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效果立竿見影   
  
效果立竿見影

"知道了!"賈婉麗回頭輕輕媚笑著回答道,然後提著一瓶經過特殊處理的酒走進了樓里.

正在趙得三琢磨心事的時候,門打開了,賈婉麗提著一瓶長城干紅進來了.看到賈婉麗回來了,趙得三用略帶埋怨的口吻說道:"婉麗,你干什麼去了,是不是誠心躲我呀?"

賈婉麗一邊坐下來一邊搭腔說道:"我這不是去拿酒了嘛."

"你這是不是想來個一醉方休呀?"看著賈婉麗又拿了一瓶酒過來,微微有點頭暈感覺的趙得三開著玩笑說道.

"那咱們就來個一醉方休唄!"說吧,賈婉麗准備拔掉木塞給兩人倒酒.

趙得三立馬趁她不注意,奪過了酒瓶,看了一眼被動過手腳的木塞,心里算是有了底,同時笑嘻嘻的說道:"就給我一次為美女服務的機會吧!"

賈婉麗輕輕一笑,知道這是趙得三的本來面目,也沒有再堅持,讓他拿著酒瓶給兩人倒著酒喝.賈婉麗倒是一點也不甘示弱,端起了酒杯,一仰脖子便一飲而盡,然後將空杯子晃著讓趙得三看,見他也很豪爽的端著酒杯仰頭就喝,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和他想的一樣,果然酒里面是加過東西的,喝起來很難喝,差點沒把他給嗆到.

趙得三不得不真心佩服孟峰和賈婉麗這兩口子的思想開放,到了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多想了,就一個勁兒的和賈婉麗對干著,這瓶酒喝了一少半,趙得三就覺得酒勁往外闖了,他這才意識到,這個酒勁的後勁兒是很大的……

酒喝到了這個份上,趙得三已經完全放開了,不用再多慮了,人家兩口子為了今晚對孟峰的特別治療,這麼精心的准備,他還顧盼左右的,完全沒必要!所以在這瓶紅酒快喝完的時候,還一個勁嚷嚷著要喝,畢竟這個酒里面是加過藥物的,賈婉麗就不讓他喝了,害怕喝得太多,非但今晚事兒辦不了,反倒會出什麼事了.

的確,趙得三這個時候已經感覺到酒勁兒直往腦門子里面撞,腦袋也有些不大清醒了.半個小時的功夫很快過去了,當孟峰回到家里的時候發現趙得三和老婆賈婉麗還沒有完全進ru正題,于是就只能硬著頭皮坐下來,繼續陪著還沒有醉的趙得三說話聊天,並且又拿了一小瓶白酒來要和趙得三喝.

賈婉麗見狀,在桌子底下踢著孟峰的腳,沖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再喝了,他倒不是怕孟峰喝多了,而是怕這樣喝下去趙得三會出亂子.

趙得三雖然行為上有點不聽大腦支配了,但是意識還是很清醒的,知道孟峰這個家伙肯定是出去躲酒了,所以他真是有點不甘心呀,畢竟今天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想和這個猥瑣的醫生拼酒,在賈婉麗面前更顯自己男人的魅力,以便在幫助孟峰治療好了男性疾病後,賈婉麗還會對他死心塌地.但是他再三的掂量了一下自己,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能力和孟峰拼酒了,于是便沖著嚷嚷著還要喝酒的孟峰說道:"別再喝了,再喝就耽誤今晚的事兒了."

別說,趙得三這麼一說,孟峰好像一下子想起來了,于是邊晃晃悠悠的站起來,沖著老婆賈婉麗說道:"你和你領導先聊,我去上個廁所."說完就要向衛生間走去,剛邁出半步,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知覺一樣倒了下去.

趙得三嚇了一大跳,他根本覺得孟峰不是喝多了,而是覺得他是被絆倒了,于是趕緊上前去扶他起來,孟峰卻用力的將趙得三推開,嘴里還嚷嚷著說道:"不用你扶,我沒喝多."說這話,自己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走到了沙發旁就佯裝著一頭栽了下去.

這個時候,趙得三也不知道為什麼,行為不由自己支配,模模糊糊的就將賈婉麗往自己的懷里面拽,而此時的賈婉麗就好像是中了魔一樣,順從的就依偎在了他的懷里,在客廳昏暗的燈光下,趙得三本來有一種茫然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當賈婉麗的身體一倒入自己的懷里他就有些熱血沸騰了.

還沒等趙得三出手,賈婉麗就撲進了他的懷里,死死的摟住了趙得三的脖子.趙德三突然打起了退堂鼓,連連後退著,有些緊張的說道:"婉麗,你放開,你不要這樣子."

可是任憑趙得三怎樣退避,無論他說什麼,無論他怎樣的推搡著賈婉麗的身子,賈婉麗就像是一塊磁鐵一樣緊緊的吸在他身上,嘴里還不住的發出呢喃的'哼哼’之聲.

在他看來,賈婉麗今天是不幫老公孟峰治療就不會善罷甘休,趙得三一邊想著一邊看向一旁的孟峰,這個時候,孟峰佯裝呼嚕連天的去見周公了.看了看懷中的賈婉麗,趙得三立即雙手扳住她的香肩,對著她的眼睛一看,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酒里面肯定有藥.他們兩個人都喝了不少,唯獨孟峰沒喝多少,但是只有他現在醉呼呼的躺在一旁呼呼大睡了.

趙得三再次看了看孟峰,心一狠,咬了咬牙,發狠了.

幾個時辰的狂風暴雨,最終過去了.

休息的時候,趙得三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裝醉的孟峰,突然就發現了他有了動靜,于是就明白了什麼,突然有一種心有余悸的感覺,不過都這樣了,他害怕什麼呢,在佩服這個家伙詭計多端的同時,在心里暗自罵道:你個龜孫子,虧你想的出來!

這個時候,依偎在趙得三懷里的賈婉麗微微的動了一下,趙得三低頭關心的看了看她,見她掙紮著慢慢爬上來,余韻未了的看了趙得三一眼,然後又向躺在一旁仍然佯裝呼呼大睡的孟峰瞪了一眼,便幽幽的說道:"你收拾一下先走吧."

趙得三知道這應該是這兩口子合伙上演的一場戲,不過自己答應的事情既然已經做了,也沒有再留下來的道理了,而且也已經深了,必須回去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好明天上班.于是二話沒說,,離開了賈婉麗的家.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從賈婉麗家里出來後,趙得三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躲在了門外偷聽起了里面的動靜.

果然,他前腳剛出來拉上門,就聽見里面出來了孟峰鬼鬼祟祟的聲音:"他走了?"

"走了,剛走,你可真會裝呀!"賈婉麗氣喘籲籲的說道.

"我要是不裝,我怕他會反悔."孟峰道出了原委!

聽見孟峰這麼說,躲在門外偷聽的趙得三氣得捏緊拳頭,心里暗暗罵道:你奶奶的!

"那怎麼樣?治療的有效果麼?"賈婉麗關心的問道.

"還別說,效果很明顯."孟峰欣喜的說道.

"真的有效果?"賈婉麗看治療效果很是立竿見影,很是開心.

"婉麗,我愛你……."孟鋒一下子撲了過去."孟鋒,我也愛你……"

兩個人呼喚著彼此的名字,倒了下去.

躲在門外的趙得三,突然覺得自己真是辦了一件好事,便懷著很偉大的感覺離開了.

回到家里已經是半夜,趙得三洗了個熱水澡,回到臥室,因為蘇晴沒有在家,所以一趟下來因為太過勞累,就很快睡著了.這個晚上,他出奇意外的夢見了任蘭.或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中將曾經和任蘭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重溫了一遍,清晨當鬧鈴將他從睡夢中叫醒的時候,趙得三才發現自己的眼睛濕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這麼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竟然回想起前塵往事而流淚.

第二天上班,當趙得三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辦公室以後,賈婉麗已經來了,因為昨晚的事情,趙得三看到賈婉麗的時候還是有那麼一點尷尬的,呵呵的笑了笑打招呼說道:"婉麗,你還來的真早."

賈婉麗用古怪的眼神看著他,嘴角掛著淺淺的嫵媚笑容,溫柔的說道:"你不是也來得ting早嘛."

"哦,對對對,怕遲到嘛."趙得三呵呵笑著走到辦公桌前坐下來,就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男女之間的事其實就是一層窗戶紙,捅破了就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再說趙得三昨晚棒了他們家那麼大的一個忙,賈婉麗打心眼里是感激不盡,還沒等趙得三坐穩,她就走上前來故意問道:"劉副處長,怎麼今天這麼無精打采的,一句話也沒有,像霜打的茄子一樣呀?"

"哪有呀?這不是昨晚沒睡好,困的很嘛."趙得三打了個哈欠語氣疲憊的說道.

"對呀,昨晚出了大力了,幫了我那麼大的忙."賈婉麗神秘兮兮的笑著說道.

趙得三扭頭看著賈婉麗這種得意勁兒,好像有什麼喜事一樣,肯定與昨晚的事情有關,于是就問道:"看你今天跟吃了喜糖一樣,什麼事這麼高興呢?是不是昨晚很爽呀?"

賈婉麗朝門口看了一眼,然後神秘一笑,小聲說道:"你昨晚走了之後,孟峰的病好了."

"哦?"趙得三一聽這個,頓時興趣盎然的接著問道:"怎麼個好法?"

"去你的,這還用問嗎!"賈婉麗白了他一眼說道.

上篇:一醉方休    下篇:害人的攝像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