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說你呼哧你還喘   
  
說你呼哧你還喘

"麗萍,有什麼事啊?"見何麗萍進來,正在考慮趙得三很快反應來問題的鄭禿驢板了板身子笑著問道.

"老鄭,我想和你說件事,聽聽你的意見."何麗萍一邊走上前來一邊說道.

"什麼事?你說."鄭禿驢板了板身子,做出一副認真聽取的樣子.

"老鄭,是關于趙大家里的事,你看現在趙大出院了,但一直坐著輪椅,可能這一輩子就在輪椅上要度過了,我們是不是考慮把他媳婦安排進來替代他的工作?"何麗萍開門見山的說道.

一聽到何麗萍這樣說,鄭禿驢立即雙目圓睜,顯得極為驚訝的問道:"怎麼麗萍你也找我說這個事啊?"

鄭禿驢的話讓何麗萍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一頭無數的問道:"老鄭怎麼?婉麗也找你說這個事了?"何麗萍還以為是表妹賈婉麗也找他說這件事了.

"不是,你來之前沒多長時間小趙也來找我說這件事了."鄭禿驢搖了搖頭,道明實情.

"小趙也來找你說這事了啊?"何麗萍也顯得很驚訝的問道.

"他也找你了?"鄭禿驢所答非所問的問道.

何麗萍搖搖頭說:"沒有,是婉麗來找我說的."

"是小賈去找的你,小趙來找的我,小賈又是跟著小趙的,小賈又不認識趙大的媳婦,應該是小趙的主意吧?"鄭禿驢掰著指頭推理說道,看著何麗萍,等她表態.

"老鄭,你的意思是小趙指使婉麗來找我的,然後他來找你?"賈婉麗按著鄭禿驢的思路猜測道.

鄭禿驢點了點頭,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何麗萍說道:"麗萍你難道沒發現,趙大剛出車禍住院那會小趙往醫院跑得很勤嗎?"

何麗萍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微微皺了皺柳眉,歪曲了他的意思,猜測問道:"老鄭你是說小趙和趙大的媳婦有一腿?"

鄭禿驢一時被何麗萍的理解能力搞的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說:"麗萍你可真有想象力啊,怎麼會這樣認為呢?"

何麗萍見鄭禿驢的反應,才知道自己猜測錯了,于是就有點尷尬的笑了笑,接著問道:"老鄭,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既然小趙和趙大媳婦很熟,這事肯定是趙大的老婆去找小趙說的,然後他指使小賈去給你說,他自己再來找我說的."鄭禿驢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對問題的分析一針見血,但有一點他想的不對,那就是並不是鄭潔找趙得三求他幫忙,而是坐在輪椅上的趙大,覺得太過虧欠妻子鄭潔,將鄭潔讓給了趙得三,以讓他幫忙把鄭潔安排進建委去接替自己的工作.

鄭禿驢的推理合情合理,令何麗萍很是佩服的恭維道:"老鄭,你不愧是主任,分析的是一針見血."

何麗萍的馬屁將鄭禿驢的馬屁拍的很響亮,讓他心里很是受用,得意洋洋的笑了笑,說:"做領導的,一定要善于分析問題才行."

說你呼哧你還喘!何麗萍臉上掛著欽佩的笑容,心里卻如是想,對于這個老狐狸,何麗萍自從知道自己只是他眾多玩物中的一個後,就對他貌合神離了."老鄭,那你說他們反應的這個事,你怎麼考慮的?"何麗萍切入正題問道.

"麗萍你怎麼考慮的?"鄭禿驢將皮球踢給了何麗萍.

這老狐狸!何麗萍心說,微笑著道:"人事調動的事我做不了主,還得看老鄭你的想法啊."何麗萍將大權又交還給了鄭禿驢.

"麗萍,最近我們的事在系統內部傳的沸沸揚揚的,而且還描繪的那麼有聲有色有枝有葉,你覺得是誰傳出去的?"鄭禿驢突然轉移了話題問道.

"只有趙大的媳婦撞見了幾次,應該就是她吧?"何麗萍說道.

鄭禿驢點了點頭,說道:"我覺得也是她,除了她,別人根本不可能傳的那麼繪聲繪色的."

何麗萍看了鄭禿驢一眼,已經知道他突然轉換了話題的用意,于是就說:"老鄭,如果這樣說的話,那我們是不是得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呢?"因為自己和鄭禿驢的秘密八分之八十是從鄭潔口中傳出去的,像她所說,要想撫平這些風言風語,解鈴還須系鈴人,要從源頭截斷,那麼鄭潔就是他們不得不重視起來的人了,而她現在有事相求,不得不令何麗萍重視起來,她可不想被這些風言風語給淹死,她的野心絕不僅限于安穩在副主任的位子上,在市建委當了幾年二把手,沒有任何實權,雖然步子邁的很大,直接來到了省建委副主任的位子上,但依舊還是個副手,沒有實權,只不過是鄭禿驢的玩物和傀儡,她怎能安心于此呢.

鄭禿驢也是個智商極高的人,從何麗萍的話中立即領會出來了其中的含義,于是就直截了當的問道:"麗萍,你的意思是把趙大的媳婦調過來工作?"

"嗯."何麗萍也不遮遮掩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老鄭,我們兩的事最近在系統里傳的很凶,如果我們不辦這事,恐怕趙大的媳婦會更不遺余力去鼓出我們的事,你想想看,你現在的口碑剛剛好轉,又遇上這事,如果名聲再這樣下壞下去,對你也不好啊."

何麗萍的話倒是對鄭禿驢敲響了警鍾,的確,這兩天他已經明確感覺到了來自這些流言蜚語的壓力,整天搞得他很是煩躁.皺著眉頭,問道:"麗萍,那你的意思就是把趙大的媳婦調來工作?"

"嗯."何麗萍點點頭說道,接著神秘兮兮笑道:"老鄭,其實這件事倒也不是壞事."

"麗萍,這話怎麼講呢?"鄭禿驢見何麗萍突然賣起了關子,就問道.

"老鄭,現在趙大殘廢了,屬于困難家庭,如果把趙大的媳婦安排到單位來,這反倒是一件對咱們臉上貼金的事情,豈不是很好嘛?"何麗萍微笑著娓娓道來自己的想法.

何麗萍的話讓鄭禿驢立刻有一種醍醐灌ding,毛塞頓開的感覺,兩眼隨之冒光,眉頭一挑,一臉驚喜的說:"對呀,麗萍你真是他有思想覺悟了,你說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何麗萍被鄭禿驢一番贊不絕口的誇獎,有些洋洋得意的媚笑著,問道:"老鄭,那你說我給你出了個這麼好的主意,你怎麼感謝我呀?"

看見何麗萍那張迷人的臉龐,尤其是那雙帶著挑逗性的媚目,讓鄭禿驢在被她的建議搞的心情特別舒暢的同時,就有些心血來潮,直接四平八叉的躺在了老板椅上……

自從趙得三的副處長辦公室里多了賈婉麗這麼個嬌俏誘ren的小女人後,他工作起來也就沒有那麼煩躁了.當然,雖然趙得三玩弄女色的確有一手,但是該工作的時候趙得三還是很踏踏實實矜矜業業,從來不會因為女人而耽誤了工作,相反,女人反倒能夠給他煩躁的工作增添不少色彩和'樂趣’,讓他在勞逸結合中能夠順利完成每天的工作.這不,下午就是在和賈婉麗的說說笑笑中完成了手頭的工作.臨下班前,賈婉麗突然從他後面上來,一下子趴在了他的肩上,在他耳邊小聲耳語道:"劉副處長,下班了等一會再走唄."

趙得三轉過頭去,就看見一張精致俊俏的小媳婦的臉蛋近在咫尺的看著他,那雙黑亮的美目之中滾動著一汪澄澈的秋水,鼻子尖巧,小嘴紅潤迷人,尤其是臉上的皮膚極為細膩白嫩,真是一個讓人愛讓人憐的俏媳婦啊,"為什麼要等一下再走呢?"趙得三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問道.

"我想和你說會話嘛."賈婉麗說話時那雙眉目撲閃撲閃閃動了幾下,眸子里秋波流轉,顯得極為迷人.

"天天見面說呢,還有什麼好說的呀?"趙得三一看到賈婉麗這麼有些羞答答的樣子,就壞笑著問道.

"就是想和你說會話."賈婉麗從他肩上起來,有些扭扭捏捏地說道.

雖然賈婉麗這個小媳婦長得友俊俏伊人,chuang上也不賴,但畢竟她是何麗萍和鄭禿驢有意俺怕在自己身邊的一枚定時炸彈,在還沒徹底掌握了這個小媳婦的為人之後,他處于警惕,還是不敢打算在辦公室里亂來,于是就收斂了臉上不正經的表情,直了直身子,一本正經地說道:"有什麼話你現在說唄,非得還要等到下班才能說呀."

"我老公今晚在醫院值夜班,家里就我一個人."賈婉麗突然扭過身子說了這麼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這句搭不上邊的話讓趙得三一時有點張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歪著腦袋一臉疑惑的看著她,但很快就聽出了言外之意,儼然就給他說'我老公今晚不在,家里就我一個人,你來我家里陪我吧.’省略了後面的半句話.于是劉海得三朗朗一笑,明知故問道:"你老公值班去管我什麼事兒?"

"你……"賈婉麗見趙得三裝糊塗,氣的撅嘴瞪了他一眼,雪白的臉蛋上隨即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接著小聲說道:"你到底來不來?你來了我給你玩新鮮的."

上篇:我也富有同情心    下篇:難以取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