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你給我跪下   
  
你給我跪下

何麗萍半跪著立起身子,慌亂的看向門口,恐懼充滿心房,竟忘了收拾被剝落到膝蓋處的裙子.

"何姐……你……你怎麼了?"趙得三捂著腦袋哎呦的痛呼著爬起來,見何麗萍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

"外面是不是有人來了?"何麗萍的臉上帶著驚慌失措的表情,小聲警惕的問道.

趙得三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一會,說:"哪有什麼人呢,就算有也是上下樓的人,門我都反鎖了,何姐你還驚慌個什麼呀."

說著,趙得三重新將何麗萍拉著躺在了沙發上,繼續開始剛才的事情.何麗萍的身材,看的趙得三哈喇子都流了下來.一邊回想著剛才兩人糾纏在一起的情景,一邊繼續著剛才的動作.

春水流啊流,向東啊流,但是何麗萍這一次提高了警惕,並沒有完全喪失了理智,而是一邊細心的聽著走廊的動靜,一邊配合著趙得三的親吻……

完事之後,趙得三下意識的說了一句話,讓何麗萍對他產生了懷疑.這個臭小子,玩的女人不少!

聽聞他的話,何麗萍白了他一眼,幽幽說道:"算了,念在之前我不認識你這個臭小子的份上,之前你那些沾花惹草的事我就不管了,但是你現在碰了我,就是你何麗萍我的人了,我可不想你再去當賊,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敢犯同樣的錯誤,我就……我就和你分手!"何麗萍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字眼來描述自己的想法,就用分手來代替.

分手?娘希匹的,老子什麼時候說和你在一起了啊,趙得三心說.但是表情卻顯得極為誠懇,莫了莫鼻子,嘿嘿說道:"何姐,你放心吧,我要是再敢和哪個女人有這種關系,我……我出門扳倒臉趴進尿坑里憋死."

"哎呀,你惡心不?"何麗萍手在鼻前忽扇了幾下,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氣勢洶洶的說道;"我警告你,以後我不同意你別來找我!被老鄭要是發現咱們兩的關系,我們都死翹翹了!"

趙得三討好的笑道:"何姐,這我知道,你就放心吧,咱們兩的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只要你不說,那鄭主任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的."何麗萍是趙得三用來對付鄭禿驢的一枚棋子,而他也是何麗萍這個野心家拉攏到麾下的一名干將,兩個人看上去關系很好,暗地里都有各自不為人知的想法.

"那就好."何麗萍說,接著指著他說:"你剛才害的我擔心死了,還以為老鄭回來了,我要懲罰你!"

趙得三苦笑著臉說:"何姐,我看懲罰就算了吧."

"不行,我想想要怎麼懲罰你這個壞家伙!"

何麗萍咬著手指陷入沉思.

"要不然就罰我再gan你一次,就一次."趙得三鬼笑著說道.

何麗萍對趙得三的話充耳不聞,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咯咯的笑了起來,嬌聲道:"我命令你趴下!"

"趴下?"趙得三瞪大了雙眼,不明白何麗萍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咯咯,何姐命令你,你敢不從麼?"何麗萍蠻狠的威脅著說道.

呃……

這臭娘們又想怎麼折磨我呢?

趙得三心里沒底,但還是雙膝一曲,跪了下去,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這跪一個和自己只有肉體和上下級關系的女人,也太丟人了吧!

"咯咯,我懲罰你就是你給何姐當馬騎,咯咯……"何麗萍說完,不等趙得三做出反應,蹭地一下竄到了趙得三背上,小手一拍趙得三的屁股,嬌聲一笑道:"馬兒馬兒快快跑……駕……"

"騎洋馬胯洋刀,呱唧呱唧就是棒……"

趙得三簡直有點不敢相信這作為副廳級干部的何麗萍居然還會有這麼童心未泯的時候,真是有點讓他感到意外.

騎在趙得三背上的何麗萍,不停的揮舞的玉手,每次起落,趙得三的屁股蛋子上都要遭受一次摧can,為了能從心里拉近這個鄭禿驢最相信的女人的距離,趙得三只能忍受著.

何麗萍雖然只有九十幾斤,可時間長了,趙得三也撐不下去了,苦著臉,喘著粗氣道:"我的何姐啊,你玩夠了沒有,你就饒了我吧."

他汗流浹背,氣喘籲籲,幾乎就要趴在地上了.

"不信,你欺負了你何姐,你馱何姐這麼一會就受不了,快點爬,駕!"何麗萍說著揚起玉手在趙得三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繼續躍馬揚鞭,身體晃動催促著趙得三加快速度.

趙得三無可奈何,誰叫這個臭娘們是自己的上司,將來分管光明新區的工作,而且自己也占了人家的便宜,只能咬牙堅持,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何姐,我……我不行了,累死了,在這麼下去,我的腰非被你坐斷不可."

"斷了就斷了,大不了以後何姐把你當小男朋友一樣養著唄."

趙得三狂暈,撲的一聲死狗一樣趴在了地上,任何麗萍的玉手在屁股上狂抽,說什麼也不肯起來了,休息了一陣,戲謔道:"我腰如果斷了,可就毀了何姐你的終生幸福呀."

何麗萍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說毀了我的終身幸福呢?"

趙得三一把捂住自己的腦袋,忍著笑說道:"何姐,我說了你可不能打我呀."

"看你的回答能不能讓我滿意嘍."

"這個……你難道不知道男人和女人在干剛才那是的時候,男人都是靠腰力啊……"

不等趙得三把話說完,何麗萍哎呀一聲,伸手揪住了趙得三的耳朵,說道:"好呀,你什麼時候都改不了臭流mang的惡習,我揪,我揪,我揪揪揪……"

"何姐你說了不打我的啊."趙得三慘叫.

似乎單純的揪耳朵不能讓何麗萍好好玩玩趙得三,憤憤說道:"看你個臭小子以後還不把我眼里放,一和我單獨在一起就耍流忙不,哼!"

趙得三現在很懷疑,這就是在建委所有人眼中影響還不錯的溫柔嫻靜的何主任嗎?這……這簡直就是一個專門折磨人的蓋世大魔女啊.

"我的好何姐啊,真的不能再坐了,要斷了啊."趙得三欲哭無淚,細膩甚至期盼鄭禿驢突然能前來敲門.

聽著趙得三悲慘的呼叫,何麗萍居然笑了起來,念經似地用手指敲著趙得三的頭,咯咯的笑道:"端就斷唄,反正你何姐我又不缺你這麼一個男人."

趙得三一口氣接不上,差點真的暈死過去這娘們最後一句話產生的胃里,絕對不亞于炸彈爆炸啊!

鬧夠了,何麗萍才從他背上下來,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下來.趙得三也是被她騎得腰杆快斷了一樣,坐在沙發上長長的喘著氣,愁眉苦臉的看著何麗萍.

看著趙得三一臉無奈的樣子,何麗萍靠在椅子上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說:"看你那慫樣啊."

趙得三一只手扶著腰,無奈地說:"何姐,你還笑,你快把我的腰坐斷了!"

"這不是還沒坐斷嘛."何麗萍笑道.

"最毒婦人心!"趙得三小聲嘀咕道.

見他在嘟囔什麼,何麗萍立刻問道:"你這臭小子在嘀咕什麼呢?"

"沒……沒什麼."趙得三嘿嘿的賠著笑說道,也辦完了事,發泄了,再看看已經上班一個多小時了,再不去辦公室被藍眉發現了又要質問,于是接著接著說道:"何姐,你馬也騎了,沒事我就下去了."

"行,那也不耽誤劉副處長你上班了,下去吧."何麗萍用開玩笑的口氣說道.

于是趙得三沖她鬼笑了一下,起身就朝門走去,剛打開門的時候何麗萍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樣又叫住了他.趙得三回過頭來不解地問道:"何姐,還有什麼吩咐?"

"算了,沒事,你去忙你的啊."何麗萍猶豫不決了片刻,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的打發他走了.

最近何麗萍一直在想,趙得三這家伙雖然與自己保持著這種秘密關系,但是趙得三在每件事上花哨的應對方式讓她還是不能完全信任他,她怕這家伙說不定什麼時候會出賣了自己,于是想找個機會對他進行一次精心的考察.

這兩天知道趙得三在禮拜一要正式走馬上任了,加之自己的副廳級任命通過了完整的程序,沒什麼後顧之憂了,而且新區的工作由自己分管,所以想到了一個通過派趙得三這個新的副處長去外地進行學習的機會來好好考察一下趙得三值不值得信任.

在趙得三離開辦公室後,何麗萍又開始仔細的想這件事,准備等鄭禿驢一來單位,就找他商量一下這件事.

從何麗萍辦公室下樓來,一回到辦公室里,趙得三就看見夏劍用異樣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招呼也不打了,那種目光就好像是見了仇人一樣.趙得三當然知道這家伙這種反應是因為什麼,肯定是看見了一樓公示欄里關于自己的任命公示,大約是這個結果讓他太大失所望了吧.不過趙得三還是一邊坐下一邊向夏劍打了聲招呼,就開始投入了工作之中.

上篇:請你吃糖葫蘆    下篇:給你丟臉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