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絕地大反擊   
  
絕地大反擊

見趙得三打了保票,趙大才放心了一些,然後微微訕笑著問道:"那讓你嫂子明天就在家里等你的消息吧?"

趙得三看了一眼趙大,然後將目光移向有些不自然的鄭潔臉上,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對鄭潔說道:"明天你繼續去單位上班,就當什麼也沒發生,我一早就去找領導!"

"這樣行嗎?"鄭潔微微挑著秀眉,看上去好像有點擔心.

"你別管那麼多,你照我說的去做就是!"趙得三說道.

"對,你聽小趙說的,沒錯!"趙大跟著說道.

鄭潔也不知道趙得三玩著什麼神秘,但肯定也是為了自己的工作,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朝他碗里夾了一筷子菜,招呼他多吃點菜.

在鄭潔家里陪著她和趙大吃了一頓家常便飯,趙得三就早早告辭回家里,將在車上與鄭潔摩擦起火時那種沖動,完全發泄在了蘇晴身上,令她度過了一次妙不可言的二人之旅.

第二天一早,趙得三到了單位,就看見鄭潔也早早的來了,趙得三將鄭潔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讓她先坐下來,說道:"等一下,你先別走,在我辦公室坐一下,我現在就去找主任去."

"還能管用嗎?"鄭潔很是在意這份工作,但是還是有些疑慮的問道.

趙得三也沒答話,抬腿就向門外走去,臨出門的瞬間,他轉過頭來沖鄭潔說了句狠話:"我趙得三要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到的!"

看著趙得三堅決而去的背影,鄭潔心里產生了希望,她默默的坐在了趙得三辦公室里的沙發上,心情是既期待又緊張,幾乎收的很緊很緊,因為她怕失望.

過了沒多久,賈婉麗來了辦公室,發現鄭潔獨自一個人坐在里面,問明白了事情之後,就覺得這個女人倒是蠻可憐的,三十出頭,卻攤上這麼多困難,還能堅持用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去支撐那麼支離破碎的家,換做是她,恐怕早已經離家出走,重新找自己的幸福生活去了.所以,賈婉麗對鄭潔的成見也就不知不覺的消失了,陪著她一邊聊天,一邊等待趙得三滿載而歸.

大約等了差不多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見趙得三漲紅著臉,低著腦袋回來了.還沒等趙得三開口將情況到底如何說個明白,鄭潔心里的希望就已經破滅了,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站了起來,然後拿上包,准備離開.

賈婉麗和趙得三面面相覷了一眼,看著鄭潔那種失望無助的樣子,他有一種心如刀割的感覺,都怨自己沒用啊,昨天還滿懷信心的打下了包票,今天就讓她失望了.

哎,這也是趙得三不想看到的結果,但是,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副處級干部,單位里的事情都是由鄭禿驢和何麗萍這對奸夫**共同掌管,任何事情都講得是權力,誰有權利,誰才能決定一切.

趙得三剛才去找鄭禿驢,本想是讓老家伙賣自己一個面,說是鄭潔好歹也是自己看她可憐,反映了情況才讓來到建委工作的,這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被裁掉了,是不是不太好,可不可以等一等再說.可沒想到,鄭禿驢這個老狐狸不但沒有給他面子,還陰陽怪氣的說道:"小趙,鄭潔的事情領導們有自己的看法,這個事你就不要多管閑事了,先干好你手頭的工作再說吧,再說這個事情你也應該去找何副主任,這是她的主意,鄭潔的事情,你倒是很熱心啊."

趙得三被這老禿驢奚落了一頓,而且還是賊喊捉賊,意思好像是說他看上了鄭潔,想利用這種手段來達到個人目的.趙得三當時差點把他利用個人的權力想占有鄭潔的那些事實說出來.可是一想,沒那個必要了,說了他也可以不承認的.

從鄭禿驢辦公室出來,趙得三又直接敲開了何麗萍的辦公室門走進去,直截了當的闡明來意,想讓何麗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聽了趙得三的話,何麗萍只是'哼’的一笑,然後用一種很不屑的口吻說道:"劉副處長,當初能讓鄭潔來到單位上班,完全是出于同情她的家庭遭遇,但是這個鄭潔,也不是個什麼安分守己的女人,才來上班沒幾天,竟然三番五次的勾yin單位里的男同志,這種女人還能讓她在單位嗎!"

何麗萍的說法和鄭潔的說法出入很大,在這個時候,趙得三當然相信的是受害人鄭潔的說法了,因為他也明白,鄭潔若無非是受到鄭禿驢的壓力,絕對不會去主動向他獻身的,所以,對何麗萍的一面之詞,'哼’笑了一聲,不冷不熱的說道:"何姐,恐怕你是怕鄭潔搶了鄭主任,讓你失chong吧?要不是鄭主任向她施加壓力,她根本不可能干出那樣的事的!"

面對趙得三的說法,何麗萍氣得橫眉豎眼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又冷笑一聲說道:"小趙,你不要太天真了,鄭潔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我要是把她留在單位繼續上班,遲早會威脅到我的地位,所以,今天不管你怎麼說,我絕對不是會再讓她留下來了!"何麗萍的態度很堅決,一副不把鄭潔辭掉就誓不罷休的樣子.

與何麗萍強詞奪理的談判了一個多小時,趙得三還是沒有能打動她的心,他知道,辭退鄭潔的關鍵就是何麗萍,鄭禿驢那邊肯定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但是現在何麗萍的態度這麼堅決,堅定的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任憑趙得三從哪方面去忽悠她,都沒能讓她心軟.

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無功而返.

郁悶,趙得三極度的郁悶,他見鄭潔邁著凌亂的腳步向門口走去,不知道為什麼,上前一把搶過她手中的包,小聲的說道:"嫂子,讓我送送你吧."

鄭潔非常勉強的笑了笑,然後從趙得三手里拿過自己的包,說道:"不怨你的,真的不怨你,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會永遠記住你的好的."說著,鄭潔意識到賈婉麗在看,就連忙補充上一句:"我會永遠記住你的好意的,你幫了我們家太多的忙了,你是個大好人."說完,掉頭就往外走.

趙得三像是機械性的跟在鄭潔的身後,也不拿包,也不說話,就是這樣默默的跟著,鄭潔回身看了看他,他面無表情的說道:"嫂子,走吧,就讓我送你回家,你家里單位也不是很遠."

"還是別了,會影響你工作的."鄭潔婉言謝絕著,其實,她最主要的想法是不願意讓趙得三看到她這般失落無助的樣子.

趙得三就像是覺得欠了鄭潔什麼一樣,總覺得自己誇下海口,卻沒能將她留住,有些讓她失望了,所以,堅持要送,無奈之下,鄭潔只好默許了……

鄭潔的家離單位不算太遠,這一次他們沒有坐車,而是步行,差不多走了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轉過了一排高層建築之後,鄭潔家所在的那兩棟面積不算大的老式樓房就出現在了眼前,鄭潔快步的走了進去,而趙得三就在她後面緊跟著,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四樓的家門口.

跟著鄭潔進了屋里後,也許是屋子背陰的緣故,潮濕的黴味兒幽幽的鑽入到了趙得三的鼻孔之中,他不禁皺了下眉頭.

趙得三輕手輕腳的跟在鄭潔的身後,側著身子向屋里看去,就看見妮妮正在給趙大端去了水杯喝水.

見趙得三在愣愣的朝屋子里看著,鄭潔也看向屋子里,見到本來已經習以為常的場面,卻因為丟失了一份很在意的工作,熱淚夾雜著昔日的委屈和痛苦一下子從鄭潔的內心並發了她毫無遮掩的伏在了圓桌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看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庭,望著撕心裂肺哭成淚人的鄭潔,瞥一眼勉強支撐著半個身子愣在chuang上的趙大,趙得三捂緊了拳頭,他在內心深處大聲的吶喊著:"老子就是不信這個邪,老子要絕地大反擊,還她一個公道!"

趙得三是懷著有史以來最為沉重的心情走出鄭潔家門的,他真的沒有想到,估計他也想不到,現在還有為了生存這麼艱難的家庭,一個家庭的重擔全部落在了一個女人的肩上,這是何等的艱難,他簡直不敢想象,鄭潔是一個多麼堅強的女人,會一直堅持到現在.

這一天,趙得三也沒再去上班,找了一個咖啡館,一個人坐著想了想鄭潔的事情,還好也沒有人打電話來找他回去上班.一直到了下班時間,他才離開了咖啡館.

趙得三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家,一路上他的腦子里始終在考慮一個問題,怎麼才能讓自己實現絕地大反擊呢?難道就指望著靠自己好好工作,一點一點獲取鄭禿驢和何麗萍的深信,再替鄭潔說好話,讓她重新來單位上班?那樣的話,或許還沒等到自己熬到出頭之日,就會被這些勢利小人給暗算了.想著想著,趙得三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奇特的想法……

趙得三剛一推開家門,蘇晴就上前來拽著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這麼親密的舉動,讓趙得三有點想不明白,就問道:"蘇姐,怎麼啦?今天看上去心情很不錯呀?"

上篇:三頭牛也拉不住    下篇:蘇晴的病好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