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鄭潔的心理變化   
  
鄭潔的心理變化

趙得三還真是對鄭潔有點刮目相看了起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能喝的美女,即便是身為省委組織部部長的蘇晴,她的酒量恐怕都沒這麼大.自己在酒桌上從來都是難逢對手,今天怎麼就碰到了這麼一個厲害的美女呢?看著桌上的一壇酒已經喝完了,劉海如順理成章的眯著眼睛詭異的笑了一下,然後沖著臉上掛著不自然的紅色的鄭潔客氣的說道:"嫂子,你等一下,我今天還帶了一瓶酒過來."說完,也不等鄭潔同意,便起身向一旁的茶幾走去……

鄭潔本來想攔住趙得三,這是喝酒的一個常識,而且自己也喝的很盡興,有一種一方休的沖動,所以也就沒有阻攔.等趙得三拿來了酒,兩人繼續喝了起來.

別說,趙得三喝過那麼多酒,但今天喝的這壇酒才感覺這酒勁有點大,打開的西鳳酒還沒喝兩杯,趙得三就覺得酒勁往外闖了,他這才意識到了,這壇趙大珍藏的好酒的後勁是很大的……

酒喝到這個份上,趙得三真的是服了,趙大的臥室門打開了一道縫隙,被鄭潔看見了趙大正在里面賊頭賊腦的往外看,于是鄭潔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趙得三,沖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再喝了,她倒不是害怕趙得三喝多了,就是害怕他喝多後會在老公趙大的眼皮底下和自己干那種事.

的確,趙得三這個時候已經感覺到了酒勁直往腦門子撞,腦子也有些不大輕松了.趙得三真是他奶奶的有點不甘心呀,畢竟今天是趙大請自己來的,而且是他精心安排的,今天一定不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

漸漸的,沒多久,被趙大下了藥的已經被他們喝進肚子里的酒開始發揮藥效了,鄭潔的全身就像火燒一樣,行為舉止已經不受腦子控制,兩眼燃燒著熊熊的火焰,起身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沖趙得三勾了勾手,也示意他過去.



又是一晚未歸,整整一個晚上,趙得三幾乎沒索取的沒有空下來歇一會,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兒來的那麼大的能量,或許本來就是在內心深處對鄭潔有著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令趙得三看不得鄭潔那種哀求的目光,以及她作為一個女人失去正常的幸福後那種痛苦,直到最後,鄭潔整個身子就像是虛脫了一樣倒在了趙得三的懷里,才算是結束了這場令趙得三難忘的chanmian.

休息之間,趙得三不得不信服那種藥的威力.

這個時候,依偎在趙得三懷里的鄭潔微微的動了一下,趙得三關心的低頭看了看她,就見鄭潔掙紮著慢慢爬起來,深情的看了一眼趙得三,然後又朝發出'呼呼’聲音的房間里看了一眼,便幽幽的說道:"小趙,你收拾一下先走吧."

趙得三愣愣的看著鄭潔,不解地問道:"你說什麼?我走?"

"嗯,你快點走吧,不然一會恐怕他就該醒來了."鄭潔看了一眼發出鼾聲的臥室,狠勁說道.

趙得三更是張二的和尚吧,莫不到腦袋,他皺著眉問道:"潔兒,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說到這兒,趙得三有些猶豫,覺得後面的話不好說,可一看鄭潔的態度仍然還是那麼的堅決,于是咬了咬牙,接著說道:"潔兒,難道你還沒夠嗎?"

鄭潔瞥了趙得三一眼,哼哼的說道:"你走就走,問那麼多干什麼?"

趙得三一聽鄭潔這麼說,也來了,便瞪著眼睛說道:"干嗎?難道你還真的想和趙哥他……"說著話,用手指了指房間.

鄭潔被趙得三這麼一吼,不怒笑,她眯著眼睛笑著說道:"不能便宜了她,還給我下藥,你先走,我要讓你趙哥嘗嘗下藥的代價."

趙得三看著鄭潔那種發狠的勁子很是有一股子辣辣的味道,好像是知道剛才和自己的纏滿完全是由于藥物引起的,應該是很不滿意老公趙大這麼就將自己推到了別的男人的懷里了.

趙得三覺得鄭潔這股子狠勁倒是蠻可愛的,但是畢竟趙大是她的老公,這樣做完全也是出于為這個家庭和鄭潔的個人幸福考慮.于是,趙得三便對鄭潔說道:"潔兒,我看就算了,你就放過趙哥吧,他已經都這樣了,還不是為了你好啊."

"他……他怎麼能這樣做,自己沒本事就算了,想把我推到你的懷里就明說,還搞這一套."鄭潔的臉有晴轉陰,狠狠的說道.她不是抗拒和趙得三干那事,相反她很喜歡和趙得三在一起的感覺,但是她不喜歡自己是被老公趙大暗地里搞手腳推給別的男人的,那樣會讓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只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趙得三覺得鄭潔這話怎麼說的那麼別扭呢?就好像在說自己一樣,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呼哧地說道:"我,我可不是,不是趁人之危呀,我,我說真心的喜歡你的."

鄭潔直愣愣的看著趙得三,一雙美目一眨不眨的,趙得三被她看得有些發毛了,不由得低頭看了自己一遍,覺得自己是不是把衣服扣子扣錯了,可是自己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系的好好的,便又抬起頭來向鄭潔看去,可再次看到鄭潔的時候,鄭潔的臉上卻多了兩行滾滾的淚……

趙得三以為是自己的話有點冒失了,鄭潔不願意了,于是趕緊陪著不是說道:"潔兒,你別誤會,我,我也是看到你實在是受不了了,才,才那樣的,不過你要是不願意,那以後我保證絕對不再侵犯你,好不好?"

鄭潔聽了趙得三的話,哭的更厲害了,她委屈的抽搐著說道:"沒,沒事的,我,我就是覺得這事兒來的太突然了,我,我還沒准備好呢."

趙得三見鄭潔哭的更厲害了,想都沒想,就直接脫口而出:"那好,那好,那就等你准備好了再說還不行嗎?"

本來是哭哭滴滴的鄭潔,被趙得三的這句話一下子給逗樂了,她破涕為笑,眯著眼睛說道:"去你的,都這樣了,還能等麼?"

"哦,對,對,對,嫂子你看我這,就是不會哄女的說話."趙得三趕緊陪著笑臉,不過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接著又說道:"那你就跟著我好了,心里就別再糾結了,畢竟趙哥也是為了你著想,成全你的好事嘛."

鄭潔從鼻中'哼’了一聲,眼睛看了一眼趙大的房間門說道:"我這個人就是這脾氣,好說好商量,什麼事都可以,但是趙大他背後搞這一套,我就不想饒他."

"那你想干什麼?"趙得三急忙問道.

"我不想干什麼,我就是想讓你趙哥知道,我用不著他把我推到你的懷抱,我要不是為了這個家,我早就放下他不管了!"說完,站起來,推著趙得三又說道:"好了,你就放心吧,既然已經都跟你這樣了,就絕對不會後悔."

趙得三皺著眉頭問道:"什麼呀,這個那個的,到底你說想哪個呀?"

鄭潔看了他一眼,催促著說道:"我沒工夫再跟你斗嘴皮子了,你要是再不快點走,他可馬上就要醒來了,到時候,你可別怪我讓你替我出這氣啊!"

雖說一切都是趙大一手策劃的,但是趙得三還是不想在這個狀況下去面對趙大,于是就准備離開,不過在離開前,突然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吃干抹盡就走人了,至少他要給鄭潔一點生活的希望,讓她不要在心理上對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庭有太多的負擔.于是,剛走出一步,趙得三又回過了頭,一本正紀的說:"潔兒,我和你說件事兒."

"什麼事?"正在整理被自己撕扯的凌亂不堪的衣服的鄭潔問道.

"潔兒,你工作的事我已經向領導反應了,主任說需要領導班子開會研究決定一下,為了保險起見,我想讓嫂子你再做一點事."趙得三說起這個,就顯得極為正經.

"還怎麼做呀?你讓我散步主任和副主任的事,我都散布出去了,難道還要做比這更過分的事麼?"鄭潔問道,她心里也是有所顧忌的,畢竟人家領導和她無冤無仇,她也不想去平白無故抹黑人家,散布他們在辦公室里的秘密,如不是趙得三執意要她去做,她是怎麼都不會去做.

趙得三笑著搖搖頭,說:"很簡單,就是和一開始一樣,打扮的妖豔一點,再去主任辦公室走一趟,因為主任現在從心里上對嫂子你有一種畏懼,因為你知道他的秘密,我這邊又幫你反應過,我想只要嫂子你再辛苦一趟,去走一趟,主任肯定好好考慮一下嫂子家里的情況的,潔兒,你覺得呢?"

聽聞了趙得三的主意,鄭潔直愣愣的看著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然後點頭說道:"那……那我就再試一下吧."

"嗯,潔兒,你明天就去,記得,和上次一樣,打扮的妖豔一點."趙得三囑咐道,之所以讓她打扮的妖豔一些,也是為了讓鄭禿驢從心理上對鄭潔這個漂亮迷人的小女人產生那種渴望心態,會在調她去省建委工作的天枰上增加一枚砝碼.

"那……那好吧."鄭潔答應的有些勉強,因為她實在很少穿那種妖豔暴露的衣服,覺得那都是不正經的女人才穿的衣服,上次去找鄭禿驢,打扮的那個樣子,在回家的路上被陌生男人看的她心里像揣了七八只兔子一樣,跳的七上八下的.

上篇:大喝一頓    下篇:一個白日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