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何姐推薦你   
  
何姐推薦你

"能不能當上副處長還不一定呢,何姐就說這些話,未免有點太早了吧?"趙得三故意顯得對自己當副處長沒什麼十足把握的樣子.

何麗萍溫笑了一聲,瞥了他一眼說:"你就把心放心肚子里吧,我已經把老鄭說通了,他肯定會舉薦你上去的,而且重新任命的時候將是組織部負責整個任命過程,我想你表姐肯定也不會讓對你的任命有什麼意外發生吧,她是組織部部長,一個小小的處級干部的提拔對她來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趙得三靠在她的老板椅扶手上,吸著煙說:"話是這樣說,但是鄭茹的事鬧得引起了省里領導的高度關注,而且宋副省長都下了軍令狀,讓這次提拔要全程透明公開,我怕因為我和蘇部長的關系比較特殊,反而會引起大家的質疑,何姐你說我能不擔心嗎?"

"這倒也是,那就看到時候推薦你上去後你蘇部長那邊會怎麼處理了."何麗萍覺得趙得三說的話倒不是沒有道理,他和蘇晴的特殊關系也極有可能會引起別人的質疑.

正在這時候,突然走廊里響起了腳步聲,何麗萍以為是上班時間到了,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見還有半個小時才上班,怎麼三樓走廊里就有人了,整個三樓除過樓梯左側有一間財務總監的辦公室外,後面就是她和鄭禿驢的辦公室,難不成是鄭禿驢回來了?

正在何麗萍和趙得三同時感到惑然不解時,何麗萍的辦公室門被人敲響了,與此同時傳來了鄭禿驢的聲音:"麗萍,在不在啊?"

一聽是鄭禿驢回來了,何麗萍立刻驚慌失措的嚇得一臉煞白,情急之下向趙得三噓了一聲,還不等她說什麼,趙得三慌慌張張的就四顧著找地方躲,辦公室里就這麼大的地方,實在沒地方多,情急之下就彎腰鑽進了辦公桌下,躲在了里面,心跳的快從從嘴里蹦出來一樣,提心吊膽,緊張極了.

"麗萍,在不在啊?"鄭禿驢再次敲了敲門叫道.

趙得三知道門反鎖著,他是想進來肯定進不來,鑽在辦公桌下也是處于安全的本能反應,一臉不安的像臉色慘白的何麗萍搖頭,示意她不要去開門.

"咯噔咯噔."鄭禿驢在外面擰了幾下辦公室門,自言自語道:"這都快上班了,人怎麼不在呢?"然後回到自己辦公室去了.

過了片刻,外面沒有了聲音,何麗萍才稍微松了一口氣,小聲對躲在辦公桌下的趙得三說:"小趙,趕緊出來,老鄭回辦公室去了,我去他辦公室穩住他,你趕緊下樓去吧."

趙得三砰砰跳動的心頻率降低一些,噓了一口氣,從辦公桌下有點不好意思的爬了出來.看見趙得三這般猥瑣的樣子,何麗萍忍不住就發出了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剛笑出來,意識到鄭禿驢回來了,就連忙驚慌失措的捂了嘴,收斂了笑容,神色不安的對趙得三小聲說:"你聽聲音,等我去老鄭辦公室了你再出去."

"好的."趙得三點點頭,第一次有這麼緊張的感覺,心還突突的跳著.何麗萍迫使自己平複了緊張不安的心情,緩和了緊張的神色,看了他一眼,輕手輕腳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打開反鎖的門走了出去,片刻,這邊的趙得三就聽見隔壁辦公室里傳來了何麗萍特別響亮的聲音:"老鄭,回來了啊."

趙得三聽得出這是何麗萍故意給他傳達信號,于是就悄悄打開門,朝外面看了看,見走廊里沒人,從何麗萍辦公室里一出來,輕手輕腳走過了鄭禿驢的辦公室門口,一溜煙就跑下了樓去了.

"麗萍,你剛才人去哪里了?怎麼不在辦公室啊?"見何麗萍走進了辦公室,鄭禿驢靠在椅子上有些疑惑地問道.

"去了趟廁所,老鄭你上午去哪了?不是說下午可能回不來嗎?怎麼現在就回來了?"何麗萍坐下來不解的問道.

"甭提了."鄭禿驢顯得有些煩躁的說.

何麗萍更加疑惑了起來,問道:"老鄭,又怎麼了?"

鄭禿驢歎了口氣說:"本來今天中午想請李副部長和朱廳長吃個飯呢,茹茹這事讓人家受連累了,特別是朱廳長,還行政記過了.也正是太不湊巧了,誰知道剛好碰見了宋副省長也在吃飯著,當著省里那麼多人的面把我給奚落了一頓,搞的我臉上掛都掛不住."

原本鄭禿驢覺得朱廳長和李長平為自己的事多少受到了一些連累,上午提前一個小時離開,訂好了吃飯的地方,約來了李長平和朱廳長,給每人意思了五萬塊錢,算是因為女兒的事讓二人受到連累後的補償.

本來說是吃飯完順便陪李長平打上一下午麻將,順便讓問問何麗萍的事,所以中午的飯吃的時間就有點長,僅僅三個人,就從十一點吃到了一點多,三人推杯送盞,觥籌交錯,喝的興起,由于包廂門開著,在一點多的宋建國和一幫省委的人來吃飯,經過包廂的時候掃了一眼,就看見是李長平這三人在里面喝酒,于是就走了進去.

見常務副省長宋建國帶著一幫省委的人突然而至,喝的紅光滿面的鄭禿驢與李長平等人立刻既驚訝又熱情的起身迎接上來畢恭畢敬的將宋建國拉著坐下來敬酒,宋建國看似面善的笑著,但卻把鄭禿驢當著李長平等人以及隨宋建國而來的省委好幾個人的面好好奚落了一番,說的鄭禿驢面紅耳赤,恨不找條地縫鑽進去.

常務副省長宋建國坐下來喝了三杯酒,奚落了一通鄭禿驢,就帶著省委的人去了另一間包廂吃飯,搞的本來氣氛很活躍的鄭禿驢和李長平,朱廳長三人一下子就沉悶了許多,而且就在那個時候,本來鄭禿驢想叫李長平去打麻將,順便問問何麗萍的事,誰知蘇晴給他打來電話,讓他下午上班去他辦公室,李長平下午也沒時間了,于是三人就散了.

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何麗萍淺淺一笑,寬慰鄭禿驢說:"老鄭,就為這點事用得著這麼想不過去嗎?人家宋副省長奚落你兩句也是應該的,誰叫人家是領導呢,你也不想想,這次茹茹的事情鬧得那麼大,宋副省長要是針對你有太大的意見,也不至于只是對你和朱廳長給個行政記過的處理,如果真要按規章制度辦事,老鄭你也知道恐怕不僅僅是行政記過這麼輕了,說到底是宋副省長對你沒什麼意見,酒桌上嘛,或許是玩笑話,但是你可能就當真了,沒什麼的."

何麗萍的一番寬慰讓鄭禿驢的心情舒服多了,吸了一口煙,臉上凝重的神色才舒緩了了一些,起身去倒了杯水,坐下來抿了一口,看了一眼何麗萍,問道:"麗萍,你覺得這次上面對我的處罰不嚴重?"

"不嚴重,一點都不嚴重,行政記過又沒什麼大的影響."何麗萍不假思索的說道.

鄭禿驢點了點頭,聽何麗萍和自己的想法一致,才想開了許多.

見鄭禿驢的神色恢複常態,何麗萍就問起了自己的事:"老鄭,中午你還沒來得及問李副部長我的事吧?"

"本來說下午打麻將的時候才問呢,誰知道宋副省長來了,在酒桌上奚落了我一通,搞的我臉上很掛不住,哪還有心思去問這個呢."鄭禿驢說道.

"那不知道省里面什麼時候才會開常委會."何麗萍自言自語道,搞的她現在這個省建委副主任完全處于名存實亡的狀態,徹徹底底是一個空架子,手頭沒有一點權力,現在連簽字權也沒,甭提她心里有多踏實了.

鄭禿驢也知道關于何麗萍副廳級干部的提拔必須要走省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通過這個程序才行,他也不想把她調上來後讓她心里不安甯,那還怎麼全心全意的配合自己工作呢,于是吐了一口煙圈,安慰說:"麗萍,這個事你別急,李副部長說過宋副省長就在最近會請示省長和書記,擇時召開個臨時常委會,估計就在這兩天,你不用心急,反正單位最近事也不多."

"我倒不是心急,就怕萬一常委會上會有常委不同意了怎麼辦?"何麗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了這樣的顧慮,或許是覺得自己被提拔為副廳級干部,這一步子邁的有點大,怕有常委不同意.

何麗萍的顧慮讓鄭禿驢陷入了沉思,靠在老板椅上,搓著自己下巴上的胡茬,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說:"應該不會,一般情況上面的領導也不願意得罪誰,提拔干部的事情一般不會不同意的,這個麗萍你就多心了,不用顧慮這個的."鄭禿驢結合他對官場上提拔領導干部的認識,基本否定了何麗萍顧慮的事情.

鄭禿驢的話也基本上打消了何麗萍的顧慮,她聯想到鄭禿驢當時從市建委提上去時常委會議一次性全票決議推過,他當時可是得罪了不少人,都能全票通過,那自己也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這樣想著,何麗萍懸在心里的石頭就落了下來.

上篇:打一劑預防針    下篇: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