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恨不得咬上一口   
  
恨不得咬上一口

"真的,嫂子今天打扮的很洋氣,而且還化了妝,看起來很不一般."賈婉麗繼續稱呼鄭潔為嫂子,一臉認真的對趙得三說道,又怕他不信自己的說,接著又補充道:"不信你上樓去看,不知道嫂子去找誰了?"說完腦子一轉,接著猜測道:"會不會是去找主任了?"

賈婉麗猜測的還真是沒錯,雖然和鄭潔僅僅見過一面,但是剛才在樓道見到經過精心裝扮的鄭潔後,賈婉麗已經被她的美貌和那種伊人的身材所徹底折福了,除了羨慕就是嫉妒.

與賈婉麗在樓梯口撞見,被她用那種又羨慕又嫉妒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了好一陣子,三十歲出頭的鄭潔立刻感覺到害羞的低下了頭,微微紅著臉,直接來到三樓,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鄭禿驢的辦公室門口.這一次當鄭潔懷著惴惴不安的緊張心態將鄭禿驢的辦公室推開之後,或許是來的時間太早,並沒有看到過前幾次那種讓她心驚肉跳面紅耳赤的香豔場景,而是鄭禿驢一個人正靠在老板椅上抽著煙在想問題.

發覺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打扮的特別美麗動人的女人就這麼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讓鄭禿驢一時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二目直直愣著,目不轉睛的看著有些驚慌失措的鄭潔發起了呆,知道鄭潔完成趙得三布置的任務,一邊緊張的說著:"主任,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

一邊轉身要離開的時候,鄭禿驢才如夢初醒,連忙叫她:"小鄭,等一下."

或許是鄭禿驢語氣有點像發號施令,鄭潔立即就站住了腳步,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了他的辦公室門口,一臉慌張的看了鄭禿驢一眼,就連忙低下了頭.

"小鄭,我剛好准備通知人叫你來我這一趟呢,你這來的正好,進來吧."鄭禿驢回過神之後,兩眼放著光,直勾勾的盯著身材玲瓏有致的鄭潔,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說道.

鄭潔也是一愣,有點不明所以的看了鄭禿驢一眼,才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小鄭,把門閉上,坐下來我問你一點事情."鄭禿驢吩咐說道.

鄭潔就只能照著吩咐,將辦公室的門閉上,走到沙發前坐下來,卻有一種坐立不安的感覺,偷偷瞄了鄭禿驢一眼,只見他吸了一口煙,彈了彈煙灰,兩只三角眼散發著淫光上下打量著自己,然後不緊不慢的說道:"小鄭,最近家里都還好吧?趙大的身體恢複的如何了?"

"還是那樣子,家里情況主任您也知道的."說起那個支離破碎的家,鄭潔就有點失落了起來,仿佛在向人傾訴一樣,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鄭禿驢這個並不熟悉的人的辦公室里.

鄭禿驢呵呵笑了笑,說道:"小鄭,你家里的情況作為領導,我很理解,也很同情,聽說你現在在家里照顧著趙大和孩子,連區建委那份臨時工的工作都辭了?"鄭禿驢這幾天還專門打探了一下趙大家里的情況,尤其是鄭潔,這個發現了自己和何麗萍秘密的女人,他更是對她的動向了如指掌,但那也僅限于她顯現出來的東西,而有些則屬于秘密,比如她與趙得三之間的關系,以及趙得三為了幫助她來建委替代趙大的工作而想出來的這個不怎麼光彩的辦法,這些鄭禿驢一無所知.

"不是辭職了,是人家區建委解雇了."鄭潔苦笑著糾正了一下鄭禿驢的話,要不是為了在醫院照顧老公趙大,鄭潔也不至于十天半個月不去單位一次,這樣一拖再拖的曠工,即便是對她有那種想法的領導也都沒法保住她了,最終被區建委解雇了.

"那這麼說現在家里也沒人去工作掙錢,沒有經濟來源嘍?"鄭禿驢推理著問道.

鄭潔也不用瞞著他,實話實說得點了點頭,希望鄭禿驢會同情她,讓一切會順著趙得三的想法來.

看鄭潔點了點頭,鄭禿驢變顯得一臉憂愁,極為假惺惺的歎了口氣說:"哎,那這麼說小鄭家里的生活現在很艱苦啊."

鄭潔沒有說什麼,只是苦苦的笑了笑,或許是突然想到了自己一個三十出頭有相貌有身材的漂亮小女人,後半輩子卻要面對那麼支離破碎的家庭,同時也要忍受著沒有一個有健全生理功能的老公而缺少生活的痛苦,突然心里有所觸動,低著頭的一雙美目就泛起了晶瑩剔透的淚花,顯得委屈極了.

這樣打扮的嬌豔欲滴的女人,卻在鄭禿驢面前流露出這麼委屈的一面,著實是讓鄭禿驢有點心疼,但是這老家伙畢竟是老江湖了,不心狠手辣,怎麼會坐穩到現在這個正廳級干部的位置上呢.

對于自己和何麗萍在辦公室里的風韻美事在建委系統傳的沸沸揚揚,思來想去,早就覺得是鄭潔散布出去的,所以,這時候鄭禿驢同情歸同情,但事情還是要搞明白,如果真的是這個小媳婦有心想借著掌握著他們的丑事而想來建委工作,那他不用多想,只能順著這個俏麗伊人的小媳婦的想法來了.

"小鄭,你前幾天好幾次來建委走錯地方來推開了我的辦公室門,今天又走錯了地方,你該不會是有什麼想法吧?"鄭禿驢呵呵笑著問道.

鄭禿驢的問題一下子還將鄭潔給難住了,趙得三交給她的任務中也沒有這個情節,所以鄭潔一時有些埡口無語,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兩只手不自在的在筆直的大腿上撫莫著,緊張的無以複加.

見鄭潔不說話,鄭禿驢基本上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就坡下驢得說道:"小鄭,你也不要傷心了,單位對你家里的情況也有所了解,知道你一個女人正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困難,而且單位也有人來向我反應了一下你家里的情況,我是這樣想的,如果小鄭你有心來咱們省建委工作的話,我可以酌情考慮一下,擇時召開一個班子成員會議,就你的事情討論一下,爭取給你把工作落實在建委,對你來說也能減輕一些負擔,你覺得呢?"

一聽到鄭禿驢打算幫自己落實工作,憂傷的鄭潔一下子仿佛從黑暗中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感覺到生活突然產生了希望,就像她正在朝無底的深淵中下墜之時,有人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她.充滿希望的鄭潔立刻抬起了頭,一臉喜出望外的看著鄭禿驢,感動的有些泣不成聲說道:"主任,謝謝……謝謝你……"

多麼美麗迷人的小媳婦啊,就連哭也是這麼的楚楚動人,那梨花帶雨般的樣子真不是一般的讓人心動,禦女無數的征途,看見這個嬌豔欲滴的小女人哭泣時那種讓人心疼的樣子,不由自主的站起來,掀開老板椅,從辦公桌後走上前來,在鄭潔的身旁坐下來,一點也不介意的伸出一只手放在了鄭潔的香肩上輕輕拍著,安慰說道:"小鄭,別傷心了,沒什麼的,趙大既然受傷前是我們省建委的同志,我這個做領導在他面對困難的時候肯定要盡量提供一點自己權力之內的幫助,這也是我做領導的分內的事情嘛."

由于鄭潔對鄭禿驢這個老東西並不了解,也沒打過交道,所以對這個老家伙的居心叵測並沒有任何防備之心,任憑他第一次和自己接觸,將手搭在自己的香肩上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紅著眼睛,向鄭禿驢投去感動的目光,有些哽咽的說道:"主任,你真是個好領導,我……我代表趙大,代表我們全家人感謝你……"

"小鄭,客氣什麼呢,作為領導,對下屬關懷是應該的,這件事我盡力而為幫你解決,你也就不用再傷心了."

鄭禿驢人模人樣的輕輕拍著鄭潔的香肩安慰著說道,眼光卻偷偷的沿著她的衣領瞄進去,那白嫩剔透的感覺真是讓鄭禿驢恨不得去吃上一口.

正在這個時候,鄭禿驢的辦公室門突然被推開了,何麗萍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突然一看到鄭禿驢辦公室里的一幕,見他正緊挨著一個漂亮迷人的小女人坐在她身邊,一只手還搭在她的香肩上,對她顯得極為關懷,一看到鄭禿驢不安好心的舉動,何麗萍原本還帶著微笑的臉上立即蒙上了一層生氣的表情,五官緊緊繃著,二目圓睜,顯得極為生氣.

發現門突然被推開,何麗萍站在了門口,自知動機不純的鄭禿驢立刻就像觸電一樣將手從鄭潔的香肩上拿了下來,連忙起身撇清了和鄭潔的關系,人模人樣的說道:"麗萍,你來得正好,今天小鄭剛好來了,我就想把她的事情說一下,你看她一個女人家現在面對著那麼大的困難,我們是不是要盡快考慮一下安排她工作的事兒?"說著鄭禿驢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回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了下來.

上篇:一個白日夢    下篇:像個救火隊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