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給一百萬也不   
  
給一百萬也不

聽到趙得三引用這句古老電影《列甯在一九一八》中的台詞,鄭潔停止了哭泣,抬起臉來看著趙得三,喃喃的說道:"你就是景德鎮的茶壺,嘴兒好,就會拿嘴應付我."

趙得三立即一臉嚴肅的說道:"才不是呢!我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嫂子你了,這些天來都在為你的事情操心想辦法,你可是冤枉死我了."

"是麼?看來還是我的不是嘍?"鄭潔似真似假的說道.

趙得三將鄭潔的身子向外移了移,本想跟她再理論幾句,可當他低頭看鄭潔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手上的血漬,已經將她的身前衣服染紅了一小片,于是趕緊松開鄭潔,用手指了指她的身前說道:"遭了,把你的衣服都給染了."

鄭潔順著趙得三的手一看,果不其然,身前一片血漬,臉上一紅,低著頭責備道:"這都怪你,看看這可怎麼辦?"

"怎麼辦?換一件衣服不就行了啊,這麼簡單的事兒也要問我嗎?"趙得三誠心拿腔作調的說道.

"去你的,我還不知道換一件啊,可是……可是衣服在屋里面了啊!"趙得三白了一眼趙得三說道.

趙得三明白了鄭潔的心理,他神秘的沖著鄭潔伸出食指放在自己的嘴邊上,示意她不要出聲,然後,自己躡手躡腳的走到里屋門口,悄聲無息的推開了點門縫,向里面瞧了一下,回頭沖著鄭潔做了個怪相,然後閃身進到了屋內……

鄭潔見趙得三進了屋子,知道他是去給自己找衣服去了雖然心里有些擔心,但是無奈他已經進去了,于是只好自己回到了廚房,想用水擦拭掉身前的血漬,可是適得其反,水將衣服濕了一大片,血漬不但沒能擦掉,這下可好了,身前冰涼一片難耐不說,襯衣也幾乎成了透明狀態.

好在趙得三這個時候已經從屋里出來了,他手里拿著一件鄭潔的小褂,笑呵呵的沖著她搖晃了一下.

鄭潔趕緊沖著他招手示意讓他趕緊到廚房來,當趙得三進到廚房以後,鄭潔焦急的問道:"趙大發現了不?"

"放心吧,他睡著了."趙得三善意的謊言說的很自然.

"哦……可你怎麼知道我的衣服放在哪兒啊?"鄭潔一邊伸手想拿過趙得三手里的小褂,一邊好奇的問道.

"我傻呀,屋子里就那麼兩個櫃子,我不會找呀!"

看來在趙得三出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這些問題.

"哦,那還不快點把衣服給我!"鄭潔發現她伸手去拿趙得三手里的小褂,他確一個勁兒的向外躲著.

"急什麼呀?"趙得三壞壞的笑了一下說道.

"就你鬼心眼多,干什麼呀,這都火燒眉毛了,你怎麼還屁股也不動一下!"鄭潔一邊呵斥著,一邊伸手想去搶趙得三手里的小褂.

趙得三將手里的小褂向空中一舉,嬉笑著說道:"我可是冒著極大的危險給你找來的,怎麼找也要給個獎勵吧!"

鄭潔實在拿他沒辦法,又怕時間長了會讓屋里的趙大發現,于是就妥協著說道:"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嘿嘿,沒什麼,親我一口."趙得三擠眉弄眼的壞笑著道.

"哎,你的壞點子這麼這麼多,真是拿你沒辦法!"鄭潔說著話,象征親在趙德三額頭親了一下,道,"行了吧?"

"不行,不夠響亮呀,最好是能啵一下響聲."趙得三故意逗著鄭潔說道.

"你就貧嘴吧你,就不能,壞毛病都是慣出來的!"說這話,鄭潔假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翻著白眼,狠狠盯著照趙德三.鄭潔知道,自己不能總是這麼慣著這個小家伙,這樣下去,自己反倒就處于被動地位,就會被這個小家伙拿住自己的心思.

"真的不呀?那衣服我不給你了啊."趙得三知道鄭潔在假裝生氣,于是就直截了當的說道.

"你這個臭小子,火燒眉毛了,一點都不急呀!"鄭潔假裝不耐煩的說道:"那就算了,我不換衣服了!"

趙得三見鄭潔那種極為難為情的樣子,知道不刺激一下她,她是不會輕易就范的,于是,他突然來了個急轉身,神秘兮兮的向屋子的門瞧了一眼.

果然,趙得三這招很是立竿見影,鄭潔也隨著他的舉動,踮起腳尖向屋子的門看了一眼,待到趙得三轉身回過去以後,她反倒主動的說道:"真拿你沒辦法."說著,就親了一下趙德三.

"好了吧,滿足了吧,死樣!"鄭潔沖著趙得三一連串的攻擊,然後伸出手來向趙得三要小褂.

趙得三慢慢的將她的手撥回去,搖著腦袋說道:"你拿我當三歲小孩子糊弄呀!"

"呸,你以後你是大老爺們呀,哼,小屁孩一個!"鄭潔不服氣的說道.

"好,好,說得好,看你還嘴硬……"趙得三說著話,就做了一個餓狼撲食的動作.

鄭潔本能的雙手抱在身前,緊張的鎖緊了身子.

其實趙得三也只是嚇唬她一下罷了,看著她那種小鳥依人的樣子,趙得三喜歡極了,于是就笑著說道:"看看我還給你拿了什麼了?"

鄭潔閉著眼睛糾結了半天,發現趙得三並沒有向想象中那樣上來挑逗她一番,心里也正好奇,聽到趙得三的話,她趕緊睜開眼睛向趙得三的手上看去.媽呀,丟死人了,原來趙得三的手上正晃悠著她的衣服……

出于本能,鄭潔急速低頭向自己看了一眼,咦,自己的衣服完好無損的在上面呢,哦,明白了,原來是趙得三順便給她順了條衣服出來.這樣想著,她再仔細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眼,結果發現,小衣上竟然也染上了血漬,她不得不佩服趙得三這個小男人的縝密心思.

"嘿嘿,感謝我吧,我就知道你需要這個."趙得三沖著鄭潔又是壞壞一笑.

鄭潔的臉上再次掛上了紅暈,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沒有說話,默默的將手伸向了自己的背後,解開了緊繃在身上的衣服掛鉤……

不過趙得三也不敢太過于奢求了,他已經領教過了這個文弱嫂子的倔強勁兒,如果要是再惹翻了她,恐怕連砰也不讓碰了,于是趙得三輕輕上前一步,一手舉著從屋子里給鄭潔拿來的小衣,一手就繞過她的小蠻腰向前去……

"哎呦喂……"就在趙得三剛剛觸及皮膚,正像一把抓住的時候,手上傳來了刺痛的感覺,本能的驅使下,使他一邊輕聲的叫嚷著,一邊想抽回手來,可是他的那只'魔手’已經被鄭潔狠狠的攥住,並且絲絲的陣痛仍在不斷的傳來,到了這個時刻,趙得三知道自己是上當了!

按說趙得三這麼人高馬大的家伙,是不會給一個弱女子制住的,可是由于手上有傷,現實的情況不允許他有過激的行為,因為他舉著從屋里拿來的新小衣的那只手本來就受了傷,仍然在滲著血,他不敢也不能再用那只手去應戰,一來是怕把新小衣給再染上了血漬,二來也是怕把血漬弄在了鄭潔的身上,別看鄭潔的衣服被染上了血漬她並不怎麼在乎,可是一旦將血漬染到了她的身子上,她肯定會極為不高興的,女人的這個特點趙得三還是了解的.

無奈之下,趙得三只好告饒道:"好潔兒,別再逗了,疼死我啦!"他故意將事態往大里說.

"是麼?"鄭潔仍然保持著背對著他的姿勢,不緊不慢的說道:"還想戲弄我不?"

"想……"趙得三想都沒有像就直接回答道,但是前面那只手上迅速傳來的微痛之感讓他立馬明白自己的搶答出錯了,于是他趕緊改口說道:"想……想是不可能的了!"

"貧嘴!"鄭潔斥責了一句,接著又問道:"那還亂來呢?"

趙得三這回學乖了,趕緊回道:"不了,不了,就是給我一百萬請我,我也不了."

他原本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虛假誠意,所以就誇張的說道.

"什麼?"鄭潔又在趙得三被攥著的那只手上狠狠的加了一把勁兒,疼的趙得三立即'哎呦,哎呦’的小聲叫了起來.他一邊'哎呦’著,一邊說道:"怎麼啦?不也不行呀?"

"我叫你壞……"鄭潔接著對他的那只手上施加著力道,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有些生氣的接著說道:"這可是你說的,給你一百萬你也不了,對吧!"

"是呀,給一百萬也不了!"趙得三義無反顧的回答道.

鄭潔聽到了趙得三竟然這麼堅定的回答,突然將攥著他的那只手一甩,轉過身來,一臉氣憤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厭煩我了!"

趙得三看著鄭潔那種酸酸的樣子,心里很是得意,嘿嘿,終于你也上了一回當了.于是,他兩眼看著鄭潔笑嘻嘻的說道:"對呀,給一百萬不.嘿嘿!不給就必須要!"話音未落,那只已經解放了的手,迅速伸了過去……

上篇:面包和牛奶都會有    下篇:准備單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