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我不想在這里工作   
  
我不想在這里工作

"沒辦法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偷偷的在一起也行嘛."將賈婉麗攬入懷中之後,趙得三就一邊撫著她烏黑發亮的秀發,一邊鬼笑著說道.

"現在不就是偷偷在一起嘛."賈婉麗心醉的說道.

"光在一起還不行吧?是不是得做點什麼才行呢?"趙得三用手挑起賈婉麗尖巧的下巴,不懷好意的笑著問道.

賈婉麗暗送秋波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漂亮的臉頰上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一邊微微垂下眼瞼,一邊聲若蚊蠅的說道:"不就是給我會診嗎."

"對,會診,會診."聽到這個詞語,趙得三不僅被逗得'哈哈’笑了起來.

"笑什麼呀!"賈婉麗被笑得紅了臉,一邊撅著嘴撒嬌,一邊用粉拳在他的身上輕輕捶打.

趙得三一把抓住了她白嫩的小手,一臉壞笑得說道:"要不現在我再給你做個會診怎麼樣?"

"不是才會診了嘛,怎麼又要?"賈婉麗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與此同時心中卻充滿了期待.

俗話說,女人是地,男人是牛,只有累死的牛,沒有梨壞的地.

"怎麼?你不想?"趙得三故意瞪大眼睛問道,然後松開了手說道:"那就算了."

果然,不出所料,只見趙得三剛一松開手,賈婉麗就連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後紅著臉,雙目羞澀的看著他,氣若游絲的說道:"想……"

"就是嘛."趙得三嘿嘿的笑著,然後就開始一點也不介意的上下其手……

美妙的時光總是很短暫,半個多小時後,趙得三與賈婉麗一起墜入了快活的云端.徹底滿足之後,自己也像是脫缰的野馬般縱橫馳騁,完事之後,余韻未了的抱在一起休息了一會,趕在下班之前,兩人穿戴好了衣服,坐下來之後,趙得三再一次給鄭潔發了一條信息,提醒她下班之後不要急著走,等大家都走了之後讓她來辦公室找自己.

下班之後,趙得三故意磨磨蹭蹭的不肯離去,一直佯裝在找什麼東西,但是讓他感到頭疼的是無論找什麼借口讓賈婉麗先走,她就是不肯最先離開,而是堅持要等他忙完了和他一起走,並且想與他共進晚餐.

直到一直磨蹭了十多分鍾,賈婉麗的老公孟峰向她打來了電話催她回去,趙得三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與她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將她送出辦公室之後,一直目送著她走出了建委大門,才回到辦公室里來閉上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再次長出一口氣,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一邊抽著煙,一邊等待鄭潔來找他.

在等鄭潔來找他的時候,趙得三感覺很納悶,今天看見鄭潔那郁郁寡歡的樣子,好像真是遇上了什麼困難一樣.

在趙得三想來,至少現在工作的問題落實了,經濟上他也曾支持過趙大家里,現在她遇上的問題應該和經濟無關,那剩下就只有兩種可能了:一種是家里出了別的事情,或許是趙大的身體狀況問題,另外一種就是工作上遇到了什麼困難.

一支煙很快就抽完了,還沒等到鄭潔過來,趙得三看了看表,就有點心急了,正准備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鄭潔的時候,辦公司的門就傳來了'咚咚’的響聲,有人在外面敲門了.

聽見了敲門聲,趙得三就知道是鄭潔來了,拿起來的手機重新放在桌上,對著門應道:"進來吧."

只見門緩緩打開,果然是鄭潔的身影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鄭潔一雙美目看上去心思很沉,臉上的表情郁郁寡歡,神色看上去很差勁,而且眼睛也很紅,好像是哭過一樣.見她來了,趙得三就連忙起身說道:"潔兒,快進來,我等你好一陣子了."

鄭潔強顏歡笑的微微一笑,走進了辦公室,隨手閉上了門.

"潔兒你坐."趙得三招呼著說道.

鄭潔這才低著頭走到沙發前坐下來,神色凝重的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頭.

趙得三也重新坐下來,然後關心的問道:"潔兒,你說上午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趙,我……我不想在這工作了!"鄭潔說著就低著頭'嗚嗚’的哭了起來,豆大的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下來,將大腿面都打濕了.

鄭潔的話令趙得三感到萬分驚詫,只見他兩只眼睛瞪的大如銅鈴,一臉驚訝,大聲的問道:"不想在這工作了?為什麼!"他真是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因為有點激動,所以語氣聽上去極為嚴肅和生氣.

鄭潔或許是不想把自己遇到的苦難告訴趙得三,怕他為難,就見她頭也沒敢抬,快速的抹了抹眼淚,低著頭就起身要向外走.

趙得三也覺得自己是由于一時想到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她安排進來工作,卻聽說她不想干了,所以才產生了一股無名之火,話說得有點過激了,于是變換做緩和一點的口氣問道:"潔兒,等會,你先別走,你到底怎麼啦?"

"沒……沒什麼,"鄭潔哽咽著說道.

趙得三的氣一下子又撞到了腦門上,心想:老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你辦到這麼好的肥水衙門來上班,看你遇上什麼困難了,好心好意的關心你一下,怎麼給臉不要臉啊!想到這里,趙得三也因為有點生氣所以顯得很不客氣的說道:"潔兒,既然沒什麼,就別在我這里哭喪,已經下班了,趕緊回家去照顧我趙哥去吧!"

"何副主任要辭退我……"伴隨著話音剛落,鄭潔再次淚流滿面.

趙得三先是一愣,然後直勾勾盯著鄭潔一頭霧水的問道:"你說什麼?為什麼?"就在鄭潔說了'辭退我’的那一瞬間,他好像有一種與她同命相連的感覺.

"為什麼?還能為什麼?還不就是沒有靠山,沒有背景,而且……而且……"鄭潔再次抹了把眼淚,揚起了臉,沖著趙得三說道.

趙得三還是第一次正面看著鄭潔這張秀美成熟的俏臉帶著淚珠,真沒想到,這個女人長的竟然是如此的受看,就連淚眼婆娑的樣子都是這麼的迷人,像是讓人一看就有一種甜甜的舒適感,雖然已經哭得是臉上淚痕斑斑,但是仍然不失那種女人的甜美之感.

"而且還還怎麼樣?"趙得三很是同情的追問鄭潔,因為她是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進單位來的,所以,他要將事情問個明白.

"哎,還是不說了,說了也沒用."鄭潔像是認命了一樣,不想再說下去了.

"潔兒,你怎麼知道說了沒用?"趙得三雖然處于關心才這麼問,但是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麼事,心里根本沒有一點兒底.

"就算我說了,你一個副處長的人物,還能替我做得了主嗎?"鄭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激他,口氣中多少帶了一些嘲諷.

鄭潔看到趙得三那種誠懇又堅定的樣子,心里很是感激,要不是他一直這麼大公無私的幫助她那個支離破碎的家,恐怕她一個女人即便再努力,也早都被壓跨了.

現在對她來說,能不能挽回自己的局面是另外一回事了,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直渴望來工作的這個省級單位里竟然是有那麼多的是非,現在就當是一吐為快吧.于是,她便講起了自己的經曆.

在趙得三幫她將工作落實進省建委,對于這份工作,鄭潔還是蠻在意的,不僅僅是由于這里的待遇好,工資高,也是因為離家里比較近,所以照顧家里很是方便,

來到這里的這少半個月的時間以來,她是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不敢有半點偷懶耍滑的想法,她想靠著自己的勤奮表現來保住這份比較理想的工作.

可是,事情並不是以她的意志為轉移,本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這個是非之地站住腳跟,保住這份工作,可偏偏遇上了一個大壞蛋領導,就是建委一把手鄭禿驢.

這老家伙平常看上去對下面的人很是熱情和關心,自大鄭潔來到建委工作之後,更是經常親自去規劃處對她的工作問東問西,顯得很是關心.

雖然已經五十多歲的老家伙了,但是人老心不老,而且在利用權力搞錢,搞女人這方面是行家里手,就拿建委的女人來說吧,長得好一點的,幾乎都被他弄到chuang上了,長的差一點的也都給他送過厚禮.

這少半個月來,鄭禿驢雖然因為何麗萍在身邊,而沒有明確的向鄭潔發起進攻,但作為女人,她還是能敏銳的感覺到鄭禿驢對她有那種意思,她也不是那種不識相的女人,知道現在這個世道,沒有後台給自己撐腰,那就要付出點什麼,再加上因為自己的到來分擔了一些重要的工作而引起了夏劍的不滿,在工作上,他沒少故意的為難鄭潔,盡管還有一個趙得三可以幫她來對付夏劍,但是鄭潔不想因為這些事情影響了趙得三的大好前程,所以,就決定向鄭禿驢付出點什麼,讓他成為自己的靠山.

上篇:豬鼻子里插大蔥    下篇:難言的委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