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無助的哭訴   
  
無助的哭訴

于是趙得三安慰說:"嫂子,這些事你不用擔心,錢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趙哥不還有醫保嗎,可以報銷一大部分的,等我明天上班了再去給領導說一下,看能不能給趙哥弄個帶薪假不,實在不行我還能幫嫂子一點忙,錢的問題嫂子你就不用往心里去了."

聽聞趙得三的話,鄭潔心里的壓力才減少了一些,但是看著老公和女兒躺在病chuang上,要她一個人來照顧,就感覺自己的命很苦,結婚七八年了,趙大在工作上沒有任何起色,沒謀個一官半職不說,卻年紀輕輕那方面的本事就不行了,再加上他現在像個廢人一樣躺在病chuang上,一連串的不滿積壓在鄭潔的內心,讓她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自己喘不過起來一樣,委屈得將頭趴在了趙得三的肩頭,抱著他就嚶嚶的哭泣著說:"小趙,你說嫂子的命為什麼這麼苦啊,怎麼什麼破事爛事都攤到了我頭上呀……嗚嗚嗚……"

我滴個媽呀!這麼充滿成熟風韻的女人,當著睡著老公趙大撲在自己懷里抒發感情不說,關鍵是她這毫無征兆的就直接撲過來,讓完全處于松懈狀態的趙得三情急之下雙手一推,就意外的推在了她的身前,與此同時鄭潔就已經趴在了他的肩頭.

或許是她並未察覺到趙得三的雙掌正微弱的接觸著自己的兩團高聳,隨著細細的抽泣,身子就上下顫動,隔著薄薄的衣衫緊貼著趙得三的手上下擦動,這種感覺甭提讓趙得三有多心潮澎湃了,神經一下子就處于緊繃狀態了,小心翼翼的將手從兩人身體之間抽出來,難以自控的抬起來慢慢的放在了鄭潔平坦的背上,輕輕拍著說:"嫂子,別哭了,別想那麼多了,你要是有什麼困難,就直接找我好了,我和趙哥都關系不錯的,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定盡力而為的."

鄭潔特喜歡趙得三身上這股大男子主義氣概,此刻趴在他厚實的肩膀上,莫名其妙的就感覺到了一種特別讓她感到踏實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她結婚七年了一直從未從趙大身上感到過的,她一直渴望尋找到這種感覺,現在是找到了,可惜她已為人婦,育有一個孩子,作為傳統的女人,鄭潔只能把這種美好的願望藏在心里,趴在他的肩頭輕輕的抽泣著,心酸,委屈,難耐,無助,心里的滋味五味陳雜.

"嫂子,別難過了,沒事的,有什麼困難直接找我就行了."趙得三顯得特別男人的說道,鄭潔趴在他的身上,那絲絲的溫度,讓趙德三有一種難言的感覺,要不是在趙大和她女兒妮妮面前,他恐怕都已經經不住鄭潔的誘huo,要爆發出來了.

"小趙,要不是你,嫂子今天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鄭潔趴在他懷里抽泣著聲音沙啞的說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只要能幫上嫂子,我做什麼都行."趙得三被鄭潔這麼親近著,下意識的攔住鄭潔的後背,義正言辭的說道.

聽聞趙得三這番特別有大男人主義的話,鄭潔的心里隱隱感到了一絲心動,吸了吸鼻子,說:"小趙,謝謝你."

"嫂子,你太見外了,這是我該做的."趙得三從心理上拉近著和鄭潔的關系,攬在她背上的手試探性的朝下游走了一點,感覺鄭潔的身體微微動了一下,立刻老老實實的不再動了.

就在這時,在麻醉劑余效作用下眯瞪了一會的趙大微微睜開了眼睛,就看見老婆鄭潔正趴在趙得三的肩頭哭泣,而趙得三單手攬著她的背,看到這一幕,趙大的頭一下子都大了,但沉悶的性格還是讓他不能像其他男人一樣立刻就氣血翻滾的咆哮出來,而是板著臉干咳了兩聲.

果然,聽見趙大有意的干咳聲,趙得三和鄭潔就像磁鐵的同性相觸一樣,突然一下子就從吸在一起的狀態彈開了.鄭潔驚慌失措的拉了拉衣襟,因為緊張,臉上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扭頭小聲說:"你醒來了."

趙大板著臉,用異樣的目光掃著他們,不咸不淡的"哦"了一聲.

趙得三深吸了一口氣,故作沉著的扭頭輕笑著說:"趙哥醒來了啊,感覺怎麼樣了?"

"小趙,這沒你什麼事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回去吧!"趙大yin著臉所答非所問地說道.

見趙大異常的反應,趙得三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心想肯定是剛才鄭潔和自己親密的舉動被他看見了.

靠!當著趙大面抱著人家老婆,他心里當然不爽了!他自己也覺得繼續呆下去的話肯定會越來越尷尬的,于是就一邊起身一邊佯裝若無其事的說:"那行,趙哥,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是感覺有什麼不舒服的可以先直接找王院長,我也給他打過招呼了."

趙大干笑了一聲,說:"你趕緊回去吧,我老婆在這照顧我就行了."

趙得三的表情微微有些尷尬,呵笑著說:"那行,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說著將目光移向神色有些不安的鄭潔,打招呼說:"嫂子,我先走了,你和趙哥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鄭潔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紅暈,一看到趙得三這高大的身材,英俊的外形,那顆小心肝就跳動的有些快,就連呼吸也情不自禁的微微急促,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于是趙得三就打開門走出了病房,才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剛才被趙大看到自己和鄭潔抱在一起的那一幕,真是搞的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了,不過那也不怪他,那是鄭潔自己投懷送抱撲過來的.

搞的他現在有點迷糊,鄭潔那種舉動到底是因為隨意而為之,還是因為她對自己有感覺才那樣的?站在病房外百思不得其解的想了一會,趙得三才點上一支煙走下了樓去.

回去的路上,趙得三怕趙大會因為剛才那個鏡頭在自己離開後會質問鄭潔什麼,于是就發了一條信息給她,問趙大有沒有說什麼.

很快鄭潔的信息回了過來:問了,我給他說清楚了,我只是因為心里難過,想哭著釋放一下,他也想明白了,沒再說什麼.

原來在趙得三一走,趙大就一臉生氣的瞪著鄭潔,用質問的語氣道:"你和小趙剛才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鄭潔一時有些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裝起了糊塗.

趙大氣的一臉鐵青,咬了咬後牙槽,厲聲道:"你說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抱在一起!"

見趙大一生氣,鄭潔心里積壓著的諸多不滿就一下子湧到了腦子里,也氣不打一處來的皺著眉頭狠狠的盯著他,不甘示弱的呵斥道:"你說為什麼!你看看你現在像個廢人一樣躺在病chuang上,連自理能力都沒有了,妮妮也在掛針,我……我一個女人,我容易嗎我!我心里難受!不平衡!我想不通!我委屈!我就不能趴在人身上發泄一下我心里的痛苦嗎!你看看你像不像個男人!嫁給你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工作工作沒能力,就連在chuang上你也不行!我說過什麼沒!你現在到懷疑起我來了!你還算是個男人嗎!"

鄭潔的話說的鏗鏘有力落地有聲,一下子戳到了趙大的軟肋,就像傾盆大雨突然當頭澆下,一下子澆滅了他的火氣.面對鄭潔,趙大虧欠太多,自知理虧,努了努嘴,態度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說:"我……我就是看見你和小趙那樣的舉動,一時……一時有點那個什麼而已."

鄭潔紅著眼睛瞪了趙大一眼,將頭扭向一邊去,余怒未消的說:"那個什麼!那個什麼!你不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是誰把你背到醫院里來的!"在等待趙大搶救的時候,在鄭潔的再三追問下,趙得三"迫于無奈",將整個事情的經過說給了她.

趙大當然沒有失憶,清楚的記得當時被車撞了之後,是趙得三從人群外沖進來將自己背到醫院來的,想到那一幕,趙大就感覺自己有點太小氣了,僅僅是看到表面現象,就對救命恩人用那種態度說話,感覺真是不應該,于是在老婆鄭潔面前態度誠懇的說:"老婆,你別生氣了,都是我不好,我太小氣了,等小趙下次過來,我當面想他道歉還不成嘛."

趙大的認錯態度還算誠懇,鄭潔的氣才消了,扭頭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覺得人家小趙下次還會過來嗎!"說著鄭潔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連忙說道:"你被車撞了是交通事故,應該報案,讓肇事車輛賠錢才行啊!"

趙大一想也恍然大悟的說:"對啊,小趙沒叫交警嗎?"

"沒有,哪有時間啊,都在醫院擔心你呢."鄭潔說道,"要不我現在去交警隊,看能不能調出監控,找到肇事車."

上篇:可憐的鄭潔    下篇:搶老子的台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