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面包和牛奶都會有   
  
面包和牛奶都會有

趙得三聽了趙大的話,點著頭說道:"我本來就是來找她商量的,可她沒在家,我的時間也很緊張,最近單位的事情實在太多,再有,商機不等人,別再耽誤了,我已經跟工商局那邊聯系了,人家還在那里等著呢!"

趙大眨著眼睛想了想,嚴肅的說道:"小趙,你說這個不會有什麼風險吧?"

"會有什麼風險呢?不就是辦個營業執照嗎?對于你來說,只是賺不賠的事情."趙得三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有把握?"趙大像是在尋求正解.

"當然,不然不會來家里找你們的."趙得三回答道.

"那也好,咱們就給你嫂子來個驚喜."趙大有些興奮了.

接著,趙大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著自己的殘疾證明,可是幾乎將屋里的每一處能放東西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沒能找到,趙大垂頭喪氣的說道:"奶奶滴,原來就放在立櫃里的抽屜里,怎麼會找不到了呢?"

就在兩人翻箱倒櫃,熱火朝天的尋找著殘疾證明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鄭潔一臉嚴肅的站在了門口……

鄭潔的冷面孔讓歪著身子正在從chuang腳底下扒著尋找殘疾證明的趙大感到尷尬,他'呵呵’的傻笑著說道:"你……你回來了,我……我……"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他就用手指著站在一旁的趙得三說道:"他……他讓我找殘疾證."

趙得三也不知道是因為鄭潔的冷面孔令自己心里有點虛,還是覺得心中有愧于她而覺得慚愧,總之他顯得比趙大還要不自然,兩只手胡亂的比劃著,嘴里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鄭潔瞥了一眼趙得三,便快步走到了擺放在chuang邊的圓桌旁,從口袋里掏出殘疾證往桌子上一甩,說道:"在我這呢!"

趙得三和趙大兩個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搭腔.這時就聽鄭潔沉聲說道:"你還來干什麼?"

趙得三知道鄭潔對于自己的誤解還沒有化解,于是就嬉笑著說道:"怎麼?沒事我就不能來看看我趙哥了!"

"貓哭耗子,假慈悲!"鄭潔撂下了這句話,轉身就進了廚房.

趙得三臉上頓時一陣發熱,真恨不能沖著鄭潔大吼一聲'你就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可他還是強忍住了,畢竟,鄭潔這兩天表現出來的跟一般女人不一樣的倔強,令他心生寒意,她沒把自己趕出家門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看著一旁歪著身子坐在輪椅上的趙大那種傻眼的樣子,趙得三'噗’的一聲笑了起來,用手指了指趙大,他壓低聲音小聲說道:"瞧你那慫樣!"

趙大被趙得三這麼一說才像是緩過了神來,他不甘示弱的反戈道:"你以為你能好到哪里去呀!"

趙得三真是有點氣岔了,他探頭看了看仍然在廚房里忙活著的鄭潔的背影,見她沒有一點出來的意思,就轉回頭來,壞壞的笑著跟趙大說道:"咱們兩個大老爺們,怎麼就讓一個小女人給弄得不上不下的呢?聽我的,給她點顏色看看,你說怎麼樣?"

"少來這套吧,給我媳婦點顏色看看?完事以後你可以一走了之,受罪的可是我啊!"趙大並不缺心眼,一下子就將趙得三的小聰明給捅破了.

"難道這樣你就不受罪了嗎?"趙得三仍然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你醒醒好不好,她是在跟你鬧別扭,不是跟我好不好!"趙大不屑的說道,接著又向廚房的方向努了努嘴說道:"去吧,女人需要男人哄得!"

哎!看來解鈴還須系鈴人,趙得三在求援無望的情況下,只能親自出馬了.他磨磨蹭蹭的走向廚房,一邊走,一邊回頭沖著趙大干笑著.

趙大知道趙得三是覺得有他在有一邊有點不好意思,于是就沖著趙得三擠眉弄眼的笑聲說道:"你就當我沒在家."說完,將輪椅往屋子里面搖去.

"嫂子……"趙得三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叫了一聲.

但是聲音還沒落地,鄭潔馬上就回應道:"我沒有你這個兄弟……"

郁悶,撞了南牆的趙得三有些懊惱,他看著鄭潔那不理不睬的女人特有的媚態樣子,心里是既喜又氣,怎麼就遇上了這麼個難纏的女人呢?趙得三有些怨天尤人了,心里的無名之火也隨之而起,他看看動軟的不行,索性心一橫,來硬的了,上前一步,一把摟住了鄭潔的小細腰……

"你放開!"鄭潔沒有反抗,只是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

"就不放開!"趙得三開始耍無賴了.說著話的時候,他本能的回頭看了屋里的趙大一眼,結果發現,屋里的門已經被趙大關的嚴嚴實實了.看來這是趙大在給自己創造機會呀!趙得三心里這麼想著.

"你還是放開吧!我想咱們還是以後分清楚一點吧,咱們以後還是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干,你又來干什麼?"鄭潔停下了手中的活兒,帶著傷感的口吻說道.

"嫂子啊,你怎麼就這麼不能理解一下我呢?我真的不是不想幫你,我的絕地反擊計劃如果的手的話,什麼事都就沒有了,但是意外失手了啊,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才讓你這麼白白的付出了!"趙得三急的真想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她看看.

'呵呵’鄭潔輕笑了一下,然後雙手扳著趙得三抱著她腰肢的手,慢慢的將身子轉過來,將臉對著趙得三的臉說道:"好吧,我們就不再在這件事上糾纏了,我現在也想好了,看來靠別人是不行了,只能靠自己了."

'靠著別人’趙得三對這句話的反應極為敏gan,會不會她又去找新的相好的了?趙得三被鄭潔一語雙關的話,說的有些迷糊,于是追問道:"你什麼意思?"

鄭潔看著趙得三那種糾結的樣子,知道他是想歪了,于是誠心慪氣的說道:"怎麼啦?不明白嗎?就是不能指望著在一棵樹上吊死."

"這麼說你已經有目標嘍?"趙得三醋意橫生的問道.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能夠把握好分寸的."鄭潔繼續賭氣的說道.

"你敢!"趙得三不假思索的厲聲說道.

鄭潔愣愣的盯著趙得三,心里一陣暖流湧動,趙得三的這種強硬態度好像使她覺得很是欣慰,但還是倔強的說道:"我為什麼不敢?我怎麼就不敢了?你是我什麼人?用你管嗎?"

趙得三沒有想到鄭潔會這麼固執己見,他兩眼冒火,凶巴巴的沖著鄭潔小聲喊道:"好,好,我什麼也不是,我就是個混蛋好吧!"說完,他轉身就向門口走去……

趙得三也真是沒想到,鄭潔也給他來了個不理不睬,一點也沒給他面子,本來他認為至少鄭潔也要回他一句話什麼的,他就可以停下腳步來再跟她理論了,更好一點的效果就是鄭潔見他生氣要走,完全服軟,拼命的將他抱住,不讓他走.可是趙得三過于自信了,鄭潔根本就沒有一點想挽留他的意思,這可讓趙得三有些難為情了.走?還是不走?走了要再想回來,那就更不好回頭了.不走?那不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嗎?

糾結的心理使得趙得三心不在焉的將手伸向了門上的插銷,一邊心里暗自想著:"奶奶滴,既然你不仁,那就別怪老子不義!一邊用力抓向門扶手,使勁的拉門.說來也巧,用力之下手指頭滑到了插銷的邊角上,頓時鑽心的疼痛襲遍了趙得三的全身……

"啊喲……"趙得三失聲尖叫了起來,同時疼的縮回手來,鮮血立即流了出來……他感覺自己真是倒黴極了,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門上的插銷劃破手了!

一直站在廚房門口的鄭潔,看著趙得三那種滑稽的樣子,先開始以為他是誠心裝出來的,想讓自己上當,可是當趙得三疼的就地轉圈的時候,他看見了滴在地上的血,一時間,不顧一切的奔了上去,伸手拉住趙得三的手一看,天啊,傷的可不輕啊,她未加思索的就將趙得三被劃傷的手指含進了嘴里……

趙得三手指被劃傷,疼那是不用多說的,但還不至于疼的失去意識,所以,當鄭潔拉住他的手,並不顧一切的將他的手指含在嘴里的時候,他絕不是因為疼痛而一把將趙得三摟進了懷里!

"快別鬧了!先看看傷怎麼樣吧?"鄭潔推了一下趙得三,想從他懷中掙脫出來,同時關切的說道.

"不,要是手指頭斷了能換取嫂子你的諒解,我甯願就讓它斷掉!"趙得三由衷的說了一句狠話.

聽到趙得三的話,鄭潔緊繃的身子一下子松弛了下來,軟軟的癱在了趙得三的懷里,一行熱淚滾滾落下……

趙得三將她摟的更緊了,就像是怕一松手她就會跑掉了一樣,心跳之余,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好了,一切都過去了,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上篇:准備做生意    下篇:給一百萬也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