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准備單干   
  
准備單干

等到鄭潔反應過來自己上當的時候,身上已經有了酥麻之癢,她勉強掄起小拳頭,雨點般的砸向了趙得三的兄口,嘴里還不住的說道:"我讓你壞,我讓你壞……"

俗話說'打是疼,罵是愛.不打不罵沒真愛.’鄭潔在一陣心疼的捶打之後,不自然的就將頭紮在了趙得三的懷里,委屈的淚水油然而下.

"對不起,都是我沒用,讓你受委屈了."趙得三被鄭潔的柔情擊打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就連那只剛剛還興奮的手,也不自然的停了下來.

"還知道讓我受委屈了呀?"鄭潔仍然有些不依不饒的說道.趙得三覺得有些尷尬,收回了那只享受的手,說道:"我承認我是個沒本事的男人,可我心里卻是想讓潔兒你過得好啊!"

看著趙得三那種難以言喻的表情,鄭潔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她長歎了一聲,從趙得三手里拿過小衣和小褂,一邊穿著,一邊說道:"我也不怪你了,知道你也是寄人籬下,無能為力,所以,我打算自謀生路了."

"你找到工作了?"趙得三驚奇的問道.

"哎,現在什麼都好找,就是工作難找,再說我也沒什麼其他行業的工作經驗."鄭潔穿好了衣服,理了理秀發,然後接著說道:"不是累得要死賺不到多少錢的活,就是勾心斗角,人吃人的活.這兩樣對我來說都是弱項,所以,我決定自己干了."

"自己干?"趙得三一時間還沒明白過來鄭潔的意思.

"是呀,這不是嘛……"說著話,鄭潔從一個布兜里掏出了一個營業執照,沖著趙得三一晃,說道:"就是自己當老板,知道了吧!"

趙得三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鄭潔手里那張營業執照晃來晃去,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怎麼這個小女人的想法與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了啊,看來真是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沉默了大概有三十秒鍾的功夫,趙得三才驚喜的說道:"潔兒,你怎麼跟我想到一塊去了?"

鄭潔同樣睜大那雙黑亮的眼睛,驚奇的問道:"是嗎?你也想讓我自己干?"說到這兒,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接著問道:"剛才你跟趙大找殘疾證就是想去辦營業執照嗎?"

"對啊,原來被你搶先了啊!"趙得三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雙手捧住鄭潔的臉,狠狠的親了一口.

鄭潔一把將他推開,正經的說道:"先別鬧了,快說說你的想法?"原來她正為干什麼而發愁呢.

趙得三看著鄭潔那種很正經的樣子,心里馬上刪除了想再逗逗她的想法,于是就嬉笑著說道:"嗯,從現在的形勢來看,我覺得有一行最能賺錢……"說到這兒,他又停了下來,等著鄭潔追問.

果然,鄭潔信以為真,立即追問道:"快說呀,什麼行道最賺錢?"

"當然是做哪行嘍……"趙得三嬉笑著神秘兮兮的說道.

"哪行?你倒是說呀!"鄭潔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就在自己問完這句話以後,再看趙得三那壞笑的樣子,馬上明白了那說的'那一行’的含義,于是,便紅著臉,氣哼哼的說道:"再沒正經,我就不理你了,人家都快急死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趙得三見鄭潔真的有點急了,也就收住了戲言笑語,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先聽聽嫂子你辦這個營業執照想干點什麼?"

"我……我就是想用我家一樓的優勢,賣點小百貨什麼的."鄭潔其實也沒太合計好,她知道自己也是一時心血來潮起了這個營業執照,反正也是利用趙大的殘疾人的優惠政策,干什麼都免稅,因此,就先將執照辦下來了再說.被趙得三這麼一問,就隨便說了一下最初的簡單想法,但是,使她感到困難的是,她必須先要解決啟動資金的問題,雖然她所想想的小買賣並不需要多少啟動資金,但畢竟她連這個小小的數字也拿不出來啊!

趙得三看著鄭潔那憂郁的眼神,知道她心中糾結著什麼,于是'呵呵’的笑了笑,說道:"這樣吧,我現在還有點急事必須趕緊去辦,明天晚上我在咱們經常見面的那家賓館等你,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說完,不等鄭潔回答,轉身就向外走去……

本來趙得三大有機會和鄭潔鴛鴦戲水,但是一來是想給鄭潔一個驚喜,二來又怕這樣天天晚上回去的太晚,會讓蘇姐心里不高興,所以就忍痛割愛給鄭潔留了一個極大的懸念離開了.

次日,趙得三利用上午上班時間,抽出了一個小時,去銀行取了十萬塊錢現金(因為是vip客戶卡,當日就可以提到十萬塊),裝進包里,去與鄭潔經常幽會的'今夜你會不會來’賓館開好了房間,將裝著錢的包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放好,就回單位去工作了.

臨下班前,趙得三特意給鄭潔發了一條信息提示了晚上的幽會,然後一直等著下班,離下班的半個小時時候變得比以往都要漫長,感覺好像過了好幾個小時一樣.雖然在下班之後,賈婉麗又想讓他留下來,陪她那個,但是一來由于有正經事要辦,二來又因為不想這樣和賈婉麗太過貼近,怕暴露自己的弱點,所以,趙得三又一次借口有急事,大發了賈婉麗,一個人就提前打車走了.

來到賓館所在的這條街上以後,趁著鄭潔還沒有來,趙得三又鑽進了一家女士衣店去,幫她買了一條絲緞質地的白色睡裙,想晚上讓鄭潔穿著這條漂亮的睡裙和自己一起入眠.

提著睡裙走進了賓館,來到房間後,趙得三就先一個人將一包錢從隱蔽的角落里拿出來,看了看,點上一支煙吸著,在猜想當鄭潔知道他能雪中送炭,火中救急的幫她這麼大的忙,該會有多感動啊?或許是趙得三本來就將錢財看的很淡,或許是因為虧欠著鄭潔的,所以這十萬塊錢用來給鄭潔做啟動資金,他是一點也不覺得心疼,反而有一種贖罪的感覺.

半個多小時後,鄭潔安頓好了家里,就來到了賓館.

昔日的賓館房間里,今晚顯得特別的溫馨,換上了趙得三特意外塔買來的一條絲綢質地的白色睡裙,美麗的鄭潔顯得更加光彩奪目,精美的臉龐猶如盛開的玫瑰,燦爛的笑容好像是蜜罐里的甜汁,趙得三的眼睛打著滾的上下翻轉著,一時間難以找到合適的地方停留下來.

"好了,你的要求我都滿足了,現在是你該向我說正事的時候了."鄭潔將齊耳的黑亮短發向腦後一甩,甜甜的笑著說道.

"長夜漫漫,潔兒咱們還是先好好說說其他的吧."趙得三詭笑著,再次將籌碼加大了一些.

"不,先說完你這個吧,你不是說要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嗎?"鄭潔一點也沒商量的語氣,令趙得三多少感覺有點掃興.

"那讓我先好好看看你吧,我喜歡看著你."趙得三開始采取忽悠手段了.

"我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小姑娘."鄭潔一邊說著,一邊將身子貼向了趙得三.

趙得三笑眯眯的說道:"真是的,我也不知道呢?"說完,抬起頭看了鄭潔一眼,接著說道:"潔兒,你說這是為什麼呢?你為什麼這麼吸引我呢?"

"為什麼?就是因為你這個小壞蛋還像沒長大的孩子一樣!"鄭潔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于是就幽默了一把.

"哈哈"趙得三被鄭潔的話激發了一種新的想法,他將嘴湊到鄭潔的臉頰,輕輕的親了一口,說道:"我們就兩件正事一起說吧."

"去你的,怎麼就沒個正經呢?人家都快急死了,到底什麼事呀,快點給我說,你卻總是想其他的,真是的!"鄭潔雖然嘴上這樣說著,可行動上卻一點也沒有反對趙得三.

趙得三心里樂翻了天,笑嘻嘻的說道:"潔兒,我要是沒有金剛鑽,怎麼敢攬瓷器活呢?"

"這麼說你已經想好了讓我干什麼了?"鄭潔溫柔的莫了一下趙得三的鼻子.

"趙德三笑著,抓住了她的手:"這就對了,對待老公就應該溫柔些嘛."

鄭潔聽他這麼一說,反倒將手拿開,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臭小子,快點說讓我干什麼?"

"潔兒,咱們干什麼事可一定得一心一意才行啊,哈哈……"趙得三得意洋洋的壞笑著,一個翻身,將鄭潔壓了下去.

沒有辦法,鄭潔的反抗顯然是微乎其微的,再說在這種幽靜的浪漫氛圍中,她也不想反抗.短暫的美好時光過後,趙得三滿足的揣摩著鄭潔的肩膀,說道:"潔兒,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自己徹底迷上了你.你說你怎麼會這麼讓我著迷呢?"

上篇:給一百萬也不    下篇:開皮包公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