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影響太惡劣   
  
影響太惡劣

敲開門的時候鄭禿驢正在接朱廳長的電話,姓朱的也是意識到網上傳播的這件事的嚴重性會影響到自己,就趕緊給鄭禿驢打了電話過來商量對策.在電話里姓朱的告訴鄭禿驢,如果省里面調查這件事,到時候鄭茹的副處長位子肯定是保不住了,說不定連鄭禿驢還要受連累,讓他做好思想准備.

接完電話的鄭禿驢神色極為凝重的靠在椅子上半天不語,就連韓蕊站在他辦公桌前好像都沒看見一樣.

"鄭主任,你看看這個."韓蕊見鄭禿驢的神色異常凝重,知道他現在正心煩意亂著,所以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很小,一邊說著將報紙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鄭禿驢心煩意亂的掃了一眼報紙,突然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引目的標題"二十五歲女副處長的升遷之謎",立刻就板直身子,拿起報紙看了起來.韓蕊知道這老家伙看完這則報道後心情肯定更加複雜了,一旦心情複雜起來,脾氣也就容易暴躁,為不讓自己做無辜的炮灰,趁著他看報紙,韓蕊悄悄退出了辦公室.

鄭禿驢看完這份報紙上的文章,頭更加大了,腦子里如一團蒼蠅在飛一樣,直嗡嗡作響,亂成了一團麻,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剛才接完了朱廳長的電話,接著就看到了這件事上了報紙,真是讓鄭禿驢有一種雪上加霜的感覺.

他根本沒有想到在女兒這件事上會引起這麼大的風波,更不清楚到底是誰把這件事發到了網上去.

鄭禿驢的腦袋脹的快要爆炸了一樣,眉頭緊鎖,一臉愁苦的靠在沙發上,由于太過擔心,取了一支煙反著叼進了嘴里都沒發現,點上吸了兩口,才發現煙叼反了,氣的狠狠的疵滅在煙灰缸中,在辦公桌上用力的拍了一把.

說來也巧,正在這時何麗萍剛端著茶杯推門進來,就聽"啪"的一聲,嚇得她打了個哆嗦,見鄭禿驢神色極為凝重,就不解地問:"老鄭,出什麼事了?"

"麗萍你說怎麼就這麼倒黴呢,茹茹的事上了報紙了!"鄭禿驢一臉煩躁不安的敲著桌子說道,"這些記者報什麼不好,報這個!"

何麗萍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就連忙走上前來拿起放在他桌子上的報紙看了起來,不會看完後也一臉急切的說:"老鄭,這事一上報紙就鬧大了,這可怎麼辦啊?"

"剛才老朱給我打電話了,說也有記者去他們人事廳詢問這個事了,搞的他也很左右為難,你說這事搞得,一個很正常的人事調動怎麼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呢!"鄭禿驢一臉焦急地說道,五官都快擠到了一起,腦子亂糟糟的,一點應付的辦法也沒有.

何麗萍看了一眼報紙,見是環球時報,就說:"肯定是昨天來的那兩個記者寫的稿子,這報紙就是他們的."

"不管是哪家報紙,關鍵是這事情一旦上了報紙影響就不一樣了,你沒看報紙里寫的,整篇文章都在質疑對茹茹的提拔,先不說寫的和事情情況有沒有出入,關鍵是這事一上報紙反響會很大的,這事鬧得……哎!"鄭禿驢愁眉苦臉唉聲歎氣的說道.

作為官場上的老江湖,平時對任何突然事件都能應付自如的鄭禿驢卻面對這件在網絡上以始料未及的速度傳播起來的事情有點措手不及,一時沒有應付的辦法.原本他只是知道有幾個當官的因為網絡上曝光了一些私生活問題而栽倒在了廣大網民手上,現在他算是真的領教到了網絡的力量,雖然這事情引起來的結果現在他還無法判斷,但已經隱約察覺到這事一定不會就這麼不了了之的.

想到未知的結果,作為正廳級干部的鄭禿驢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生怕自己會因為這件事栽倒,如果是因為其他事,載了了也就認了,但是如果因為這件事,再沒有把女兒的未來徹底安頓好之前,自己就這麼栽倒,那對鄭禿驢來說真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太不劃算了.

"老鄭,那你說怎麼辦呀?"何麗萍看上去似乎鄭禿驢還要焦慮不安,主要是她怕這件事起了連鎖反應,被人將自己任命為副廳級干部沒有走正常程序的黑幕在網上揭發,那樣以來自己不要再想往上走了,就算是想要保住現在的地位恐怕都有點困難了.

"我怎麼知道!"鄭禿驢煩躁之下沒好氣的說道.

何麗萍見鄭禿驢正在煩躁不安的氣頭上,也就沒多說什麼,悄無聲息的走到沙發旁坐下來,想等他冷靜一下了再和他好好商量一下看這事該怎麼處理.

何麗萍的顧慮也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提拔鄭茹這件事在網上曝光以後引起了這麼大的反響,而且這種廣泛的社會輿論一天比一天激lie,面對這件事產生的風波,作為提把何麗萍上來的主要經手人李長平也有了和何麗萍同樣的擔心,向常務副省長彙報了最近建委這件事引發的社會反響,以此為借口提及起了何麗萍被提拔為副廳級干部沒有走常委會研究決定這個程序,暗示常務副省長這件事有可能會被牽扯到.

在中國,從中央到地方,都是當領導一切,黨委的作用是縱覽全局,協調各方.把各方面的工作協調到黨中央的方針路線上來.

比如,在各省市,只要是領導的變動,都由黨委說了算.只有黨委才能代表全省各大班子.所以在何麗萍副廳級的人事任命上,必須經過省常委領導班子會議研究決定通過才算生效.

當初未省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這個極為重要的程序就直接任命何麗萍為河西省建委副主任的決定完全是經過常務副省長和其他常委打過招呼知道的情況下決定的,但這個最為重要的程序卻沒有走,一旦被曝光,將牽扯到的是整個河西省省委省政府名譽的問題.

李長平的暗示讓常務副省長也有了一些擔心,于是命令李長平通知建委將何麗萍暫時從建委的領導組織結構中剔除,與此同時常務副省長著手向省長和書記"彙報"這個事,以便征得他的同意,臨時召開一次省委常委會議,彌補何麗萍被提拔的問題上極為重要的一道程序.

當李長平將問題的嚴重性向常務副省長做了彙報,常務副省長又向省長和書記說明了情況,由于省長和書記工作繁忙,對這件事沒有過多的精力去考慮,就安排由常務副省長全權操辦.

中午趁著吃飯時間,常務副省長宋建國將李長平召喚過去,和他商談何麗萍的事情.在建國飯店的包廂里,常務副省長宋建國點上一支煙,詳細的詢問了一下李長平建委最近發生的事.

李長平說:"哎呀,領導,你不知道啊,本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人事任命,不知道被誰給放到網上去曝光了,而被任命的人剛好是建委主任鄭良玉的女兒,這就引起了廣大網民的不滿,加上老鄭的女兒工作時間段,留學的本科學曆國家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還沒經過認證,這就惹下麻煩了,現在一上報紙影響太廣泛,因為前段時間省里的常委們工作都比較繁忙,也沒專門開常委會研究何麗萍的事就直接任命了,而何麗萍也是在省建委,我怕鄭良玉女兒的事會將何麗萍的事給帶出來了,所以才向趕緊向領導您彙報了."

宋建國吸了一口煙,想了想,不僅沒說李長平什麼,反而還笑呵呵的指了指他表揚道:"李副部長,還是你有覺悟,警惕性高,這件事早點給我說也是對的,萬一何麗萍的事一旦曝光到網上,那影響的就不是一個兩個人了,會影響到整個河西省委省政府,會讓河西省三千八百萬普通百姓對我們政府職能產生懷疑,這件事你提醒的很及時啊."

李長平被宋建國誇獎了幾句,心里得意極了,笑呵呵地問道:"領導,那您看這事該怎麼辦?"

宋建國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對李長平吩咐道:"你給建委通知一聲,讓暫時把何麗萍從組織結構中拿下來."宋建國的想法和李長平不謀而合,一聽宋建國這樣說,李長平心里就有點得意,賊頭賊腦的呵呵說道:"領導,這我已經給建委通知了,讓鄭良玉趕緊把何麗萍從組織結構中扯下來,現在就等您決策呢."

見李長平已經處理妥當他比較擔心的事情了,宋建國就松了一口氣,再次呵呵的表揚他說:"小李,有頭腦,干的不錯."

李長平被宋建國在短短的時間內一臉表揚了兩次,甭提那心里有多得意了,一直以來委身于副部長的李長平總覺得只要自己巴結好宋建國,要不了多久,蘇晴就得下台,由他去接替她做正部長.

想到這里,李長平的眼中透出了一絲極其得意的神色.

上篇:感情不和    下篇:巨石落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