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不爭氣的玩意   
  
不爭氣的玩意

"是,是,劉哥你叫俺干什麼俺就干什麼,俺什麼都聽你的."栓柱立刻就極為認真的向趙得三表起了決心.

趙得三見這家伙應該是會聽自己的話,于是朝四下看了看,將臉朝前湊了湊,說:"栓柱,哥這里有個大買賣,只要一旦做成,保管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還有女人,你做不做?"

"俺做!"栓柱不假思索兩眼冒光的點頭說道.

"好的,哥讓你幫哥去拿一樣東西,說白了就是去一戶人家偷一件東西,你敢不敢?"趙得三索性直截了當的說道.

"偷……偷東西啊?"栓柱一時顯得有點驚訝的二目圓瞪,看上去還是有點害怕.

見他反應有點大,趙得三問道:"怎麼啦?殺人都不怕偷東西就怕了?你可別忘了你昨晚那是搶劫,如果報案的話要比偷東西的處罰嚴重多了!"從心里進一步給栓柱施加壓力.

"不……不怕."栓柱一狠心說道,"劉哥,你說讓俺去偷什麼?在哪里?俺今天晚上就去偷!"

趙得三見栓柱下定了決心,就勾了勾手,示意他過來,等栓柱坐到了跟前,伏在他耳邊小聲嘀咕了一番.

聽完他的安排,栓柱斜過臉,為難地看著趙得三,尷尬地說道:"劉哥,俺……俺不識字呀.""你個二大爺的!你個錘子連字都認識?"原本以為自己的想法很快就會實現,一聽說這鄉巴佬不識字,還偷個毛呢,他要讓栓柱去偷的東西就是關于字的,氣的他等了栓柱一眼罵道.

栓柱感覺自己讓趙得三失望了,神色也顯得很是尷尬,撓著頭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好啦好啦,喝酒!吃菜!"想法落空,趙得三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栓柱,煩躁地說道,端起酒杯就干下了一杯啤酒.

突然,栓柱的眼睛一亮,喜出望外的說;"劉哥,有啦."

"有什麼啦?"趙得三夾了一顆花生米送進嘴里,一邊吃著,沒好氣的瞥了一眼顯得有些欣喜的栓柱.

"劉哥,俺雖然幫你辦不了這件事,但俺在這城里還認識幾個人,他們就是干那一行的,絕對能幫你,你要是願意的話,俺就找一下他們,讓他們幫你?"栓柱欣喜的說道,他想起了自己在露宿街頭乞討的這段日子,也認識了幾個處于社會底層的小偷,而且關系還ting不錯的.

"你?你得了吧,就你那慫樣!要是真有朋友,也不至于餓的快要死了一樣,不是我和鄭大姐昨晚把你背回去救你,你這狗日的恐怕早都餓死了!"趙得三冷嘲熱諷的說道,對栓柱的話一點也不相信.

栓柱見趙得三不相信他,就顯得極為焦急的說道:"劉哥,真的,俺不騙你,俺在城里來了這麼長時間了,別的人沒認識,但是俺還是認識了幾個干那個什麼的朋友,你不信俺就這就去找他們."說著栓柱就起身要走.

趙得三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說:"你先坐下來."

"俺去找他們,讓他們幫劉哥你辦事."栓柱執意要證明自己的本事.

趙得三眯著眼睛點頭示意說;"你先坐下來,坐下來,哥問你話!"

栓柱這才不情願的坐下來,嘴里嘟囔說:"你不信俺,俺要去找人,你又不信!"

見栓柱的反應很激lie,趙得三基本上相信了他,就說:"哥不是不相信你,要找人也不是現在去找呀,先吃飯,吃了飯哥帶你去辦一下男人該辦的事,你再去找人."說著拿起筷子往栓柱的碗里夾了一只雞腿.

見趙得三給自己夾了一只雞腿過來,看著這油淋淋的雞腿,栓柱咽了口唾沫,心里對趙得三充滿了感激之情,感激的傻笑著看了一眼趙得三,夾起雞腿就送進嘴里狼吞虎咽了起來,吃了滿嘴流油,幸福無比.

請栓柱搓了一頓,從飯店出來,栓柱問趙得三接下來干什麼,趙得三說帶他去辦男人辦的事,直接帶他來了西京市有名的紅燈一條街--吉祥村,這條數百米的長街兩側各種發廊櫛比鱗次,雖然大中午,這條街上的行人很少,但是絲毫不影響敞開大門做生意的失足少女們.

趙得三帶著栓柱一來到吉祥村的路口,立刻就嗅到了空氣中那些女人身上獨有的香味,從長街里面彙集成一股濃烈的氣味飄在空氣之中.栓柱更是伸長了鼻子聞著,傻帽似地對趙得三說:"劉哥,好香啊."

"呆會香的還在後頭!"趙得三鬼笑著說,帶著栓柱走了進去,剛一走進吉祥村,就感覺到了極大的熱情從街兩邊的發廊里傳來,各種嬌嗔的聲音從四周迅速的傳來,將他們籠罩在了其中,這場面猶如國家領導出訪某國,一走下飛機時那種待遇.

就連一向坐懷不亂的趙得三心里也像是揣上了七八只兔子,跳的砰砰的.

帶著看著街邊玻璃門里搔首弄姿而目不暇接的栓柱走到了街中間,也沒來得及細看,趙得三就拉著栓柱徑直走進了其中一間叫'溫州發廊’的店里,一進去,玻璃門就被人拉上,沙發上坐著一排衣著暴露的姑娘們,個個用渴望的目光盯著趙得三和栓柱看.

"兩位帥哥坐吧."一個老女人模樣的女人熱情的走上前來拉著他們在沙發上坐下來,依偎在趙得三身上,搔首弄姿地問:"大哥是洗小頭還是洗大頭呀?"

"廢話,當然是小頭了,多少錢?"趙得三雖然是第一次來這種小店里,但還是顯得極為熟練地說道.

"小頭一百八全套."老板嬌嗔地回答道.

"洗個頭發要一百八,太過啦,大哥,俺,俺還沒見過這麼貴的,在俺們鎮上,理發才兩塊錢."不明所以的栓柱瞠目結舌的說道.

栓柱的反應立刻引起了沙發上那一排失足少女唧唧喳喳的笑聲,搞的趙得三也有點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對女人尷尬地說:"這土老帽是鄉下來的,我來帶他開開葷,他不懂."說著趙得三一邊掏出錢包拿錢一邊打量著沙發上的一排失足少女,最後挑了一個貌美的女人,指著她說:"就你,好好伺候我兄弟."

這個女人嫵媚的白了趙得三一眼,起身扭著豐腴的臀走上前來,拉起栓柱說;"大哥,咱們上樓去玩吧."

"劉哥,她……她要帶俺去哪里?"栓柱有些驚慌失措地問道.

"帶你上去按摩,快點去!"趙得三推了一把栓柱催促道,他才起身被貌美的女人挽著胳膊一步三回頭顯得極為緊張不安的上樓去了.

"給."趙得三拿出二百元,直接從老女人的領口塞了進去,趁機抓了一把,笑嘿嘿的說:"手感不錯嘛,哈哈."

"大哥你壞死了!"老女人將錢從領子里拿出來,嬌嗔的說著,依偎在了趙得三的身上,在他的臉蛋上撫mo著,挑逗地問:"大哥你不玩玩嘛."

"你可以嗎,不知道你給不給呀?"趙得三壞壞的看著她,開玩笑道.

"我可不是小姐哦."老女人自命清高地說道.

"那就是不能玩嘍,那我就不玩了."趙得三開玩笑說道,在樓下坐著和老女人打情罵俏了不到五分鍾,栓柱和小姐一前一後下了樓來,栓柱的臉紅彤彤的,神色極為尷尬地看了一眼趙得三.

"這麼快就完了?"趙得三驚訝地問道,簡直對栓柱的能力有點大失所望.

失足少女點了支煙吸了一口不屑一顧的看了一眼滿面通紅的栓柱,輕蔑的說道:"哎,你兄弟的兄弟不爭氣哦."

我兄弟的兄弟?趙得三一時被失足少女繞的愣了一下,仔細的捋了一下思緒,頓時恍然大悟的嘿笑說:"噢,明白啦."

栓柱在失足少女身上完全沒能放得開,以至于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她輕薄的滿臉通紅,低著頭直往外走,趙得三和老女人寒暄了幾句,就緊跟著出去,追上栓柱說:"瞧你那慫樣,哥帶你出來爽,你怎麼那麼不爭氣呢,才幾分鍾就完事了,和那個曾……曾金蘭是不是也就這麼不爭氣,還吹的自己有多厲害,好像人家曾金蘭離不開你似地,就說人家一到大城市里來就甩了你呢!"趙得三毫不客氣的將栓柱從頭到腳奚落了一遍.

"俺和曾金蘭在一起,俺很爭氣的!"栓柱情急之下直白地反駁道,好像非為自己爭取到男人的尊嚴不可一樣.

"你的意思是你和曾金蘭在一起,才像個男人?"趙得三按照栓柱的意思用不信的口氣反問道.

這樣一問,栓柱立刻就更紅了臉,有點不好意思的憨笑著嘿嘿說:"是呀,曾金蘭親口告訴我的,我比她家里那個死鬼更像個男人."

"喲!照你的意思說你今天是發揮失常了?"趙得三繼續照著栓柱的意思往下推理的追問道.

栓柱嘿嘿的笑著說:"是有一點點,關鍵是俺和剛才那個女人不認識,所以才……"

上篇:做我的小弟吧    下篇:去幫我干個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