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婚姻是座圍城   
  
婚姻是座圍城

賈婉麗瞪著杏核眼,發真狠的說道:"看來男人都是一個球樣,你也不例外!"

"這……這干我什麼事兒,我是說主任呢!"趙得三強詞奪理的說道.

"哼哼,只是怕你沒有成氣候,要是讓你成了氣候,恐怕你比主任有過之而無不及吧?"賈婉麗條條是道的說道.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趙得三用力的沖著賈婉麗搖著雙手,無比堅定的說道.

其實他在回答賈婉麗這句話的同時,心里也在想:要是讓老子成了氣候,後宮佳麗自認為要比老家伙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老子絕對不會為了達到個人目的,去讓自己的女人獻身獲利.

"呵呵,說的輕巧,做起來難上難啊!"賈婉麗發自內心的感慨道.

"那主任到底把夏劍那個小媳婦辦了還是沒辦呢?"趙得三為了打消賈婉麗的懷疑,故意顯得對這些很感興趣,明知故問的糾結在這個問題上,又將話題轉移到了這個上面來.

"我發現你倒是很關心人家夏劍的媳婦的啊?"賈婉麗顯然是對趙得三的這種做法已經是醋意滿腹了.

"哪兒呀,我關心她干什麼,我又不認識夏劍的媳婦,我只是關心主任到底為什麼要袒護著夏劍這家伙."趙得三將自己的秘密包裝的嚴嚴實實,其實,他不但認識夏劍的老婆阿芳,而且還和她有過激情的接觸.

賈婉麗只是發發牢騷,她心里明白,男人花心天經地義,誰也不能左右得了他們,所以,在這上面能指望著他們如何如何,那真是癡心妄想了.于是她臉色一正,鄭重的說道:"好吧,我就讓你明白明白夏劍跟主任是有著怎樣的關聯……"

趙得三還真是感覺有些興致盎然,于是就屏住了呼吸,不再去打擾賈婉麗的思路,他現在很想知道賈婉麗的下文,畢竟不僅僅關系到鄭潔能否不以臨時工的身份進ru單位,而且還牽涉到夏劍的小媳婦阿芳,這個一直讓趙得三心里癢癢的絕色佳人,自從她懷孕到現在,差不多好幾個月沒見到了.

以前他不敢過多的遐思是因為他沒有一丁點可以遐想的資本,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有了充足的資本和能力.只是目前夏劍有鄭禿驢這塊難啃的骨頭的庇護,一旦夏劍的小媳婦阿芳成了他chuang上的常客,自己的想法可就成了泡影了……

就見賈婉麗解開了系在睡衣上的腰帶,像是被一種無名的內火燒得很熱的樣子,臉上微微掛著紅潤,表情略微羞澀得說道:"話還得從多一年前說起,那個時候……"賈婉麗開始講訴何麗萍透露給她的關于鄭禿驢和夏劍之間的秘密……

原來,就在一年前,省建委要派人去省委黨校學習,當時,建委里為了得到這次機會的年輕都在爭搶這次難得的機會,為了得到這次機會,夏劍不惜讓自己的老婆阿芳去勾yin鄭禿驢,而鄭禿驢這個老色gui,也是看見夏劍的小媳婦阿芳是一個絕色佳人,于是也不僅心動,接下來就水到渠成的發生了該發生的事,在一片謾罵聲和質疑聲中,夏劍去了省委黨校學習.

但就在前兩天,做滿月子的阿芳曾親自登門拜訪了鄭禿驢,鄭禿驢終于是按耐不住,和她在建委對面的小賓館中重溫了一次舊情之旅,完事之後,夏劍的老婆阿芳向他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不能把鄭潔安排成為正式工,因為這會威脅到自己老公夏劍的地位.

一直一有空位就想提夏劍上去,但是一直沒有成功,這也讓鄭禿驢感覺有點對不住為他獻身這麼多次的阿芳,于是就答應了她的請求.

講完之後,阿芳見趙得三凝眉在思索著什麼,就詭笑著問:"是不是聽起來像是講故事一樣?"

這些秘密其實對趙得三來說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了,他聽著聽著根本就沒繼續聽下去,而是在回味自己和阿芳的事情,阿芳的美色雖然和鄭潔比起來還是稍微遜色那麼一點,但也是屬于絕色佳人.

被賈婉麗打斷了他的思緒,趙得三詭笑著說道:"婉麗,夏劍和鄭主任之間的秘密現在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再得說一下你和你老公孟峰之間的秘密呀?比如說他怎麼會被你以前的領導給控制呢?為什麼會怕他呢?"

趙得三對這個很感興趣,那次外出學習,賈婉麗只是說了個大概,他不是十分清楚.

"不是都給你說過了嗎?"賈婉麗白了他一眼說道.

"說的不是很仔細,再說說唄,我就當聽故事啊,反正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就當是打發時間嘍."趙得三嘿嘿的笑著說道.

賈婉麗見趙得三那種猥瑣的樣子,白了他一眼,就開始講訴:

原來自己的老公孟峰之所以能夠被市建委的主任控制了,害怕他,就是因為他在醫院的一次利用權職的越格行為讓院長知道,將這個丑事告訴了安排他進醫院的市建委主任,當時孟峰還以為自己完蛋了,沒想到卻是因禍得福,在他對市建委主人與老婆賈婉麗的偷吃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同時,他自己在醫院利用工作關系來滿足自己的貪婪的行為也漸漸得到了院長的允許.

孟峰因為賈婉麗不是小姑娘,而導致與她在一起時總是會產生心理陰影,所以在醫院的婦產科工作不久的時間里,幾乎是沒有專心的去鑽研業務,而是把一切心思都放在了怎麼利用這個機會去沾點便宜,搞幾個美女.

在這種思想的驅使下,使他不斷地尋找著機會,對于一個剛來醫院不久的醫生來講,單獨跟前來治療的女病人接觸的機會一般是沒有的,所以,前兩個月時間,孟峰也沒能占到一個美女的便宜,倒是見到了不少美女的身材……

越是見得多了,遐想和非分之想就越加纏繞著他的大腦,于是,在一天快要下班的時候,他終于得到了一次難得的機會.

當時,一名護士進到了醫生辦公室,見只有他一個人,便想轉身出去,孟峰見護士那種慌慌張張的樣子,想跟她開個玩笑,就攔住她問道:"這麼慌慌張張的,是不是下班有人約你呀?"

"才不是呢!"護士撅著小嘴沖著孟峰說道:"有個病人要做人流,跟她說快下班了,可是她執意要做,可現在也沒有醫生呀."

孟峰看了看表,離下班還有大約一刻鍾的時間,于是對護士說道:"難道我不是醫生嗎?"

"你?可是你才來醫院多久呀?"護士直言不諱的說道.

"治病救人,醫生的天職,我在學校里就對這方面比較拿手,所以,做個流產還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孟峰自告奮勇的說道.護士見他毛遂自薦,而且外面的病人也是在是難纏,所以,就來了個順水推舟,面帶驚訝的問道:"真的呀.那太好了,那……那我讓她進來?"

"那就讓她進來吧!"孟峰帶著興奮地樣子說道.

不一會兒,一個看上去大約二十出頭,人長得特別漂亮,身材苗條的女人便走了進來,她身上穿著一條很職業的淺色緊身連衣裙.

絲襪內的修長的腿下,穿著一雙精致的高跟鞋.進門後,她看見孟峰先是一愣,然後很不好意思的微微將頭低了下去.

"坐吧,怎麼不好?"孟峰打開她的病曆本問道.

"我想做人流,您看什麼時候可以啊?"女士唯唯諾諾的說道.

孟峰一邊熟練的寫著病曆本,一邊說道:"那我先給你檢查一下吧,至于什麼時候可以做,就要看檢查結果再定了."

女士坐在孟峰對面愣愣的沒有吱聲,孟峰知道她是在猶豫,就催促著說道:"躺倒那邊的檢查chuang上,做一下檢查吧."

"必須要做嗎?會不會疼?"女士有些擔心的問道.

"當然要做,可能稍微會有一點不舒服."孟峰有意輕描淡寫的說道,他特意將疼說成不舒服……

"哦."女士站起身走向檢查chuang.

孟峰裝作繼續在他的病曆本上寫著,眼睛卻已經瞄向了她那邊,這一瞄不要緊,孟峰突然感到她是那麼的眼熟,她的每個動作似乎都是那麼的優美.

孟峰迅速的在腦海里搜尋者所見過的女孩的印象,是她?那個漂亮的新娘.他終于想起來上個周末參加一個大學同學婚禮上見到的那個極為漂亮的新娘,當時孟峰還在自己內心深處暗自遺憾,為什麼同學就找到這麼漂亮的女孩呢,自己雖然也有賈婉麗這麼個漂亮的老婆,但是畢竟她的第一次被建委的領導給奪取了,這令孟峰很是苦惱.雖然孟鋒為了治病,連流傳在社會上的荒唐偏房都信,但是他的心里,卻一直因為賈婉麗的與以前領導的事情,而留下一個不能磨滅的陰影.

這時,就見她走到了檢查chuang邊上,彎下腰,先是靦腆的脫下了那雙精致的高跟鞋.

上篇:荒唐的想法    下篇:麻醉不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