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遇見李長平   
  
遇見李長平

直到逛完這條街,收獲頗豐,蘇晴才心滿意足,再回頭一看趙得三,只見他懷里大包小包堆得像山一樣高,苦瓜著臉,一見蘇晴轉頭來,才強擠出一絲歡顏,笑嘿嘿的看著她.

"累嗎?"蘇晴關心地問道.

趙得三笑嘻嘻的搖搖頭說:"不累,這點東西算什麼呢!"心里卻在嘀咕'不累才怪,比那個啥還累.’

蘇晴溫馨的笑了笑,看見旁邊的麥當勞了,就感覺肚子有點餓了,說:"得三,咱們吃定東西就回去吧,好不好?"

"好好好."趙得三立即顯得無比興奮的說道,跟著她逛了一下午,這感覺比搬了一天磚還要累,肚子早已經餓得呱呱叫了.

"那走吧."說著蘇晴帶他一起走進了麥當勞,吩咐趙得三找位子,自己去點菜.

趙得三抱著一懷的大包小包,在角落里找了一個四人座的位子,將包從身上卸下來,長長的籲了一口氣,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心說,可把你大爺給累壞了.

等蘇晴點菜的時候,趙得三一邊喘氣一邊東張西望,當他將視線移向窗外的時候突然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看見了李長平正在和張淑芬逛街.

她也來西京了?

趙得三心說,直直的看著他們,突然,讓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張淑芬好像是知道他在這里一樣,將頭朝這里一扭,兩人的目光就直直的對在了一起,趙得三立刻感到臉上泛起一層寒意,連忙收回目光扭過了頭,就在這時,蘇晴端著點好的餐過來坐下來,招呼趙得三吃東西.

情急之下,趙得三連忙拿了一塊漢堡往嘴里塞.

見趙得三狼吞虎咽的樣子,蘇晴問道:"有這麼餓嗎?"

"沒……沒."趙得三這才放慢了速度,有點傻乎乎的說道,緊接著突然就看見了張淑芬帶著李長平推開門走了進去.

蘇晴見趙得三的目光直直的定在了某處,于是就順著他的目光回頭看過去,一眼就看見了李長平.隨即沖他喊道:"老李!"

我的媽呀!就得三連忙低下了頭,愁眉苦臉了起來,他現在是最不願意和張淑芬見面了,卻偏偏是冤家路窄,陪著蘇晴就逛過幾次街,這已經是第二次在街上碰見她了,簡直是倒黴透了.

李長平聽見有人喊他,循聲一看,見是蘇晴,就禮貌性的笑著打了個一個招呼,碰了碰老婆張淑芬.等張淑芬扭頭一看,她的臉上就閃過了一抹異樣的神色,嘴角擠出一絲詭笑,因為她已經看清楚了低著頭佯裝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就是趙得三.

點了餐,李長平和張淑芬就端著餐盤來到了蘇晴這邊的桌子坐下來,在這個過程中,趙得三的心跳不住的加速,等到張淑芬在一旁坐下來後,他的心跳的快要從嘴里蹦出來了一樣.

坐下來後,還不等其他人開口說話,張淑芬就故意一臉驚詫的看著趙得三說;"喲,這不是小趙嗎?"

趙得三本來是一直低著頭,假裝沒看見他們,被這老女人一叫,裝作不認識是不行了,于是就硬著頭皮抬起頭,呵呵的笑著說:"張總長,是我."說完覺得自己不能一開始就處于劣勢,于是就補上了一句:"最近煤資局的事忙麼?"

"忙呀,怎麼能不忙呢,你說你在煤資局安質科科長干的好好的,突然就來省里工作了,作為你之前的領導,我這工作干得是太不到位啦."張淑芬能言會道的說道,暗地里則是給趙得三將了一軍.

老奸巨猾的張淑芬這麼一說,一時搞的好像離開煤資局是趙得三的不對一樣,弄的他尷尬的一時啞語,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不過就在當他有點不知所措無應對時,李長平倒是夫唱婦隨的開口說:"你看你說的,人家小趙有我們蘇部長這麼個表姐,多有前途啊,馬上都成副處級干部了,還呆在你們榆陽那小地方干什麼呢!"

張淑芬一聽老公李長平的話,心里先是一震,接著感覺就極為不平衡,神色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故作驚訝的笑道:"是嗎?那小趙,恭喜你呀."

趙得三故作沉著的呵呵笑了笑,說:"還多虧了李副部長的提攜."

李長平沖蘇晴呵呵笑了笑,說:"小趙真會說話啊."

張淑芬說;"你才知道,我最清楚小趙了,在我們煤資局的時候就以嘴著稱,特別能言會道,在榆陽煤炭系統組織的晚會上演的單口相聲還得過獎呢!"夫妻兩一唱一和,這話讓趙得三聽著也不知道是誇他呢,還是罵他呢,搞的他怪不自在的,只能嘿嘿的一笑應對.

蘇晴看得出,這兩口子明顯是在陰陽怪氣的輕薄趙得三,于是就微笑著發話說:"我這表弟能有現在,還多虧當初在煤資局時張總長能慧眼識才提拔他,要不然他還不知道在干嗎呢,這次他能提上副處長,也是多虧了李副部長啊."

李長平從蘇晴的話中聽出來她對現在的氣氛不滿意,于是就立即笑呵呵說:"哪里哪里,還是小趙能力強,能服眾,加上也有在機關單位的工作經驗,各方面都符合提拔要求,提拔他上去合情合理的嘛."

"小趙現在是一個人還是?"張淑芬喝著可樂,突然問起了這個話題.

這一問搞的趙得三和蘇晴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看了蘇晴一眼,趙得三故作沉著的搖了搖頭說:"哪里有時間啊,換了單位工作,什麼都不懂,都要學,根本沒那閑時間的."

"噢,小趙真有上進心,是吧?"張淑芬看著老公李長平說道.

說著,趙得三就感覺自己的腳被人踢了一下,垂眼朝桌子下面一看,就見張淑芬故意在用腳尖踢他.我滴媽呀!趙得三嚇得連忙抬起眼睛將腳往回縮了縮,當做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只顧著低頭吃東西.

在蘇晴眼皮低下,趙得三根本沒想到張淑芬這老女人竟然敢這麼挑逗他,而他卻不敢有任何反應,簡直是憋屈極了,為了不讓這尷尬的氣氛繼續下去,趙得三三下五除二的吃完盤子中的東西,擦了擦嘴.

蘇晴或許是看出來趙得三有點不好意思面對以前的女領導張淑芬,于是也擦了擦嘴,說:"老李,你和你老婆慢慢吃吧,我和我表弟先走了."說著就起身.

李長平見狀,笑說:"那行,蘇部長你們走吧."

從快餐店里出來,趙得三才長長的噓了一口氣,蘇晴見狀,問他:"是不是見到老領導了不好意思啊?"

"當然不好意思了,像叛徒一樣從煤資局逃出來了,能好意思嘛."趙得三用開玩笑的口氣說道,同時在想剛才張淑芬為什麼要用腳尖踢他?

難道說?

趙得三覺得不太可能.

夜晚的城市霓虹閃爍,在這座曆史名城里,趙得三感覺自己的生活過的並不是特別令他感到完美,不知道為什麼,在如此如魚得水的生活中,他總感覺好像是缺少了一種什麼東西.

看著坐在駕駛座上認真開車的蘇晴,不知道為什麼,讓他感到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覺,那妥帖的容貌,安靜的樣子,讓他感到心里很安甯.

仔細的去看,這個身材與容貌俱佳的五十歲的女人,其實看上去也並不像他時常誇獎她時說的那麼年輕,從側面看上去,她的眼角有細長的魚尾紋,臉上的皮膚盡管很白嫩,但仔細觀察,會看到有些松弛的跡象,歲月的痕跡可以減緩,但不能減免.

在快到家里的時候,趙得三明顯感覺到手機在褲兜里震動了一下,他知道是受到了一條信息,不出意外,如果不是通訊台上的垃圾短信,就是其他女人發來的,因為和他能短信來往的,出了通訊台,就是女人.

由于蘇晴就在旁邊,趙得三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一直等到了家里,說要去上廁所,鑽進廁所去,反鎖上了門,才掏出了手機,一解鎖,就看到屏幕上顯示著'張局長’的名字.

他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是張淑芬發來的信息.雖然與她產生了過節,一直沒有再聯系過,但是她的電話號碼還是存在手機里的.

'你這個臭小子,現在混得不錯嘛!’短信的內容很簡單,暖昧中帶著不滿,讓趙得三不知道她有何用意,干脆就直接刪除了信息沒有回複.

張淑芬發這條信息,自然是因為對趙得三目前的現狀感到有些不平衡,尤其是當她聽老公李長平說趙得三馬上要被提拔為副處級干部了,心里感到極為不滿.

等蘇晴和趙得三一離開,就刨根問底的問起這件事.李長平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個一清二楚,張淑芬說:"你好歹也是個組織部副部長,怎麼就能讓趙得三那臭小子爬上去呢!"

"哎呀,老婆,我是副部長,人家小趙的表姐是正部長,你說我們誰說的算,再說鄭良玉女兒的事情搞的動靜太大了,在這風口浪尖上,宋副省長是下了軍令狀的,以後不能在人事提拔上出現這種對政府形象抹黑的事情,你說我還哪里敢動什麼手腳啊!再說小趙有在你們煤資局的工作經驗,無論是從工作年限還是

上篇:去幫我干個人    下篇:請你吃糖葫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