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寶馬撞人案   
  
寶馬撞人案

回到家里,趙德三又硬著頭皮,討好了一次蘇晴.處理完下面的蘇晴從衛生間回到臥室來,發現趙得三已經閉著眼睛睡覺了,但是時間還早,以往這個時候他們兩才吃飯著呢,于是她走到chuang邊,搖著他的胳膊說:"得三,醒醒,還沒吃飯呢."

趙得三這才醒了過來,揉了揉酸澀的雙眼,看著穿著睡衣站在一邊的蘇晴,那迷迷糊糊清醒之前的一瞬間,他突然想產生了幻覺一樣,將站在一邊的蘇晴當成了自己的母親,有一種時空倒流的錯覺.怔了片刻,搖了搖頭才突然看清楚原來只是蘇晴在chuang邊站著,"幾點了?是不是該上班了?"趙得三睡了一覺醒來,以為是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樣.

看見趙得三一副時空錯亂的樣子,蘇晴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抿嘴說:"你才睡了半個小時都不到,說什麼胡話呢."

趙得三看了一眼有著星星點點燈光的窗外,才意識到現在是晚上,一時有點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著說:"我還以為到了第二天早上呢."

"哪有那麼快呢,才十點不到."蘇晴說道,"你也去洗個澡吧,晚上飯還沒吃呢,姐去宵夜."說著蘇晴轉身就要走,趙得三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怎麼了?"蘇晴回頭不解的問道.

"蘇姐,別做了吧,我不想吃,你餓嗎?"趙得三說道.

"你真的不想吃?"蘇晴轉過身來認真的問道.

趙得三點點頭,說;"困,想早點睡覺得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這一次釋放完後趙得三就感覺身體有一種被抽空的感覺,全身疲憊的沒一點力氣了.

"那姐就不做了,反正姐也不想吃飯,晚上吃多了容易長肉."蘇晴笑著說.

趙得三松開了她的手腕,說:"那蘇姐,咱們早點睡吧."

"嗯."蘇晴點點頭,"我去把客廳的燈關了."說著走出臥室,熄滅了客廳的燈,回到臥室里上了chuang,拉著趙得三的胳膊枕在了上面.雖然兩人之間的年齡察覺很大,但已經生活了將近一年,蘇晴已經把趙得三看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男人,盡管兩人之前因為差距太大不能真正的有什麼名正言順的名分,但這樣能每天晚上回能鑽進趙得三寬闊的懷里睡覺,蘇晴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

"得三,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怎麼累成這樣了?"聯想到趙得三以往在chuang上的威猛無比,曾經和她剛認識的時候更是

精力充沛無比,怎麼今晚才做了一次就累得筋疲力盡了,蘇晴有些不明白,所以這樣問他.

趙得三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無力的點了點頭:"可能是吧."

"是不是因為鄭良玉的女兒當了副處長,規劃處干活的人就少了,工作量大的緣故?"蘇晴猜測著問道.

"可能是吧."趙得三順水推舟的說道,一說到這個就提起了興趣,轉過身問蘇晴:"蘇晴,這事現在都上報紙了,社會反應很大,省里面難道就不准備采取措施嗎?"

說起了這件事,蘇晴就顯得有些心煩地說:"現在這事一上報紙,到處都在說,今天全單位的人都在說這件事,雖然這事不是我們組織部操辦的,但組織部也要起監督作用,省里面已經注意到這事產生的社會反映不好,讓普通民眾對政府單位失去了信任,姐得到的消息是就在這兩天,省委相關領導會親自主持專門召開這件事的處理措施,如果省里面沒有什麼表示,不足以平民憤,難以給廣大民眾一個交代,那普通百姓肯定會失信于政府的.這件事已經影響到了黨群干系和干群關系."

"那蘇姐你覺得這事省上會怎麼解決?姓鄭的會不會受到處理?"一說到這件無精打采的趙得三又生龍活虎了起來,追根問底地問蘇晴,他現在一方面是關心的事鄭茹的任命會不會被叫停,一方面在乎的是鄭禿驢會不會因為這事受到省上的懲罰.

蘇晴若有所思的說:"還不知道省委相關領導是怎麼樣的,但要是給廣大民眾一個交代,估計姓鄭的他女兒被任命的事就會被叫停的,至于鄭禿驢會不會被省里面懲罰,這個還不知道,畢竟他也是個正廳級干部,一般情況下只要不犯太大的錯誤,恐怕省里也不會動他的.

"蘇姐,你看能不能姐這件事把鄭禿驢給連gen拔掉?那老家伙一直不把您放在眼里."趙得三想既然說起了這個事,而且省上也有處理這件事的想法,那干脆慫恿一下蘇姐,動用她的權力將鄭禿驢那個老家伙除掉,以解自己的心頭只恨.

蘇晴輕輕笑了笑,說:"得三,你想的太簡單了,鄭禿驢是正廳級干部,要全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才能罷免,現在的常務副省長宋建國和李長平走得比較近,如果李長平不倒,鄭禿驢也不好鏟除的."

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就算鄭禿驢是正廳級干部,有李長平做靠山,但李長平他也只是個副部長,趙得三就不信蘇晴作為堂堂省委組織部部長,還干不掉鄭禿驢一個省建委的主任了,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蘇晴問道:"蘇姐,那這麼說連你都拿鄭禿驢沒辦法了?"

"不是沒辦法,是如果真的要扳倒他的話極有可能也會對姐產生不利影響,姐再怎麼說也是個女人,現在省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看姐倒台,在這個時候還是求穩一點為好,有些事不能太過心急了,只要姓鄭不把你怎麼樣,姐也暫且就放他一馬.他再怎麼說,還是不敢太不給姐面子的."蘇晴道明了不弄倒鄭禿驢的原由,正如她曾對趙得三說過的在官場要屹立不倒穩中求進,就必須學會四個字"明哲保身",首先就是要保證自己的地位不會被動搖,然後才能想辦法排除異己,拉攏勢力.

蘇晴哦了一聲,突然對蘇晴的前途感起了興趣,鬼笑著問她:"蘇姐,你如果還要再往上升,是不是就是省長級別的了?"

蘇晴聽罷咯咯笑了起來,搞的趙得三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問道:"蘇姐,你……你笑什麼啊?"

"你以為組織部部長下來就是省長啊?"蘇晴笑著說道,"從組織部部長如果真能直接當了省長,那這步子邁的還真不小,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不知道得三你知道不知道,前兩年黑江省的副省長韓芝,就是從黑江省組織部部長直接升為常務副省長的,不過前兩年因為貪汙腐敗的問題落馬了."說起這個事,蘇晴覺得自己和韓芝都作為女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相似感,只不過韓芝在任職黑江組織部副部長,部長,常委以及副省長期間多次為其他官員的晉升提供便利而謀取了數百萬的財物,最終因貪汙腐敗被判處了死刑,也正是因為有韓芝這個華夏為數不多的省正部級女性干部的前車之鑒,蘇晴對別人求上門來辦事的態度顯得特別謹慎,有時候即便礙于面子會幫其他官員的忙,但還是盡量不收取他們財物.

蘇晴說的這個韓芝是在幾年年發生的事,趙得三當時還在大三,作為當時全國唯一的女常務副省長,那件事在網上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就連學生時代不怎麼關心政治事件的他也大概了解一些,特別是在2003年10月16日,44歲的哈爾濱婦女蘇秀駕駛拍照為"黑ai6666"的寶馬汽車撞死農民代一權之氣劉忠霞,另有12不同程度受傷這件事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bo,蘇秀文被網友認為有高官背景,而一種傳播甚廣的說法就是蘇秀文是韓芝的兒媳.2004年初,韓芝在她的辦公室約見記者.當時,這位省政協主席曾熱情到門口與記者握手.並隨之澄清:寶馬撞人案中的蘇秀文不是她的兒媳,和她沒有任何關系,甚至和她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沒有任何關系.

在第二天見報的稿件中,記者寫道:"韓芝強調,互聯網上部門網友毫無根據攻擊官員的態勢非常不好,已經嚴重影響到了黨群關系和干群關系.

趙得三對這件數年前在網上引起軒然風浪的事還記憶猶新,聽蘇姐說起這個,就顯得很興奮的說:"對對對,蘇姐我知道這個人,當時在網上就是因為寶馬車撞人案才把她推上風口浪尖的."

蘇晴說:"她是涉嫌干涉了一起故意殺人案,使這件案子一直拖著,但得三你知道她落馬的最大原因是什麼嗎?"

這個趙得三還真是不太了解,畢竟當時22歲的趙得三還在上大學,也沒想過自己以後會進ru機關單位從政,對韓芝具體是因為什麼才落馬根本不清楚,就搖搖頭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那會我還上大學,對那些事不太關心,不怎麼清楚."

"她落馬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受賄,作為省級高官,從接受馬德賄賂的80萬元開始,使黑江綏化地區送禮行賄,買官賣官成風,最終才導致了她的落馬."蘇晴將韓芝落馬的原因向趙得三說了一遍.

上篇:不怕你揭發    下篇:變成仙人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