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你的扣子掉了   
  
你的扣子掉了

"叔叔的衣服扣子掉了."還是一直站在廚房門口的鄭潔為他開脫了.

"對對對,叔叔的衣服扣子掉了."趙得三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趕緊重複著說道.他一邊說著,一邊想將衣服朝下面拉一拉,可是他穿的夾克實在是短款的那種,沒法讓他掩蓋住下面的丑態.這個時候他心里由衷的感觸道:今後再也不穿短款夾克了.

眼看著妮妮左尋右看的四處尋找著,趙得三的心都隨著她的眼神提到了嗓子眼,真不知道她會不會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不該看的東西,于是他佯裝著也在尋找的樣子,用手在地上劃拉著,將妮妮的身體擋在了危險的范圍之外.

看著妮妮那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勁頭,趙得三腦袋直冒涼氣,他真不知道這樣的尷尬局面會僵持多久,最後會不會露餡……

"找到了,找到了,在我這里."鄭潔的聲音從妮妮和趙得三的身後響起.

趙得三還沒反應過來,妮妮就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沖著媽媽跑了過去,一邊喊道:"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趙得三這才意識到,是鄭潔替自己解了圍,可是轉念又一想,不對呀,我沒有點衣服扣子呀,這下可讓妮妮覺得媽媽和叔叔是在說瞎話了.說實在了,趙得三也是從見到妮妮後,就對這個孩子有好感,所以,他不想在她的心靈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事不宜遲,還是先別多想了,既然鄭潔給自己解了圍,還是先把自己的丑態遮掩好了再說吧.于是,他趕緊胡亂的將自己收拾了一下,然後慢慢的站起身來,放聲笑著說道:"哈哈,還是我找了,原來在這里了."說著話,他舉起手來搖晃著,手里面還真的有了一枚紐扣.

這是他在整理衣服的時候突然想到的替鄭潔解圍的好辦法,原來,他從自己的衣服扣子上揪下了一枚紐扣.

這個時候的趙得三多少有些得意,這次該輪到了自己替她解圍了,他為自己的高智商感到自豪和驕傲.

可是事與願違,當他看見了妮妮再次用疑惑的眼神,轉身看著自己的時候,發現她的手里也拿著一枚紐扣,原來鄭潔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兒的,知道她好奇心盛,所以,在替趙得三解圍的時候,就已經從自己的身上揪下了一枚紐扣來,這下兩個大人可是弄巧成拙了.

尷尬之余,鄭潔撫莫著女兒的頭說道:"好了,妮妮,總算是找到了,你手里的這枚紐扣可能是媽媽前些天掉在廚房里的,剛才還以為是叔叔的呢."

趙得三趕緊接過話茬說道:"對對對,是你媽媽前兩天掉在廚房里的."也就是小孩子好糊弄,不然的話,趙得三的這句話又要添亂子,出麻煩了.

還算是一頓比較豐盛的飯菜,在一陣歡樂的氣氛中結束了,席間,只有和女兒吃的最開心,最高興了,趙得三和趙大因為有著這個共同的女人而強顏歡笑,心中各自揣著心事,尤其是趙得三,他在為鄭潔的建材公司簽到了第一筆生意而感到高興的同時,心里又在想鄭禿驢交代給他的差事,對單位職工的職工工作能力評定這件事還真是一件大事.

這天晚上吃完了飯,喝了點小酒,哄睡了妮妮,在趙大擠眉弄眼的撮合下,趙得三再一次將鄭潔帶出了家門,兩人打了一輛車,在車上,鄭潔有意無意的流露出一個人打理公司有點累,于是趙得三就說會給他想辦法安排一個人幫忙.來到了往日親近的地方,鄭潔的臉色有點微紅,她真的有點不知道趙得三是不是想要干那事兒.

直到進了出租屋以後,鄭潔才知道趙得三原來是讓自己來領人的.就見出租屋里的栓柱趕緊起身來,規規矩矩的站在那里,趙得三沖著他道:"嫂子你認識吧?上次救過你的命,你今後就跟著她干,記住一定要照顧好她."趙得三一直想著將栓柱這個萍水相逢的'兄弟’給安排個正經事兒,以防萬一有什麼上刀山下火海的賣命事兒,就可以讓他去辦.

栓柱重重的點著頭說道:"嗯呢,俺知道的,上次還是你和鄭嫂子救了俺的命的,俺怎麼會忘了呢."

鄭潔看著身體比第一次見到時要健壯了許多的栓柱,也滿意的點著頭說道:"一看栓柱就是能干的人."

沒等栓柱再說什麼,趙得三就從衣袋里掏出些錢來,遞到栓柱的手里說道:"你自己去街上先吃點東西吧,吃完了以後再回來跟著嫂子走,記住,你上次的錢別亂花啊!"

說到這里,趙得三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了嘴,就連忙使眼色大發栓柱走.上次栓柱他們偷竊鄭禿驢家里得到的錢財,趙得三是一分沒拿,分給了栓柱和二狗他們幾個,但再三要求栓柱把那些錢存起來,留著以後娶媳婦養孩子用,栓柱倒也很聽話,一直沒敢動.

"要不還是去我家里吃吧,外面的東西多貴呀."鄭潔趕緊攔著說道.

"潔兒,就別再麻煩你了,讓他自己出去吃吧."趙得三一邊沖著鄭潔說著,一邊一個勁兒的沖她眨著眼睛.

鄭潔一下子臉就紅了,因為她看到了趙得三沖她眨眼睛,就立即明白了他為什麼要栓柱自己出去買東西吃了.

栓柱倒是沒有察覺到什麼,他高興的接過趙得三給他的錢,看了看,然後從中抽出了一張十元的鈔票,又將其余的遞給了趙得三說道:"這就足夠啦."

看著栓柱走出了出租屋的門,趙得三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一把抱住了鄭潔,在她已經是微微紅潤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鄭潔一邊躲避著趙得三的親吻,一邊說道:"我就知道你這小子不安好心,把我騙到這兒來就沒好事兒,哼!"

"錯!"趙得三停下親吻,正色說道:"我把你叫到這兒是為了我們事兒,怎麼能說沒好事兒呢?"

鄭潔也被他的幽默逗得'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她扭著腰肢,喃喃的說道:"在栓柱這里多難為情呀!"

"這有什麼難為情的呢,老公愛老婆,天經地義,管他是在哪里呢!"趙得三繼續著他的幽默,同時將鄭潔向chuang上抱去.

鄭潔一邊推搡著,一邊將就著躺倒了chuang上,由于鄭潔有些擔心栓柱會回來,所以,他對正在忙活著替她寬衣解帶的趙得三說道:"得三,簡單一點就算了,別那麼正式了,一會那誰就該回來了."

趙得三覺得鄭潔說的也有道理,于是就急事急辦,只是簡單的將辦事必須的要素做好了以後,就猴急的辦起事來……

事情往往是這樣,越是怕什麼就越來什麼,這回真的讓鄭潔說對了,栓柱到了街上,簡單的買了幾個菜夾饃,便匆匆忙忙的跑了回來,一邊走著一邊吃著,他像是已經習慣了這種吃飯的習慣.

猴急的趙得三,竟然在辦事之前竟然忘了鎖門,結果就是'咣’的一聲,出租屋的門被無情的推開了,栓柱驚訝的站在了門口.

受了驚的站在地上的趙得三和鄭潔,一個貓著腰來不及站直身子,一個直著身子來不及遮掩自己的丑陋,當時都愣在了當場.

趙得三漲紅著臉,冒著汗珠子,瞪著眼睛沖栓柱喊道:"進來怎麼不知道敲門呢?"

栓柱站在門口,手里舉著燒餅,'支支吾吾’的說道:"俺,俺不知道你們,你們在干這個……"

趙得三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一邊收拾著自己的殘局,一邊沖著栓柱喊道:"出去,出去,快給我滾出去!"

"好,好,俺馬上就滾,馬上就滾!"栓柱像是犯了大錯一樣,哆嗦著趕緊轉身逃了出去.

"都是你,丟死人了!"鄭潔在栓柱剛一出屋,就埋怨著趙得三說道.

趙得三干笑著說道:"這有什麼,他也不是沒看見過女人."

"去你的,還嘴硬呢,你讓我以後怎麼管他啊!還怎麼幫我們做事呀!"鄭潔臉色緋紅著說道.

"沒事的,我想他不會有什麼看法的,他是個很單純的小子,你不用擔心."趙得三解釋著說道.

"哼,就算是山村里的小伙子,跟你接觸過幾次以後,也會被你給教壞了!"鄭潔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說道.

趙得三見鄭潔急的穿著衣服,便對她說道:"干什麼這麼急著穿衣服呀!"

鄭潔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趙得三問道:"都這樣了,你還行啊?"

"嘿嘿,潔兒你沒聽說過,管飯不管飽,不如活埋的說法嗎?"趙得三嘿嘿的笑著說道.

"好了好了,今晚是不行了,咱們還是哪天找個時間,再好好在一起吧."鄭潔一邊說著,一邊不停的將衣服穿好.

其實,趙得三也只是便宜嘴巴了,在受到了栓柱突然的干擾之後,他也是一下子沒有了興趣,于是他也穿好衣服,將門打開,讓栓柱進到了屋內.

趙得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見栓柱已經看到了自己和鄭潔的暖昧關系,便帶著教訓的口吻說道:"你都看見了也不錯,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兩的關系,那你的老毛病可不能再犯了,知道不?"

上篇:小的遵命    下篇:約你的目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