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流浪漢的離奇遭遇   
  
流浪漢的離奇遭遇

栓柱不由得歎了口氣,接著說道:"這事兒也說不好哩,從打那天起,我就像是中了魔一樣,天天有事沒事的在自己的院子里找點事做,就是想看見二哥的新媳婦.一來二去的,二哥可能也是以為新媳婦已經被自己馴服了,再說了,俺們這個窮村莊哪能養得起閑人,所以,時間不長,二哥就帶著新媳婦下地干活了.在以前,俺跟二哥之間就經常的互相幫著干地里的農活,這也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所以,當二哥帶這個新媳婦下地干活的時候,俺就更有直接接觸新媳婦的機會了,那些日子里,俺沒有一天不去幫著二哥干農活,二哥倒也很高興,畢竟多了一份勞力,而且,俺這個勞力可要比他的新媳婦能干得多,所以他倒也沒在意什麼."

"所以,你就趁虛而入,把人家小媳婦弄到手里了?對不對?"趙得三鄙視的問道.

"俺剛一開始就對她有好感,倒也沒有動別的心思,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願意跟她在一起,她的每個動作,每個姿勢,每個表情都是那麼的好看,尤其是她那說話的音調,跟俺們農村人一點也不一樣,不知道怎麼著,就是那麼的好聽,聽起來總是覺得心里很爽快的."栓柱毫不隱晦的說道.

看著趙得三那種不屑的表情,栓柱'呵呵’的憨厚的笑了笑,接著說道:"其實這可能也跟俺沒有接觸過女人有關系,更主要的原因就是,每當二哥不注意的時候,他的新媳婦總是主動的跟我接近,先開始的時候,是說些閑話什麼的,從跟她的說話中,俺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曾金蘭,原來生活在一個大城市里,那里有她的親人和朋友,她很想回到那里……後來,再熟悉了一點以後,她就經常有意無意的親近俺,不是用她那迷人的身子碰觸到俺的身體上,就是不小心弄到俺的手,搞的俺晚上都睡不著覺了,總是半夜起來,去二哥的窗戶根……"

"可俺越聽就越是受不了,越是覺得曾金蘭那迷人的聲音是那麼的動聽,總想著和她在一起.機會終于來了,那天俺白天被曾金蘭背著二哥騷擾的快要爆發了,到了晚上,俺照常跟平時一樣,准時來到二哥家的窗戶根處,想再次聽到那迷人的旋律,可當俺剛一來到了窗戶根處的時候,還沒聽到任何動靜,那窗戶就'呼’的一下子打開了,可把俺給嚇壞了,俺扭頭就跑,沒想到身後卻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還跑什麼?你不就等這個時候了嗎?’俺僵硬的站在了當場,不敢回頭,也不敢說話,靜等著二哥出來訓斥自己."

"訓斥?呵呵,恐怕是要挨揍了吧!"趙得三不陰不陽的插話說道.

"呵呵……呵呵呵……"栓柱再次憨笑了起來,他眯縫著眼睛,那種得意忘形的神態令人不解,就見他看了看趙得三,從鼻子里面'哼’了一聲,接著說道:"俺這可是因禍得福,沒想到二哥這天晚上沒在家,說是到幾百里的鎮上去買種子去了,當然這是後來曾金蘭告訴俺的,在曾金蘭的催促下,俺未加任何思索的就鑽進了她的小窩,從窗戶進到了屋里,肯定是一進屋就到了炕上,所以,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她壓在了身xia,俺哪里受得了這個喲,沒一會兒,俺就威風八面,渾身難耐了……"

"聽聽你這話的意思,倒像是人家女的勾yin你啦?"趙得三氣不忿的說道.

"俺管他是誰勾yin誰哩,俺感覺渾身都僵硬了,于是,俺就亟不可待的要了她……"栓柱忘情的講訴著.

"你小子真是豔福不淺啊,就這麼簡單得到了一個美人啊?"趙得三像是有些眼饞的說道.

"嘿嘿,這還不算什麼,最美的事情還在後面呢……"栓柱得意忘形的說道.

趙得三疑惑的看著栓柱,急速的問道:"怎麼?你們就不怕被二哥逮著麼?"

"怕啊,怎麼不怕哩,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膽,總是想著這是最後一回了,可當到了事後,就又蠢蠢欲動,想盡一切辦法在一起."栓柱如實的說道.

"我就不明白了,那個曾,曾什麼來著?"趙得三一時想不起來栓柱所說的女人的名字來了.

"曾金蘭,多好聽的名字啊."栓柱提醒著說道.

"好聽個屁,俗死了,你看看人家鄭潔大姐的名字,那才叫文雅大方,有品位呢."趙得三說著將頭扭過來沖著鄭潔問道:"你說對吧?"

鄭潔被他一直攥著小手,再加上栓柱所說的內容又是那麼的離奇,所以,心里一陣陣難耐的感覺,這時又被趙得三這麼一問,不覺得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去你的,怎麼又說到我了,還是聽栓柱說吧!"

"等會兒,我的話還沒問完呢!"趙得三趕緊接著說道:"我就納悶了,這個曾,曾金蘭不是不願意跟二哥辦事麼?怎麼就那麼主動的找你辦事呢?"

"是呀,俺當時也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後來一想,可能是她當時已經跟二哥的感情不好,又看上俺了,而且覺得俺的要比二哥更好,所以就願意跟俺偷偷摸摸在一起了唄."栓柱牽強的解釋著.

趙得三也懶得再跟栓柱理論,就催促著說道:"好了好了,還是快點講你們是怎麼偷雞莫狗的吧?"

栓柱狠狠的看了趙得三一下,像是很不願意聽他的這句話,但還是無奈的說道;"俺可是為了這個女人下了不少本錢啊.先是為了能達到跟她在一起的目的,俺故意制造了二哥地里丟菜的事情,這樣就能將二哥調到地里去看夜,就能有時間……有時間偷雞莫狗了."他一時間也沒找到合適的字眼,雖然自己認為這個詞不怎麼好聽,但也只好將就著用了.

"呵呵,虧你小子想得出來."趙得三贊賞的說道.

"還不止這些哩,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是二哥察覺到了或者說是他對新媳婦還不太放心,所以,後來,他干脆在地里搭建了個窩棚,將新媳婦一起帶到地里去住,這下可就苦了俺啦……"栓柱帶著遺憾的口吻說道.

"那你又想出什麼辦法了?"趙得三問道.

"這會俺可是下本了,俺知道二哥喜歡喝酒,于是就用自己攢下來的錢,買了幾瓶酒,隔三差五的到地里找二哥喝酒,二哥當然不知其中有什麼緣故,反倒是樂此不彼,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于是,俺就將新媳婦帶到不遠的玉米地里,在那里俺早已經鋪好了一片舒適的到草地……"栓柱津津有味的回味著.

趙得三聽到這里,不由得將攥鄭潔的手緊緊的攥了一下,感到渾身很不自在.

"大哥,你怎麼滴哩?"栓柱貌似看出了趙得三的不對勁,連忙問道.

"俺沒事,你就接著說啊."趙得三情急之下,竟然也'俺,俺’的說起話來.說完,他又偷著瞄了一眼鄭潔,見她正在偷偷的笑自己呢.

栓柱'哎’的歎了口氣,接著說道:"到了後來,俺才知道了曾金蘭為什麼要跟俺做這種事了,在俺跟她辦過幾次以後,她就開始跟俺說,讓俺幫著她逃離這里,這下俺可有些為難了,于是她就卡是不好好的搭理俺了,好幾次都不讓俺去碰她的身子,把俺給憋壞了."

"看看是不是,我就知道她是有目的的."趙得三自豪的說道.

栓柱搖著腦袋接著說道:"俺好像是患上了煙癮一樣,欲罷不能,于是俺便答應了要幫她逃離這里,可是說得容易,做起來真是難呀,俺們那里窮鄉僻壤的想要去縣城就要走上好幾百里的山路,而且,俺,俺還從來沒有走出過俺們的村子呢."

"看來,你為了這個女人,連自己的老爸老媽都不要了是吧?"趙得三狠狠的瞪了栓柱一眼說道.

栓柱唉聲歎氣接著又說道:"俺哪是連爹娘都不顧了啊,俺幾乎就是把性命都搭上去了."

趙得三接話茬說道:"于是你就跟著了魔似的跟她私奔了對不?"

栓柱點著頭說道:"她能俺說要是跟她能夠一起掏出來,她就能讓俺過上好日子,而且還跟俺結婚,讓俺在大城市里享福."

"這種鬼話你也信呀?"趙得三不由得為栓柱的頭腦簡單感到無奈.

栓柱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當然俺現在是知道了,可當時不敢相信,而且覺得她真是一心一意的想跟著俺過一輩子呢,所以,俺就不顧一切的帶著她套出了俺的小山村,一路顛簸流離的逃到了這座連想都不敢想的城市里,可是,到了這里,還沒等到落穩腳跟,俺就把曾金蘭給丟了,于是俺就一邊靠乞討為生,一邊到處找她,總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俺的努力下,一天傍晚,俺在水木小區的門口碰到了她,雖然她的裝束跟以前一點也不一樣了,但俺絕對能認得出來,那個女人就是她,可她卻說不認識俺,這可讓俺真的不知所措了,只看到最後,俺才想明白,俺是被她利用了,說白了就是被她給騙了."

上篇:流浪漢的身世    下篇:做我的小弟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