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搶劫的二貨   
  
搶劫的二貨

趙得三還是覺得有些不妥,鄭潔的家連自己都沒去過,這樣帶著一個身份不明的流浪漢到一個漂亮的女人家里,一旦有什麼事情發生,自己可真是就對不起人家了.想到這兒,趙得三干笑著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嫂子你的愛心比我大,你是世界上最有愛心的美麗女人了,就別再慪氣了,還是去醫院吧!我順便還能看看我趙哥."

"誰跟你慪氣了,醫院到這里還有很遠的路程不說,而且費用肯定不會太少,總不能什麼都花銷你的.再說照他的情況來看,應該沒什麼危險,我是認為沒有必要花那個冤枉錢,到嫂子家里給他吃點東西應該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鄭潔不得不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看著趙得三仍然有些不解的表情,接著又說道:"再說了,還有你在呢會有什麼可怕的呢!"

或許是鄭潔最後這句話起了作用,趙得三不再猶豫,邁開大步朝著鄭潔所指的方向走去……

乾淨整潔的環境,別具一格的裝修風格,使得趙得三一進屋就感到了無比的拘束,身上背著個比自己身體還要強裝的男人,走了也不算近的路程,趙得三愣是在屋里背著流浪漢轉來轉去,不知道將他放在哪里是好.

鄭潔一時間也搞得有些為難,她左看一眼,右看一下,好像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最後,她咬了咬牙,說道:"就放到沙發上吧!"

趙得三喘著粗氣,看著鄭潔那種無奈的表情,細膩明白她也是出于無奈,在自己面前不好意思說別的,于是,噶崔自己往地上一跪,與流浪漢一起躺在了地板上.

"不是讓你把他放在沙發上嗎?"鄭潔見狀焦急的說道.

"還是算了啊,嫂子家里收拾的這麼乾淨,別說是他,就連我也不好意思去做你的沙發呢!"趙得三一邊喘著,一邊說著,看著鄭潔那種無奈的表情,他接著又說道:"再說了,剛才在外面的地上都躺過了,嫂子你家里的地板比外面的地面可要乾淨多了."

鄭潔向趙得三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按揭買的這套房,當時為裝修可沒少費工夫,將自己和趙大攢的那點錢基本上花了個一干二淨,要是她哪天不上班,一天能將地板拖八遍.

她沒想到這個小男人心細如麻,而且能麗姐自己的心理,真是個難得的男人中的男人啊!想到這兒,她不在耽擱,立即從廚房的冰箱里拿出了些沖劑的東西,忙活起來……

趙得三在一旁看著鄭潔那利索的身影忙前忙後,心里覺得甜美極了,這麼個身材豐滿的漂亮女人,做起家務來卻是那麼的麻利,不愧為賢妻良母.

在鄭潔有條不紊的調理下,流浪漢終于徹底的緩了過來,等他換過進來以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急忙的站起身來,'噗通’一聲跪在了趙得三的面前,接連不斷的給他磕起頭來.

趙得三哪里受過這種待遇,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應對才好,于是他焦急的說道:"別,別,別謝我,是她救得你啊!"說著,他用手指了指仍然在廚房里忙活著的鄭潔.

流浪漢聽趙得三這麼一說,立即起身,大步走到廚房門口,又是'撲通’一聲跪下去,鄭潔見狀焦急的在廚房里喊道:"小趙,你,你快把他扶起來啊!"

趙得三看著在廚房里急的亂蹦的鄭潔,不由得一笑,沖著廚房喊道:"還是你自己扶起他來吧,他說感謝嫂子你呢!"

"去你的,你個死小趙,那嫂子開心是不是?"趙得三的小伎倆被鄭潔無情的識破了,而趙得三卻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但似乎通過這個意想不到的遭遇,他與鄭潔之間的距離一下子拉的很近很近了.

送佛送上天,救人救到底,似乎趙得三和鄭潔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這個問題,鄭潔竟然顯示出了極其大度的姿態,讓趙得三陪著流浪漢在自己家的衛生間里洗了個澡.

但就在兩個大男人在衛生間里洗澡的時候,鄭潔發現了一個極大的難題,那就是,她一個女人家,獨身一人,趙大的身材與這兩人比起來太小,根本沒有合身的衣服來給他們穿啊,這下可難壞了這個成熟俊雅的美女.這個問題似乎也被衛生間里洗澡的趙得三發現了,他將衛生間的門開了道小縫隙,沖著鄭潔小聲說道:"嫂子,有沒有男人可以穿的衣服,我,我的衣服已經泡進水里了啊!"

明亮的客廳里,兩個裹著chuang單的健碩男人一邊一個猥瑣在沙發上,面前站著一個一臉無奈的美女人鄭潔,雖然沙發上的兩個男人,不時的向站在面前的美麗女人瞥上一眼,但兩人臉上那種尷尬的表情足以證明,他們現在一點非分的想法也沒有.

從和鄭潔不時的交談中趙得三才得知,原來今天趙大的親姐姐來看望趙大,將一直在醫院操勞的鄭潔換著讓她回家來睡個好覺,好好的休息一下的.

看來今晚眼前這兩個大男人是走不了了,可自己一個女人在家,讓兩個並不十分熟悉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過夜,真是好說不好聽啊!鄭潔心里一邊想著,臉色已經由無奈的狀態,演變成了焦急的姿態.

趙得三看的明白,知道鄭潔為難了,心里覺得更加對不起她的感覺,要不是答應她吃飯,也不至于給她找這麼大個麻煩,想到這兒,趙得三一肚子怨氣就灑在了流浪漢身上,只見他凝眉立目,瞪著流浪漢說道:"你說你一個有手有腳的大男人,干什麼不好,怎麼就非得搶人家東西呢?"

"俺……俺……"流浪漢費勁的說出了兩個'俺’字,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你,你怎麼了?"趙得三由于有些生氣,口氣也顯得生硬了一些,但說完這句話,覺得流浪漢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于是便接著問道:"你不是本地人?"

"嗯呢."流浪漢點著頭回答道.

"奶奶的,都是你個臭鄉巴佬,把老子害成這個樣子."趙得三貌似還是氣不平,眼睛瞪得更大了一些.

"俺……俺這也是實在沒有別的辦法,走投無路啊!"流浪漢帶著一臉的委屈說道.

"奶奶的,你還ting委屈的是吧?"趙得三實在按耐不住性子,伸手給了流浪漢腦門一巴掌,然後接著說道:"先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吧!"

"俺,俺叫栓柱."流浪漢如實的回答著.

"從哪來的?接著說呀,別問一句說一句."趙得三像是在審犯人一樣問道.

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的鄭潔說話了,她看了看流浪漢被趙得三嚇得緊張的樣子,沖著趙得三說:"行了,行了,就別嚇唬他哦,還是讓他自己慢慢的說罷."

流浪漢深情的看著鄭潔,心中對這個美麗的女人有著極重的感恩之心,他見鄭潔一直站在客廳中央,于是便猛地起身說道:"大姐,還是您坐在這兒吧."

可由于他起身太猛,身上裹著的chuang單,一下子便滑落了下來,一身矯健的肌肉立即展現在了鄭潔和趙得三的面前.

"啊"鄭潔尖叫了一聲,急速的用雙手去捂住哦自己的眼睛,趙得三先是一愣,但馬上反應過來,一邊叫嚷著:"你個臭小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mang!"一邊猛的竄起身來,一把將栓柱按在了沙發上.

趙得三光顧著想人家耍流mang了,卻把自己也裹著chuang單的事給忘了,他一怒之下,倒是將栓柱給按住了,可自己也跟剛才栓柱一樣,走光了……

鄭潔被趙得三的叫喊聲給震撼了,拿開手想看個究竟,可一看之下,可不得了了,兩個赤條的男人就在自己的面前,羞得她一甩頭,轉身跑進了自己的臥室去……

"你個姥姥個二姨姐的……"趙得三氣急敗壞的沖著栓柱喊道:"老子這下可被你害慘了!"

兩個男人先後起身,麻利的又將chuang單圍好,然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栓柱先開口說道:"有二姨,也沒有二姨姐,俺家就俺一根獨苗."

趙得三看著栓柱那既天真又冒傻氣的樣子,真是有點哭笑不得,他沖著栓柱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來,然後,沖著臥室喊道:"嫂子,你沒事吧?"

沉默了半晌,臥室的門'咯吱’一聲,慢慢的打開了,鄭潔滿面紅潤的走了出來,可見她已經是害羞到了極點.

看見鄭潔走出來,趙得三趕緊解釋道:"都是這小子惹的禍,嫂子你別介意啊!"

"沒……沒關系,我知道你們兩個都不是故意的."鄭潔寬宏的說道.

趙得三見鄭潔已經走到了他兩跟前,于是,他有意的向一旁挪了挪身子,然後沖著鄭潔說:"嫂子,你也坐下來吧,我倒是要好好聽聽這個小子的來路."

上篇:撞個滿懷    下篇:流浪漢的身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