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往事如煙桃花凋謝   
  
往事如煙桃花凋謝

"媽媽很快……啊……很快就回來啦,先不說了,掛了啊."鄭潔立刻匆匆忙忙的掛斷電話,長長舒了一口氣.

美妙的時間就是那麼短暫,很快,一次酣暢淋漓的恩愛之後,鄭潔香汗淋漓氣喘籲籲的說道:"我本來說好好犒勞一下你的,但是妮妮打電話說他餓了,我得回去了啦."

"我恐怕不是妮妮打電話吧?"趙得三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神秘兮兮的說道.

"就是她打的呀,你沒聽見嗎?"果然,鄭潔沒聽明白趙得三的意思.

"恐怕是趙哥想找你,又不好意思打電話來打擾,才讓妮妮打的吧?"趙得三一次性就猜中了.

鄭潔看了一眼趙得三,若有所思的一想,就立刻贊同的他的看法,點頭說:"也許吧,不管是誰打得,我這兩天一直在陪著你,他心里肯定不平衡,我還是早點回去吧,也該回去了,快到飯點了."

"你回嘛,我又沒說把你攔下來給我當老婆嘛."趙得三開玩笑的說道,和鄭潔在一起呆了兩天,暫時也吃吃飽了.

"去你的,誰要給你當老婆!"鄭潔白了他一眼,然後抬起香汗淋漓的身體,甩了甩一頭散亂的剪發,然後拖著酥軟無力的身體,扶著牆走進了衛生間去洗澡.

聽著嘩嘩的水聲,隔著霧化玻璃看著里面正在洗澡的鄭潔,朦朦朧朧中,如同仙女一般清心除塵,迷人異常,能和這樣一個女人在賓館里度過這麼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周末,趙得三覺得自己也夠了,不枉為了把她安排進建委工作而去找鄭禿驢.

不到十分鍾的功夫,鄭潔洗完澡,拿著一條雪白的浴巾,走出了衛生間,一邊朝chuang邊走來,一邊用浴巾擦拭著玲瓏玉體上滾落的水珠,這種貴妃出浴般的樣子真不是一般的迷人,特別是她那齊耳的剪發,散發著別致的韻味,有一種特別讓人心動的感覺.

"看什麼呀?沒見過嗎!"見趙得三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鄭潔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將手中的浴巾丟過去蓋在了他的臉上,然後含情脈脈的看著趙德三,一件一件的穿上了衣服.

鄭潔雖然在一件一件的穿著衣服,但是還真是有點不舍得離開趙得三,和她呆在一起的這兩天時間里,真的是享受到了一個女人最為快樂的時刻,這種感覺是她結婚八年一次都未曾體會到過的,特別是在與趙得三在一起的時候,那種情到深處如做神仙的感覺,讓她似乎找到了曾經夢想中愛情的美妙滋味.

"我本來說今天想好好犒勞一下你,給你一點新鮮的東西,但是今天沒時間了,下次吧."鄭潔一邊穿著外套一邊媚眼如絲的看著他說道.

"什麼新鮮呀?"聽聞鄭潔的話,趙得三立即顯得興致盎然的追問道.

"不告訴你!"鄭潔坐下來穿著高跟鞋,抬頭看了他一眼,賣著關子說道.

"好潔兒,你就告訴我嘛."急于知道是什麼新鮮的趙得三就從chuang上爬起來,挽著鄭潔的胳膊搖晃著耍起了孩子氣.

"就不告訴你!"鄭潔穿好了鞋,繼續玩著神秘,不為之所動.

"好潔兒好潔兒,你就告訴小趙子嘛."趙得三死皮賴臉的抓著她的胳膊說道.

"就是不告訴你,下次在一起的你就知道了!"鄭潔依舊玩著神秘,留了一個懸念,然後起身媚笑著說道:"我先走了,等下次在一起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說著,就朝門口走去.

坐在chuang上的趙得三埋怨的看著離開的鄭潔,氣呼呼的心里說道:不告訴就不告訴!有什麼了不起嘛!

鄭潔走後,趙得三在chuang上坐了一會,又重新躺下來,拿出了一支煙點上,一邊回味著剛才的那些激情場面,一邊吸著煙,這兩天很過的很充實,也很疲憊,身體仿佛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樣,全身綿軟無力,就連拿著煙的手都感覺很困很困.

趙得三有一個習慣,每當征服一個新的獵物之後,就會回過頭去從頭到尾的把自己所征服過的女人從頭到尾數一遍.任蘭是他進ru機關單位後征服掉的第一個女人,也是唯一一個讓他愛恨交加的女人,今天一回想到任蘭這里,趙得三的思緒就卡了殼,或許是太久沒有見到任蘭了,或許是想到自己在建委的仕途能否順利,與依靠任蘭投資修建光明新區的道路有極大關系.

他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懷念起了她,一產生這種感覺,雖然才與她分開一兩年時間,但在趙得三想來,總覺得好像與她在一起的鏡頭都發生在十幾年前一樣,可以說她是自己在某些事上的啟蒙老師,也是讓自己感情泛濫的人物.

他對任蘭太熟悉太了解了,她是不僅僅是身材與容貌俱佳的女人,而是那種千百嬌媚,萬種風情,一點思想的女人,這樣的女人,往往最能抓住男人的心,而趙得三在榆陽的那幾年,就完全沉lun在她的香懷里了.想到這兒,他就一遍一遍的回憶與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回味著和與她一起戰斗過的日子.她的那種動情,及其令男人滿足.

想著過去的事情,趙得三突然覺得有一種很惆悵的感覺從心底油然而生,他很想再能回到過去,去看看那些與他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人,第一秘書李菲菲,財務室文茜,臨時工張芬芬,保潔員白玲,辦公室文員張小燕,以及警察局戶籍室的張姐,也不知道她們現在的近況如何.

想著想著,一種很強烈的感覺迫使下,趙得三不由自主的翻過身從chuang頭櫃上拿起了手機,竟然情不自禁的找到了任蘭的電話號碼,剛好按下綠色的撥打鍵時,突然一個電話沖了進來,將陷入回憶當中的趙得三一下子給驚醒了,震了振精神,眨了眨有些酸澀的雙眼,這才看清楚電話是賈婉麗打來的.

這令趙得三有點納悶,她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干什麼呢?帶著疑惑,按下了接聽鍵,疲憊的問道:"婉麗,怎麼啦?怎麼現在給我打電話來了?有什麼事嗎?"

"廢話,當然是有事了!"電話里賈婉麗沒好氣的說道,接著問道:"你今天有空沒?"

"有是有,怎麼?有事嗎?"趙得三疑惑的問道.

"肯定是有事了,難道你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嘛?"賈婉麗神秘兮兮的問道.

趙得三的腦袋瓜子一轉,很快思緒就回到了那晚在碧海藍天和賈婉麗共度良宵時答應她的事情,于是就嘿嘿的笑著說道:"當然沒忘記啊,不就是讓我做回活雷鋒,替你老公孟峰找回男人的尊嚴嘛."

"這還差不多."賈婉麗有些欣慰的說道,然後又說道:"那你今天有時間,晚上來我家里來,把你答應的事履行了,怎麼樣?"

趙得三想了想,看了看手腕的表,算了算,還有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才對著電話說道:"那行吧,九點之前吧,九點之前我到你家里,怎麼樣?"

"不怎麼樣!"賈婉麗卻聽起來有些生氣.

"為什麼?"趙得三一頭霧水的問道.

"就不能早點來嘛?"賈婉麗質問道.

"我還有事呢,我這是百忙之中抽空去幫你,你還挑三揀四的呀?"趙得三說道.

賈婉麗也是有求于他,所以也就只能勉強答應說道:"那行吧,那你忙完了給我打電話,我到時候開車來接你."

"行,沒問題."趙得三爽快的說道,緊接著想到了什麼,又連忙補充道:"對了,你要先給你老公孟峰說好,不要等我去了後被他趕出來了!"

賈婉麗聽他有所顧慮,于是就一邊呵呵笑道,一邊打消著趙得三的念頭說道:"你放心吧,孟峰才不會呢,他在醫院干的那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他也不是什麼正經人."

賈婉麗是無意之言,但被趙得三聽著,覺得就有點怪怪的問道,于是就有問道:"婉麗,聽你的意思,我不是正經人?"

趙得三這麼一說,賈婉麗才察覺到自己剛才無意中說錯了話,就連忙焦急的否認說:"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干過那麼多丑事,他也不可能說什麼的,再說這個辦法是他想出來的,他還要說,那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婉麗,你要想明白,這件事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拉下臉去做,反正你老公孟峰那里你一定要做好思想工作,我可不想在我幫忙的過程中他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對于趙得三來說,這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雖然禮拜五的晚上在趙大家里也做過排練,但那晚趙大也是喝多了酒,自己也喝了不少酒,完全是在不是很慶幸的狀態下彩排的,若真要在神志清醒的狀態下,他還真是有點發怵,萬一在事情進行到最精彩的時候,孟峰經不住這種刺激而變卦的時候,那豈不是要出大事了?所以趙得三還是比較警惕的.

上篇:矛盾不堪的趙大    下篇:上刀山下火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