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豬鼻子里插大蔥   
  
豬鼻子里插大蔥

趙得三是個聰明人,自然聽出來這話里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就是表面表揚他的,第二層意思則是言外之意,意思是說他不光收獲了知識,還收獲了賈婉麗這麼嬌俏的女人.明白歸明白,但趙得三還是裝糊塗的訕笑著恭維的說道:"還不是兩位領導為了栽培我,才派我外出學習的嘛."

鄭禿驢呵呵的笑著點頭說道:"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我和何副主任都覺得你是年輕有為,有沖勁,想好好栽培你,所以你可不能辜負我們的一片苦心,一定要把光明開發區的規劃工作抓起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辜負鄭主任和何副主任的一片殷切期望."趙得三連連點著頭陪著笑將話說的特別讓人愛聽.

鄭禿驢慈眉善眼的呵呵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不是在修改規劃藍圖嗎?等你修改好以後拿過來讓我和何副主任替你把把關,如果真有突出點的話,就替你報上去,讓市委市政府和省委省政府再看看,組織專家論證一下,一旦被采納,小趙,你的功勞可想而知呀!"鄭禿驢也故意給趙得三灌迷魂藥.

"這也是鄭主任和何副主任的功勞嘛,如果沒有你們的栽培,我哪里會想到哪些呢,所以說到時候如果被采納,兩位領導肯定也是功不可沒的嘛."趙得三也將話說的特別中聽.

鄭禿驢又是不咸不淡的呵呵一笑,然後說道:"咱們干什麼事先不要考慮能得到什麼,而是要想到能為西京市乃至河西省的城市發展做出什麼貢獻才行,是不是?"鄭禿驢站在了道德制高點上高談闊論了一句.

"是是是,鄭主任您說的對."趙得三連連點著頭表示同意.

鄭禿驢輕輕一笑,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小趙,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你下去忙你的吧,我再和何副主任談談工作上的事."

趙得三訕笑著點頭說道:"好的,那兩位領導,我就先下去了."說著看了一眼一直坐在沙發上一言未發的何麗萍,只見她也正在看著自己,兩束目光又是一碰,立刻就擦起了暖昧的火花,灼灼的感覺令何麗萍心里有一種別樣的滋味,迅速的扭過了頭不再看他,一直到趙得三走出了辦公室之後,何麗萍才對鄭禿驢說道:"老鄭,你沒發現小趙那家伙話說的很圓嗎?"

"怎麼個圓法?"鄭禿驢笑著問道.

"小趙不就是想告訴咱們,一旦他的工作成績被上面認可,咱們也會跟著受益,他是告訴你,讓你不要為難他,不就是這個意思嘛."何麗萍說道.

鄭禿驢端起茶杯打開蓋子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咂了咂嘴說道:"麗萍你倒是聽得很仔細,不過你說的也是,說到底小趙還是怕咱們會阻礙他的官路,不過話說回來,麗萍你說的也對,他要是真能做出點什麼成績來,那咱們當然也會跟著受益,那就放開手腳讓他干吧,干好了和咱們有關系,干不好了他自己承擔去,這豈不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老鄭,你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啊,我也正是這個意思,咱們盡量少過問他的工作,留給他發揮的空間,看他能干出個什麼名堂來."何麗萍沖鄭禿驢會意的笑著說道.

鄭禿驢拿出一支煙點上,靠在老板椅上吸了一口,然後奸笑著點頭說道:"好,就這麼干!不過他有什麼動靜,你要讓小賈及時向你彙報,當然,只要他在辦公室里,就寸步也離不開我的眼睛!"

從鄭禿驢辦公室出來,下樓的時候,趙得三就在想自己正在干的這件秘密的事情,百分之百是賈婉麗走漏了風聲的,雖然對她本來就不怎麼信任,但是趙得三覺得她應該也不是故意想出賣自己,從日常中的繁枝細節上他能感覺得到賈婉麗對自己還是存在感情的,對于和自己又感情瓜葛的女人,特別是像賈婉麗這樣俏麗動人的小媳婦,趙得三真是有脾氣發不出啊!

經過二樓的時候,趙得三突然想到上樓時碰見鄭潔的事,就停下了腳步,想去規劃處找她,但回頭又一想,這樣就去找她不太好,于是又重新邁著步子朝樓下一邊走去,一邊掏出手機,給鄭潔發了一條信息,讓她下午下班以後先不要離開,等辦公樓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再來辦公室找他.

很快鄭潔就回了一個信息,只有簡短的一個'嗯’字.

回到辦公室以後,賈婉麗就急忙問道:"主任找你干什麼了?不會是剛才你給我會診,被直播了吧?"賈婉麗情急之下,也學著趙得三把兩人干那事用會診來代替了.

"婉麗,你是不是給何副主任說了什麼事了?"趙得三雖然心里並不怎麼生氣,但還是故意佯裝很生氣注視著他,所答非所問的說道.

賈婉麗因為做賊心虛,被趙得三這麼一問,就立即顯得有點慌慌張張,有點尷尬的笑了笑,裝糊塗的說道:"沒……沒說什麼事啊."說完,還佯裝很奇怪的反過來問趙得三:"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奶奶滴!在我面前還豬鼻子里插大蔥,裝蒜呢!趙得三心里暗自罵道,然後輕輕'哼’笑了一聲,不冷不熱的說道:"那我就奇怪了,怎們鄭主任和何副主任都對我的一舉一動掌握的一清二楚,甚至連我沒告訴你的事情他們都知道呢?"說著扭頭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逼問道:"是不是你把我修改規劃藍圖的事告訴他們的?"

"我……我沒有……"賈婉麗立刻顯得誠恐誠惶的扭過頭去佯裝工作,不敢迎接趙得三那威逼的目光.

"你沒有,那就是鬼!"趙得三見賈婉麗已經露出了狐狸尾巴,于是加重了語氣步步緊逼的說道.

賈婉麗用眼角的余光掃視了一眼趙得三,見他緊繃著臉,看上去很是生氣.

或許是做賊心虛,心里很不踏實,過了一會,心里實在忐忑不安,就硬著頭皮轉過臉向趙得三承認是自己把這件事說出去的,承認之後,接著解釋著說道:"我……我就是覺得你不信任我,我們都那樣的關系了,你都不信任我,我心里氣不過,才……才告訴何副主任的,我沒有別的意思."

賈婉麗能承認,倒是讓趙得三覺得心高興,這恰恰說明了她對自己是有感情的,因為自己對她的不信任,才讓她做出這麼激動的行為.

于是,趙得三緩和了語氣,說道:"算了,過去的事就不用再說了,我也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讓你明白,現在我們十一條繩上的螞蚱,你看看主任為了監視我們,攝像頭的裝上了,還有一點,我必須明確告訴你,婉麗,你只不過是何副主任手里的一枚棋子,是用來監控我的,你承認不?"說著話,趙得三目光銳利的盯著賈婉麗的眼睛,說的事一針見血,令賈婉麗做賊心虛的不敢去直視他,支支吾吾的也說不出來一句話.

"婉麗,你是被何副主任安排來監視我的舉動的,你承認不?"趙得三再次重複了一遍這個問題.

趙得三的話說的是字字剜心,加上他那嚴肅的表情,從心理上就挫敗了賈婉麗的偽裝,只見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但是我沒有,我沒有把什麼都告訴她,你就是不信任我."

賈婉麗的反應倒是ting讓趙得三放心的,這才說明她還是對自己有感情的嘛,于是,趙得三走上前去,一點也不介意的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後微微低著頭,面帶微笑,一臉認真的說道:"婉麗,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現在我們必須把光明開發區的規劃工作搞上,那樣我們才能有出路,只要對我有利的事情,你肯定也會跟著受益的,要是我有一天倒了,你肯定也脫不了干系的.再說我很喜歡你,你知道嗎?"

趙得三的花言巧語幾乎可以說是百試不爽,特別是對已經被他征服了身體的女人來說,更是效果立竿見影,只見聽了趙得三的甜言蜜語之後,賈婉麗就揚起了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眨著晶瑩的大眼睛,含情脈脈的看了他一眼,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的表情,然後溫柔細語的說道:"其實我……我也很喜歡你,只是我已經結婚了,沒辦法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在趙得三的忽悠之下,賈婉麗就吐露出了自己的心扉,從她含情脈脈的眼神來看,趙得三確信她不是逢場作戲的說謊,應該的確是對自己動了真感情.這就令他放心了,今天向賈婉麗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可以說完全不用擔心賈婉麗以後還會出賣自己了.于是,趙得三深情的一笑,將賈婉麗的肩膀一攬,只見賈婉麗就順勢撲在了他寬闊的兄懷里,顯得小鳥依人一樣,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上篇:借題發揮    下篇:我不想在這里工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