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辦公室暗戰   
  
辦公室暗戰

被夏劍這狗東西突然這麼不約而至的過來,這麼一通質問,趙得三愣了一下,一邊哼笑了一聲說道:"讓嫂子來上班,跟你有什麼過不去的!"說著,趙得三就伸手去拉一旁的椅子.

夏劍看見趙得三的舉動,立刻就嚇得臉色煞白,連忙顯得驚慌失措的指著趙得三說道:"好啊你個趙得三!你現在當了領導了,你了不起呀,你還敢打人呀!"

趙得三本來是想坐下來好好聽聽他的'看法’,被他這麼一說,還真有點下不了台面了,知道夏劍也是個膽小怕事的孬種,于是就提著一把椅子一邊冷笑著,一邊一言不發的沖著他走上去.

果不其然,只見膽小怕事的夏劍見趙得三提著椅子沖著自己過來,便嚇得恐慌萬分的顫聲說道:"劉副處長,你……你想干什麼?君子動口不動手,有什麼事咱們好好說,好好說,你別亂來!"

趙得三也沒真的就想提著椅子去砸他,就算他有這個膽,也不可能就在辦公室里湊他,于是便順坡下驢,也算是給了夏劍一個台階下,于是將椅子重重的朝地上一砸,'哼’笑了一聲,坐下來說:"好,那咱們就好好說一說,我倒要聽聽你能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

夏劍也是見好就收,順著趙得三給的台階就下,怒了努嘴,仰頭ting兄,不甘示弱的說道:"你……你把鄭潔安排進規劃處不是分明和我過意不去嗎!"

"我就不明白,怎麼個過意不去了?"趙得三歪著腦袋冷冰冰的瞪了趙大一眼,獨自點了一支煙系著不冷不熱地問道.

夏劍仰著腦袋,努著嘴說道:"你現在是領導了,我還不是呢!你工作能力強,我承認,你走了,趙大出車禍了,規劃處的工作任務那麼重,我一個人扛了幾個月了,現在都上手了,你卻把鄭潔給安排進來,這不是搶我的勞動成果是什麼!"

聽了夏劍這一大堆歪門邪道般的理由後,趙得三不禁忘乎所以的'哈哈’大笑了兩聲,然後突然將臉一板,不冷不熱的說道:"我說夏哥啊,你也是太看得起我了,你也不想想看,就憑我一個小小的副處長,我有那個能耐把鄭潔安排進單位來嗎?人事變動方面還不是得經過主任同意?既然主任都同意了,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你要是有想法,就麻煩去你找主任說去!找我說是無濟于事的!我做不了這個主!"趙得三又將皮球踢向了鄭禿驢,反正鄭潔來單位上班,是經過老家伙同意的,再怎麼怪,夏劍他也不應該怪到自己頭上來呀!

"是鄭主任說是你三萬五次的找他說這件事,他礙于面子才沒辦法了答應了你幫忙把鄭潔安排進單位來的."夏劍情急之下,說出了大實話.

奶奶滴,原來如此啊,你個老狐狸還真會挑撥離間呀!聽了夏劍的話,趙得三心里就暗自罵道,立即明白了夏劍之所以來找他,原來是鄭禿驢那個老王八蛋把矛頭指向了自己.

趙得三在心里暗暗將鄭禿驢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個遍,然後說道:"就算是我找他說的,那又怎麼樣?你好歹還和趙大是好幾年的同事呢,他家里發生了那麼大的事,現在面臨著多大的困難,難道你就為了自己那麼一點蠅頭小利而不顧趙大家里的困難了?你他媽的還算是個男人嗎!"

畢竟趙得三現在是副處長了,身份不同于以往了,見他有點發飆了,夏劍立即就軟了下來,緩和了語氣說道:"我告訴你,鄭潔那個女人可不簡單,你對她還不了解,你可別嫌我沒告訴你,她可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你千萬別被表面現象給迷惑了!"

對于夏劍狗急跳牆的話,趙得三充耳不聞的'哼’笑了一聲,皺著眉頭罵道:"你瞧瞧你這熊樣!背地里說一個女人的壞話,還算男人嘛你!"說完,站起來指了指門口,沖著夏劍冷冰冰道:"沒什麼事你趕緊滾蛋吧你!別影響老子工作!"趙得三也是從身份上壓了夏劍一頭,脾氣也見長了不少.

"好,好,你現在威風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反正我告訴你,鄭潔那個女人可不簡單!你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見趙得三很生氣的站起來閉門謝客,夏劍立即從趙得三的椅子上站起來,一邊讓開一邊驚慌不安的說道.

"你滾吧你!"趙得三手一揚,就見夏劍立刻抱頭鼠竄朝辦公室外跑去.也真是人倒黴了喝口涼水都塞牙縫,只見夏劍一跑到辦公室門口,剛好遇上賈婉麗走了進來,于是兩人不偏不倚的來了一個火星撞地球,在夏劍的慣性作用下,根據動量守畯麮z,質量較大的夏劍以較快的速度沖向賈婉麗,賈婉麗便在強大的動量沖擊下,被撞了個眼冒金星!

"哎呀!……"只聽賈婉麗尖銳的聲音打破一樓的甯靜,然後向一片落葉飄在空中,說時遲那時快,趙得三眼尖手快,就在這千鈞一發的危難之時,一個箭步,如離弦的箭一樣飛了過去,然後迅速張開雙臂,將被夏劍撞飛的賈婉麗接在了懷里.

只感覺在身體接觸的一刹那,趙得三就感覺到了一團綿軟的東西撲向了自己的懷里,同時帶著一股醉人的香瘋.

賈婉麗原本以為自己會摔個皮青臉腫,沒想到卻落入了別人的懷里,在確定自己沒有受傷之手,驚魂未定的扭頭一看,見接住自己的人是趙得三,打心底里不由得對這個高大英俊的帥氣上司產生了英雄般的仰慕與欽佩.

夏劍也是自個撞了個眼冒金星,一邊揉著額頭,見被自己撞飛的賈婉麗並沒有受傷,而是落入了趙得三的懷里,才松了一口氣,很不好意思的說道:"小賈,你……你沒事吧?"

"急著去投胎呀!眼睛長在屁股上了呀!"賈婉麗立即沖著夏劍生氣的罵道.

而此時趙得三懷里攬著賈婉麗這個身材火辣綿軟的嬌俏小媳婦,兩只手不偏不倚的就握在了賈婉麗的身前,由于是春末夏初,衣衫單薄,雖然隔著衣裳,但那種感覺依然清晰可辨.

賈婉麗一時在生著夏劍的氣,也沒有注意到趙得三的雙手放錯了部位,直到狠狠的瞪著夏劍悻悻的迅速離開,才察覺到自己的身上被什麼東西捂著,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趙得三的雙手正握在自己的身上,于是才有點驚慌的從趙得三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誰知剛一脫身,卻是腳下一滑,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再一次倒進了趙得三的懷里.這一次,不僅僅是被趙得三的手莫到了自己那麼簡單了.賈婉麗連忙從他的懷里掙脫開,臉上也泛起了不自然的紅,二話沒說就快步走進了辦公室.

趙得三愣了一下,抬起手看了看,才想明白自己原來是碰到了她,于是臉上泛起了壞笑,緊接著也走進了辦公室里去.

進了辦公室,賈婉麗微微紅著臉,為了緩解這有點尷尬的氣氛,還嘴里嘟囔著罵道:"急著去投胎,真是的!撞死人了!"

趙得三一邊回味著剛才自己那英雄般的表現,一邊得意洋洋的說道:"要不是我出手相助,恐怕你現在早都摔得皮青臉腫,你媽都不認識你了."

"你媽才不認識你了呢!"賈婉麗白了他一眼,眼神中卻是投去感激的目光,撅著嘴不甘示弱的說道.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趙得三白了她一眼說道.

賈婉麗本來是和趙得三開玩笑的,見他好像是生氣了,就立即陪著笑臉嘿嘿的說道:"你看你,開個玩笑都開不起,我的劉副處長,謝謝你,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趙得三笑嘿嘿說道,"我也是開玩笑呢,你以為我是女人呀,那麼容易生氣."

賈婉麗覺得自己被戲耍了,便撅著嘴狠狠瞪了他一眼,說道:"不理你了!"說著就扭過了頭不再看趙得三.

看著這個美豔小媳婦孩子一般的脾氣,趙得三還真是喜歡的不得了,尤其是賈婉麗這童顏巨ru的樣子,真的是別有一番風味,簡直是撩人極了,這樣再一刷小孩子脾氣,就更加像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了.

看著她呵呵的笑了笑,趙得三也收斂了飛揚的思緒,覺得不能再浪費時間了,開始認真的投入到了上午思考到的問題之中,對規劃初稿進行細致入微的修改.

就在他剛剛專心致志起來的時候,賈婉麗又突然問道:"對了,劉副處長,剛才夏劍跑下來干什麼?"

"啊?你說什麼?"趙得三猛然從思考問題的思緒中抬起頭愣愣的問道.

"我說夏劍剛才怎麼來辦公室了?他和咱們的工作沒什麼交集呀?"賈婉麗再次重複了一邊自己的問題,對這個問題感到很好奇.

上篇:大發淫威    下篇:礙事的攝像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