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翻身農民把歌唱   
  
翻身農民把歌唱

"來給你說一下,一樓辦公室已經讓人收拾好了,你看有什麼需要搬下去的,我現在幫你搬下去吧?"韓蕊說道.

趙得三哦了一聲,說:"我現在就要搬下去工作啦?"

"是啊,你沒聽何副主任在會上的安排嗎?你現在是副處長了,怎麼能和一般人擠在一起工作呢."韓蕊說著故意瞥了一眼夏劍,毫無疑問,他就是她口中的一般人.

趙得三心領神會的笑了笑,說:"那行,我收拾一下東西,你幫我搬一下吧."

"嗯."韓蕊點點頭,跟著趙得三開始幫忙收拾他桌上的個人物品,花了十幾分鍾,將需要的東西裝了兩只紙箱子,每人抱了一只准備出門.

臨走,趙得三還是很客氣的回頭像極度郁悶的夏劍打招呼說:"夏哥,有空下來坐啊."

聽聞趙得三給自己打招呼,夏劍卻像裝聾作啞沒聽見一樣,直到他們走出了辦公室,才氣的一腳將地上的垃圾簍踢開,極為不痛快的心說'神氣個毛線呢!’

心情郁悶的夏劍越想越想不通,在他看來,無論是資曆和工作經驗,自己都要比趙得三有資格當這個規劃處的副處長,極度的不滿,讓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越想越是想不通,最後鼓起了勇氣去三樓找何麗萍提意見.

來到何麗萍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得到了她的應允後,推門進去了.

何麗萍正在電腦上草擬一份打算以趙得三為組長,帶隊去江城考察學習兩江新區規劃建設的文件,隨意抬起頭瞥了夏劍一眼,見他臉上掛著極為悶悶不樂的情緒,就一邊對著電腦打字,一邊問道:"小夏,找我有什麼事?"

"何副主任,趙得三當副處長我不……不服氣!"處于情緒激動中的夏劍直接脫口而出,表達自己的不滿.

"哦?"何麗萍停下手頭的事,饒有興致的看著他,接著問道:"為什麼不服氣呢?"

"趙得三他是去年才來建委上班的,前前後後工作了最多一年時間,不管是從工作經驗還是從其他方面來說,我覺得……覺得他都不夠資格."夏劍抓住這些理由說道.

何麗萍聽罷,就知道夏劍是想表達什麼意思了,便輕笑了一聲,問道:"小夏,那你說說看,誰夠資格啊?"

"何副主任,就拿規劃處的幾個人來說,我……我是工作年限最長的,下來是小趙,接下來才是趙得三和鄭茹,按理來說,提拔人上去肯定也是要考慮工作年限問題的,從要求上來說趙得三他……他根本不符合要求."夏劍一股腦將自己心里的想法傾訴了出來.

何麗萍聽了夏劍的話,呵呵的笑了笑,說:"小夏,提拔小趙當領導,組織上是看到他身上的潛力和工作能力,國家在進步,現在國家講究的是重用人才,你年紀也不大,怎麼思想還停留在老一輩那,還想著按資排輩呀?提拔一個領導,組織上是經過多方面的考察的,至少單位領導對小趙都有一致的好評,小趙給我的印象也很不錯,我覺得他做副處長沒有任何不妥."

何麗萍站在了趙得三這一邊.

"那是何副主任您……您來單位的時間短,您還不太了解趙得三的為人."夏劍之前的那些疑惑被何麗萍一一解答後還不甘心,捉襟見肘尋找不滿的理由.

"我是不怎麼了解,但是老鄭了解吧?既然老鄭都能推薦他上去,哪還有什麼問題呢?難道小夏你是對老鄭的做法不滿意嗎?"何麗萍哼笑了一聲,將夏劍不滿的矛頭引向了鄭禿驢,像讓這個家伙知難而退.

果不其然,夏劍還是害怕得罪了鄭禿驢,一聽何麗萍這樣說,就顯得有點害怕了起來,語氣也交織剛才軟弱了許多:"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覺得……覺得趙得三當這個副處長不能服眾."

何麗萍'哼’笑了一聲,抿了一口茶水,不緊不慢的說:"能不能服眾,可不是一兩句簡單的話就可以說的,是要靠能力去讓大家信服,至于小趙當這個副處長能不能服眾,我想有一個月時間就可以看出來了,再說了,好像也沒其他人來找我說不服氣,小夏,我勸你回去還是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吧,遠比這樣揪著一件事想不明白的好."

何麗萍的一番話講的極有道理,讓夏劍一時半會找不到什麼理由來反駁了,就啞口無言的低下了頭.

何麗萍見他沒什麼說的了,就用質問的口氣問道:"小夏,還有其他事嗎?沒有的話就先下去工作啊,小趙這一去一樓辦公,你更應該好好通過自己的表現來獲得領導的認可和賞識了,去工作吧,我也有事要做了."

夏劍一時半會也真是找不到什麼話說,就只能點一下頭,默不作聲,懷著極為失落的心情走出了何麗萍的辦公室.

趙得三和韓蕊抱著兩紙箱子自己的私人物品從二樓來到一樓曾經單獨給鄭茹准備的副處長辦公室,韓蕊拿出鑰匙將門打開,帶著趙得三進去.

站在這件單人辦公室門口,看著里面的擺設,寬大的辦公室中央位置擺著一張比他之前的辦公桌要氣派多的實木辦公桌,一張真皮老板椅,靠牆是一排沙發,雖然比不上大領導辦公室里的沙發氣派,但也讓趙得三覺得身份陡然上了一個台階,靠牆位置是一排文件櫃.

整間辦公室由于是新規劃出來的,顯得極為乾淨整潔,被打掃的窗明幾淨,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讓趙得三也感覺到了自己面對了一種新生活,一種新的挑戰.

韓蕊將箱子在茶幾上放下來,拍了拍手籲了一口氣說:"趙德三--不對,現在應該稱呼你為趙副處長了,趙副處長,感覺這間辦公室怎麼樣?""不錯."趙得三環顧著耳目一新的環境,由衷的感到高興.

"那行,那你就先忙吧,綜合辦還有事,我不和你聊了."韓蕊說道.

"行,謝謝你幫我把東西搬下來,有機會請你吃飯."趙得三感謝道.

聽聞趙得三要請自己吃飯,一直渴望能和帥哥在一起的韓蕊立刻就扭過頭來欣喜地說:"好呀,我時間多的是,你要是有空咱們今天下班就可以去."

我滴媽呀!趙得三看著韓蕊那其貌不揚的樣子,不僅暗自叫苦,口是心非的笑著說:"今天我看就算了吧,改天吧."

韓蕊失落的白了他一眼,說:"等你請人吃飯還不等到猴年馬月去了,不和你說了,我上去忙去了."

"慢走,不送啊."趙得三高聲說,看著韓蕊走出了辦公室,拐上了樓梯,便走上前去關上了辦公室門,第一件事就是走到了真皮老板椅上一屁股坐下來,靠在上面,翹著二郎腿,感受起了當領導的感覺.

靠在老板椅上,兩手輕輕的拍著椅子扶手,回想著為了爭這個副處長的職位,自己也算是沒有白費心血,雖然在這件事上自己做的有點不厚道,借用夏劍對提拔鄭茹的不滿,慫恿他將那件事發到網上引起軒然大bo,來了一招借刀殺人,現在如願漁翁得利.

雖然是不擇手段機關算盡才坐到了現在的這個位置上,但趙得三一點也不為此感到有什麼慚愧和懺悔的,或許在前兩年出賣了別人,借刀殺人後他還會為此感到有點過意不去,但在機關單位呆的時間長了,各種各種算計人的事見多了,自己這招借刀殺人,僅僅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並沒有刻意去將夏劍推到刀刃上,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一邊搖晃著軟軟的椅子,一邊回想著自己來建委工作這一年經曆的點點滴滴,腦海中閃過一幕一幕的畫卷,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會和單位的一把手鬧矛盾產生過節,在榆陽市煤資局的時候就是那樣,最後得罪了張淑芬,還得他遠走他鄉.

到了省建委,又是得罪了鄭禿驢,被他刻意打壓不讓出頭.花費了一上午的時間,他好好總結了一下,從自身找出了一些原因,他覺得或許是自己身上有一股正義感,喜歡為在單位遭受領導迫害的同事,特別是姿色漂亮的女人,喜歡為他們出頭,所以就應了'槍打出頭鳥’這句話.

這天中午下班,趙得三顧不上吃飯,又去了隔壁醫院以探望趙大的名義去找鄭潔.到了醫院,來到病房門口,將門推開一道縫隙,趙得三就看見鄭潔正背對著門,正細心的照料著趙大,喂飯給她吃,那纖細的柳腰,筆直而修長的腿,以及隨著身姿微微一動而規律性晃動的線條,再加上她悉心照料人時那種賢惠的樣子,真的是讓趙得三打心眼里喜歡.

正在趙得三偷偷趴在門縫往里面看的時候,剛好被穿著白大褂經過的韓雪看見了,看見趙得三彎腰撅著屁股鬼鬼祟祟的樣子,就悄悄走上前去,在趙得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正以這種姿勢在偷窺病房里的動靜,突然屁股上被人拍了一把,趙得三立刻驚慌失措的轉過頭去,一看穿著白大褂的韓雪面帶燦爛的笑容問道:"趙哥,你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我……我來看一下我同事."趙得三一時神色有些尷尬地笑道.

上篇:最後的晚餐    下篇:我想保護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