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酩酊大醉   
  
酩酊大醉

趙得三一聽他又說自己不行,善意的瞪了他一眼說道:"趙哥你怎麼又說自己不行呢!給你說了男人說什麼都行,就是不能說自己不行!你老是說自己不行,讓嫂子情何以堪呀!"

趙得三真是太能言會道了,三言兩語就將趙大說的面紅耳赤,害臊的簡直恨不得將頭塞進桌子下去,尤其是一想到自己這兩年來在夫妻生活上沒有讓鄭潔得到過滿足,一時間那種慚愧,害羞,幾種情愫交加在一起,讓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愧感.

鄭潔看見老公趙大此刻無地自容的樣子,也明白他為什麼會是這種表現.

看到趙大無地自容的自愧樣子,鄭潔的心里也有點不舒服,說實話,每一次在她費盡心機處心積慮,可是總是事與願違,她感覺自己的生活真是一團糟.

為此鄭潔曾提說了一下,讓他去醫院看一下,但作為男人,趙大雖然明顯感覺到自己已經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一方面出現了問題,但礙于面子,他還是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總覺得是自己上班太累,壓力太大才導致的,接過一直沒有去醫院看,這種情況就越來越嚴重.

看到趙大的樣子,鄭潔心里莫名奇妙的就感到一絲委屈,特別是阿芳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幸福的樣子,就好像在給鄭潔炫耀自己的x生活很美滿一樣,甭提鄭潔此刻的心里有多麼不舒坦了.

男人倒還好,尤其是夏劍,至少他在一所大學里找了一個小女朋友,可以隔三差五的見一次面.

阿芳的心思全放在想著怎麼找機會的事情上,也沒怎麼去注意趙大和鄭潔的表情,慫恿趙得三說:"小趙,既然你趙哥自己都承認他不行,那你就和你夏哥喝吧,你看你們三個大男人,一瓶白酒都喝不完,還像個男人嘛!"

趙得三明知道她是在刺激自己,但他就是這麼要強的人,更見不得別人說自己不是男人,于是一邊朝杯子里倒酒一邊笑嘿嘿的說:"那我夏哥是不是男人呀?"

鄭潔和趙大見矛頭不再對准他們了,于是才抬起頭來強顏歡笑著看趙得三的表演.

阿芳輕輕眨了一下那雙媚眼如絲的眼眸,輕笑著說:"你說你夏哥是不是男人?他要不是男人,我豈不是很慘,好啦,你別再啰嗦了,趕緊喝酒,人家趙大好不容易請一次客,這瓶酒好歹也兩百多塊錢呢,別浪費了,喝完了咱們就散."

趙得三笑嘿嘿說:"行,沒問題,肯定一滴不剩的!"說著將倒滿酒的杯子舉上去和有些醉態的夏劍碰了碰,說:"夏哥,既然趙哥不喝,那咱們兩個喝吧,嫂子都說你是男人,你可不能認慫呀!"

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夏劍肯定是不願意裝慫認輸,本來是在椅子上靠著,被趙得三這麼一激,立刻坐直了身子,強作清醒的端起酒杯豪氣沖云天的說:"來,喝,這點酒算什麼呢!"說著昂頭一飲而盡.

趙得三心照不宣的看了一眼阿芳,笑道:"好,夏哥是條漢子,兄弟我也不認慫!"說完也一口喝完了杯子中的酒,不做停留,就又給夏劍和自己斟滿了酒.

鄭潔這是第一次和趙得三在一起吃飯,對他的酒量不甚了解,見他喝得太猛了,處于關心,微微紅著臉說:"小趙,你慢點喝."說完又覺得自己這樣單獨的關心趙得三會引起大家的誤會,就又補充了一句道:"你看夏哥好像都喝多了."

鄭潔的關心讓趙得三感到有些意外,心里有點喜出望外的感覺,心想看來自己在鄭潔的心里印象還是不錯的,還有點地位.趙得三知道女人,尤其是結婚生子的女人,最喜歡的男人類型就是那種不管在各種場合都會很放得開,會搞氣氛,又不失大雅的大男子主義的男人.于是為了給鄭潔留下更加充滿男人的影響,趙得三顯得一點也不在乎的說:"沒事,這才喝了幾杯,夏哥呆會要是喝醉了我送他和嫂子回去,沒問題的."

趙大見趙得三和夏劍喝的很高興,就悄悄碰了碰鄭潔的胳膊,小聲說:"你別說話了,讓他們兩喝吧,再一說他又要找我喝了."

鄭潔一聽自己老公這麼說,立刻在心里就拿他和趙得三做起了比較,這不比較還好,一比較就覺得趙大特別窩囊,要本事沒本事,要相貌沒相貌,要錢也沒錢,原本是沖著他在省建委這種肥水衙門吃著鐵飯碗才跟的她,誰知道現在也沒混出個名堂來.

這一想,鄭潔的心里就對趙大有了一連串的不滿意,隨即充滿怨氣的白了他一眼,小聲嘀咕道:"看你那窩囊樣,干什麼都不行!"鄭潔的這句"干什麼都不行"對趙大來說殺傷力極大,讓他不由的浮想聯翩,甭提當他聽到自己的老婆這麼說自己時感覺有多麼無地自容了.

趙得三不時的和夏劍推背送盞,一瓶酒很快就喝的見底了,夏劍的臉色越發紅潤,說的話也越來越離譜,一臉醉態,甚至連自己在哪都有點不知道了.

"夏哥,你該沒喝醉吧?"趙得三放下杯子,呵呵笑著問他,實際是試一下看他到底有沒有喝醉,如果喝醉的話一切就好辦了.

夏劍靠在椅子上哼哧哼哧的喘著氣,滿面粗紅,眯著眼睛,一看就醉的不輕,呼哧地喘著氣,胡亂的擺著手說道:"沒有,沒有醉."

趙得三對大家說:"我看夏哥是喝醉了吧?要不咱們就散吧?"

趙大早等著散場呢,今天吃的這一桌早就心疼的他不行了,生怕他們再加菜,于是就第一個同意,說道:"那就散吧,我看夏哥喝多了,小趙,你方便的話把夏哥和嫂子送一下."

趙得三拍著兄膛說:"趙哥你就放心吧,這事包在我身上了."

阿芳見狀就說:"那……那就走吧."說著就扶著椅子站了起來,一只手扶著自己的腰,一只手去拽夏劍.趙得三見狀極為有眼色的連忙起身說:"嫂子你別動,你自己走,我扶著夏哥."說著上前將夏劍從椅子上拖起來,架著他往外走.

身後的鄭潔忙說:"小趙,當心點."

趙得三回頭笑嘿嘿地說:"沒事,我沒喝多,嫂子你和趙哥也趕緊回去吧."

鄭潔的一雙美目秋波流轉,有些依依不舍的看著趙得三架著夏劍走出了包廂,趙得三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男子漢的乞丐讓她不由自主的再一次將身邊的趙大和他做了一次比較,這一比較,就越發覺得自己的老公太沒用了,不由得有點莫名其秒扭過頭沖趙大白了一眼,發起了脾氣,嬌斥道:"你瞧你那熊樣!人家小趙和夏哥都在喝酒,就你不喝!難怪你干了這麼多年了一直原地踏步呢!"

面對老婆有理有據的指責,趙大無言以對,只是笑嘿嘿地說:"我這不是喝不了酒嘛."

鄭潔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還不去結賬,結了帳回家!"

趙大連忙屁顛屁顛的跑出去找服務員算賬,鄭潔抿了一口已經發涼的茶水,腦海里不知不覺就浮現起了趙得三那張英俊的臉龐,

趙得三將夏劍架出了飯店,阿芳走在前面去攔下了一輛車.趙得三讓她坐在前面,自己將夏劍塞進了車里,也跟著上了車.

在回去的路上,由于有出租車司機這個外人在場,兩人之間也只是眉來眼去一下,不好意思說太過露骨的話.

回去的路上話也不多,但彼此看上一眼就會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在送阿芳和夏劍回家的路上,趙得三一路上都在想在飯店衛生間里發生的事情.

二十分鍾後,出租車在小區門口停下來,阿芳下車來幫趙得三打開了車門,他將爛醉如泥的夏劍從車上拽出來,重新架上,跟在扭腰擺臀的阿芳身後,吃力的架著他走進了小區,進了電梯後,電梯門一關上,阿芳就媚眼如絲的看著趙得三.

正在趙得三不知道是該慰勞她一次還是該離開的時候,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不用多想,趙得三就知道是蘇姐打來的電話,于是對意猶未盡的阿芳噓了一聲,掏出手機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屏幕上顯示著蘇姐的號碼.蘇姐?她一定是看見自己這麼晚了,一個電話也不打,也沒回家,肯定在等自己回家.

趙得三微微有些緊張,再次正色向阿芳噓了一聲,她才收斂了氣息,趙得三這才按了接通鍵.

里面立刻就傳來蘇姐有些生氣的聲音:"得三,你在哪呢?怎麼還不回來?"

今天由于要見鄭潔,一時有些興奮而忘記了提前給蘇姐打招呼,于是連忙解釋說:"我和單位同事在外面吃飯呢."

"那你怎麼不給我說一聲,我這飯做好等了你這麼久,你也不打個招呼,害我白白等你這麼久!"蘇晴生氣的說道.

上篇:光說不練假把式    下篇:意外的電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