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流浪漢的身世   
  
流浪漢的身世

鄭潔倒也沒推辭,側身坐在了趙得三身邊,一時間,趙得三可以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微微的擦曾了一下他的肩膀,同時一股帶著女人特有的體香的淡淡味道,慢慢融入了他的鼻端,這種味道趙得三很喜歡……

為了掩飾自己有些慌亂的心情,趙得三趕緊沖著栓柱說道;"快點說吧,你到底為什麼要到這里來,又為什麼要走這條路,不然,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現在就把你i敢出"說這話,趙得三還特意瞪了瞪眼.

栓柱看著趙得三那種凶巴巴的樣子,臉上微微的露出了一絲不屑的表情,他低著頭,小聲的嘟囔了一句;"走就走,俺又不是第一次露宿街頭了."

"你說什麼?"趙得三似乎是聽見了他的小聲嘟囔,厲聲問道.

"哎,不用你們逼問了,看在你們是好人的份上,我索性就全告訴你們吧."栓柱說這話,特意將身子轉過來,臉沖著趙得三和鄭潔再次深深的歎了口大氣,緩緩的說道;"俺真是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里來的,俺就知道俺們那有山有水,青山綠水,山清水秀,比你們這好上幾十倍呢……"

"我說大兄弟,你能不能說點有用的話啊,就別跟著臭詞亂蹦了好不好啊!"趙得三極其無奈的說道.

"小趙,你別急嘛,讓他慢慢說好了."鄭潔伸手拉了一下趙得三的胳膊,那種柔若無骨,又帶著一絲涼意的感覺令趙得三為之一振.

栓柱看著趙得三,見他不再發話,于是便說道:"其實俺也是被別人給騙到了猜到這里來的……"

"你被騙了?哈哈……"趙得三覺得不可思議,接著說道:"誰會騙你呀?難道是有美女想騙你失shen?哈哈哈……"趙得三笑的前俯後仰.

"真的,俺真沒騙你的,俺就是讓一個女人把我騙到這里的."栓柱很認真的說道.

趙得三笑道半截子一下子就被栓柱的話給攔腰斬斷,他原本是一句半開玩笑的話,沒想到卻說中了栓柱的往事,這讓他有點不敢相信,于是收住了笑容,繃著臉說道:"行了行了,別說你呼哧你就喘好不好!"

"俺說的是實話,俺家住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栓柱正要講訴自己的經過,又被趙得三打斷了.

就見趙得三輕蔑的說道:"是不是又是有山有水青山綠水……"趙得三話還沒說完,就覺得胳膊上一陣刺痛,'哎呦’一聲叫了起來.

原來是鄭潔在他的身旁掐了他一下,趙得三疼痛過後感覺到了一絲的幸福,一絲的爽意,一絲的驚訝,因為鄭潔能對他這樣就證明在她的心里已經不把自己當外人看了.

想到這些,趙得三心里一高興,沖著栓柱說道;"那是不是你已經失shen給那個女人了,是吧?"

"嗯,失了!"栓柱點著頭說道.

暈,趙得三睜圓了眼睛扭頭看向鄭潔,那意思就是說,怎麼我說什麼,他就有什麼呢?

鄭潔見趙得三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于是就沖著栓柱說道:"你這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那你就講講你是怎麼失shen的?"趙得三饒有興致的問道.

但問完以後,覺得有些不妥,立即看了一眼鄭潔,就見鄭潔狠狠的給了他一個白眼,那意思就是'你就喜歡聽這個.’

這個時候就聽栓柱斷斷續續說道:"在俺們那兒,本來就是女人很少,可由于村里太窮了,僅有的為數不多的女人也都想法設法的被爹娘加到了別的地方,所以,村里剩下的只有處男和光棍了……"說到這兒,他看了趙得三一眼,這會趙得三沒有再插話,而是靜靜的等著栓柱的下文.

栓柱見趙得三沒再說自己,于是就接著說道:"俺家隔壁住著一個四十多歲的老光棍,俺管他叫二哥,他原來是有老婆的,可由于受不了這種艱苦的生活,跟著別的男人跑了.別說,這二哥還真有本事,沒用多好時間,就又弄來了個新媳婦,俺估計是他花錢買來的,俺們村里就有這種習慣,一般想要娶媳婦的,幾乎都是買來的."

"那你為什麼不買個媳婦呢?"趙得三也受栓柱的傳染,說話都變味了.

"俺爹娘正攢錢想給俺買個媳婦呢."栓柱說到這兒,像是有些很幸福的感覺,咂了咂嘴,接著又說道:"在這個時候,俺見到了隔壁二哥的新媳婦,當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俺幾乎被她的眉毛迷住了,那容貌,那身段,那小腰,簡直就是仙女下凡一般的美."

趙得三聽著栓柱的描述,不自覺的側臉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鄭潔,正好鄭潔也正在看向他,兩個人的眼神不期而遇,頓時有些尷尬之態,鄭潔很難為情的伸出手來朝著趙得三的腰間輕輕地捅了一下.

趙得三怕影響到栓柱的講述,愣是沒出聲,他只是咧著嘴,面部表情劇烈的扭曲了一下.鄭潔見他這個樣子,不由得輕聲笑了一下.

這時,栓柱繼續說道:"那是在二哥將新媳婦帶回來的第三天晚上,但夜深人靜的時候,俺就聽見隔壁二哥家傳來了打罵和哭泣的聲音,其實這在村里也是市場有的事情,由于媳婦都是買來的,剛一開始沒有一個能夠願意的,翻了個身,俺想接著睡覺,可由于心里對那個女人產生了興趣,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說到這兒,栓柱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趙得三和鄭潔的表情,見兩人沒什麼反應,就又接著說道:"這個時候,隔壁的打鬧之聲越來越大,俺實在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和對那個女人的擔心,便一股腦的從炕上爬了起來,躡手躡腳的莫向了隔壁耳根的窗戶根……"

這時,趙得三忍不住問道:"怎麼?你還想英雄救美啊?"

栓柱點著頭繼續說道:"是啊,俺當時真的有這個想法,但畢竟被眼前看到的情景驚呆了.但俺捅破了窗戶紙,悄悄的向屋內一看時,不由得兩眼發直,氣血上湧.你猜猜俺看見了什麼?"說到這兒,他看了看趙得三.

趙得三眨了眨眼睛,很快的回答:"兩人在一起!"話沒落地,腰間又傳來了輕微的疼痛,他不自覺的'哎喲’了一聲,本能的揮手就抓住哦那只悄然襲擊自己的小手……

栓柱像是處在了忘情的回憶之中,他沒顧及趙得三的叫聲,接著說道:"俺平生第一次看見一個女人光著身子躺在炕上的情景.而且,而且這個光著身子的女人還是被綁著手,用一小塊布塞著嘴,這個時候,就聽見二哥怒聲說道'你個不識相的臭婆娘,俺花這麼多錢把你從那些魔鬼手里救出來,你不但不知恩圖報,還想逃跑,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你還讓不讓俺動你,你當俺是傻子不成,那些花言巧語不管用的,俺要的就是真格的,看今天俺怎麼整治你……’說到這兒,二哥就開始爬下去,在女人的身上亂莫了起來……"

栓柱說到這兒,似乎是有些激動,覺得嗓子眼發干,于是便端起桌子上鄭潔給他准備好的水,喝了一大口,兩眼冒光的接著說道:"俺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也緊張的要命,心就想要跳出來似的,呼吸的聲音好大好大,于是,俺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屋內這個時候靜的連掉根針的聲音都聽的很清楚,趙得三正津津有味的聽著栓柱的講述,可這個時候卻見他兩眼發直,愣愣的看著前方.

趙得三忍不住了,用手推哦一下栓柱,問道:"接著說呀?"

"黑燈了,什麼也看不清了,就只能聽見奇怪的聲音……"栓柱木呆的說著.

"這麼說二哥得手嘍?"趙得三看上去好像為那個女人感到有些惋惜的樣子.

"廢話,有哪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能逃得過魔掌的!"鄭潔一邊說著,一邊使勁的向回拽著自己的手,想將手從趙得三的大手中解脫出來,可沒想到,趙得三卻攥的更緊了……

栓柱好像是很認同鄭潔的說法,點著頭說道:"是呀,在俺們那兒,沒有一個女人能逃得過這一關的.就在第二天早上,二哥破例的讓新媳婦到院子里面打掃院子了,而新媳婦像是也沒馴服了一樣,很溫馴的聽著二哥的招呼,讓干什麼就干什麼.俺也就是跟中了魔似的,整天就想看見這個新媳婦,覺得看著她心里就舒服,就有那種難以抑制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呢!"

"于是,你就找機會將二哥做了,然後占有了人家的新媳婦……"趙得三按照推理笑說的思路,給栓柱下了定論.

"籲……殺人放火的事俺可不敢啊!"栓柱傻傻的看著趙得三.

趙得三壞笑了一下,接著問道:"那一定是你想方設法的勾yin人家新媳婦嘍?"

上篇:搶劫的二貨    下篇:流浪漢的離奇遭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