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撞個滿懷   
  
撞個滿懷

鄭潔之所以不讓趙得三送自己,也是由于自己的家里離這里不算太遠,但是她哪里會想到,就在他跟趙得三分手不久後,自己的身後就又跟上了一個黑影,當她走到樓群一角處的時候,黑影終于下手了,就聽見'啊’的一聲,接著就是鄭潔發自肺腑的聲音:"救命……救命啊!……"

黑影在鄭潔的喊叫聲中,慌亂的搶下了她手中的小包,推倒了鄭潔,轉身就跑……

這個時候,隨後追上來的趙得三早已經聽到了鄭潔的呼喊,正朝這邊風一般的跑了過來,一個是就救人心切,一個是作案後逃命心急,結果兩個亡命之人恰恰就在樓角的轉彎處不期而遇,結果可想而知,兩個人結結實實的撞了個滿懷,就聽見'啊!’'哎呦喂!’這麼兩聲叫喊,兩個黑影硬生生的都躺在了地上,一時間夜空中靜的出奇,一點聲響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就見一個嬌小玲瓏的黑影,慢慢的向著這邊莫索著走了過來,這個黑影不是別人,正是鄭潔,她的腿和胳膊都已經被劃傷,忍著疼痛,一點一點的向著剛才發出猛烈聲響的地方走來,當他看見兩條黑影躺在地上的時候,出于本能,她不顧一切的跑了過來,當她扶起地上其中一個黑影的時候,發現是趙得三,再看另一個仍然躺在地上的黑影,衣衫襤褸,連點人樣都沒有了,手里還死死的攥著她的小包,鄭潔心里當時就明白了,是趙得三為自己跟歹徒搏斗受了傷,她聲淚俱下的呼喊著趙得三的名字,那種傷心的感覺就好像是趙得三已經去了一樣.

趙得三在鄭潔連哭帶喊外加使勁的搖晃下,終于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轉醒了過來,他莫了莫自己的腦袋,睜開眼睛看著鄭潔問道:"嫂子,你沒事吧?"原來,他只是被重大的沖擊力撞暈了一下而已.

"沒事兒,沒事兒,我一點事都沒有,你怎麼樣?"鄭潔焦急的問道.

趙得三在自己渾身上下胡亂的莫了莫,覺得也沒什麼疼痛的感覺,于是便坐起身來,說道:"嫂子,你沒事就好."

"小趙,謝謝你,為了我你竟然舍命跟歹徒搏斗,還將他給制服了."鄭潔深情似水的說道.

趙得三一時間沒有回味過來,他原來是想來救鄭潔的,可由于跑得太急,太快,剛一轉彎就跟一個人撞了個正著.

在鄭潔的提醒下,他立即想起了還有歹徒這回事兒.

于是他立即問道:"歹徒,歹徒在哪兒?"說這話,他起身就將鄭潔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趙得三這個舉動,使得鄭潔的心里非常受感動,一股從未有過的暖流就湧上了心頭,她指著地上還躺著的那個黑影說道:"噥,這不是讓你給制服了嗎?"

趙得三這才低頭看見仍然躺在地上,破衣襤褸的歹徒,他心里不由得暗自慶幸,我的媽呀!要不是鄭潔來了,將自己先弄醒了,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呢?想到這兒,趙得三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

鄭潔唯唯諾諾的躲在趙得三的身後,指著躺在地上的歹徒問道:"他……他死了麼?"

'嗡’的一下,趙得三腦袋大了,經鄭潔這麼一提醒,他意識到了躺在地上衣衫襤褸的歹徒會不會是死掉了,在一時救人心切的心理驅使下,趙得三沖著身後的鄭潔說道:"快,快看看他怎麼樣了?到底是死還是活?"

趙得三此時將什麼叫害怕已經拋到了九霄云外,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快救人,不然自己會背上一個殺人的罪名,于是,他三步兩步奔上去,側身將躺在地上的歹徒抱了起來,頓時一股酸臭的味道,向他的鼻孔中襲來.

看來此人是個流浪漢之類的人,不然怎麼會渾身上下這麼臭哄哄的.由于趙得三並不懂得醫學,所以,無奈之下,就問鄭潔懂不懂把人弄醒.

鄭潔點了點頭,在醫院這些天,她也了解到了一些急救上的只是.她也正是想趙得三所想的那樣,剛一俯下來,想看看這個人的情況,去唄那股子難聞的氣味嗆得掩面又退了回去,但眼前這個人不知道生死,她捂著鼻子背著臉對趙得三說道:"你快點,先試試掐一下他的人中."

趙得三照著鄭潔說的立即掐上了那個人的人中,果然這招很見效,沒一會兒,那個人就'哼’了一聲轉醒了過來,趙得三高興的說道:"他醒了,他醒過來了!"

衣不蔽體的流浪漢,醒過來以後,馬上掙紮著想要起來,可是被趙得三給按住了,他知道他是因為害怕,想要勉強起身逃跑,就安慰著說道:"你不要命了,先別動!"

流浪漢被趙得三這麼一說,倒是很聽話,不再掙紮,靜靜地躺下.站在一旁側著身子的鄭潔看見躺在趙得三懷里的流浪漢體型看上去比趙得三還要健壯了許多,可沒想到趙得三一按,連動都不動了,心里倒是對趙得三又增添了幾分的敬意和好感.

其實不想,她哪里知道,這個流浪漢已經是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哪里還能跟趙得三比拼力氣呢,如若不然,剛才跟趙得三撞在一起,恐怕趙得三要倒大黴了.

看著一點一點緩過來的流浪漢,鄭潔在一旁焦急的提醒著趙得三說道:"要麼咱們還是先報警吧,不然一會讓緩過來,要是再……"

趙得三聽了鄭潔的話,又看了看仍然躺在自己懷里的流浪漢,只見他那無助的眼神期盼的求助著自己,于是,不忍心的說道:"還是算了吧,我估計他也是走投無路了才這麼做的."趙得三懷里的流浪漢輕微的點著頭,眼淚像水滴一樣流了下來……

俗話講'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趙得三看著這個人高馬大的年輕人眼淚'嘩嘩’的哽咽著,心里一下子更加軟了,他抬頭看了看鄭潔,用商量的口吻說道:"嫂子,我看還是放了他吧,把東西拿回來就行了!"

鄭潔並沒有馬上回答,她低著頭看著趙得三,眼神里呆著一種難以置信的光澤,趙得三還以為她不同意放人,無奈的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麼.

其實,鄭潔並不是不願意放了這個流浪漢,她是被趙得三的這種舉動和一顆男人少有的愛心給打動了,她怎麼也不能相信,合格平日里看上去極為普通的小男人,卻是一個有著濃厚愛心,心地善良的好男人,這讓她有點感到意外.

就在鄭潔剛要說話的時候,突然間見趙得三懷里的流浪漢將趙得三狠狠的一推,掙紮著站起身來,將手中搶來鄭潔的小包往趙得三身上一砸,轉身就跑,可沒跑兩步就又一下子摔倒在地……

趙得三則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喚了起來,貌似被流浪漢狠狠的一推上的不輕……

然而,鄭潔好像並沒有感到驚訝,她看了躺在地上痛哭shenyin的趙得三,問也沒問他一聲,就徑直向摔到在地上的流浪漢走去.

就見鄭潔走到趴在地上的流浪漢跟前,蹲下來,強忍著從流浪漢身上傳來的難聞的氣味,見他翻轉過來,快速的從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了一瓶礦泉水,將流浪漢的頭微微抬起,將礦泉水送進了他的口中.

趙得三獨自一人在地上捂著兄口'哎呦哎呦’的哼哼了半天,卻不見鄭潔來管自己,真是有些大失所望,更感到有些納悶,于是他制止了這種無病shenyin的裝腔作勢,扭頭尋找著鄭潔的影子,當他看見鄭潔正在給流浪漢喂水的時候,心里的石頭一下子落地了.

趙得三輕輕的來到了鄭潔身邊,蹲下來後關切的問道:"他怎麼了?"

"估計是虛脫了."鄭潔一邊為流浪漢喂水一年說道.

"嫂子,你怎麼知道我是裝的?"趙得三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呵呵,你的演技太差了唄."鄭潔並沒有因此而生氣,反倒是笑呵呵的說道:"別以為只有你有愛心,別人都是冷血動物."

趙得三撓著後腦勺,難為情的剛想解釋一下,卻被鄭潔攬住話說道:"別解釋了,還是趕快和嫂子一起先救人吧,他看上去很虛弱,恐怕會有危險."

"好的,那我來背著他去醫院吧."趙得三說著上前艱難的將流浪漢背了起來.

"就別去醫院了,他就是虛脫,到醫院也是喝點葡萄糖水,還是先去我家吧,離這比較近些."鄭潔一邊扶著趙得三背上的流浪漢,一邊說道.

"去你家?"趙得三睜大了眼睛扭著頭像是不認識鄭潔一樣的看著她問道,趙得三還從來沒去過鄭潔家,但他知道她家里就一家三口,現在趙大在醫院,女兒也掛針著,那豈不是家里就她一個單身女人了?

鄭潔'哼'了一聲,說道:"這下知道了吧,嫂子的愛心並不比你差,不過都是跟你學的,走吧."

上篇:這杯酒我敬你    下篇:搶劫的二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