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荒唐的想法   
  
荒唐的想法

見趙得三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了,賈婉麗有點感激的笑了笑,頭卻垂的更低了,聲如蚊蠅得說道:"其實就是……就是讓你和我當著他的面……,刺激一下他的心理."

"啊?讓我和你當著你,在他的面前?"賈婉麗的話還沒說完,趙得三就二目瞪圓,一臉驚詫的問道.

"嗯."賈婉麗紅著臉羞澀得點著頭.

"我和你的事讓他知道了都不得了,哪里還敢當著他的面亂來,你簡直是開國際玩笑呢!"趙得三根本不敢想到那一幕,不管對哪個男人來說,容忍自己的老婆有外yu都算很慈悲了,哪還有男人會願意看著自己老婆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那想想後果多嚴重呀,要不是賈婉麗的老公孟峰被氣死,就是自己被孟峰給砍死,這,這不行,趙得三是甯願不再和賈婉麗干那種事,也不願意去冒這個險.

"真的,我知道你是怕,不過我已經給我孟峰說過了,他自己現在也無能,,他自己能不心急能不內疚嘛,要是他一直沒本事,我在外面和別的男人走到一起,那也是無可厚非,他也沒話可說,再說……再說我和以前領導的事他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不都給你說過嗎?我們領導來我家里把孟峰灌醉了……"賈婉麗講了一大串,還是想讓趙得三同意她的請求,很是期待的看著他.

"你說你給你老公孟峰已經說過了?"趙得三支支吾吾問道,他真是不敢相信,怎麼他身邊遇上的女人竟是夫妻生活不順啊,這些窩囊廢怎麼一個個都娶的老婆這麼漂亮呢!

賈婉麗紅著臉,點著頭嗯了一聲,說道:"說過了."

"他答應了?"趙得三刨根問底道.

"嗯."賈婉麗又是點了點頭.

趙得三剛才在聽賈婉麗說出這個請求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一個'靠’字可以概括,覺得這種行為很荒唐,但回頭現在一想,趙得三就想大膽嘗試一下,于是若有所思了片刻,心一狠,說道:"那好吧,要是能幫助他治好病,我趙得三吃一點虧倒也沒什麼."

"咯咯咯……"趙得三的俏皮話逗得賈婉麗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然後說道:"那就說定了."

趙得三拍著兄脯說道:"這個你放心,我答應了你就會去做,除非我趙得三沒有這個能力,一旦有了能力,先要辦的就是兩件事……"趙得三說起了自己要說的事,說到這里有意的停頓了一下,等著賈婉麗的反應.

"哪兩件事?"果然,賈婉麗好像是比趙得三要聽她講訴的事情還要著急的聽他的下文.

趙得三收起了笑容,鄭重的說道:"第一件事就是要將你從主任和副主任那里搶過來,讓你不要做他們的棋子,永遠歸我一個人.第二件事就是幫你老公孟峰治好病,來了卻你的心願,怎麼樣?"

"不怎麼樣!"賈婉麗立即回答道.

"這也不行?"趙得三覺得賈婉麗不會是並不喜歡自己吧?她只不過是因為老公孟峰疾病在身,才和自己這樣的……

賈婉麗狠狠的瞪了趙得三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說道:"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這種隨便說出來應付我的話呀?"

趙得三真是沒想到,這小媳婦的心思竟然是這樣的縝密,他的確是為了討好這枚身邊的定時炸彈才這麼隨口一說的,結果被人家給揭穿了,于是他尷尬著又說道:"那好,那好,我盡力而為還不成嗎?"

"你要是這麼說,我倒是覺得有些能夠接受得了,記住,男人是不能隨便許諾的."賈婉麗說的很正式,像是在訓教趙得三,更像是關心備至.

趙得三有些感觸的說道:"哦,是,是,男人絕對不能隨便亂說的,隨便的後果就是要流血的!"他說這句話可是深有體會的,這次被賈婉麗約到這里來,就是個例子.

賈婉麗似乎聽出了他話中有話,媚笑了一下,說道:"怎麼?約我到這兒來後悔了?"

"哦,沒,沒有,哪會後悔呢,高興還來不及呢."趙得三言不由衷的說道.

賈婉麗絕對不是那種讓別人尷尬到無地自容的女人,她見趙得三已經面色微紅,有些難堪了,便不再繼續追問,換了個話題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賤?"

"這個……"趙得三沒有想到賈婉麗突然會問到這個問題,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怎麼?不好回答?"賈婉麗追問了一句.

"不,不是不好回答,是,是沒想過這個問題."趙得三如實的說道.

"那現在想想,是不是?"賈婉麗好像對趙得三的看法很在意.

"不……"趙得三機械的回答著,接著又說道:"我們還是別說這些好不好?"

"呵呵!"賈婉麗窘迫的一笑,理了理仍然濕漉漉著的秀發,然後將秀發向身後一甩,說道:"好了,那就聽你的,我們先不說這些,我們還是先好好享受一下美酒吧!"說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趙得三看得出來,賈婉麗心里有著極大的痛苦和難以言喻的壓抑,畢竟她和鄭潔的情況差不多,都是老公自身喪失男人的本能,以至于無法獲得夫妻生活帶來的愉悅和滿足,那種煎熬和折磨人的感覺可想而知的,但他又能做什麼呢?

除了能給她臨時帶來一些身體上的安慰和快意之外,只能是傾聽她的訴說了,哦,對了,還有答應她,企圖幫孟峰重新找回男人的尊嚴.

"你怎麼不喝呢?"賈婉麗干完了杯中的酒,看著趙得三問道.

"婉麗,酒我們有的是時間喝,來日方長嘛,但今天我最想的還是聽聽你的傾訴,想知道你今天說要告訴我個秘密,到底是什麼秘密?"趙得三貌似很體貼的說道,但根本沒有忘記來這里的初衷,因為是與鄭潔被決定安排為臨時工的原因有關,他很想知道這其中又有什麼阻力.

說著話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了酒瓶中的紅酒所剩無幾了,再這樣喝下去的話,還得上一瓶,畢竟這里的紅酒要好幾百一瓶呀!

"哎,只怕我今晚說完這個秘密後,今後就再也沒有這個機會和你坐在這里訴說心扉了."賈婉麗惆悵的說道.

"干嘛要把話說的跟生離死別似的."趙得三截住賈婉麗的話說道.

"哎……"賈婉麗又是一聲長歎,接著說道:"看來這就是天意,這就是命啊,誰讓我遇上了你,又喜歡上了你呢?"

對于賈婉麗的直白,趙得三半信半疑,他只是還以淡淡的一笑,模棱兩可的說道:"我也一樣!"

"呵呵,不一樣的,今天的事兒我可以永遠不跟你說,但是正因為我喜歡你,我才想給你說,我知道你是個心底善良的人,很同情趙大一家子,所以才肯幫幫他將她老婆安排來單位替他工作,所以為什麼嫂子會被定為臨時工,我想給你說一下其中的原因."賈婉麗臉色平靜,淡定的說道.

趙得三心中一顫,連忙問道:"你是說有人搞鬼,阻礙嫂子接替趙哥的工作?"

賈婉麗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趙得三隨即凝眉一想,腦袋里快速的旋轉著,然後迅速鎖定了嫌疑人,試探性問道:"你是說夏劍那小子?"在趙得三看來,鄭潔要去的是規劃處,處長藍眉也是個心地很軟的女人,不會為難不要緊反而還會幫她說好話的,倒是那個夏劍,恐怕是怕規劃處多來一個人,自己的地位就會又多一個威脅,所以才暗中阻礙吧.

"是的,就是他.看得出你對他的成見很大,而且怨恨還很深."賈婉麗肯定的回答道.

"哎,一言難盡."趙得三歎了口氣說道.

"我也不想知道你跟他之間為了什麼,我就想提醒你,是他去找領導說的,所以在班子會上,領導們才決定把鄭潔以臨時工的身份安排進規劃處代替趙大來工作,而且他好像和主人的關系很不一般,我出于好意提醒你別因為這個去碰他,也別在他身上打主意了."賈婉麗的語氣很堅定.

至于趙得三為什麼會和夏劍暗中交鋒,她並不清楚,她來省建委時間段,只覺得夏劍與鄭禿驢的關系非比尋常,並不知道這其中有夏劍剛生過孩子的老婆阿芳在其中牽線搭橋,做為兩人的潤滑劑.

看著趙得三一臉茫然的神色,接著又說道:"你又想問為什麼對吧?"

"是呀,為什麼?"趙得三機械的重複著賈婉麗的話,但覺得被女人猜到了心里有些難堪,于是又佯裝愣愣的接著問道:"難道是主人把夏劍那小媳婦給咔嚓啦?"

"你見過夏劍的媳婦?"賈婉麗眼睛睜得很圓,疑惑的問道.

"當然見過了,那小媳婦長的可真叫個漂亮,看上一眼就能讓人難忘,就被說要是……"說到這兒,趙得三突然停下了話音,因為他看見了賈婉麗在用那種火熱的眼神死死地盯著自己,立即察覺到是自己一時忘情,說漏了嘴了……

上篇:碧海藍天洗浴    下篇:婚姻是座圍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