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頭上一個血包   
  
頭上一個血包

"你不想嗎?"賈婉麗的喉結動了一下,一臉渴望的看著他,吞了一口唾沫小聲問道.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征服了她的身體,便也征服了她的心,而自動趙得三意外的收獲了賈婉麗之後,她就開始逐漸對他產生了感覺,那種感覺是從一開始的單純的關系到現在那種幾乎是動了感情的微妙感覺,她喜歡和趙得三在一起.

"想呢,你這樣美女我怎麼會舍得走呢."趙得三看著賈婉麗這種一臉渴望的樣子,笑了笑.賈婉麗露出了一抹開心的笑容.

趙得三突然顯得很緊張的說道:"等一會,門我沒反鎖."

雖然這一聲有點令賈婉麗掃興,但是聽趙得三這樣說,賈婉麗就認為他已經答應了,接下來的事情不用說,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了,看了一眼開著一條縫隙的辦公室門,就將抱住趙得三脖子的兩條玉臂拿下來,嬌媚的白了他一眼,有點迫不及待的說道:"討厭,快去反鎖了."

趙得三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到門口,卻突然一下子拉開門一邊往出走一邊回頭沖賈婉麗伴著鬼臉說道:"我先走了,我還有事."說著就加快步子往外走去.

原本已經被挑逗的有點燒身的賈婉麗,臉上蒙了一層渴望的表情,卻突然發現是趙得三戲弄了自己,一下子就惱羞成怒的緊繃著臉,狠狠的瞪著趙得三走出去的背影大聲喊道:"趙得三,你給我等著瞧!"喊著,氣得站在原地跺腳.

聽見背後傳來的賈婉麗的叫罵聲,趙得三有一種小人得志的感覺,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加快步子朝辦公樓外面走,一邊一臉得意的哈哈大笑著.正想著賈婉麗被氣壞的樣子而高興的哈哈大笑著走出辦公樓的玻璃門時,因為一時沒有注意,只聽'哐’一聲,額頭上緊接著就傳來一陣劇痛伴隨著趙得三'啊’的一聲痛叫.

"哎呦喂……疼死我啦……"趙得三眼冒金星的捂著腦袋痛苦的叫著,看了一眼正前方,才發現不知道誰將玻璃門給關上了,自己正一時得意著沒有在意,結果一下子給撞了上去,這一下撞得著實不聽,疼的他站在原地哎呦哎呦的叫個不停.等嗡嗡作響的腦袋里稍微恢複了平靜以後,趙得三的耳朵里才聽見從身後傳來一陣'咯咯咯’的如銀鈴般一樣的笑聲,一臉羞窘的扭過頭去,才看見是藍眉從樓上走了下來.

原來就在趙得三一邊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的往出走的時候,藍眉也正好從樓上走下來,還沒來得及叫他一聲,就見趙得三直接沖著緊閉的玻璃門走了上去,結果撞了個正著,惹得平時不苟言笑的藍眉也抿著嘴'咯咯咯’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見是被藍眉發現了他這丟人的樣子,甭提趙得三心里有多害羞了,臉刷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捂著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藍處長,你……你別笑了."

"怎麼走路不長眼睛呀?這麼不小心!"藍眉一邊走上前來一邊笑著教訓道.

說到這個趙得三就有點氣不過,看了一眼緊閉的玻璃門,發泄著不滿說道:"誰知道,平時這門都開著的,今天怎麼就給閉上了!"

"那你自己走路也要看著點啊,我剛才看你一邊走一邊哈哈大笑著,什麼事把你給高興成這樣子了?"藍眉走上前來好奇的問道.

"沒……沒有啊."趙得三想到剛才戲弄賈婉麗的事,就佯裝什麼都沒有一樣說道,心里卻在想,該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吧,剛才自己戲弄了一番賈婉麗,現在就遭了報應了.

藍眉也沒糾纏著這個問題多問,見趙得三捂著腦袋,還在顯得有點痛苦的哎呦哎呦的痛叫著,自言自語說道:"痛死我了……哎呦喂……好痛……"

"我看看……"見趙得三很痛的樣子,藍眉就知道他這一下子撞得不輕,剛才在撞上去的一刹那,就連遠在五六米外的她都感覺整座樓在忽忽的微微晃動了幾下,說著將趙得三的手拿開,仰著臉仔細的朝他的額頭看去,就看見了一只核桃大的包,已經腫了起來,極為心疼的說道:"你看你,撞了這麼大一個包."說著用手在上面心疼的輕輕莫了一下問道:"疼不疼?"

趙得三立即疼的渾身打了一個哆嗦,一臉痛苦的看著藍眉,鼻頭上頭滲出了汗珠,疼的呼哧呼哧的說道:"不……不疼."說完就小聲'哎呦哎呦’了起來.

"還不疼?真的不疼?"藍眉一看趙得三那一臉痛苦的樣子,就知道這一下撞得肯定不輕,不疼是假的,知道這家伙又是在自己面前打腫臉充胖子硬撐著,就反問道.

"不疼!"趙得三再一次回答的很堅決,又在藍眉面前逞英雄,其實心里在暗暗叫道:快痛死老子了,好痛啦,哎呦喂…….

"行了吧,在我面前還裝,快去看看吧!"藍眉白了他一眼,又像從前一樣用那種冷冷的眼神看著他說道.

很久沒有和藍眉一起朝夕相處的工作了,突然之間,趙得三覺得和她之間有那麼一點陌生的感覺,但這種陌生感是建立在長時間的疏遠後所產生的感覺,看著藍眉有點冰冷的樣子,趙得三仿佛回到了一年多以前剛見到她第一面的感覺,給人高傲冷豔有點讓人難以接近的感覺.這種陌生感令趙得三一時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了,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怔怔的看了她一眼,就低下了頭.

藍眉似乎看出來趙得三在重新面對自己的時候,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但她對他的那種感情卻是發自內心的付出,這一年多以來,趙得三的確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要不是因為自己被鄭禿驢下藥羞辱,他願意為自己出頭,恐怕鄭禿驢也不會費盡心機的去對付他.藍眉含情脈脈的注視了他幾秒,看見他還在因為額頭上的疼痛而小聲的'哎呦哎呦’的痛叫著,就沒在說什麼,一邊打開玻璃門,一邊拉起他的手腕說道:"走,去醫院看看,別撞出什麼毛病來了!"

藍眉本是因為太關心他頭上的傷而隨口說出的一句話,但是不知道怎麼,就說的有點俏皮了,惹得趙得三就呵的笑了起來,跟著她一邊走出辦公樓一邊說道:"能撞出什麼毛病?"

藍眉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說的有點過于嚴重了,也不僅咯咯的笑了起來,這笑容是趙得三見過的最迷人的笑容,那冷淡的面容突然綻開了這麼燦爛無邪的笑容,就猶如在寒冷的冬天突然看到了一朵盛開的鮮花,那是一種醉人心扉的感覺.

不知不覺,趙得三就坐上了藍眉的車,等他從對自己和藍眉的回憶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車已經到了醫院門口.

"藍處長,來這里干什麼?"趙得三一時似乎忘記了自己腦門上的那塊大包,一頭霧水的問道.

"看一下你頭上的包啊."藍眉有點訥訥的看了一眼他,指著頭上的包說道.

趙得三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腦門上負傷了,哦了一聲,生怕時間太長,會讓瑩瑩等得心急了,于是就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表.

看到他這細微的舉動,藍眉就問道:"怎麼?小趙你有什麼急事嗎?"

"沒……沒有……"趙得三說完之後,立刻覺得自己說錯話了,因為他覺得如果說自己一會沒事的話,恐怕不和藍眉在一起多呆一會就說不過去了,所以說了之後就立刻一邊拍向自己的腦門一邊准備說有事,一時間忘了自己腦門上的腫包,一個巴掌拍上去後,立即自作自受的'哎呦喂’的痛叫了起來.

"你干嘛呢,自己打自己干什麼?"藍眉立即心疼的湊上去,抱著他的腦袋在腫包上噗噗的小心翼翼的吹著氣,趙得三的腦袋這樣被他捧在懷里,視線不偏不倚的就看見了藍眉雪白的短袖襯衫的領口,頓時一臉癡呆.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自己打自己干嗎!"藍眉一邊'噗噗’的朝他腦門上的腫包吹著氣一邊責備的說道.

趙得三就有點神亂了,兩只眼睛一眨不眨,有點難以抗拒,不由得喉結一動,咽了口唾沫,然後張了張嘴,就在張嘴的時候,由于實在有點激動,噙在嘴里的口水就突然流出下來.

我滴媽呀!糟糕啦!意識自己的失態後,趙得三就立即紅著臉將視線移到了一旁.緊接著,藍眉就感覺突然一陣冰涼,就停止了吹氣,低頭一看,,抬起眼有點害羞的看向趙得三,正好趙得三也偷偷的去瞄她,兩人的目光不經意間就撞到了一起,趙得三就立即扭過了頭,躲閃著藍眉的目光,一邊打開車門下去一邊閃爍其詞的說道:"藍處長,你回吧,我去貼點藥包紮一下,沒什麼大問題的."

上篇:我知道你的需要    下篇:再續前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