為,何麗萍會不屑的質問幾句,然後生氣的扭向一邊或者是一氣之下一走了之.可使趙得三沒有想到的是何麗萍不但沒有一點鄙視他的意思,而且還關心的問道:"是不是因為職工考核評定的事情最近太累了,看看你,就知道傻干,一點也不知道在意自己的身體."

一股暖流湧上了趙得三的心頭,他甚至覺得自己的眼淚就掛在了眼角即將滲出,心中由衷的感到了她的柔細和關懷.

"小家伙,你還是先起來沖個熱水澡吧!"何麗萍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拽著趙得三的胳膊直到將他拽起來,並替他脫下來了身上的背心.

從衛生間出來以後,趙得三感覺大為不一樣,的確是有些精神抖擻容光煥發的意思了,他看著身後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隨之出來的何麗萍那動人的身姿,一下子又來了精神.

趙得三來了個急速轉身,一下子將何麗萍抱起來,直奔那塊寬大柔ruan的席夢思大chuang而去.由于心急如焚,他將何麗萍往chuang上一放,撲上去就要上,可躺在chuang上的何麗萍,卻溫柔的一笑,竟然側身一番,躲開了趙得三的餓虎撲食,讓趙得三撲了個空.

"怎麼,什麼意思啊?"趙得三撲空後還沒能將身子轉過來,就急切的問道.

"看你那猴急的樣子,今天是絕對不可以了,以後還是有機會的.你的身體最重要,不要貪圖一時的快樂,把身子搞壞了."何麗萍一臉慈善的說道.

"沒問題的,我剛才只不過是因為一時間的有點那個什麼,其實我一點問題都沒有的."趙得三倔強的說道,其實作為男人最怕的就是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丟這種面子,他今天不將這個面子找回來,可就真是沒法做人了,尤其是在何麗萍面前沒辦法做人了,趙得三心里這樣想著.

"咯咯咯……"一連串的銀鈴般的小聲打破了屋內的寂靜,何麗萍笑的很甜,很開心,她用手戳了一下子趙得三的腦門,笑嘻嘻的說道:"還是乖乖的聽你何姐的話吧,在這方面我的經驗比你多得多."

說完,看了看趙得三的反應,見他又要解釋什麼,就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說道:"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就是一次意外的失手麼?放心吧這不會影響你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的."說這話,便輕柔的在趙得三的臉上親了一口.

趙得三仿佛是被何麗萍說到了痛處,又像是被何麗萍這種溫柔體貼的話語給激發了男人的本能,一時間,感覺渾身有一種難以抑制的火焰在燃燒,直燒的自己渾身不自在,于是,他不再解釋什麼,瞅准何麗萍一個不注意,便一下子將她撲倒在了chuang上……

第二天,趙得三是在極度的不安中度過的,他按照何麗萍的囑咐,強忍著內心的自責,勉強將優秀職工考核評定名單推遲到了後天公布,坐在辦公室里的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總覺得好像是做賊一樣,雖然何麗萍為了方便他,今天將賈婉麗支出去了,但一個上午也沒見一個職工來他的辦公室,他內心不禁有些懷疑何麗萍的這個方法是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了.

就在他已經動搖,對靠掌握著評定優秀職工這個權力來賺錢不抱什麼希望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沒等他開口說:"請進!"門就被推開了一條小縫,先死看見了一雙做賊版的眼睛向辦公室里巡視了一下,見屋內只有趙得三一個人,立即推門進到屋內,隨手將門關好,轉過身來,笑呵呵的說道:"劉副處長你好,我是後勤處的,我叫馬登峰."

"哦,是小馬啊,快,快請坐,請坐!"趙得三客氣的給來人讓著座.

"不,不,不用了,你一定很忙,我就不打擾你了,這點小意思你別見笑,請收下!"馬登峰說著話,從衣袋里掏出了一個信封,放到了趙得三的辦公桌上,轉身就像是逃跑一樣,逃出了趙得三的辦公室.

趙得三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來,來人已經消失在了辦公室門口,他愣愣的看著辦公室的大門,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收起桌上的那個信封,他的心里很矛盾,又很好奇,雖然他已經猜到了**,但他還是很想看一看里面到底裝的是什麼,在這種好奇心驅使下,他依然抓起了辦公桌上的信封,當他即將打開信封看到里面裝著的東西時,辦公室的門再一次被敲響了,趙得三腦袋'嗡’哦一聲,立即來了個立正,並快速將雙手背後,然後沖著門口喊道:"請……請進!"

這次來的人趙得三認識,他是質量監督科的李科長,李科長進門以後看見趙得三站的筆直筆直的,雙手背後,雙目圓睜的自己,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身上哪里不對勁兒,不自然的渾身上下的巡視了一番,覺得沒有哪里不對勁兒,便抬起頭來,笑呵呵的說道:"劉副處長,忙什麼呢?"

"沒,沒忙什麼,有什麼事兒你快說吧!"趙得三是心虛,現在他感覺背後的手里現在攥的不是一個信封了,簡直就是一枚炸彈,既燙手又紮手,他現在唯一的想法是趕快將李科長打發出去,自己好解決這塊燙手的山芋,所以,說出話來不免就顯得很楞.

李科長雖然覺得趙得三的話很不客氣,但想想也沒辦法畢竟是官升脾氣漲嘛,認為是趙得三升官了,不屑一顧了,所以就忍氣吞聲的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兒,就是,就是想劉副處長能關照一下罷了,沒別的意思,這點小意思不成敬意,還望笑納!"說完,也跟著馬登峰一樣,從兜里掏出了一個信封,往辦公桌上一放,轉身就走.

趙得三也沒加阻攔,他心里恨不能他能快些走才好,等到李科長走出去將辦公室門關好以後,趙得三不敢再耽擱,他立即將桌上的信封和手里的信封一起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起塞進了辦公桌的抽屜里,直到將抽屜關好以後,他才長長的出了一口大氣……

還沒等他有所思考,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響了,他這次少許的鎮定了些,坐在辦公桌前,沖著門口喊著聲:"誰呀?請進!"

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趙得三幾乎就是沒有閑著,迎來送往忙個不停,到了後來,趙得三已經應對自如,竟然是一點也不做作,就像是應該負的責任一樣,但他內心也感覺有一點很奇怪,那就是為什麼總是一個一個的來,難道就這麼巧嗎?

其實,他這也是多慮了,那些錢來送禮的人,即便是再他的辦公室門前不期而遇了,也會隨便編點什麼理由互相錯開,然後再找合適的機會進來,所以,整個一下午,趙得三的辦公室里顯得秩序井然,一個接一個的進來.

就在趙得三清點下午成果的時候,最後一位拜訪者敲響了他的辦公室門,沒等趙得三請他進門,他就自己推開了辦公室的門進到了里面,趙得三抬頭一看,不是別人,正事這次他准備為鄭潔被辭退而替她報仇,打算從優秀工作者名單上刷下去的夏劍,他原本以為夏劍或許是悟出了他昨天說的那番話的含義,所以,干脆賭氣今天不來了,雖然他的內心有點惋惜不能見到夏劍那位令他一直向往的小嫂子阿芳了,但是,他也慶幸少了一份麻煩,阿芳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女人,但沒想到夏劍最後還是來了.

夏劍一進門,就堆著一臉的笑容說道:"劉副處長,今天你可不能再推讓了,你嫂子特意請了一天假,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等著你去呢."

趙得三一看他進門,就知道他是來干什麼的,本想不管他怎麼說,自己也要堅決回絕,否則後天的優秀工作者考核評定結果就有些不好辦了,畢竟是'吃人家的嘴軟嘛!’但聽到夏劍說道小嫂子為自己特意請了一天的假,來為自己做菜,竟然鬼使神差的點著頭說道:"好,既然小嫂子這麼看得起我,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夏劍沒有想到趙得三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了自己,內心一陣興奮,他倒不是為了趙得三能夠答應去他家赴宴而感到興奮,而是從趙得三的態度上他就能看得出,自己最後上名單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上篇:自身出問題    下篇:夏劍的小心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