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茶樓談心   
  
茶樓談心

趙得三從桌子地上微微探起頭看了一眼窗外,見鄭禿驢的車開走了,才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

看到趙得三從桌子底下爬上來這滑稽的一幕,鄭潔微微瞪圓了那雙晶瑩的眉目,一臉詫異地問道:"小趙,你鑽到桌子下面干什麼?"

趙得三自然不能說是他怕鄭禿驢看到自己,于是就拍了拍手,笑嘿嘿地說:"系鞋帶."

鄭潔哦了一聲,說:"剛才那個人是你們單位的."她的話題又扯到了鄭禿驢身上.

"那是我們鄭主任."趙得三說道.

鄭潔聽罷,驚訝地說:"原來他就是你們主任?我在你們單位門口碰到過,那不行我就自己去找他,給他說說看能不能把我調到你們單位來工作."

趙得三一聽,就立刻顯得有些焦急地說:"別,嫂子你可千萬別."

"為什麼?"鄭潔不明白趙得三為什麼執意阻攔自己不讓她去找他,之前當她給自己老公趙大那樣說的時候他也是顯得有些緊張的阻攔自己.

"嫂子,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實話給你說罷,我們鄭主任可是個大色gui."趙得三將臉湊上前去小聲說,"嫂子你要是去找他,他肯定打嫂子你的主意."

聽趙得三這麼說,雖然不知道真假,但是鄭潔還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微微紅著臉說:"小趙你和嫂子開玩笑呢吧?怎麼……怎麼會呢."

"真的,我騙誰都不會騙嫂子你的……"趙得三繪聲繪色的將鄭禿驢在辦公室里的光輝事跡向鄭潔描述了一遍.

聽完這些話,鄭潔的臉已經害羞成了紅彤彤一片,根本不敢想象堂堂省建委的一把手會在辦公室里干那種見不得人的事,想著那樣的情形,鄭潔感覺臉上一陣滾燙的感覺,面紅耳赤的看了一眼趙得三,垂下了眼瞼,因為害羞而支吾地說道:"小趙,你說的都是真的麼?"

趙得三一臉肯定的點頭說:"當然是真的了,我騙嫂子干什麼,我這是給嫂子你提個醒,離那老東西遠一點,我們單位的正經女人可沒願意去靠近他的."

鄭潔被趙得三的這些話給逗得咯咯笑了笑,說:"看你說的好像他是瘟神一樣,都沒人敢接近了.那剛才我看他車里還不是坐著一個女人嗎?"

"那個呀?那個是我們副主任,是他從市建委調上來的,至于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系,我想不用我說,嫂子你應該能想明白."趙得三沒有直接將話說明白,而是留給了鄭潔一個幻想的余地.

"你是說他們兩個有……有那種關系?"鄭潔也很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趙得三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該怎麼用語言描述男女之間的關系,就用"那種"來代替那種難以描述的關系.

趙得三知道鄭潔是不好怎麼描述這個詞語,卻故意抓住了這個字眼,佯裝不明白的看著她問道:"嫂子,你說的那種關系指的是什麼啊?"

鄭潔見趙得三一頭霧水的看著她,也不知道這家伙到底是裝糊塗呢還是真糊塗,但男人和女人之間那個事,她一時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了,紅著臉低下了頭說:"就是……就是不……不正當的關系."鄭潔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趙得三這才佯裝恍然大悟的笑了笑,點頭說:"對,你說的沒錯,我們何副主任和我們鄭主任就是有那種不正當的關系,他們在辦公室里動不動就會亂來,幸虧你今天沒去找他,萬一你上去了撞見人家在里面干那事,你說你怎麼好意思呢."

趙得三將話題越說越開,一直朝最難以啟齒的地方延伸著,鄭潔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不想和他就纏在這種難以啟齒的問題上沒完沒了,于是笑了笑,看了看手腕的表,說:"小趙,你們單位馬上下班了,我得回家去了."

俗話說慢工出細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趙得三覺得今天自己對鄭潔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再聊下去反而會暴露自己的目的,于是就點點頭說:"那行,嫂子,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那咱們走吧."

鄭潔點點頭,趙得三瀟灑的叫來服務員結了帳,和鄭潔一前一後走出去,將鄭潔送上了公交車,自己准備打車直接回家,正站在路邊等公交車,突然有人在他背上輕輕拍了兩把.

誰呀?趙得三一頭霧水的扭過頭去,突然就看見一個看上去有點眼熟但又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的美女站在面前,剪著齊劉海,一雙眸子烏黑發亮,嘴角帶著甜甜的微笑,是屬于蘿莉型的美女.趙得三一下子有點了懵,有一種恍然做夢的感覺,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心里開始敲打著問道,難道老子又走桃花運啦?

"雷鋒哥."正在趙得三陷入幻想之中的時候,這個同顏巨ru的美女笑嘻嘻的沖他叫道.

趙得三的腦子突然一亮,一下子恍然大悟過來,這不是自己那天晚上抓小偷時認識的那個叫杜曉嬋嘛,那天她穿的是校服,今天的衣著打扮顯得比較成熟一點,讓趙得三一時還沒認出來.這廂才回過神來笑道:"這不是小杜嘛?你怎麼在這呢?"

"我准備等車回家,劉哥你也在等車嗎?"這個叫杜曉嬋的同顏巨ru的美女甜甜的沖趙得三笑著說道.

趙得三說:"哦,對,回家."在說話的時候眼睛還在上下打量著杜曉嬋,雖然她的身型很消瘦,而且長著一張娃娃臉,看上去年齡很小,舉手投足之間,洋溢著一種極其青春活波的氣息,很是動感迷人.

杜曉嬋一直想請趙得三吃頓飯來報答一下他的恩情,今天又意外在這里重逢了,就問他:"趙哥哥,你今天沒什麼事吧?"

本來要回家的趙得三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鬼使神差的點點頭說:"沒事."

"那我請趙哥哥吃飯."杜曉嬋笑嘻嘻說道.

或許是今天借著天還亮著,趙得三完全看清楚了杜曉嬋的容貌,一下子被她同顏巨ru的外形打動了,竟不假思索的就直接答應了.而大四即將畢業的杜曉嬋見趙得三答應了她的邀請,更是開心的笑了起來,笑起來兩只烏黑發亮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笑的燦爛極了.

為了方便,趙得三說就在附近隨便吃點什麼吧,于是杜曉嬋就帶著他來到了附近的麥當勞,在進去的時候,趙得三隨意的一回頭,突然又一次看到了從街上開車經過的鄭禿驢和何麗萍.他有些疑惑的在想,這兩個人開車在街上來來回回干什麼呢?

原來今天上午環球時報記者站的記者采訪,何麗萍提出來的那個用紅包收買記者的想法由于記者離開而沒能實現,于是在下班前鄭禿驢就叫了何麗萍開車去環球時報駐西京市的記者站准備找上午那兩個記者,結果去了後發現記者站辦公室門緊鎖,人已經下班了,好不容易打聽到了記者的電話,發了一條信息過去說明意圖,結果被剛入職後不懂規矩的年輕記者直接拉入黑名單.

不明真相的趙得三這時候的心思全都放在和杜曉嬋的身上,對鄭禿驢和何麗萍的車在街上來回經過也沒多想,和杜曉嬋進了麥當勞,等她買來東西,找個角落的位置相對坐下來.

趙得三這才仔細的打量起了這個同顏巨ru的姑娘,雖然脫去了校服的杜曉嬋今天打扮的很成熟,但由于年紀不大,所以臉上還是散發著稚氣,笑容很是清甜動人,充滿了感染力.

因為趙得三那天晚上的路見不平而出見義勇為,好人的形象已經印在了這個小姑娘的心里,不論他的眼神顯得有多麼不正常,她也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

這樣總是看著她不說話也不行啊,杜曉嬋也只是爛漫的笑著,也不說話,搞的氣氛稍許有些尷尬,于是趙得三問她:"小杜,你剛才在街上干什麼呢?"

"我出來找工作."杜曉嬋含著吸管喝了一口可樂回答道.

趙得三知道大學畢業找工作對現在的大學生來說都是一件比較頭疼的事,在進ru煤資局之前,他也是四處找工作碰了不少壁.

"噢,小杜學的什麼?"趙得三饒有興致地問道.

"臨chuang護理,也就是護士,今天去了好幾家醫院,人家都不要."杜曉嬋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學醫的?"趙得三問道,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單位一牆之隔的醫院.

"嗯."杜曉嬋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現在工作好難找,尤其是學醫,醫院很不好進去."

"也是."趙得三輕笑著點點頭,心里就想到了韓蕊的妹妹韓雪,當初要不是鄭禿驢幫忙,也進不了醫院的.

想到一牆之隔的醫院,要是他現在在建委稍微掛個一官半職的話,去找醫院的王院長,解決這個事應該一點問題都沒有,只可惜現在他還只是最底層的小人物,玩轉不了這些.

不過一想到夏劍將鄭茹被提拔的事情發布到網上引起了這麼大風波,或許還有回旋的余地.

一想到這個,趙得三就接著問道:"小杜,你不是七月份才畢業嗎?還有兩三個月,到時候再看,說不定還能找到好工作呢."

上篇:挑著燈籠也難找    下篇:奔馳的野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