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動機不純   
  
動機不純

妮妮點了點頭,一臉無知的看著趙得三,像是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麼,倒背著雙手看著他,閃爍著一對大眼睛.

趙得三笑了笑,說道:"你給叔叔幫忙,叔叔給你們做飯吃好不好,"

妮妮笑了,笑的很甜,她馬走到爐具的側面,打開了一個櫃櫥的小門,向里面指了指說道:"就在這里了."

趙得三看了一眼妮妮打開的櫃櫥,先打開了冰箱看看里面有什麼,可是令他失望的說,里面除了他上次在醫院買來的火腿腸之外,就剩下點咸菜什麼的了.

不管這麼多了,趙得三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將自己今天帶來的一些食品,再加上咸菜和醬豆腐,組織了一頓飯菜,沒用多長時間,簡單的幾乎連爐火都沒有用到多少的飯菜便端到了客廳的飯桌上.

而這一切早已經被在另外一件房間中換衣服准備收拾做飯的鄭潔看在了眼里,心里一陣心酸,關上門趴在chuang鋪上哭了起來,哭的淚如雨下,她覺得自己的命太苦了,為什麼才三十歲的年紀,就要面對這麼一個支離破碎的家啊,她怨天怨地,只怨自己當初看錯了人,找了趙大這麼一個無能的男人,無能到也不要緊,關鍵是她還年輕啊,正處于女人最為成熟漂亮的年紀,卻要一個人來支撐這麼個支離破碎的家……

趙大在這期間一直沒有說話,他用感激的眼光看著劉海如一個勁兒的忙活著,一汪淚在眼眶中打轉.趙得三特意為妮妮泡了一碗加火腿的方便面,讓她先一個吃.然後直接走到了另一間屋子門口,敲了敲門說道:"嫂子,出來吃點飯吧."

"我……我不吃,你們吃吧."伏在chuang上哭泣的鄭潔連忙止住哭聲顫悠悠的應道.

門外的趙得三已經聽出來鄭潔是在房間里面哭了,知道她心里肯定有些酸,于是就不再叫她,給她留了一個私人的空間,讓她去釋放內心的痛苦與辛酸.

從門口轉身走上前來,趙得三沖著趙大問道:"趙哥,你不是想喝兩口嗎?想喝的話我就陪著你喝兩口."

趙大從年輕的時候就有這個愛好,總是喜歡在家吃飯的時候抿上一小口,現在一切都不行了,唯獨這個愛好還可以做,聽了趙得三的提議,趙大立即點著頭說道;"好,咱哥兩就喝個知心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妮妮早已經吃完了自己碗中的方便面,到一邊寫作業去了.趙大為了維護這個驕傲付出的艱辛,說到動情處,以淚掩面.

趙得三知道自己今天的角色就是一個聽客,聽趙大來傾訴自己內心的痛苦,一邊聽著,一邊不住的給趙大夾著菜.趙大講訴完了心酸的事情後,舉起手中的酒杯,一干下去後,沖著趙得三說出了一句讓他瞠目結舌的話來……

趙大將一杯酒全部灌進了喉嚨以後,打了個酒嗝,似醉非醉的沖著趙得三說道:"兄弟呀,我看你也是性情中人,更是個心眼好的男人,所以……所以老哥想托付你一件事兒."

趙得三手里拿著酒杯,原本想跟他一起干掉,可一聽他這麼說,感覺話里有話,就聽下來問道:"趙哥,你有什麼事就說吧,老底我別的沒什麼,做人講義氣這一點還是沒問題的,只要是兄弟我能辦到的,就絕對沒問題."

"好,不愧是好兄弟,老哥也絕不是那種刁難的人,這件事兒,你一准能行!"趙大的身子已經有些晃晃悠悠的了,但是神智似乎反顯得非常清楚.

是不是趙大又要拜托他幫忙把鄭潔調到省建委去替代他的工作?

但是這件事他在鄭潔和妮妮回來之前已經說過了啊,不可能又提及到吧?

趙得三似乎意識到了趙大要說的事似乎不是尋常事,但他就是琢磨不透他還能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所以,他沒再說什麼,而是默默的看著趙大.

趙大伸直了身子,勾著趙得三的肩膀,拍了兩下,又說道:"兄弟,你嫂子這個女人可是個好女人啊,她不但長的漂亮,最重要的是她還賢惠,心眼更好,這一點你承認不?"

趙得三有些啼笑皆非了,他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趙大是好了,要是說鄭潔好,會不會顯得動機不純.要是說不好,那不是掃人家的興嗎?思來想去,趙得三還是模棱兩可的說道:"當然了,你的媳婦,你最了解嘛."

"你小子不說真心話,老哥我不痛快."趙大不依不饒的逼問著.

"這……"趙得三真沒想到這個趙大會這麼固執.

思量了一下,咬了咬牙說道:"你說的沒錯,至少我認為嫂子是個心地善良的女人."他說的是真心話.

"只是心地善良這麼簡單嗎?"趙大好像真是有點喝醉了.

"是呀!"趙得三重複著說道.

"難道你不認為你嫂子漂亮極了麼?"趙大有些口無遮攔了.

"這……"趙得三有意回避,但是又怕她說自己不誠實,便堅決的說道:"漂亮,當然是漂亮了,不但漂亮,而且還很有女人味."

"這話說得我愛聽,你嫂子絕對是一個最理想的老婆,可是……可是這幾年,我真的很對不住她呀……"說到這兒,趙大用手抹了抹眼角,看來他是真的觸動了,抽搐了一下,他接著又說道:"我不僅僅是在生活中給她添了累贅,整天的為了這個家,為了我這個廢物操勞不休,更主要的是她,她是一個正值成熟年齡的女人,連起碼的女人應該享有的都不能得到,這……這真是讓我悔恨萬千呀!"趙大說的句句著真,包含了他度鄭潔深厚歉意.

趙得三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眨著眼睛,似乎有些麗姐,又似乎有些迷茫,或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了勇氣,他將杯子往桌子上一放,說道:"怎麼?難道是趙哥你不行了?"

趙大向坐在一旁吃著煎豆腐的妮妮瞥了一眼,將聲音壓得很低說道;"兄弟說對了,我今天想跟你說的事兒就是這個."

趙得三立即沖著趙大搖擺著雙手,說道:"趙哥你這可是為難我了,這個我不行的."他將趙大的話理解成了讓他想辦法幫他恢複男人威風.

趙大瞪著兩只大眼珠子,納悶的問道:"怎麼?你年紀輕輕的也不中用了?"

趙得三被趙大問的'呵呵’的笑了起來,他明白了趙大說的意思,便微笑著問道:"趙哥到底是想讓我幫你什麼呢?"其實,他已經隱約的感覺到了,自己要有豔福飛來了.

果然不出所料,趙大再次瞅了女兒一眼,然後伸出食指示意趙得三向自己靠近一些,接著便聲音細微的說道;"兄弟,你是個好人,老哥信任你,老哥也不是那種不開竅的人,憑什麼讓這麼一個好的女人守著我這個殘廢的沒用男人,所以,我想……想讓你給你嫂子一個做女人的幸福和滿足."

趙得三沉默了,他不是在思量著到底該不該這麼做,而是沒想到趙大喝過酒會這麼直接的說這些話,這麼直白,這麼不考慮到自己的後果,甚至有些不能理解他的這種想法……

"怎麼?你不願意,你沒看你嫂子?"趙大借著酒精見趙得三低頭不語,便有些沉不住氣了.

趙得三看著趙大那焦急的樣子,心里突然冒出了個奇怪的想法,心道:他怎麼把自己的女人往別的男人身上推,該不會是想……想不開吧?

趙得三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是想,有哪個男人會把自己的女人往外推,趙大的這種做法實在有些讓趙得三不能想象,難道僅僅就是想讓自己把鄭潔調到省建委去,而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他看著趙大那憂郁的眼睛,猶豫的說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大見趙得三仍然沒有肯定的回答自己,便一拍桌子大聲說道:"男子漢大老爺們,行就行,不行就算,有什麼好磨磨唧唧的呢!"酒後的趙大與平時軟弱的形象判若兩人,一下子就像雄起了一樣,他這一喊不要緊,嚇壞了一旁的妮妮,只見她驚恐的回頭看著兩個大男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趙得三笑了笑,安慰了一下妮妮,然後對著趙大說道:"對我來說,這就像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可……可我想明白一下,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可以嗎?"趙得三還是擔心怕趙大想不開.

趙大看著仍然有些不安的女兒,兩行淚水不自然的流下來,他抹了一把眼淚,然後對趙得三說道:"你能不能推我出去轉悠轉悠,你嫂子這兩天太忙,我有些天沒出屋了."

趙得三二話沒說,從客廳的沙發上拿起了一條毛毯給他蓋上,又對妮妮說道:"妮妮,叔叔跟你爸爸出去走走,一會就回來了,媽媽出來了你給她說一聲."

妮妮懂事的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叔叔,我會的."

上篇:怡人的美人    下篇:應接不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